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秀才遇到兵

时间:2006-03-27来源:红袖论坛 作者:盛世百合 点击:

你是我的,就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告你--拒捕!

1
我第一眼看到苏同哥哥,就知道他这辈子都是我的。那是我还在四个月的时候,他把胖胖的脸贴在玻璃窗上,笑咪咪的看我,他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棕色的光芒,小鼻子压得扁扁的。我咯咯的笑了。
我一天一天长大,我想有一天我就会赶上哥哥了。可是无论我怎么长,也比不上哥哥,他总是比我高一个头。我会爬的时候,他已经会走了,我会走的时候,他已经会跑了,我会跑的时候,他已经上幼儿园了。
哥哥说:荻荻,你这辈子注定都在我屁股后边追我哟。哈哈。
上了幼儿园的哥哥会在地上用水笔画很圆圆的西瓜,这让我很羡慕,因为我画的西瓜总是扁扁的,像哥哥贴在玻璃上被压扁的鼻子。哥哥会唱“一只小花猫,喵喵喵喵叫……”,哥哥甚至还会背长长的古诗,他老是在我的面前,背着手,晃着圆圆的大脑袋: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我问哥哥:“哥哥哥哥,什么是‘妾’”
哥哥咬了半天的手指头:“嗯,‘妾’,就是媳妇儿吧。”
“那我长大当你的‘妾’好不好?”
“不好不好,你……你长得不好看。三楼的囡囡说要长大给我当媳妇儿,我答应她了。她长得好看。”
我有些黯然,是的,我长得不好看,而哥哥,很小的时候就被称为“小帅哥”了。
哥哥说:“荻荻,你的头发为什么和我的一样长呢?女孩子不是都是长头发的吗?囡囡的头发都编成好几个小辫子。
我几乎有些咬牙切齿:我妈妈说女孩子留短头发长大可以变成白雪公主那么漂亮。
哥哥说:那你也不穿漂亮裙子,囡囡……
漂亮裙子有什么好?我穿短裤也不错呀,可以和你一起骑大马。我打断了哥哥的话。
哥哥有一根小木棍,那是我们的大马。囡囡不能骑,她怕弄坏了她漂亮的纱裙子。
哥哥说:荻荻,你还有囡囡,我们三个是青梅竹马,三小无猜。
什么是青梅竹马?
嗯,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
我看一眼身边扎了满头小辫子唇红齿白的囡囡,有点不高兴:我想自己当哥哥的青梅竹马。

2
哥哥上高三的时候,我上高一。我终究没有留起自己的长发,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哥哥就不能揉乱我的短发,然后捏一下我的小鼻尖:你这个假小子。
哥哥的学问很好,很长很长的文章他都背得出,当他在我面前背文章的时候,我就在一边费尽心思的给他挑错,可是总也挑不出。哥哥看着沮丧的我,就笑:挑不出错了吧,呵呵呵,你忘了,我的外号叫作“秀才”呀。
什么“秀才”,以为自己长得清秀又才华出众吗?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囡囡给他起的外号,亏他整天挂在嘴边。
就算是,也是个“酸秀才”!
囡囡总是跟在哥哥的后面,拿本习题集问来问去。她越发漂亮了,长长的发丝总是在额前飘来飘去。而哥哥一见到她,眼睛就笑成了月牙儿。
我嫉妒她。
可是她也有嫉妒我的时候,每当哥哥伸出手揉乱我的短发,然后捏一下我的小鼻尖,她在一边就咬紧了嘴唇,脸憋得通红。
那年的夏天,哥哥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
哥哥走的时候,囡囡也来送他。她的眼睛都哭红了。我撇撇嘴,使劲吸一下鼻子: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四年大学么?我不哭,我才不哭。
哥哥揉揉我的短发:荻荻,加油哦,我在大学里等你的好消息。
我咬紧了嘴唇,不说话。我怕一说话,眼泪就不听话的滚下来。

3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学习过,哥哥上的那所大学,是我唯一的目标。
囡囡的名次总是前几名,她就算不努力,也不会落在后面。她受尽了每个教师和同学的宠爱和羡慕,尤其,她还是那样一个长发飘飘明眸善睐的美人。
哥哥给我们写信,告诉我们他在大学里面的生活。每封信我都细细的回了,可是我一封信也没有寄出。我想,哥哥想要的只是囡囡的回信吧。
两年后,囡囡考上了哥哥那所大学,而我,只考进了一所警校。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下了小雨,我的脸湿了又湿,我说:哥哥,再见。
哥哥听不到,他在千里之外,和囡囡在一起。

4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现在我是我们这个分局最泼辣的女警,每天男同事们一起出现场、巡逻、讯问犯罪嫌疑人。在同事们的眼中,我就是个假小子,因为他们从来不会像照顾别的女同事那样照顾我。很少想到哥哥,怕是想到了,心里会隐隐的痛。我想他也不会想到我会变成这样,我的头发依然很短,可是,没有人会肆无忌惮的弄乱它了。
哥哥依然会给我写信,他的字还是那么漂亮,清秀,我一封也没有看。我想他是不会给囡囡写信的,因为他们就在一所学校。
朝夕相对,眉目传情比薄薄几页纸的份量重了有多少?

