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会在梦中流泪

时间:2017-03-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天已微凉(全文在线阅读)> (五)我会在梦中流泪,站在一片野花丛中,阳光漫野
 
  第二天,朝霞漫天。
  我给奶奶寄了钱,握着余下的厚厚的钱,买了衣服,买化妆品。商场的小姐给我化了个淡淡的彩妆,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出水芙蓉一般。
  我在稍嫌冷清的地方租了房子,用红色做主色调。我想我的生命中总该有那么一些有生气的东西吧,我还想等以后我一定要将奶奶接到城市里。
  到旧货市场打算买一台二手电脑,我希望能再便宜一点,那个卖主很不人道地说二手的东西我还能跟你要多少价?
  我没跟他讲价,买下了那台电脑,多给了他200元。
  从此,我在电脑上写着流离失所的爱情,写着遍体鳞伤的亲情,写着我的冷眼看到的每一个瞬间,写着我破碎不堪的北大梦愿。
  有一天,玻璃球找不到了,我就蹲在地上哭。我想起奶奶,我想我终归不是什么女状元。于是我灌水:谁能用玻璃球来预言一段爱情?
  回帖的人很多,大多数人都很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大脑进水?穿过这般嬉笑怒骂,我看到了一个回帖,灵魂出窍。
  他说20多年前,他刚十九岁,到农村蹲基层,给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女婴一个玻璃球。那个小女孩见了他眼睛就晶亮得像有话说似的,他太喜欢了。她奶奶说是请他给这孩子起名字的原因,他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缘定三生。
  我回帖,“周洛儿”?
  他说,周洛儿?是你吗?汇泉广场的琉璃塔下我等你。
  我笑。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怎么能像孩子一样不假思索地做出这么多连续的决定呢?这样的男子该有怎样的脉络和骨骼?又该拥有怎样的发与肤?
  琉璃塔下,水光潋滟,我将手伸到喷流而下的水里。这时,一个人在我身后,他说,周洛儿?
  我转身,干净地微笑,点头。指指自己的嗓子微笑,摇头。
  他会意,轻轻抚着我的肩膀,叹息。
  我看着他干净的脸,干净的微笑,眼眶微微地红起来。
  他身上流淌着清淡的檀香的味道,让我有种回归的感觉。尘封的回忆,随着泛滥的眼泪渗透每一个毛孔。
  我只知道他叫何炜。他像呵护一个婴儿一样照顾着我。
  我也固执得当自己是个婴儿。不知道糟糕的事情是不是总在你感觉到幸福时突袭而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是胡杨父亲的。
  我无法面对何炜。我和他关系清白。
  我偷偷跑去医院,想打掉,却被尾随来的何炜逮住。他说你干吗要这么糟蹋自己啊?然后抱着我哭,他说你生下来生下来我就离婚。
  我想问何炜,是不是童话一样的际遇让他迷信了缘定三生?我觉得自己的确需要一个家了。
  每个午夜里,我能听到他低低的叹息。他说,她只是个孩子,还应该在校园里,本该明媚,本该无忧虑。
  想起未竟的梦,我也偷偷地哭。
  何炜问我,洛儿,想家吗?
  我点头,泪光盈盈。我想奶奶,我已经四年没回家了。
  他说我陪你回家。
  回到老家,看着院门大喇喇锁着,我欲哭无泪。何炜说,不会有事的。
  邻居隔着窗子冲我吆喝,你奶奶几个月前让个人接走了。
  我去麻蛋家,麻蛋娘只是唠叨可怜了麻蛋这么伶俐的娃。我的心跟被小刀子割一样难受。何炜掏出钱给了她,她就笑,说麻蛋一年多前就回来照顾洛儿的奶奶。直到几个月前她奶奶被接走,麻蛋又离开了家,去了邻村的陶木匠家里,晚上一准回来。
  傍晚,麻蛋回来了。我看着他黝黑了的皮肤,还有手上一直不曾摘掉的手套,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他咧着嘴冲我笑,拍拍我的脑袋,说,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他看看何炜,笑笑。
  晚上,儿时的狐朋狗友凑到一起,在麻蛋的院子里大摆酒席。麻蛋大口大口地喝着酒,说今天开心哪,洛洛,我终于见到你了。来,亲妹子,咱们喝一杯。
 
  何炜说麻蛋这不行,洛儿有孩子了。
  麻蛋大笑,和大毛二狗拼酒。
  我微笑,含着泪看着麻蛋红红的眼睛。曾经我就用这种的眼神看着胡杨,踩烂了他暖暖的围巾,踩碎了我的春暖花开。
  最后,席散了。何炜说,洛儿,咱也走吧。我点头。
  转身的时候,夜晚清冷的院落里传来麻蛋亮亮的嗓音——
  太阳花花那个出了山坡坡哎,
  小哥哥给妹妹偷出了苞米窝窝,
  你吃得跟俺家的小馋猫猫,
  俺依旧当你是仙女哎
  人间见不了几回回,
  长大了小妹妹飞出了山郭郭,
  哥哥眼泪流得跟长江的水多多,
  小妹妹啊你怎么才能知道哥哥,
  打小妹妹就在哥哥的心窝窝……
  我站得跟雕塑一样。童年的记忆突然间丢失了一样,我忘记了麻蛋的小眼泪忘记了麻蛋的大鼻涕,忘记了他为我被开除学籍忘记了他为我赚学费而坏掉的手……只记得他骗我说,他喜欢上了苏然。
  我握着麻蛋给我的胡杨留下的地址,没告诉何炜。
  麻蛋一直认为我嫁给了胡杨,生活幸福美满。麻蛋还告诉我,苏然嫁给了一房地产商,去了新加坡。
  我会在梦中流泪,站在一片野花丛中,阳光漫野。我对着他比划着,何炜,过去了是不是真的过去了?眼泪是红色的,一如七年前的夜,胡杨的血从苏然的身体里流出来,一地萎败。
  我告诉何炜,我能感觉到小家伙在踢腿。他就将头放到我的肚子上安静地听,然后就大笑,说这小子真皮,真随我。短暂的安逸让我和他忘记了太多的过去,我也忘了想,当这种安逸戛然而止时,我可割舍得了何炜?
  有一天宾馆服务生告诉我,有位太太找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