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十六章)(4)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当然什么都谈。她对我讲自己的身世,我也对她讲我的身世。以后我们亲嘴……只是她这个人很正派……老弟,她人怪好的。……唔,你象个老兵一样地抽烟。"

    我烟抽得很多,抽醉了,心里的忧愁和不安就都麻木了。

    幸而我不爱喝伏特加,我讨厌它的气味和味道。但巴维尔却爱喝酒,喝醉了就伤心痛哭:"我要回家去,回家去。让我回家去吧……"我记得他是孤儿,他的父母早已死了,也没有兄弟姊妹,大约从八岁起就寄养在别人家里。

    正当情绪这样激动不满的时候,更加受了春天的诱惑,我决定再到轮船上去干活,等船开到阿斯特拉罕就逃到波斯去。

    为什么决定去波斯,这理由现在已记不起来了。或者只因为我曾在尼日尼市场上见到波斯商人,觉得非常合意的缘故:他们跟石像一样盘膝坐地,染色的胡子映在太阳光中,沉静地抽着水烟袋,他们的眼睛又大又黑,好象天底下的事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说不准我真会逃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复活节的那一周,一部分师傅回乡去了,留着的也只有一天到晚喝酒。因为天气很好,我到奥卡河边去散步,在那里碰到了我的旧主人,外祖母的外甥。

    他穿着薄薄的灰大衣,两只手插在裤袋里,含着烟卷,帽子戴到后脑壳,他的和蔼的脸,对我做着友好的微笑,有一种令人倾心的快活的自由人的风度。旷野里,除了我们两个,没有别人。

    "啊,彼什科夫,恭喜基督复活了。"

    我们接吻三次,他问我生活过得怎样,我坦白地告诉他:作坊、城市,一切都已经厌倦,因此想到波斯去走走。

    "算啦,"他认真地说。"什么波斯不波斯呀?见鬼。老弟,我知道,我在你这样年纪的时候,也想远走高飞。……"他虽然开口就见鬼见鬼的,我听了却挺舒服。他的身上有一种美好的春天的气息。他显出一副自由自在、自得其乐的样子。

    "抽烟?"他问,向我伸出一只装着粗大的烟卷的银烟盒。

    这可终于把我征服了。

    "唔,彼什科夫,再到我这里来吧。"他向我提议。"今年市场里的建筑工程我包下了有四万多,兄弟,你明白吗?我派你到市场上去,替我当个象监工的人,材料运到,你收下来,按时分配到一定场所,防备工人们偷盗,好吗?薪水一个月五卢布,另外每天给五戈比中饭钱。你同我家里女人们不相干,早出晚归,不要管她们。不过你别说我们是在路上碰到的,你装做随便跑来就得。多马周的星期天,你来好啦——就这样吧。"

    我们象朋友一样分别,他握了握我的手走开去,甚至远远地殷勤地摇着帽子。

    回到作坊里,我告诉他们我要走,开始,大半的人都表示了使我感到荣幸的惋惜之情,巴维尔尤其不好过。

    "你想想,"他责备我说。"咱们在一起惯了,你怎么能跟那些杂七杂八的乡下人过活?木匠,彩画匠……你这是干什么。当家师父不做倒去做香火和尚……"日哈列夫咕噜说:"鱼往深处游,漂亮小伙子却往狭处钻……"作坊里给我举行的饯别会,是很愁闷而枯燥的。

    "当然是什么都应该试一下,"醉得脸发黄的日哈列夫说。

    "不过最好一下就抓紧一件什么做下去……""做一辈子,"拉里昂诺维奇低声补充说。

    但我觉得他们这样说,是勉强的,好象只是一种义务。我同他们联结着的那根绳子,好象立刻霉断了。

    喝醉了的戈戈列夫在高板床上发着沙嗓子说:"我一高兴,让你们都到牢里去。我——知道秘密。这里有谁信上帝呀?嘿,嘿……"和平时一样,墙旁边靠着没有脸部的未画完的圣像,天花板上贴着玻璃球。早已不在灯下做夜工了,它们好久没用,罩上了一层灰色的尘土和煤烟。四周一切,都深深留在我记忆里,就是闭着眼,在黑暗中,也看得见地下室的全景:所有的桌子、窗台上的颜料罐、成捆的画笔和笔插、圣像、放在屋角上的脏水桶、水桶上面消防夫帽子似的铜的洗手钵、从高板床上垂下来戈戈列夫的发青的象淹死鬼的脚似的赤脚。

    我想早一点离开,但是俄国人是喜欢拖延悲哀的时间的,同人分别,也好象做安魂祭一样。

    日哈列夫把眉头一动,对我说:

    "那本《恶魔》,我不还你了,你愿意算二十戈比让给我吗?"

    这本书是我的,一个当消防队队长的老头儿给我的,我不愿意把这本莱蒙托夫的作品让给别人。但我不大高兴地说,我不要钱,日哈列夫也就不客气把钱收进钱袋里,坚定地说:"随你便吧,不过书我不还你。这本书对你没有好处,带着这种书马上会犯罪的……""可是店铺也有卖的呀,我亲眼见过。"

    但他很恳切地对我说:

    "那没有关系,店铺里也卖手枪呢……"结果,莱蒙托夫的作品终于没有还给我。

    我上楼去向老板娘告辞,在门廊下碰见她的女儿。她问:"听说你要走?"

    "是的。"

    "你若不走,也会把你赶走的。"她虽说得不大客气,倒十分真诚。

    醉醺醺的老板娘这样说:

    "再见,上帝保佑你。你这小孩子很不好,犟得很。我自己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你的坏处,但是大家都说你是一个不好的孩子。"

    接着,她忽然哭起来,泪汪汪地说:

    "要是我们那个死人还活着,要是我的丈夫,亲爱的宝贝还活着,他一定会对付你,会揍你,会打你的脑袋,可是决不会把你赶走,一定会让你在这里呆下去。现在是全都变样了,一点儿不合意就叫人家滚蛋。唉,你到哪儿去呢?孩子,你到哪儿去立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