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眼泪憋得再久再忍耐 总会决堤而出的

时间:2017-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天已微凉(全文在线阅读) > 四  眼泪憋得再久再忍耐,只要有一个突破口,总会决堤而出的

  我以为,我会一直活在荷若的影子里,只要荷木喊我姐姐。
  然而,十四岁后,荷木不再喊我姐姐,也不再喊我蓝旗姑娘,而是低着嘶哑的嗓子喊我“喂喂”。我常常偷笑,这个进入变声期的少年的奇怪嗓音。
  荷木十四岁之前,一直对我处于仰视状态;等他进入十四岁时,突然青春勃发,身高噌噌噌地连跳三级,换到我进入仰视他的状态。
  荷木得意洋洋地说,喂喂,小短腿,你可以喊我哥了。
  这时的我,应该是十六岁吧。十六岁这一年,我突然很不适应这种突发的改变,关于我和荷木的。
  好在那一年,我在城里读高中,荷木在镇上读初中。所以这种不适的感觉并没有漫溢在我整个生活里,而是偶然地在我们两人同回蓝旗街时才会遇到。
  有一次,和荷木去溪边捉河蟹,荷木还冲我笑,说,喂喂,小短腿,别掉水里出不来!
  其实,那一天,我特想反驳他。我想跟这个有些混球的少年说一说,几天前,我才对着镜子看了很久,发现自己的腿貌似不是很短的样子,挺长的。所以,荷木,不要喊我小短腿。
  那时,我突然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小时候的荷木。当时,我喊他胆小鬼。所以,他为了证明他不是胆小鬼,大半夜爬到我家窗户上敲玻璃,喊我的名字,蓝旗姑娘,蓝旗姑娘,你看,我不是胆小鬼,我半夜都能出门。
  结果,那一夜,睡梦中的我,被他那双漆黑的眼睛吓得高烧不退,一直在家里躺了七天。
  这七天,荷木也执拗地没有去上课,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我身边,探着他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直直地看着我。
  我想,他准是在害怕,害怕我也像漂亮的荷若那样,疼过他、宠过他之后,突然离去,毫无征兆。
  事实证明,我是不够漂亮的,所以上帝对我也兴趣不大。一周后,我又活蹦乱跳地生活在荷木面前。
  那天我从高烧中醒来,荷木张开掉了门牙的嘴巴笑了一下,最终却哭了。
  原来,眼泪憋得再久再忍耐,只要有一个突破口,总会决堤而出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