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们信奉爱情,却对父母的爱情不屑一顾

时间:2018-03-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连清川 点击:
父母的爱情

我选择了一个不恰当的时间出差回到老家。我的哥哥姐姐都一再告诫我:又一场风暴在我父母之间酝酿着,我可能正好赶上爆发。
 
虽然只是短暂的停留,但是一年之间,我也只有几天的时间能看见他们。我忐忑着等待,但我舍不得逃离。
 
酝酿风暴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总之,是一场30年前的旧事,是他们之间过不去的关口。
 
60年
 
我一直无法理解我父母之间的感情。如果说他们之间是爱情的话,对于两位已经八十的老人来说,显得太过轻佻;如果说仅仅是亲情的话,这漫长的60年岁月,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能支撑过来。
 
他们真的仅仅是中国亿万芸芸众生之中再也无法更加平凡的两个人。父亲17岁的时候从县里的另外一个镇,来到了我们这个镇上的一个糖厂,当了一个基层干部,他终身没有换过职业,一直呆到糖厂成为了一个毫无赢利和必要性的存在,他退休。
 
 
母亲却是我们镇里当年著名的裁缝。她师从自己的表叔,后来却在镇里小有名气,远近的人都来找她做衣服。在90年代成衣成为所有人的日常服饰之前,镇里有些比较偏僻的山村中,居然也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我当时已经上了大学,偶尔听到有人说起,非常地惊讶。
 
至于他们的婚姻,似乎也毫无过人之处。父亲在当地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人介绍,他们之间的故事也并不离奇,在相亲之后不久就结婚了。他们之后的婚姻生活也几乎就遵循了当地人一贯的轨迹:
 
先是和我的曾祖母、爷爷共居一个大屋;后来分家,我们一家六口人在一个大约只有30平左右的平房里住了许多年;后来他们一起盖了房子。孩子们纷纷考上大学,各自离开独立生活,剩下了他们两个,独自住在乡村的房子里。
 
我父母共同的伟大成就,或许就是我们兄弟姐妹4人,全都考上了大学。父亲仅仅是高中毕业,而母亲才上到小学3年级。但奇怪的是,母亲居然一生都维持着看书的习惯。
 
 
他们的妄念大约是起自大哥在1979年考上了大学。这在那个时候的乡村,简直是石破天惊。后来,不必扬鞭自奋蹄的姐姐也上了大学。我们后面两个于是都在父母的高压之下,不惜一切代价地考上了大学。
 
母亲作为裁缝的收入,实际上应当是高于父亲的固定工资的。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总是不停地站在裁布桌和坐在缝纫机前的,无论是我睡觉的时候,还是醒着的时候。因此,她总是非常傲慢地对父亲说,家里所有的大事,全都是她的钱做出来的,比如,盖房子。
 
可是我也知道这话根本就不公平。因为我记忆中几乎所有的家用,全都从父亲的工资中出来。在那样的一个年代中,父亲居然成为了一个妇男,煮饭带孩子,都是父亲在操持的。我只能相信,父亲在中年之后,唯一的事业,就是他的四个孩子。
 
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感情,是因为他们从来不曾有过亲昵的时候,而他们拌嘴,反倒成了我们的日常性记忆。风暴是说来就来的,从来也都不曾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照片为网络配图)(照片为网络配图)
可是他们之间维持着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平衡。他们总在别人的面前,告诉别人对方是有多么地不易,并且总是要求我们能够理解对方而不是他们自己。他们是彼此的一部分,甚至连风暴也都是。
 
我们对他们的过往了解得如此之少,以至于我们根本不能够想象他们到底一起经历了什么。例如,在文革那十年的疯狂岁月中,他们是如何一起度过的?六个人拥挤在一个小平房中,他们又是如何一起撑过的?当我兄姐上大学,而我们两个还在中小学的时候,他们微薄的收入,如何维持了六张嘴?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不曾苛待过我们。我的童年如果说不上是幸福的话,至少是非常完整的。
 
将近60年的时光中,到底有多少的风暴,有多少的危机?
 
教育
 
我的兄姐一定会赞同,但是我父亲一定会反对的一个说法是:作为老幺,我相对而言得到了他最多的爱。但是他总是很笃定地说:我对你们四个一样地好。
 
可是我曾经以为,我得到的是最多的坏。我从来都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小孩,在中学时代,我母亲后来告诉我,我父亲唯一一次掉眼泪,就是因为我居然没考上高中。
 
(照片为网络配图)(照片为网络配图)
我不知道我的兄姐如何评价,但是在我看来,父爱如山而母爱如海。山稳而峻,海阔而幻。我的教育一直是在父亲稳定而高压之下进行的;母亲大约也管不了我的学业,但是我的表现决定了她的态度。在我的惨痛记忆中,最恐怖的一次是:小学期间有一次,放学之后我四处游荡,居然放荡到丢掉了书包。那一次,我母亲用竹条抽得我满腿的条痕。父亲的老拳的确挨了不少,但却没有一次印象深刻。
 
父亲其实是一个温暖而宽容的人。我无从知道他这样的品质到底从何而来,似乎是天生如此的吧。但母亲的性格却峻烈而刻薄,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别人,这似乎完全遗传了她母亲的个性。
 
但是我如今猜想母亲的性格大约也深刻地影响了我。母亲一生虽然无甚成就,但却从来不是认输的人。没有到最后一刻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认过输,即便到了今天她常常抱怨自己身体不好,却还是要按着她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我们的话,她是半句也不肯听的。
 
所以,我知道在他们之间的斗争中,其实最终总是父亲落败了的。但是父亲就是这样宽厚的一个人,他总是能够找到遗忘的方法,让生活继续平和地过下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