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把爱情弄丢了

时间:2013-04-20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溺水的流年 点击:

 

  (一)如此孤单那么寂寞
  紫鸳常常喜欢把头向上抬得很高、很高,直到阳光越来越刺眼,直到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大脑一片空白。
  她是不愿多想的女子,无论是爱情、友情,她都喜欢顺其自然,也许她更爱的是自己,所以常常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也同样用一件很厚的外套把自己裹得很紧、很紧,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原本瘦弱的身体显得更小了。她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她喜欢人潮拥挤的大街,但是仅限于天空很蓝、很明亮的时候。一旦阴天或是下雨天,她就把自己反锁在一间屋子里,所有能够打开的灯她都让亮着,她害怕黑,就如同害怕寂寞。透过玻璃,雨滴有节奏的拍打着窗户,并沿着自己可循的生命的轨迹滑落,她可以一呆就是几个小时,任何事物都和人有着本质的联系,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沿着自己的轨迹,最终还是要回到原点。每个月她的电费是惊人的,音乐永远响彻整个房间,时而欢愉时而忧伤。可是她完全不在乎,声音的存在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还未到末路。
  她常常对着书桌上的盆景自言自语,这是她的爱好,也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她想尽各种方式来排解寂寞,可还是被寂寞包围着,她压抑、痛苦、进而几乎绝望。她喜欢用一双幽怨的眼睛打量别人,就像是看怪物,尽管她的眼睛很大,却是闪着另一种光芒,让人不敢靠近,也无法靠近。“紫鸳”她默念着自己的名字,这是宿命。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每当抬头能看见阳光就是幸福的,每当嘴角能够自觉上扬就是幸福的,每当想爱能爱就是幸福的。但有时,爱是残忍的,犹如割腕,疼痛到麻木,麻木到死亡。也许那时,嘴角是上扬的,所以分不清幸福与残忍,它们互相纠缠,相互折磨。
  许多人喜欢把爱隐藏,以为那样就可以不让自己受伤,殊不知,那样只会让自己身重慢性剧毒,虽然表面正常,可是毒性已经蔓延到全身,每滴血液,每个细胞。
  紫鸳是个喜欢隐藏的人,虽然累,虽然她知道自己中毒很深,但是她乐于其中,并乐此不彼。

  (二)相遇那一刹便注定这一生
  那一天,很奇怪的天,阴霾的天空,像是在低低的哭诉,就像襁褓中的婴儿,随时都有可能发泄出来。狂风肆意的把熟料袋卷到空中,一圈又一圈,犹如优美的华尔兹,也许这时它是享受的,尽管狂风随时会撕碎它,它随时会倾尽自己的生命,在生命末路能够展现自己的美,那也将会是最美的经历了。麻麻点点的雨还是如预期而至,她还是一样的透过玻璃,看着雨水尽情的拍打着窗户,一下,两下,她在心里默念。这时的树叶绿得发亮,亮得刺眼,内心的某种情愫在涌动。终于,她脱下了鞋,冲到楼下,跑到街上。张开双臂,像晴朗的日子一样,把头抬得很高、很高,只是没有蓝色的天空,没有刺眼的阳光,有的只是掺杂着雨水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竟会如此悲伤,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悲伤至此。这也许是她释放自己的一种方式,虽然她从未用如此极端的方式,尽管她是个极端的人。突然,一把雨伞挡住了她仰望天空的视线,失神了几秒钟,回头,一个衣着休闲的男子站在她身后,并微笑着看着她,嘴角呈现出很漂亮的弧线。
  紫鸳转过身,自顾自的走了。男子追上,你这样会感冒的。
  那又怎样?这是紫鸳习惯对待陌生人的方式,像一只刺猬,随时都做好把刺竖起来保护自己的准备。
  我只是路过,碰巧看见一个瘦弱的女孩在糟蹋自己的健康……
  我是瘦,但我并不弱,紫鸳强调自己并不是外人所见的那么“弱小”
  好,这个问题我们暂且不讨论,现在你需要把自己身上的水弄干。
  紫鸳觉得这个人很多事,顺手抛开他的伞,走上一座石拱桥,这桥被世人称为“恋桥”传说只要是在桥上邂逅的恋人,最后都会白头偕老。她心不甘,所以一个人站在桥上大喊:爱,是种伤害,此生我都不会爱。声音混杂在雨水中慢慢飘远。
  成思对眼前的女子心里尽是怜悯,世间竟会有如此令人疼惜的身影,他感觉自己的心纠结在一起,痛得无法呼吸,莫名的痛,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不解,他只知道从此之后,自己的生命不再那样平淡无奇,自己的人生轨迹将会改变,自己和这个女孩一定还有后续。
  他轻轻上前,这时的紫鸳已经精疲力竭了,她全身瘫软在栏杆上,成思用手帕一缕一缕的擦拭着她那乌黑发亮的秀发,头发因为被雨淋湿而纠成一块,像黑色的瀑布倾泻下来,直至腰际。他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擦了,还有。紫鸳完全不反抗,她也许是累了吧,她只是死死的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看穿,那种眼神,既带着几分对陌生人的恐惧,也带着几分对陌生人的排斥。
  就这样相对无言的相处着,成思终于打破了这种看似和谐的沉寂,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会生病的。
  很累,我想睡会儿,紫鸳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轻轻闭上了眼睛。
  这时,成思才有机会细细的打量这个倔强的女孩儿。长长的睫毛覆盖了眼睛,小巧的鼻子因均匀的呼吸而一张一翕的,嘴唇干裂,还侵了小血块,也许是她紧张咬破的吧。
  醒醒,不能就这样睡呀,会生病的。不管成思怎样晃她,就是晃不醒。再怎么也不能让她就这样穿着湿衣服呀,于是他毫不犹豫把她带回了家。与其说是家。还不如说是他暂时的住所,屋里陈设很简单,但也异常的干净整洁,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所以和他有关的事物都是干净的。

