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少了很多依靠

时间:2021-02-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部分 提炼 第15节 少了很多依靠

    我的身边没有了陈排,总是觉得空落落的少了很多依靠。在以前的集训当中,我们俩是一直在一起的,在很多人眼里,一个少尉和一个小列兵怎么可能成为搭档呢?——我想不是什么军衔不军衔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是年轻人,也就是大家都说的“兄弟”情意在里面起作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18岁,他象哥哥一样关心我爱护我,我对他也真的跟亲兄弟一样。

    陈排的消失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但是随着比赛的逐步深入,脑子里的杂念头也就没有了。争强好胜的年轻的冲劲使我不顾一切要在随后的比赛中把分数争回来。

    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得了第21名,离第20名只差一点点分数,具体多少记不清了,好像总分在5分之内;我的3个单项科目成绩是第一的,这就多少挽回了我们苗连的一点面子。

    苗连的遗憾和失望不是一点半点的,在他的眼里,他最好的两个成果就是陈排和我,而先是陈排进了军区总医院,再是我的成绩不是特别理想,连前20名都没有进——这就意味着我以一名之差失去了入选“狼牙”特种部队的资格。

    我却不关心这些,因为就是我第一名也是铁定不会去什么劳什子“狼牙”大队,我就是死也不愿意离开我的侦察连,离开我的苗连,离开我的陈排,还有我在侦察连和团里的好多弟兄。我那时候不懂得什么叫真情可贵,但是和他们在一起我很开心,就是吃苦也是苦到了一起。我一直就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一直到现在都是,尤其是兄弟情意,我对女孩反而不是特别看重的——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女孩天底下有的是,但是真正的兄弟,你能找到几个?我后来回到社会上,再也没有象在部队一样,一下子就是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兄弟的感觉的那种了——所以我看《兄弟连》的时候哭的淅沥哗啦,因为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世界大战,但是战士之间的情意是一样一样的——我不由感叹:《兄弟连》这个名字起的好啊!以后如果有条件了,我也写一部自己的《兄弟连》,写写我那帮子兄弟,我日夜想念的兄弟们……

    写现在这个东西是我最费劲的时候,因为我不得不一再停下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很多事情是我不敢回忆的,也是不忍回忆的,我常常想,如果我不去参军,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也许和很多刚刚毕业几年的大学生一样没心没肺的快乐着游戏着,但是我当了这个兵,我的快乐背后总是藏着这些沉甸甸的隐痛。

    因为,是感情,你说,这能不沉吗?

    比赛结束以后,我才有机会问苗连。陈排的情况怎么样?苗连的脸色不是太好,最后说我给你准假,你明天一早搭基地后勤买菜的车进省城去总医院看看陈排吧,晚饭以前回来。他没有说什么情况,但是我已经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出来不是很好,具体怎么不好,他不说,我也不敢问。因为我知道他还在恼火着我们连的比赛成绩——哪怕有一个进了前20名也好啊!

    但是后来我知道,他已经不再是为我们的比赛难过了——

    我当天晚上一夜未眠,心情激动的不行不行的。我赶紧加班替陈排给对象写情书,因为快一个礼拜了,本来一天一封的,这下子这么多天没有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虽然我那个时候18岁的生日还差一个多月,但是对女孩心理的了解在我们连绝对是舍我其谁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进了省城了。我就不再说进城市的感觉了,只要在野战部队当过兵的都会有一样的感觉。以前我在连里总觉得自己气质什么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这回我真意识到自己和当代都市文明之间已经出现差距了。军人的牺牲往往不是战场上的,很多小地方的牺牲也是很严重的,如果我不是这个身份,也不会有这个感慨——因为大多数的军人都觉得这是和他们没关系的两个世界,他们只有部队和老家两个世界,我呢?我本来就是大城市的大学生啊。

    我到了菜市场,跟炊事班长道了别,就去找陈排。什么职业的人都有自己的职业习惯,侦察兵的职业习惯就是依赖地图和自己的判断。我买了一张城市交通图,给钱的时候那个大妈笑眯眯的说:“解放军同志,走好啊!”我当时眼里一热,真的有了一种人民子弟兵的感觉。我在最短时间内就找到了自己和总医院之间的位置,然后标出了最近的路线,结果一看没有直达的公车,只有环线的,要绕一个大圈子。我再看看街上的公车慢的跟老牛似的,心里想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陈排啊?

    我想见陈排想的不行不行的,就把大檐帽一摘,里面的压簧取出来,然后把帽子塞进那个挎包,把袖子一挽,常服的风纪扣打开,裤脚卷到膝盖以上,然后开始向着那个方向猛跑。

    我向着军区总医院猛跑。

    我向着我的陈排猛跑。

    省城是个很大的城市,军区总医院在城市的另外一段。中间的直线距离我心算是20公里左右,只是不知道这种旅游交通图的比例尺准不准。因为是平坦的不得了的公路和人行道,我估计跑完有1个半小时足够了。而坐公车的话,如果堵车——因为我来自大城市,所以我知道繁华的城市一般都会堵车,时间就不一定了。而我必须尽早见到我的排长。

    那个城市的朋友,如果在那年的那天,正好在我经过的街上走,不会不注意到有一个黝黑消瘦的小列兵光着头挽着裤腿在狂奔。

    那个小兵,就是我。

    结果在跑了大概15公里的时候,我被军区散布在街上的纠察拦住了。

    两个纠察一伸手,我一下子赶紧放慢速度停住。赶紧把自己的士兵证给他们看。

    一个纠察就问我:“你跑什么?军装怎么穿成这样?”

    我上气不接下气:“我……我要去看我们……我们排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