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共度春宵

时间:2021-03-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第十章 共度春宵

陶方透过车窗低声向项少龙道:“我知少龙早猜到要见你的人是雅夫人,自她丈夫赵括战死长平后,这荡妇终日猎取美男作她入幕之宾,若试过满意的话,会留下作面首,连晋便是其中之一。“
  项少龙悄声问道:“她的老哥子赵孝成王知道她的事吗?“
  陶方道:“全城都是密探,大王怎会不知道,只因当年大王中了秦国范雎反间之计,以赵括代替廉颇,又不听当时丞相蔺相如谏言,派了这只懂空言又不恤兵的赵括出战秦兵于长平,累得四十万雄师全军覆没,赵括亦死在沙场,回来者仅二百四十人,所以大王对这妹子多少心怀歉疚,对她的作为不闻不问。故雅夫人对大王仍颇有点影响力,你切莫得失她了。“打出手势,教御者起行。
  车内的项少龙心中颇感好笑。
  当日初到武安时,曾想过要当男妓赚取盘川路费,岂知今日身不由己,竟真的当起男妓来,顾客就是那雅夫人。
  他饱受折磨打击,无心窗外不住变换的街景,心内思潮起伏。
  自己以前的想法真的相当幼稚,以为凭着自己的军事训练修养,自可在这时代大展所长,岂知人事复杂处,古今如一,匹夫之勇根本起不了作用。
  想控制自己的命运,必须用非常手段,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才可不用仰仗别人鼻息,苟且偷生。
  眼前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击败连晋,可是早前和他拚过一招,这人的剑术确已臻登峰造极的境界,自己就算加上拳脚,恐亦无奈他何。
  而且连晋也说得对,他项少龙习墨子剑法至今不过几个月的时光,经验火候都嫌不够,怎斗得他过。
  刚才交手时,连晋表现得出奇地气定神闲,冷静自如,正是元宗所说真正剑手的境界。而他却暴躁冲动,若不能逆转这情况,他必败无疑,怎办才好呢?
  忽地心中一动,想起了哪绝色美女乌廷芳。
  假若自己能俘虏她的芳心,会对连晋这自负不凡的人做成怎样的打击呢?说到追美女,一向是他自认的拿手好戏,乌廷芳这可恶的嫩娃儿怎抗拒得了他。问题是这古代没有打电话约去街那回事,自己怎样向她入手呢?
  这时马车经过一列大宅,门前都有守卫站岗,又见有衣饰异于赵人的人物出入,心中一动,扬声询问驾车的御者。
  御者答道:“那是别国人在邯郸的府宅。“
  项少龙心中一喜,想到说不定秦始皇嬴政就住在这里,心儿不由跃动起来。
  马车转右进入另一条石板筑成的大道,朝着一座大宅进发。
  项少龙收摄心神,向自己道:“项少龙!这是你应该改变的时刻了,再不能那么容易对人推心置腹,感情用事。“
  好!
  就让我施展手段,先征服这雅夫人,教连晋受到第一个严重打击。
  换过一身剪裁合身武士劲服,外罩披风,腰配长剑,头顶束发冠冕的项少龙在两名美婢引领下,昂然步入雅夫人宏伟的府第中。
  美婢着他席地坐下,奉上香茗,又姗姗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独坐广阔的大厅里。
  项少龙闷着无聊,浏目四顾。
  大厅布置典雅,墙上挂有帛画,画的都是宫廷人物,色彩鲜艳。
  厅心铺了张大地毡,云纹图案,色彩素净,使人看得很是舒服,靠墙的几柜放满珍玩,随便拿一件回到二十一世纪去,一经拍卖,怕都可以一生吃喝不尽了。
  就在这时,他心中泛起被人在旁窥视的感觉。
  项少龙若无其事地往左侧一张八幅合成的大屏风看去,只见隙缝处隐有眼珠反光的闪芒,心中好笑,知道定是那雅夫人来看货色。
  假若自己表现出不安或其他不耐烦局促丑态,定会教这擅于玩弄男人的荡妇心生鄙夷,想到这里,顽皮起来,长身而起,一把揭掉了披风,露出可使任何女人迷醉的雄伟体魄,还伸了一个腰,才走到其中一扇大窗,往外望去,使雅夫人刚好看到他左面有若刀削的分明轮廓。
  他挺立如山,一手收于身后,另一手握在剑上,眼中露出深思的表情,一于像演戏般做到神情十足。
  他并没有带木剑来,那是他的秘密武器,并不想在与连晋决战前,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窗外的花园在夕照的余晖下,倍见美丽宁逸。
  轻风徐来,令他精神一爽。
  他一时间忘了雅夫人正偷看着他,想起了自己那一个时代。
  在那时代,弱肉强食虽仍未改变过,可是总有法理可循,国与国间亦有公法。但在这战国的世界里,君主的命令就是法规,大国的说话便是公理,这样看来,秦始皇并没有做了什么大错事。没有他就没有统一的中国,迟早都会给外族蚕食吞掉,正是秦始皇才建成了使中国能保持长期大一统的长城。
  脚步声响起。
  美婢来请他到内进去觐见雅夫人,并解下配剑。
  项少龙知道过了第一关,夷然解剑,随美婢往府内走去。
  他才跨过门槛,便见一位俏妇斜卧另一端的长软垫上,体态舒闲,一手支着下颔,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动人眸子冷冷打量着他,雪白的足踝在罗裙下露了出来,形成了一幅能令任何男人神魂颠倒的美人横卧图。
  小厅内没有燃灯,黯黄的阳光由西面的两扇雕花大窗照进来。
  美婢退了出去,留下项少龙挺立门前。
  这斜阳里的雅夫人身披的罗衣不知是用什么质料制成的,可能是真丝杂以其他东西,光辉灿烂。耳坠是玄黄的美玉,云状的发髻横着一枝金簪,闪烁生辉,衣缀明珠,绢裙轻薄,娇躯散发着浓郁的芳香。
  她的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之极。
  最使人迷醉是她配合着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那娇慵散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比之乌廷芳又是另一种绝不逊色的妩媚美艳。
  她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五岁,正是女人的黄金岁月。
  项少龙其实早已食指大动,但为了要征服这艳妇,故意装出不为所动的傲然神态,龙行虎步般来到她卧处前五步许,施礼道:“项少龙拜见雅夫人。“话完毫无顾忌在她惹火的身段行其毫无保留的注目礼,却丝毫不露出色迷的神态,只像欣赏在外厅几柜中的一件珍玩。
  雅夫人一声娇笑,发出比银铃还好听的清脆声音,柔声道:“项少龙!坐吧!“
  项少龙微微一笑,以最潇洒的姿态坐了下来,深深进她的美眸里,却没有说话。
  雅夫人不悦道:“我从未见过像你般大胆无礼的目光,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身分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