  (三)一切恍若梦一场,做了,忘了
  介于男女有别,成思考虑很久之后,还是将紫鸳的外套脱了,厚厚的外套里是一件短T恤,他着急的围着屋子打转,房间里除了空调可以取暖外,再无别物了,于是,他在室温为16摄氏度的情况下,把空调度数尽量调高。他想到了自己的吹风,害怕把紫鸳吵醒,非常温柔的把她的衣服吹干。他的意外发现,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孩竟然没有穿鞋,一双脚早因为风吹雨淋而冻得发紫了,他很小心翼翼的用手把她的脚捂住,想把自己的体温传给她,又怕打扰了熟睡的她。
  他想,现在这样安静的睡着的她怎会有那般倔强的性格。用被单帮她盖上。正欲离开,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角,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啊,不要丢下鸳鸳,鸳鸳怕黑…,妈妈,妈妈呀……成思转过身,轻抚着她的头发,对着此时已泪流满面的她说,放心,不要害怕,我不会走,我会好好照顾你。
  一个人来到窗前,不自觉的叹息。外面的雨已经小了,细风轻轻撩动窗帘,外界的温度并不能弥补内心的寒冷,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冷,好压抑,自从遇到她,就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感觉。本来自己可以没有任何牵挂,任何顾及的,可现在,他想要保护这个不认识的女孩。被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吓了一跳,很奇怪的笑了。
  半夜里,成思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紫鸳一直咳嗽不止。成思像热锅上面的蚂蚁一样,急得不知所措。紫鸳的额头很烫,肯定是发高烧了,他想。他连忙用冷毛巾帮她敷,平时做事都有条不紊的他,现在翻箱倒柜,怎么都找不到退烧药了。
  来来回回折腾了几个小时,紫鸳终于咳嗽没有那么严重了,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紫鸳这时又开始胡说了,妈妈,我会很听话,很听话,妈妈,不走好吗?她脸上呈现出一种痛苦、绝望的表情。成思的心跟着痛,呼吸变得很困难。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并不清醒的她,突然唱起了摇篮曲,这样她应该不会很难受了吧,摇篮曲有妈妈的温暖。
  清晨,阳光稀稀疏疏的洒了进来,紫鸳睁开朦胧的睡眼,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疼,努力支撑起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陌生的沙发上,旁边还靠着个陌生的男人,她使劲摇摇头,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爬起来就要冲出门去。这个动作吵醒了成思,成思由于累了一晚,根本无法睁开眼,但是他却异常清醒。
  你不用急着离开,或许你可以考虑安静的坐会儿,我去给你弄早餐。
 
