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疼了他五年

时间:2018-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天已微凉(全文在线阅读) > 1 我疼了他五年
 
  我是在被江天安抛弃的那天夜里,遇见苏大坡的。
  那是一个圣诞前夜,我正在厨房里像小媳妇似的给江天安煲鲫鱼汤。一会儿担心太淡,他会觉得发腻;一会儿又担心盐味太浓,不合他意。最近江天安这个小白脸正在拼命美白,警告了我许多次,说是食盐摄入过多人会发黑。其实,我倒觉得他黑一些更像个小爷们。
  厨房外,江天安正在讲电话,叽里呱啦的,似乎很兴奋。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鲫鱼汤身上,并不关心他是不是在勾引哪个良家妇女。关键他现在一穷二白地住在出租屋里,没哪个小娘们会像我这样傻,抢破脑袋来做下堂妇。
  大学毕业第一年,我执意要随这个不知前途何方的穷小子留在青岛飘荡,惹得父皇母后龙颜大怒、凤颜失色,最终同我断绝了一切联系。其实,我倒不是想跟他们保持电话、书信联系什么的,但同他们断绝可爱的金钱关系,我还真不舍得。不过,既已如此,我只能祈祷,江天安这个绩优股,不久的将来能让我衣锦还乡。
  江天安接完电话挪进厨房时,我尚在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的大好美梦中快乐地挣扎。他说,李清,咱们好好谈谈。
  我瞥了他一眼,窃笑,正色,有什么好谈的?你睡沙发,我睡床。别这么不怀好意!我还想让你多做几天纯洁的小男郎。
  其实我倒是巴不得他马上献身。
  他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了好长一段话。说什么我忘了,我只记得一句,他说得那么深情,我甚至能看到他睫毛上闪动过的泪,他说,李清,对不起!
  我眨了眨眼,半天,端着鲫鱼汤放到桌子上。又是半天,我回头对他眯眯笑,趁热吃吧,味道不错。
  他不安地看看手表,说:李清,算我错了。可这一年,你也看到了,我们多么不如意,我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都要发疯了……
  我将那碗鲫鱼汤很小心地倒在他的毛衣上,那是我亲手为他织的。我本想倒在他脑袋上,可我怕耽误了他下面的约会。我疼了他五年,怎么可能在这一刻突然不疼了呢?
  我怎么可能像他一样,突然,就这么突然,冒出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一个可以让他家祖坟上冒青烟的女孩!
  他说她要过来送他一份圣诞节大礼。他说,他不愿意让她看到眼前这一切。他说,李清,你一定要理解我。
  是的,我理解你。
  我怎么舍得不理解你呢?那一夜,似乎鲫鱼汤里所有的刺都梗在我咽喉处。我本想破口大骂。然后等那女人来到,揭穿他。可一想,那女人来了,说不定会同他联手将我扫地出门;更说不定,我会被他俩的山盟海誓拳,打得鼻青脸肿不成人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