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二十章)(2)

时间:2021-03-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不错,主要的不是嗓子,而是才能。"

    有一次歌手完了事走了,老板劝雷苏哈说:"玛丽亚·叶夫多基莫芙娜,你跟克列晓夫去搅一下,把他捉弄一回,好吗?在你说费不了什么。"

    "要是我再年轻点儿,"女小贩笑一笑说。

    老板急躁地大声说:

    "年轻有什么用?你去试一试。我倒要瞧瞧他怎样在你周围团团打转呢。让他得相思病,他就唱个没完没了了,不是吗?来一下吧,叶夫多基莫芙娜,我重重谢你,好吗?"

    可是她不肯接受。又肥又大的她,低着眼皮,捻弄垂落胸边的头巾的缨穗,单调地懒洋洋地说:"这要年轻的才行。要是我再年轻一点,唔,我就不会犹豫了……"老板差不多老是想把克列晓夫灌醉,但这家伙唱完两三支歌,每唱完一支喝一茶杯酒,就仔细地用毛织围巾包住脖子,把帽子在毛蓬蓬的脑袋上用力一戴,就出去了。

    老板又时常找人同克列晓夫比赛,马具匠唱完歌,他称赞了之后,就兴奋地说:"这里还来了一个歌手。唔,请你显显本领吧。"

    歌手有时唱得很好,但是在这些跟克列晓夫比赛的人中间,我却记不得有一个人,能够象这瘦小的五马具匠那样唱得朴素、真诚……"嗯,"老板不无遗憾地说。"这自然挺好。主要是嗓子好,可是缺乏感情……"听众笑了:"不行,大概是胜不过马具匠的。"

    克列晓夫在火红的长眉底下望着大伙儿,安静而客气地对老板说:"算了吧,比得上我的歌手,您决计找不到,我的天才是上帝赐的……""我们都是上帝赐的。"

    "你尽管花了酒食,倾家荡产去找,也是找不到的……"老板的脸发了红,咕噜道:"怎么知道,怎么知道……"但克列晓夫一定要说得他服输:"再同你说一句:唱歌跟斗鸡不同……""这个我知道。你老纠缠什么?"

    "我不是纠缠,只是说给你听:倘若歌是一种娱乐,那就是魔鬼的东西。"

    "好,算了,算了,不如再唱一个……""唱,我是什么时候都能够,甚至在睡梦中也可以,"克列晓夫答应了,小心地咳嗽一下,又唱起来。

    于是,一切琐事,一切无聊的废话和意图,一切庸俗的酒食店里的事,便很奇妙地烟消云散了。所有人们的脸上涌出一种完全不同的生命的泉流,充满着爱与悲悯的、冥想的、纯粹的生命的泉流。

    我羡慕这个人,羡慕他的天才和他对人们的权力,而且他也很巧妙地利用了它。我很想同马具匠结识,同他长谈,可是没有勇气走过去。因为克列晓夫用他白洋洋的眼睛奇异地望着一切人,好象对于自己跟前的人,一个也不放在他的眼里。在他身上还有一种使我讨厌的地方,妨碍人去爱他,我很想不在他唱歌的时候去爱他。他象老头子一样把帽子戴在头上,用红围巾缠住脖子,好象是故意给人看,那样子实在讨厌。关于这围巾,他自己说过:"这是我那可爱的女子织了送给我的,一个姑娘……"他不唱歌的时候,便大模大样地用指头抹着死人一般的长冻疮的鼻子,人家问他,他只简单地、不大高兴地回答。有一次我坐到他旁边,问他话,他瞧也不瞧我一下说:"滚开去,小家伙。"

    在这点上,还是那个男低声米特罗波利斯基比他可爱得多;他走进酒食店,便以肩负重荷的人的步子,走进角落里,一脚踢开椅子,坐下,两肘靠在桌上,双手托住蓬乱的大脑袋,默默地喝上两三杯,重声一咳。大家一惊,回过头来望他,他依然托着头,用挑战的眼睛望着人们。没有梳理过的头发,象马鬃毛一样披散在肿胖的红棕脸上。

    "瞧什么?瞧见了什么?"他忽然粗声粗气地问。

    有时人家回答他:

    "瞧见一个森林鬼。"

    有些晚上,他只是默默地喝酒,又默默地拖步回去。有好几次,我听见他用先知的口气责备人们:"我是上帝的忠仆,现在,我象以赛亚一样责备你们。灾难到了亚利伊勒城;这里,一切黑心的人,偷盗的人,各种可恶的人,活在卑污的欲念之中。灾难到了这世界的船上,乘上一些卑污的人,驶到大地的每一处。我很知道你们,只是一些酒囊饭袋,世界上的垃圾渣滓。可咒诅的人,你们多得无数,瞧吧,大地不会把你们载在它的怀里。"

    他的声音特别洪亮,把玻璃窗震得发响。这非常受听众的欢迎,他们称赞这位先知:"叫得好,长毛狗。"

    他很容易接近,只消请他吃点东西。他要一大瓶伏特加,一碟辣牛肝,这是他最爱的,常常吃坏他的嘴和心肝五脏。我请他告诉我,要读些什么书才好,他厉声直言反问我:"要读书干什么?"

    但瞧见我发窘,就温和地大声问我:

    "传道书读过吗?"

    "读过。"

    "读传道书好啦。别的书都不用读。传道书中说尽了世界的知识,只有那些四方角的绵羊才不懂,换句话说,谁也不会懂……你是谁,唱歌吗?"

    "不。"

    "为什么不?应该唱歌。这是最荒唐的事情。"

    邻桌上有人问他:

    "那么,你自己唱吗?"

    "我是游手好闲的人。唔,怎么啦?"

    "没有什么。"

    "这不是新闻,谁都知道你头脑里没有货色,而且永远也不会装进些什么。阿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