5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填报表,周大姐神秘兮兮的靠过来:荻荻,你参加工作几年了?
按年头算5年了吧。
真快,那时候你还是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小丫头呢。听说终身大事还没有解决?大姐介绍个怎么样?对了,派出所的那个李想是你同学吧?
拗不过周大姐一番盛情,那天晚上,我和李想见了面。我们俩穿着警服站在公园门口的时候,一边的人们小声的嘟哝“怎么今天这里有案件吗?警察来这么多?”
月亮很圆呀。他没话找话。我看着自己的脚尖:今天不是初三吗?哪有什么圆月?你没学过吗?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他像吃汤圆被烫住了,半天没有说话。当我第十三次看手表的时候,他又可怜巴巴的问了一句:朱荻,你知道擒敌拳第六式叫什么名吗?

6
那天,正在忙得不可开交,一名同事鬼鬼祟祟的走过来:荻荻,电话。说毕还挤眉弄眼的:“男的哟,天哪,谁这么可怜,看上你?不过以后他敢欺负你,你一个直拳保他三天起不来。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河东狮吼’?”
我懒得和他罗索,这小子,欠揍。
“荻荻?”
竟然是哥哥!
竟然是哥哥!
我的嗓子里像被棉花堵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在衣柜里翻了整整两个小时,也没有找到一件合适的衣服。其实我有非常漂亮修长的双腿,可是我不知道如果穿上那条裙子哥哥会不会笑我。还有,毕竟他的身边站着那么美丽的囡囡。
想了半天,还是穿了警服去了。就这样吧,顺便当巡逻了。

7
哥哥站在茶馆门口,不用说旁边那位长发的美女一定是囡囡了。即使从背影看,她也那么迷人。我按捺住自己隐隐的心酸,快步上前,捂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那位美女在我的手下挣扎,像条濒死的鱼。哥哥在一边瞪大了眼睛,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我的心里微微的疼。哥哥做什么都认真,包括当护花使者。
我手一松,正在使劲的美女打了一个趔趄。她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气哼哼的冲过来。我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怎么,不是囡囡?
一定是哥哥的帅气打动了美女,不然,看她刚才那架势,如果哥哥不在身边,她一定把我生吞活剥喽。哥哥带着坏笑坐下来:以为是囡囡?我有说过和她一起来吗?
荻荻,你穿警服真精神。头发怎么不见长呀?跟我的长短差不多。哥哥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把我的头发揉乱,然后在我的鼻尖上捏了一下:变漂亮了!我们的荻荻变漂亮了。
干什么?动手动脚的,小心我告你袭警!
嗬,年龄不大,脾气不小!我是你哥哥呀!
“什么哥哥,你姓苏,我姓朱!叫你哥那是给你面子!再说,你不是喜欢人家叫你秀才么?清秀又有才华?”我越说越来气。我向四周张望“为什么不带你媳妇儿一起来?”
哥哥有点愕然,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过吧:什么……我媳妇儿?
少装,你以为插上两根葱就真的是大象了?囡囡!我记得有人说过“我长大要娶囡囡当媳妇儿,她长得好看”。
她现在确实是小媳妇儿了,不过新郎不是我。
为什么?
因为……荻荻,想听我讲一个故事么?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子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他对她念“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他喜欢把她一头的短发揉乱,然后再捏一下她的小鼻尖,他喜欢听她在屁股后面颠颠的追着他喊“哥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给她写了那么多的信,她一个字也不回……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我的脸慢慢的红了。
哥哥的声音越来越低:现在,哥哥想抱抱荻荻,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控告袭警呢?

8
婚纱影楼里,摄影师一脸的不解:穿警服照婚纱照我可是第一次见。哥哥在一边愁眉苦脸:没办法,谁叫我媳妇儿是警察呢?我把嘴皮子都说破了,人家就是不理这茬。没办法,谁叫咱打不过人家呢。
摄影师也笑:打不过,跑呀!爱情嘛,就是你追我赶的过程,就是放风筝,就是以柔克刚。我媳妇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特经典,她说爱情就像是女人眼角的皮肤,最娇嫩又最容易生皱纹。对女人来说爱她的男人就是最适合自己的那支眼霜。咱也就是那眼霜,滋润着她们的肌肤和心灵。不过偶尔的时候也要适当的逃跑,让她们觉得离开咱就不能活。
我盯着哥哥的脚,他在一点一点往外挪。我一个飞身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你敢跑!你是我的,就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如果你现在逃跑,我就告你--拒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