  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你又是谁?紫鸳只要一清醒就会变得非常警惕。
  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难道不口渴吗,先喝杯水,对于你的疑问,我会一一作答,成思用纸杯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接着说,这是我的住所,你昨天晕倒我把你带了回来。至于我,他停顿了一下,你可以叫我成思,我是个自由摄影师。
  我怎么会晕倒,不可能的,我要回家,让我回家,此时的紫鸳很是激动,她从来没有和陌生人待这么久,更何况还是一个陌生男人。她想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不小心打倒了成思手中的纸杯,水泼在了成思身上,溅了一地,就像一个破碎的梦,四飞五散。紫鸳意识到自己的过失,轻声的说了声,对不起,委屈得近乎一个孩子,成思出人意料的说了声,没关系。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吃错了什么药,竟会容忍一个女孩到如此地步,而且还是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女孩,成思走进卧室再出来,已经将白色的休闲装换成米色的了。
  我不知道你以前到底受过怎样的刺激,而变成这样全身带刺。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你,但是我已经深深沦陷了,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视线,我无法让自己不去管你,很奇怪吧,连我自己也想不通到底怎么了。紫鸳只是静静的站着,也许她被这一席话吓懵了。
  她轻轻侧了下身,呵,这个世界还会有人关心我吗?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她的眼神虚无缥缈,我总是奢求有个人能够陪下我,可是我寻遍大街小巷,我找不到,所有的人的表情都是那么冷漠,像妈妈离开时的背影,那么冷漠,那么冷漠,紫鸳越说越小声,喉咙开始哽咽,最后低声的呜呜哭了起来。
  显然这是成思意料之外的事,他又不知怎么办了,面对她,总是让他手足无措,他笨拙的安慰着她,傻瓜,以后不会了,以后我陪着你。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别人的怜悯,我一个人同样可以坚强的活着,还可以活得很好,非常好,紫鸳几乎是吼出来的。
  她的内心到底埋藏了怎样厚重的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他突然想了解她,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要争论了,我给你做早餐吧,早餐是非常重要的,说着,他走向了厨房。
  一会功夫,他端出一盘香喷喷的煎蛋,和两杯热乎乎的牛奶。
  吃吧,吃了就送你回家,紫鸳冷冷的说到,我没胃口。
  哦,是啊,你病刚好,应该喝点粥,舒下胃,我这就去帮你熬粥。
  我说了,我不用你管,紫鸳大吼着冲出门去。成思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声。
  大雨过后的天空特别清澈,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目的,奔向自己的目的地。叫卖的叫卖,等车的等车,争吵的争吵。跳动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斑斑驳驳,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和谐,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衣着单薄,头发凌乱,满脸憔悴,甚至连鞋都没有穿的女孩儿。
  紫鸳就路边一长椅坐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清晨的阳光,觉得自己现在是幸福的,很满意的笑了,她的笑很甜美,像奶糖融化的感觉。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脸上从来没有描绘过的痕迹,没有精致的妆容,没有漂亮的穿着,可是她有自己独特的气质,那是足以迷倒许多男性的。
  慢慢的,她开始舒张自己的双腿,用手垫着头,闭上双眼,躺在长椅上,她从来都是这样无视他人的存在的,就像别人漠视她一样。一对双胞胎姐妹嬉戏着来到长椅前,姐姐,她是乞丐吗?看起来好可怜哦!不知道,应该不是吧,可能是不听话被妈妈赶出来的。姐姐,以后我们一定要听话,要不也会被赶出来的。
  紫鸳默默的听着她们的对话,那些语言就像针一样,插进了她的心里,眼泪随着眼角的曲线一滴一滴的滚落,像一粒粒透明的珍珠。
  回忆是恶魔,她已经被回忆折磨得体无完肤,回忆吞噬了她所有的快乐,回忆淹没了她所有的信仰,回忆在她心里长成了仇恨,深入到骨髓。
  她恨,恨自己那不堪的青春。青春本来是张白纸,可以被描绘得五颜六色的,可是她的世界却是一片黑色,没有边际的黑一直笼罩着她。
  鸳鸳听话,妈妈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一个人好好睡觉,不要吵哦,那样就会被怪物带走的。
  我怕黑,妈妈不走好吗?妈妈不去赚钱,陪着鸳鸳,鸳鸳会很乖,不要洋娃娃,不要新衣服,不要新鞋子,不上学,鸳鸳只要妈妈。小紫鸳用祈求的眼神望着妈妈。
  “啪”清脆的一耳光,她那么小,怎么能够忍受这灼烧般的疼痛,可是又不敢哭出声,就只有无声的掉泪。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我不赚钱,难道要我们母女饿死吗?说着,灯熄了,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无尽的黑暗向她袭来,她的脸还隐隐作痛,这时的她早就忘了,只是睁着眼睛看着这个黑暗的世界,恐惧得不敢眨眼睛,不知度过了多少个这样孤独、无助的黑夜。
  一阵冷风,紫鸳打了个寒颤,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她很庆幸自己醒来时,阳光仍然没有舍她而去。脸上浮出一抹微笑。其实她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可是她那小小的心里总是住不进人,也从来没有人愿意住进去。她从来没在别人面前展现过笑容,除了那个女人,那个被她叫做妈妈的女人。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生活了8年的小窝,最让她温馨的地方,她曾经的岁月里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她继续封闭着自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