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看上去很美(第十二章)(3)

时间:2021-01-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敢倒是敢,就怕她掏枪。

  不伯,想办法,一下按住她,让她来不及摸枪。

  两个小孩正互相咬耳朵,算计李阿姨,只听寝室门一响,李阿姨打着手电进来了,明晃晃的光柱四下一摇,直朝这边射来:那是谁还不睡觉,快回自己床去。

  方枪枪呲溜钻床底下,蹬腿扭臀往自己床那儿爬。高洋也连忙躺下闭眼不动,他感到手电的光柱照到他脸上,眼前一片光明。李阿姨照了一会儿他,又去照别处。

  她把光柱照进方枪枪的床,这孩子睡得正香。李阿姨关了手电,带上门转身出去。

  高洋在一张张床下爬行,半道上碰见向他爬来的方枪枪:是你吗?他小声问。

  是我。方枪枪爬过来亮出手中一条塑料跳绳:我找了条绳子,试了,挺结实,勒死人没问题。

  高洋拿过跳绳比划着,想象着:咱们拴个活扣,等李阿姨睡了,套她头上,一勒,再一齐骑她脖子上,估计她就痰了。

  最好先来一拳封了她的眼。

  你提醒的很对。这样吧。我套她你封眼。

  张燕生爬过来:你们说的我都听见,带我一个吧。

  行。方枪枪掉头往外爬,让我侦察一下李阿姨睡了没。

  爬到门边最后一张床,两只手揪着他背心肩带把他拖了出来。

  张宁生高晋光着膀子站在方枪枪面前。张宁生摇着头对他说:别露怯了,特务不是这样捉法的。

  方枪枪一回头,所有小朋友都从自己床上坐了起来,黑鸦鸡一片人头,每颗间上都有两个闪闪发亮的磷点,宛若繁星突然落入室内。

  寝室门吱呀开了,这—响如同胡琴调弦也拨动了方枪枪心,几乎使他呻吟出声。

  敢死队出发了;男孩子猫跃般一个接一个从门里扑出来,一接地便立即匍匐前进,呈扇面向李阿姨床铺模去。张宁生爬在第一个,紧跟着他的是高晋,接下来是方超,再后面是高洋、张燕生、汪若海,然后才是方枪枪。

  保育院大班的精锐都出动了。

  方枪枪很激动,第一次战役终于打响了。可恶的、—贯伪装进步的李阿姨就要束手就擒被他们这些小孩就地正法了。他们将是全国小朋友学习的榜样,还没到上学年龄就破纪录捉了个特务,今后的小人书将记载他们这一壮举。小人书封皮会写上故事的名字:智擒女特务。第—页画着一个圆圆脸的小朋友摸头思索,下面写道:可爱的保育院大二班小朋友方枪枪有一天忽然产生了怀疑…

  扑——。

  爬在他前面的汪若海放了一个极为细长高低拐弯的屁,打断了方枪枪的遐思,准确地说,打断了他的血管、神经、呼吸和爬行能力。全体小朋友也都短暂地被吓昏了,行为,意识统统中断,一秒钟之后才活过来。每个人无比痛恨汪若海,边爬边发狠,等弄死完李阿姨第二个就弄死你。

  可耻——李阿姨突然大声说了句梦话。

  可怜的孩子们一下绷断了最后一根神经,眨眼之间人都不见了。

  惊魂甫定,敢死队员们才发现自己…们此刻水泄不通地挤在门后——寝室门后,用尽力气顶着门,谁也想不起从敌前匍匐到这一姿势的中间过程。

  几个女孩子已经跳出窗外,这时在外面小声焦急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窗台上也站满了警觉的女孩子,随便一声响动都可能引发更大规模的跳跃运动。

  爬在第一的张宁生被关在门外,既推不开又不敢喊,只好挠门,一下下刺耳的刮指甲声,更加重了寝室内的恐怖气氛。

  是我,我,张宁生。他对着门缝吹气般地呢喃。

  高晋用力拉开一道门缝,放他溜进来。

  张宁生无声大骂:胆小鬼!逃兵!

  高晋一把捂住他嘴:小声点。

  张宁生余怒未消,从高晋指缝间断断续续地说:我都扑…去了,你们没了。

  李阿姨醒了吗?

  正在喝水。

  一听这话,刚还了魂的孩子们又都趴下了。

  孩子们从地上门缝看见李阿姨开了盏台灯站在床头端着大茶缸子仰头喝水,庞大的身影映在墙上,如同老魔鬼现了原形。

  方枪枪又昏了过去。

  清白的、无辜的、睡得晕头转向的李阿姨晃荡着两只罩在背心里的大xx子,闭着眼睛走进厕所撤尿。

  这一泡尿撒得很长——孩子们趴在地上默数:一、二…十七。

  李阿姨闭着眼睛从厕所出来,撞了一把小椅子也没睁眼。离床还有—步之遥,她纵身把自己扔了上去,一头栽在床上,吧唧着嘴发出一些近乎吞咽的含混音,很快打起呼噜。

  没有一个孩子再充好汉了,他们的力气都在对付这些恐惧的声音中用光了。

  现在,只有去去去报告了。张宁生摇摇晃晃爬起来,带头走向窗户。

  二班长背着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在东马路上慢吞吞地走。夜里的空气清凉,路旁的果树花丛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气,二班长口于舌燥很想趁黑摸进果园摘个桃吃。

  还是在家里看青好,全村的庄稼随便摘,运气好还能套条狗吃。这时他听到扑通扑通连续重物砸地声,头皮一紧,枪已下肩,循声望去,只见月下一所大房子的窗上一片片黑影往下跳,地上无数黑影向杨树林狂奔。

  哪一个?二班长声音很低,但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听上去十分威严。

  那些黑影突然不见了,眼前又是空旷建筑,婆婆树影。

  二班长咔地打开刺刀哗啦推弹上膛,这两响在静夜里惊天动地。他荷枪实弹深一脚浅一脚向杨树林挺进,心里想着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紧张复习近身肉搏的一些招数。

  二班长光顾搜索树前树后,一脚踩高,只听一声惨叫,心中一激灵,低手回枪,但见刺刀尖前出现一张圆圆的孩子脸,这小脸在黑暗中五官透明,盯着枪尖快速眨眼像是不停翻白眼。再一看周围,满地孩子仰着雪白的脸朝他眨眼,二班长浑身一阵肉麻。

  都起来!二班长一声怒喝。孩子一弓腰,二班长腿抬过膝——他这才发现自己右脚还蹬在这该死的孩子后背上。

  李阿姨渴、热、肌肉酸楚,施展不开,而此刻正需要地大显身手——她被汹涌的大河波涛裹胁夹带顺流而下。她喊、叫,竭力把头露出水面呼吸氧气。刚才她和她那班孩子在过河摆渡时翻船落水,湍急的河水把孩子们一下冲散,一颗颗小小的人头在波浪之中若隐若现。李阿姨急得跺脚:这要淹死几个,怎么得了。必须营救,我死也不能死一个孩子。高尚的情感充满着李阿姨全身。有人在岸上喊:哪一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