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2)

时间:2021-03-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回来又见王夫人过来,巧姐儿一把抱住,哭得倒在怀里.王夫人也哭道:“妞儿不用着急,我为你吃了大太太好些话,看来是扭不过来的.我们只好应着缓下去,即刻差个家人赶到你父亲那里去告诉."平儿道:“太太还不知道么?早起三爷在大太太跟前说了,什么外藩规矩三日就要过去的.如今大太太已叫芸哥儿写了名字年庚去了,还等得二爷么?"王夫人听说是"三爷",便气得说不出话来,呆了半天一叠声叫人找贾环.找了半日,人回:“今早同蔷哥儿王舅爷出去了。”王夫人问:“芸哥呢?"众人回说不知道.巧姐屋内人人瞪眼,一无方法.王夫人也难和邢夫人争论,只有大家抱头大哭.

  有个婆子进来,回说:“后门上的人说,那个刘姥姥又来了。”王夫人道:“咱们家遭着这样事,那有工夫接待人.不拘怎么回了他去罢。”平儿道:“太太该叫他进来,他是姐儿的干妈,也得告诉告诉他。”王夫人不言语,那婆子便带了刘姥姥进来.各人见了问好.刘姥姥见众人的眼圈儿都是红的,也摸不着头脑,迟了一会子,便问道:“怎么了?太太姑娘们必是想二姑奶奶了。”巧姐儿听见提起他母亲,越发大哭起来.平儿道:“姥姥别说闲话,你既是姑娘的干妈,也该知道的。”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把个刘姥姥也唬怔了,等了半天,忽然笑道:“你这样一个伶俐姑娘,没听见过鼓儿词么,这上头的方法多着呢.这有什么难的。”平儿赶忙问道:“姥姥你有什么法儿快说罢。”刘姥姥道:“这有什么难的呢,一个人也不叫他们知道,扔崩一走,就完了事了。”平儿道:“这可是混说了.我们这样人家的人,走到那里去!"刘姥姥道:“只怕你们不走,你们要走,就到我屯里去.我就把姑娘藏起来,即刻叫我女婿弄了人,叫姑娘亲笔写个字儿,赶到姑老爷那里,少不得他就来了.可不好么?"平儿道:“大太太知道呢?"刘姥姥道:“我来他们知道么?"平儿道:“大太太住在后头,他待人刻薄,有什么信没有送给他的.你若前门走来就知道了,如今是后门来的,不妨事。”刘姥姥道:“咱们说定了几时,我叫女婿打了车来接了去。”平儿道:“这还等得几时呢,你坐着罢。”急忙进去,将刘姥姥的话避了旁人告诉了.王夫人想了半天不妥当.平儿道:“只有这样.为的是太太才敢说明,太太就装不知道,回来倒问大太太.我们那里就有人去,想二爷回来也快。”王夫人不言语,叹了一口气.巧姐儿听见,便和王夫人道:“只求太太救我,横竖父亲回来只有感激的。”平儿道:“不用说了,太太回去罢.回来只要太太派人看屋子。”王夫人道:“掩密些.你们两个人的衣服铺盖是要的。”平儿道:“要快走了才中用呢,若是他们定了,回来就有了饥荒了."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便道:“是了,你们快办去罢,有我呢。”于是王夫人回去,倒过去找邢夫人说闲话儿,把邢夫人先绊住了.平儿这里便遣人料理去了,嘱咐道:“倒别避人,有人进来看见,就说是大太太吩咐的,要一辆车子送刘姥姥去。”这里又买嘱了看后门的人雇了车来.平儿便将巧姐装做青儿模样,急急的去了.后来平儿只当送人,眼错不见,也跨上车去了.原来近日贾府后门虽开,只有一两个人看着,余外虽有几个家下人,因房大人少,空落落的,谁能照应.且邢夫人又是个不怜下人的,众人明知此事不好,又都感念平儿的好处,所以通同一气放走了巧姐.邢夫人还自和王夫人说话,那里理会.只有王夫人甚不放心,说了一回话,悄悄的走到宝钗那里坐下,心里还是惦记着.宝钗见王夫人神色恍惚,便问:“太太的心里有什么事?"王夫人将这事背地里和宝钗说了.宝钗道:“险得很!如今得快快儿的叫芸哥儿止住那里才妥当."王夫人道:“我找不着环儿呢。”宝钗道:“太太总要装作不知,等我想个人去叫大太太知道才好。”王夫人点头,一任宝钗想人.暂且不言.

  且说外藩原是要买几个使唤的女人,据媒人一面之辞,所以派人相看.相看的人回去禀明了藩王.藩王问起人家,众人不敢隐瞒,只得实说.那外藩听了,知是世代勋戚,便说:“了不得!这是有干例禁的,几乎误了大事!况我朝觐已过,便要择日起程,倘有人来再说,快快打发出去。”这日恰好贾芸王仁等递送年庚,只见府门里头的人便说:“奉王爷的命,再敢拿贾府的人来冒充民女者,要拿住究治的.如今太平时候,谁敢这样大胆!"这一嚷,唬得王仁等抱头鼠窜的出来,埋怨那说事的人,大家扫兴而散.

  贾环在家候信,又闻王夫人传唤,急得烦燥起来.见贾芸一人回来,赶着问道:“定了么?"贾芸慌忙跺足道:“了不得,了不得!不知谁露了风了!"还把吃亏的话说了一遍.贾环气得发怔说:“我早起在大太太跟前说的这样好,如今怎么样处呢?这都是你们众人坑了我了!"正没主意,听见里头乱嚷,叫着贾环等的名字说:“大太太二太太叫呢。”两个人只得蹭进去.只见王夫人怒容满面说:“你们干的好事!如今逼死了巧姐和平儿了,快快的给我找还尸首来完事!"两个人跪下.贾环不敢言语,贾芸低头说道:“孙子不敢干什么,为的是邢舅太爷和王舅爷说给巧妹妹作媒,我们才回太太们的.大太太愿意,才叫孙子写帖儿去的.人家还不要呢.怎么我们逼死了妹妹呢!"王夫人道:“环儿在大太太那里说的,三日内便要抬了走.说亲作媒有这样的么!我也不问你们,快把巧姐儿还了我们,等老爷回来再说。”邢夫人如今也是一句话儿说不出了,只有落泪.王夫人便骂贾环说:“赵姨娘这样混帐的东西,留的种子也是这混帐的!"说着,叫丫头扶了回到自己房中.

  那贾环贾芸邢夫人三个人互相埋怨,说道:“如今且不用埋怨,想来死是不死的,必是平儿带了他到那什么亲戚家躲着去了."邢夫人叫了前后的门人来骂着,问巧姐儿和平儿知道那里去了.岂知下人一口同音说是:“大太太不必问我们,问当家的爷们就知道了.在大太太也不用闹,等我们太太问起来我们有话说.要打大家打,要发大家都发.自从琏二爷出了门,外头闹的还了得!我们的月钱月米是不给了,赌钱喝酒闹小旦,还接了外头的媳妇儿到宅里来.这不是爷吗。”说得贾芸等顿口无言.王夫人那边又打发人来催说:“叫爷们快找来。”那贾环等急得恨无地缝可钻,又不敢盘问巧姐那边的人.明知众人深恨,是必藏起来了.但是这句话怎敢在王夫人面前说.只得各处亲戚家打听,毫无踪迹.里头一个邢夫人,外头环儿等,这几天闹的昼夜不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