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红步红拂女梳头 宝玉效司马光砸缸

时间:2018-09-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西岭雪 点击:
黛玉传(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回 小红步红拂女梳头 宝玉效司马光砸缸
 
  且说宝玉自北静王府拜寿回来,先到贾母处告诉了,又出示了北王赏的镶嵌绿松子石铜镀金镌花撒袋一副,这是单给自己的;另有佩刀、方齐头漆鞍、雕花辔头等骑猎行头各三份,乃是分别赐给玉、环、兰的,皆饰金嵌玉,雕花镂螭,十分华丽贵气。
  贾母看了十分高兴,又问了贾政,知道宝玉席上献诗,颇得公侯王爷们的赏识,更加得意,因向众人道:“说他不读书,性格儿乖谬,真要待人接物时,倒也不丢大人的脸。”众人自然都凑趣奉承,说些眼面前儿的话来恭维,将宝玉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古今第一个文武双全、才德兼备的贤子孝孙,这也不消细说。
  一时宝玉去了,贾政仍侍立一旁,王夫人度其情形,知有事故,因约邢夫人同去看巧姐,余者也都各指个缘故散了。贾政这才缓缓向贾母说明,北静王今日已然略微致意,愿结秦晋之好,只因两府世交,惟恐擅请官媒造府反为不便,所以先探准了府里的意思,若无异议,再邀媒来请,择吉下聘。贾母听了,半晌无话。贾政便又禀道:“我因北王并未指明是府里的哪位姑娘,且未问过老太太,所以并不敢擅自答应,只含糊应对了,回来听母亲吩咐。”
  贾母道:“其实这件事,我和你太太并琏儿媳妇早已有过商议,也都心中有数。只怕北王看中的便是你侄女儿林姑娘。你只看二月里林姑娘生日,北王送的那些礼就知道了。不过宝玉的年纪也不小了,我的意思只要亲上做亲,不知道你怎么看?”
  贾政猜忖着贾母的意思,知道意下也是要纳黛玉为孙媳,恭敬议道:“母亲看中的必是好的,只是若拿这话去回北王,好像不妥,早不说晚不说,待北王有意结亲,才又说府里要留下自娶,倒好像存心与北王争抢似的。想宝玉从前为个戏子,已经与忠顺王府不睦,只因娘娘在宫中甚得圣眷,北府里又一直同咱们交好,有意偏袒,忠顺府才不敢怎的。今日这亲事,又与从前争抢戏子不同,乃是与北王争夺心爱之人,倘若不从,势必与北王交恶。俗话说:孤掌难鸣。往日里同咱们相与的几家这些年里竟都落了势,就只北府里还肯看顾些。若再得罪了,他日若有些大意失脚须倚傍处,再去求谁照应?谁又敢与北静王爷争锋?”
  这话却说中贾母心病,因前些日子甄家被抄,史家外放,王子腾亦因贾雨村案牵连挂碍,尚在审理之中,因此每每烦恼,今闻贾政之言,亦知在理,叹道:“你说的这些,我又怎会不知,怎会不想?自然都是酌量过的,所以才自己忖度着不肯说给你知道,省得你操心。前些时候我已经叫琏儿进宫求了娘娘的旨,偏值娘娘随驾春围去了,只等娘娘回来赐了婚,那时再拿懿旨去回复北王,便可无虑了。总不成为了讨王爷的好,倒去逆娘娘的意。如今你却不管捏个什么谎儿拖延几日,好歹请准了娘娘的旨,就见分晓的。”
  贾政想了想道:“也只得这样。怕只怕儿子无能,若是北王心切,立时三刻便要请媒下聘,到时候即便娘娘有旨,只怕也难转寰的。我今日在他那里坐席,看到不仅朝中的这些近臣贵戚都与他交好,便连海外诸国藩郡也都有寿礼。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只怕今上也要敬他三分,何况我家。”
  这话却逗起贾母另一番心思来,因问:“前些时候宫中来了许多太监、画师,给三丫头、四丫头画了像,说要送入宫中备选,到底是怎样的?”
  贾政凝眉道:“这话,今天我在席上也听那些王公大臣们提起,正是为着这些海外岛国的王储而起。原来今上德被四海,惠及宇内,遂使四海来降,远近都要奉迎接交,愿与我朝结百年之好……”话未说完,早被贾母打断,不乐道:“我只问你这件事情跟咱们家有关没有?谁叫你长篇大论地颂起上来,听也听不懂,可不闷人?”贾政因赔着笑,从简说道:“皇上想用联姻的法儿笼络各国王储,所以才请官媒将各公侯府里未出阁的及笄女子造册画像,咱们家三姑娘、四姑娘都在备选之列。倘若皇上点中,或是被海国王储看上,就要赐婚远嫁的。”
  贾母吃了一惊道:“这不就是和番?若果真把两个丫头送到海外岛国去,这辈子岂不连面儿也见不着了?”说着泪流满面。
  贾政忙劝道:“哪里就会那么巧,偏偏选中了咱家的姑娘呢?听王爷们说,凡有封诰的门第都在备选之列,正是百里挑一,未必就到咱们的。”
  贾母这才慢慢地平缓了,终究不放心,又命贾政派人进宫打听着点,又叹道:“倘若娘娘在京,还可进宫里与她商量,让她帮着留点儿神,偏偏又去了潢海。”
  贾政也深为叹息,并不敢再说别的,只是赔笑劝慰而已。一时回到房中,赵姨娘来服侍着换了衣裳,贾政便在王夫人屋里歇了,于枕边又将两国联姻之议说了一遍,王夫人也觉忧心,又问:“虽说三姑娘不是我生的,从小只看作亲生的一样,果然要去了,我倒失了臂膀。”又问,“与她娘说了没有?”
  贾政道:“同她说什么?又没放定,若教她知道,少不得闹得阖府皆知,倒不好。”遂放下不提。
  且说宝玉回至房中,听说袭人因和碧痕怄气,居然气得吐血发昏,忙问大夫来看过没有,待听说已经报给二奶奶,大夫来过瞧了,便又问症状药方,一边走进屋里来。袭人犹躺在帐内,双目紧闭,脸色青白,听到宝玉声音,只是流泪,不肯说话,也不睁开眼来。
  宝玉见她这样,又急又痛,握了手劝道:“我并不知情形是怎样,但你素日大方体下,况且一个屋里住着,勺子也要碰碗,斗嘴怄气是常事,何必这样在意?我听说碧痕自知闯祸,已经跑了,这会子且不知是死是活,少不得还要叫焙茗到处打听着,若找着了,必带她到你跟前来赔罪。”
  袭人闭着眼只是哭得哽咽难言,一时挣扎坐起,又吐了几口血出来。宝玉更加痛心,叹道:“如何一天不见,便这样重起来?必是大夫的脉不准,还得另请才是。”说着便要打发人去再请一位大夫来。袭人听见,这才睁了眼,拉住宝玉衣襟不叫去,哭道:“饶是她们有那些闲话,你还替我扬铃打鼓地满院挂幌子去。你出去一日刚回来,还不好生歇着,明日且勿声张,只悄悄叫小厮请大夫来瞧了就是。千万别叫老太太合太太知道,反被人闲话,说我轻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