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有人告诉我一个词,很美,叫春暖花开

时间:2017-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天已微凉(全文在线阅读)> (二) 后来,我告诉麻蛋,有人告诉我一个词,很美,叫春暖花开。(1)
 
  第二年,麻蛋也来读书,起了个学名叫郑安明。女老师回城了,回城那天,我一直哭,哑哑的声音。她抱着我,落泪。她说,洛洛,我可怜的孩子。
  同学们早习惯了我的无言。麻蛋依旧给我背书包,依旧给我从家偷东西吃。
  我的成绩依旧优异。只是,不会笑了。
  冬天,麻蛋将狗皮帽子套在我小脑袋上。我看着他冻红的耳朵,就拽下帽子,嘶哑着声音想说,你想把虱子传染给我?最后用小纸条写下来。
  麻蛋红着脸说好。
  麻蛋从家里偷鸡蛋给我吃。我想起他妈追打着他满街跑就想说,但一想自己可怕的声音只好翻出纸笔:麻蛋,我早吃够了。我家母鸡早让我杀了。
  麻蛋点头说好。
  从此,麻蛋手里总是握着一本小本子和一截铅笔。天冷的时候就揣在小棉袄里,拿给我的时候,还有着暖暖的温度。
  我的口袋里也装满了很多“快捷回答”——“麻蛋,拿开你的破围巾,全是大鼻涕。”
  “麻蛋,这手套都破成这个样子,一边去!”
  ……
  小学六年,麻蛋是我唯一的朋友。后来我到镇上读中学,麻蛋拉着我,小眼泪是哗哗地流。
  我走时,奶奶为我收拾行囊,摸着我的头发眼泪就往下掉,似滑了线的珠子。我回头看看虎着脸的父亲,头也不回离开家门。
  离开村子时,麻蛋欲言又止,最后他说,洛洛,以后别叫我麻蛋好不好?我瞪着眼睛看着他通红的脸,笑。蹲下身来,用小树枝在地上一笔一划写道——好的,郑安明。
  他挠挠头,笑。洛洛,我给你攒鸡蛋。
  我走,手里握着玻璃球。我想告诉麻蛋,昨天我又梦到了女老师,她哄着我睡觉,哼唱着一首歌谣。只是,麻蛋,我无法唱给你听……
  第二年,麻蛋也到镇上读书,我有了伴。见到他,我就掏出一张纸条说:郑安明,你好。他挠挠头,傻笑,跟个河马似的。
  我在他的小本子上写道:有不会的题目,请教我。
  麻蛋说:是,女状元!
  后来,我告诉麻蛋,有人告诉我一个词,很美,叫春暖花开。
  麻蛋只说好。
  两年后,中考填志愿。麻蛋问我要报三中还是七中,我伸出三根指头。麻蛋说,你不是一直想去七中吗?
  我腼腆地笑,麻蛋恍然大悟,一脸坏笑,他说我得去跟奶奶说让她给你备嫁妆了,春暖花开就将你嫁出去。
  我如愿考上三中。村里人来道贺。奶奶说,我就说我孙女是个女状元。父亲依旧笑容不展,小酒不断倒进肚子。晚上,不见他的影子,奶奶说,灌了猫尿又到你娘坟上哭丧去了。
  我傻傻地想,他是不是要把我考上高中的喜讯告诉母亲呢?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人声沸腾,闹哄哄的。奶奶打开门,一帮人抬进一个人来,奶奶一看,没来得及哭就晕了过去。大伙儿七手八脚把奶奶抬到炕上喂热水。我愣愣地看着地上父亲湿漉漉的头发,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一样嘶吼——救他啊。
  我难听的声音刺激着在场的每个人的耳膜,包括麻蛋。
  父亲被抬到卫生室。奶奶转醒后,麻蛋背着她狂奔到诊所。我没去,任凭奶奶怎样求我,我一想起他身上每一根骨头都吱吱嘎嘎地乱颤、剧痛。刚刚乌鸦般寒碜的声音冰凉了我每一个毛孔,想到麻蛋都倍受惊恐的神情,我知道,自己一辈子只能做个完美的哑巴。
  父亲去了。奶奶坐在炕头不停地哭,不停地唱——大山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我想起自己欠麻蛋一首歌,我一直想像女老师一样唱给麻蛋听,然后看他笑。但是,这只是个梦了。
  我离开家,没参加父亲的丧事。麻蛋说,村里人都说我不通人情。我看着麻蛋忧伤的脸,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比我高一个头了。骨骼噼噼啪啪生长的声音是谁也阻止不了的。我告诉麻蛋,胡杨和我在一个班里。麻蛋看着我写下的这九个字,咧咧嘴笑,你奶奶现在肯定给你做不了嫁妆。
        想到奶奶,我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