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打完老炮,我意想不到的后果

时间:2020-1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部分 提炼 第6节 打完老炮,我意想不到的后果

    对老炮的臭揍绝对发泄了我2个半月以来受到的那种让你没脾气的玻璃小鞋的待遇的一肚子无处诉说的恶气。老炮聚众打我绝对是个严重的错误,在这以前我没有打过架,我说过我是个喜欢写诗的内向的小男孩。

    但是这不是说我不敢打,是我压根就没有过这根神经。其实没打过架的人你才惹不起,因为一旦动手不知道轻重,我后来会打架了,这个自己总结的经验就一直记着。

    这回老炮是把我惹毛了,兔子急了还要咬人的,何况我还是个17岁的小伙子。

    老炮住院了,轻度脑震荡,加上一些鸡零狗碎的外伤。

    我住了禁闭室的小单间,等待团里的处理。

    在我被关进禁闭室的10多天里面,每天都有老炮的山西老乡们聚在外面叫唤,磨刀霍霍等羊出来的意思。警通连的兵不敢管他们,都是老兵油子,哪儿惹得起?我倒不在乎这些,我那时候已经知道了会咬的狗不叫唤的道理。而且人已经打了,顶多的顶多是把我退回原来的武装部,不当这个兵而已。况且说句实在话,野战部队的兵们对殴是太正常的事情,关在山沟里面精力过剩都是青春期的大小伙子多余的力气往哪儿使?打架算是干部觉得最好办的事情了,火力壮打打泻火。

    我在里面吃的香睡得饱,警通连的兵对我也不错,连几个连排长没事的时候都来这儿转悠转悠,看看我何许人也。

    我还每天做做俯卧撑,或者倒立,要不扒着门框子引体向上,反正闲下来难受。习惯是很难养成的,但是一旦养成你想改也难。每天不活动活动你就受不了,觉得痒痒,甚至是肌肉要抽搐……后来又学了点文化,知道是长身体的缘故。

    住到第5还是第6天的头上,团领导把我叫去了。

    进了办公室发现除了团部三巨头还有我们新兵连的连长,还有一个瘦高瘦高的上尉,黑的要命,我估计是师部来的参谋或者干事,专门来宣布对我的处理意见的。

    先问我反省的怎么样,我说我没错。团长就说你打人怎么没错?我梗着脖子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要不先打我我吃饱撑的?政委就乐了,说你这个学的到挺快的。

    陪审的新兵连长是个小个子湖南干部,急得要命。他给我使眼色,我看见了没理他。

    副团长一直就没有说话,最后说宣布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决定。

    我就听着,准备打包袱回家。

    三个团头儿对视对视,好像是说谁说。最后团长咳嗽咳嗽说,给你一次警告处分。我一怔,这么轻?

    政委就拿出一个公文包,黑皮革的那种,上面还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某政治学院”,政委原先是副政委,去学院进修了一次就提正团了,所以这个包就老带着。

    他哗啦啦拿出一把信,哗啦啦又拿出一把。

    我傻眼了,问这是什么?

    政委就说这都是新兵们的信,有的有名字,有的没名字,不管有名字没名字说的都是一件事情,就是老炮同志对你的各种不公平待遇;也有一个新兵指证老炮同志和那几个山西班长怎么密谋的,他们开小会的时候有个兵被他们用来倒水扫烟头作杂物,还是他们的山西小老乡,这个来自老炮老家的新兵愿意出来作证。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政委没有让我看信,我就看见了一大堆封皮,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团长、政委收”,各种信皮,各种字体,圆珠笔钢笔签字笔甚至还有铅笔。

    我的农民兵兄弟!

    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忍了忍才没有掉下来,只是在打转。

    新兵连长也傻眼了,这么大的情况他居然不知道。显然是他这个连长不受到新兵弟兄的信任,他本来就是老炮所在的连队的副连长,虽然跟老炮尿不到一个壶子里面去但是也轻易不敢招惹老炮。大家对他不信任是理所当然的。

    我虽然只当了三个月没有领花肩章的兵,但是有一点我是明白的——越级报告是军队的大忌。所以现在我看电视剧里一个小少校动不动找中将反应情况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简直是没有一点当兵的常识。

    但是我可爱的农民兵兄弟,好多和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农民兵兄弟……我至今回忆起来,仍然眼角发湿。

    最后副团长说这事到此为止,老炮那边他们营里出面作工作,让他不要打击报复。你就回去吧,等待新兵连最后的考核。

    我转身要走,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尉说话了,你站住。

    我转身立正:“首长!”

    上尉说你叫那什么什么?……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自己该在这个小说里面叫什么,想想就叫小庄吧。

    我说是。

    他看我半天,一挥手走吧。

    我跟我们连长出去了,我们连长还直擦汗。部队办事一出是一出,我的事情完了,团部就等着收拾他的管理不严了。他也不敢说我什么,知道我是个刺头。

    不过我倒是想问他,那个上尉是谁,但是后来还是没有问。

    我回到新兵连,看见那些农民兵,我本来想冲过去拥抱他们,后来发现他们还是冷冷的连看我都不看一眼。我当时就明白过来了,老炮的山西老乡们都在,就不是在新兵连这个鸟步兵团有多大地方?招呼一声就过来,谁敢答理我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