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墨家钜子

时间:2021-03-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第六章 墨家钜子

项少龙既不想动粗,惟有拼命逃走,最后来到一座破落偏僻的土地庙处,颓然走了入去,躲到一角盘膝坐着。
  怎么办呢?不若回桑林村去找美蚕娘,就终老山谷好了,想到这里真是英雄气短。
  忽然间,庙内多了个人。
  项少龙骇然看去,原来是个麻布葛衣的中年男人,赤着双足,难怪他听不到脚步声。
  那人身形高大,差点有他的高度,容貌古朴,神色平静,一对眼却是闪闪有神,除了束发的巾外,身上全无配饰,颇有点出家人苦行僧的模样。
  两人互相打量。
  那人悠然来到项少龙前,蹲下来道:“这位兄台来自何方?“
  项少龙不知对方有何居心,应道:“鄙人本是到邯郸去探亲,迷失了路,才走到这里来,若大爷肯告诉鄙人到邯郸如何走法,实感激不尽。“这时他的声气说话,均已学得七、八成当时那种方言与谈话的方式了。
  那人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是什么大爷,只不过见你体格魁梧,一表人材,虽落泊至此,两眼仍有不屈傲气,才出言相询。告诉我,你有什么才能?“
  项少龙心中暗骂,可是为了探听往邯郸的路途,忍气吞声道:“我什么都不懂,只有一身牛力,不怕做粗活和打架。“
  那人微笑道:“你懂使剑吗?“
  项少龙当然点头。
  那人淡淡道:“随我来!“推开山神庙的后门,没于门后。
  项少龙横竖没个落脚处,追了入去,里面别有洞天,是个荒芜了的后院,四周围着高墙,中间还有个干涸了的小池,另一端是间小石屋。
  那人拿着一对木剑由屋内走出来,抛了一把给项少龙。
  项少龙接剑吓了一跳,,竟比以前那把剑重了几倍,木体黝黑,不知是什么木制成的。
  那人看出他的讶异,道:“这是千年花榴木制成的重剑,好!攻我两剑看看。“
  项少龙拿剑舞了两下,摇头道:“不!我怕伤了你。“
  那人眼中射出赞赏之色,笑道:“假若你的剑能碰到本人的衣服,我立即奉上到邯郸去的地势详图兼盘川衣服。“
  项少龙闻言一愕,暗忖这人比他更要自负,哈哈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倏地标前,到了那人五步许处,使了个假身,先往左方一晃,才往右移,一剑横扫过去,以硬攻硬,要凭膂力震开对方木剑。
  岂知那人一动不动,手腕一摇,木剑后发先至,斜劈在他剑上,接着剑尖斜指,似欲标刺项少龙脸门。
  项少龙大吃一惊退了一步,对方剑术之妙,竟使自己有力难施,心中不忿,一声大喝,猛虎般扑去,一连七剑,狂风扫落叶般迎头照脸,忽上忽下,横扫直砍,往他攻去。
  那人嘴角含笑,凝立不动,可是无论他由那一角度劈去,总能恰到好处地把他的剑挡开,而接着的剑势又偏能将他迫退,不用和他硬拚斗力。虽只守不攻,却是无懈可击。
  “卜卜“之声不绝于耳。
  劈到第七十二剑时,项少龙终于力竭,退后喘气,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此君。
  那人讶道:“原来你真不懂击剑之术,只是仗着力大身巧,不过普通剑士遇上了你,必感难以招架。“
  项少龙颓然把剑掷回给他,认输道:“我自问及不上你了,唉!枉我还妄想闯天下,原来真正的剑手如此厉害。告辞了!我这就返回深山,将就点过了这一生算了。“说到最后,真的万念俱灰,强烈地想着自己熟识的那个时代。若是比枪法,他肯定可胜过这个剑客。
  那人笑道:“看兄台的言行举止,贫而不贪,气度过人,便知是天生正义的非常人物,来!洗个澡,换过干净的衣服,由我煮菜做饭,大家好好谈一谈。“
  吃了两碗饭入肚后,项少龙精神大振。
  那人看着刮去胡子,理好头发,换上粗布麻衣的项少龙,像脱胎换骨般变了另一个人,眼中不住闪过欣赏神色,油然道:“刚才兄台说要闯一番事业,不知这事业指的是什么呢?“
  项少龙呆了半晌,有点尴尬地道:“我其实并不太清楚,只是见步行步,现在我有了衣服,便想拿怀中匕首去换一点钱,最好能买一匹马,把我载到邯郸去。“
  那人皱眉道:“大丈夫立身处世,岂能没有目标和理想,创造时势的人才算真豪杰也。“
  项少龙不服道:“那你又有什么理想?“
  那人从容一笑道:“很简单,就是要消除‘天下之大害‘,实现‘天下之大利‘。“
  项少龙失笑道:“这两句话多么笼统,什么才是天大的大利和大害呢?“
  那人不以为,淡然道:“天下的大害,莫如弱肉强食,强者侵略弱者、大国侵略小国、智者压迫愚者。而这一切祸患的根由,是由于人与人间彼此不相爱,若能兼相爱,交相利,便可以均分财富,再无嫉怨恨争夺,实现了天下之大利。“
  项少龙失声道:“原来你是墨家的信徒。“
  那人愕然道:“什么墨家?“
  项少龙兴奋地道:“你的祖师爷是否就是墨翟,他创的学说非常有名,与其他的儒、道、法三家四足并立,永传不衰哩!“
  那人听得一头雾水,但他既说得出墨翟之名,显非胡扯,点头道:“墨翟确是我们的首任钜子,你真的是由乡间来的人吗?“
  项少龙奇道:“什么是钜子,我倒不知道这事。“
  那人想了一会,道:“钜子是‘墨者行会‘的领袖,当初建立时,是希望以武止武,但只替人守,不替人攻。可惜今天的行会已大大变质,分裂成三个组织,以地方分之,叫‘齐墨‘、‘楚墨‘和‘赵墨‘,本人是上任钜子孟胜的传徒,今次出山,就是希望把这三个行会统一,再次为理想奋斗。“
  项少龙沉声道:“这么秘密的事,你为何要告诉我呢?“
  那人叹了一囗气道:“我因身怀钜子令,本以为重振行会,乃易如反掌的事,岂知到邯郸找到那处赵墨的领袖时,竟给对方派人追杀,才逃了来这里,深感势孤力弱,必须召集徒众,才有望一统三墨,像你这种人才品格,我怎肯轻轻放过。“
  项少龙首手频摇道:“这个不行,我绝不会为这么虚无飘渺,永远没有希达成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唉!信我吧!墨家的理想根本不会成功,平均了财富后,反会培养出很多人来,只有竞争才会有进步。“
  那人听得浑身一震,闭上双目,深思起来。
  项少龙低声求道:“不若告诉我怎样到邯郸去吧,这赠衣赠食之恩,我项少龙永不会忘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