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校点后记

时间:2021-05-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曾衍东 点击:
小豆棚(在线阅读) >  校点后记
  
  《小豆棚》成书于清朝乾隆六十年(1795),较《阅微草堂笔记》早三四年。就体例而言,曾氏的《小豆棚》则更近于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曾衍东(1751—1830),据光绪三十四年《嘉祥县志》记载:“曾衍东,字七如,举人,任湖北江夏知县,抚民育土,著循声。工书善画,得之者无不供璧珍之。著有《小豆棚》、《武城古器图说》。”另有抄本《七道士诗集》二册,手稿册页《长日随笔》一册,刊本《哑然绝句》和《七如题画小品》各一册等。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好友彭左海为他写的小传中说:“曾七如,名衍东,字青瞻,号七道士,山东嘉祥人。乾隆壬子举人,为楚北江夏令,诖误戍温,居郡西曾氏依绿园之旁,其地名曰‘小西湖’。性落拓不羁,工诗及书画,笔墨狂放,大致以奇怪取胜。”并说他后来遇赦,“贫老不能归,卒于温”。《小豆棚》在他死后的五十年,即清光绪六年(1880),才由项震新“校雠付梓”,上海申报馆出版。
  
  曾衍东的一生,仕途坎坷,官运不佳。大半生的时光,可以说白白地浪费于科举仕进这条路上。在五十岁那年,才由别人的举荐;到湖北任地方县令;六十三岁那年,又因断案与其上司发生分歧,被罢官流放温州。于道光十年(1830),客死温州。由于作者屡遭磨难,所以在《小豆棚》中经常流露出一种愤郁不平之气。政治的腐败,官场的黑暗,吏役的残暴,流氓、恶棍、无赖的横行,善良人们的忍声吞气,在其《小豆棚》中,都有所反映。清朝到乾隆年间,其国势由盛转衰,封建社会中各种弊端与病态都表现出来。曾衍东所生活的时代正是乾隆末年,清政府的腐败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恶果,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盗贼”蜂起。
  
  《小豆棚》的写作与成书也大都在这一段时间。作品中没有直接写官逼民反,但时政的腐败却通过别的故事,曲折地反映出来。如卷十二《耿姓》篇,作者假借强拉别人夫婿作自己丈夫这个虚构的故事,以其中妇人之口对“世道聩盲”的社会现实进行了强烈的抨击。又如卷二之《周劈刀》中的周劈刀本是以“窃人牛马”而得名的,但当他被官府捕获公堂审判时,他却对县令大讲了一通“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社会现实。乾隆末年,吏治极端腐败。《小豆棚》中描述的上自大学士、巡抚、知县,下至差役、奴仆,有的倚仗职权,有的依附于靠山,欺压百姓,草菅人命。卷十二《杨汝虔》,写云南富商杨汝虔“输资巨万”得叙湖州太守。但在他赴任的路上,于扬子江中却被鼋吞掉,而这只鼋变为太守,携杨之妻,到湖州任所。它在任上,表现得“颇精明”,只是“贪婪甚于寻常”,对其上司“卑躬折节,几于吮舐”,而对当地百姓则“掩尽地皮不见土,白占田园千万亩”。对这样一位太守,作者假借降妖真人的口指责说:“孽畜生杀人之身,窃人之位。”进而抨击当时官吏的行藏说:“今人一入仕途,顿丧生平之素,所谓上台便换面孔者,岂皆鳖嗑之乎?不宁惟是,而其趋奉势利,莫不古今一辙。”
  
  另一面,《小豆棚》中也写了一些值得肯定的县官与下层差役。卷十六《邵嗣尧》,全篇不到一百四十字,作者就把河北省清苑县令邵嗣尧的“刚正不阿”,清廉从政的品格刻划出来。卷二的《二班头》写在公堂执杖的差役二班头,不愿去挣那些昧着良心的“杖头钱”,其妻子与他离婚,但他生性不改,依然故我。
  
  《小豆棚》中塑造了一些光彩夺目的妇女形象,在她们身上所表现出的智,谋、勇,可使须眉暗然失色。卷十三《翠柳》是写一位年仅十五岁的小女子,以她的智慧斗败了以“棋王”自负的汪本。作者在塑造这个形象时,声色并茂,活脱脱地显露在纸上。《小豆棚》中,作者也歌颂了青年男女之间真正的爱情。卷十四《放鹰》如同《聊斋志异》中的《念秧》,都是反映结伙行骗的陋俗。但曾衍东别出心裁地使这对青年男女发生了纯真的爱情,使故事又跳出了陋俗的圈子。
  
  在《小豆棚》的一些篇章中所保存下来的史料,其价值至今也不容忽视。卷一《李将军全城纪略》,是作者抄录明末清初山东寿光安氏的《玉硙集》中题为《李将军全青纪事》一文。记录了崇祯十五、十六年,清兵入侵山东大犯青州府时,几股武装力量围绕着明衡王府的拥戴与劫略所展开的一场激烈斗争。这则史料对我们研究《聊斋志异》中《林四娘》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第一手珍贵的资料。卷五中的《贾凫西木皮鼓词》给我们保留下来贾应宠的鼓词佚文,关德栋,周中明二先生的《贾凫西木皮词校注》也未及收录。卷十六《郑板桥》中,录郑板桥“道情”十一首,这对校勘郑板桥的“道情”,颇有参考价值。
  
  曾衍东在《胡蔓》篇后,自己写了一段小评曰:“是《聊斋·水莽草》,一段情景脱化出来。”可见他写《小豆棚》深受蒲松龄《聊斋志异》的影响。其中有的形象呼之欲出,跃然纸上。如《翠柳》篇女婢翠柳的聪明伶俐,《张二唠》中张二唠的憨厚质朴,《张二稜》中张二稜的无赖相,无不妙笔生花,力透纸背。作品中有的形象,可与《聊斋志异》相媲美。谈到语言艺术,可以说曾衍东有其独到之处。卷三《徐国华》中的流氓恶棍徐国华一生坏事作尽,短命而死。临死时问其强占的娼妓出身的小妾说:“我死后,汝为我守乎?”妾乃以指竖鼻端曰:“俺这一朵花,才半开,遂守空房耶?看你的行为,伸伸腿,大家都撒手。我不打诳语欺瞒死人!”徐哭道:“枕边恩爱,何顿忘耶?”妾曰:“三伏天炎炎炙背,想你的好情儿!”冷笑而出。其妾的举止行动,声容笑貌,无不活显于纸上,颇有《金瓶梅》的韵味。
  
  曾衍东笔下的人物也往往带上了严重的封建思想。书中甚至称农民义军为“流寇”、“贼”,对男女私情的描写有时也格调不高。这些都是我们在阅读《小豆棚》时,应当注意批判的。但从总的方面看,《小豆棚》不愧为值得一读的好书。它在清代“志怪”小说史上,还应当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