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十五章)(4)

时间:2021-01-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终于这个成了他生活的目的,他甚至不再喝酒,睡觉以前用雪磨擦身体,拚命吃肉。为了使肌肉发达,他每晚提着两普特重的秤锤子,在身上画好多次十字。但这一切,一点效果也没有。于是他把铅块缝在手套里,为西塔诺夫吹牛说:"这次,莫尔德瓦人的末日到了。"

    西塔诺夫严重地警告他:

    "别这样,不然比拳以前我要嚷出来。"

    卡别久欣不相信他的话。可是比赛的时候,西塔诺夫突然对莫尔德瓦人说:"退开,瓦西里·伊凡内奇,让我先同卡别久欣交交手。"

    哥萨克人面孔发红,大声地嚷:

    "我不跟你比,走开。"

    "你得跟我比呀,"西塔诺夫说,睥睨着眼睛盯住哥萨克人的脸,向他走过去。卡别久欣跺了几下脚,脱掉手套,望怀里一塞,从拳斗场快步走开了。

    敌方和我方都不高兴地大为惊奇,有一个什么公正人走过来生气地对西塔诺夫说:"朋友,把你们自己的事拿到拳斗场上来是犯规的呀。"

    观众从四面向西塔诺夫迫来,骂他,他沉默了很久,终于对公正人说了:"我预防了一场人命案,难道是坏事吗?"

    公正人马上明白了,甚至摘下帽子向他道歉:"那我们要感谢你。"

    "可是,老叔,请不要嚷出去。"

    "那是为什么呀?卡别久欣是一个少有的拳师。不过人一输,就会发狠,我们明白的。以后,比赛之前,先检查他的手套。"

    "这是你们的事。"

    公正人走开之后,我们这方面的人就骂西塔诺夫:"你这个混帐东西,多什么嘴呢。让哥萨克人揍揍他吧,如今我们又得吃败仗了……"大家纠缠地、痛快地骂了他好久。

    西塔诺夫吁了一口大气说:

    "唉,你们这班废物……"

    而更使大家吃惊的,是他邀请莫尔德瓦人斗拳了。对方摆开架势,高兴地挥着拳头,玩笑地说:"好,斗斗看,暖暖身体……"几个人手携着手,用背脊抵住后面拥过来的人,开辟了一个大圈子。

    两个拳师右手攒向前面,左手放在胸前,互相紧张地对望,双脚来回移动着。有经验的人马上看出西塔诺夫的胳臂比莫尔德瓦人的长。四周悄然无声,拳师们的脚下,雪吱吱地响。有人耐不住这种紧张,焦急地抱怨起来:"快开始呀……"西塔诺夫把右手一挥,莫尔德瓦人抬起左臂挡祝这时候西塔诺夫的左手,一拳打着他的心窝。他哼了一声,倒退几步,满意地说:"生手,可并不是蠢货。"

    他们扑在一起,互相向对手挥着老拳,几分钟之后,双方的观众都奋昂地大叫:"快呀。画匠。画呀,涂金呀。"

    莫尔德瓦人比西塔诺夫气力大得多,但是身体很笨重,打起来不灵活,打了人一拳就吃了两三拳。但莫尔德瓦人结实的身体,吃几下并不在乎,他哼了几声就现出笑脸来。正在这时候,忽然从下面打来结实的一拳,打在肋下,把西塔诺夫的右手打脱了臼。

    "拉开拉开——不分胜败。"好几个人同时叫喊,大家过去把斗拳的拉开了。

    莫尔德瓦人和气地说:

    "这个画匠虽然气力不怎么大,却很敏捷。可以成个好拳师,这倒不妨老实说出来。"

    半大孩子们的普通比赛开始了。我陪西塔诺夫到骨科医助那里去。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他在我的眼里,变得更加高贵,也更增加了对他的同情和敬意。

    总之,他对什么事情都很笃实而正直,认为自己应当这样的。但豪放的卡别久欣却巧妙地嘲弄他:"唏,叶尼亚,你活着只是摆摆卖相的。你把心灵擦得跟过节时的茶炊一样亮晶晶的,于是到处吹牛说,看呀,多么亮。可是你的心是铜做的呀,同你一起太无味……"西塔诺夫安静地不出声,不是专心地做着工,便是把莱蒙托夫的诗抄在本子上。他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在抄诗上面。我劝他:"你有钱,去买一本好了。"他回答道:"不,还是自己手抄的好。"

    他用潇洒娟秀的字体抄完了一页,在等着墨水干的时候轻轻地念:没有感情,没有命运,你望着这个大地,既没有真正的幸福,也没有永久的美丽……接着,眯着眼说:"这是实在的话。唔,他对真理知道得多么清楚。"

    我认为是奇怪的,是西塔诺夫和卡别久欣的关系。哥萨克人喝醉了酒,总是找他的朋友打架,西塔诺夫久久地劝他:"算了。不要动手……"可是后来便把醉汉痛打一顿,打得如此厉害,连平常把别人的打架当作热闹看的师傅们,也不得不参加进来把他们两个朋友拉开。

    "不及时把叶夫根尼拉住,一定会被他打死的。这家伙是连自己也不怜惜的,"他们说。

    清醒的时候,卡别久欣也常常捉弄西塔诺夫,嘲笑他对于诗的爱好,和他的不幸的罗曼史,而且秽亵地想引起他的妒嫉心,可是不成功。西塔诺夫默默地听着哥萨克人的嘲笑,也不发怒,有时候,连自己都跟卡别久欣一起笑了。

    他们睡在一起,每天晚上长时间地轻声谈着什么。

    话声使我不能睡着,我很想明白,这样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到底谈些什么谈得那样亲热,可是当我走近他们时,哥萨克人就喝问:"你来干什么?"

    西塔诺夫好象没有看见我。

    但是有一次,他们把我叫去,哥萨克人问:"马克西莫维奇,要是你发了财,你该怎样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