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古人对《易经》真的相信吗?

时间:2016-1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熊逸 点击:
周易江湖(全文在线阅读)>  古人对《易经》真的相信吗?
 
古人对《易经》真的相信吗?
  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有渊源的,《周易》算卦也是一样。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某一天有哪位圣人写出来一部《周易》,然后就一下子风靡全国,人人都开始拿这东西来算命。
  看过《孟子他说》的读者应该还记得,商朝人是最信天命鬼神的,动不动的就得占个卜,殷墟出土的那么多甲骨文大多都是他们算命的各种记录。而革了商朝命的周人却不一样,不大相信真有什么天命存在,更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但是,周朝的开国统治者很狡猾,他们对自己人一再叮嘱,说什么天命这玩意靠不住,要真有天命,也轮不到自己坐江山,所以,好好搞政治才是最要紧的;可是,他们对外人,尤其是对商朝的遗老遗少们却一再强调天命,这让后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愚民的政治手段。
  所以,要真说周朝的开国巨头们搞出了什么《周易》,觉得靠这东西就能够预测吉凶、洞悉天命,遇事就得算算卦,这道理怎么讲怎么都讲不通。
  另外,有没有人会留心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商朝人是用甲骨来占卜,而到了周人这里就改成《周易》了呢?
  ——答案很简单:就像上文刚刚讲的金钱卦取代了蓍草一样,《周易》算卦其实很有可能正是甲骨占卜的一种简化形式。(虽然蓍草的出现可能比甲骨要早,但至少在商代甲骨占卜才是上流社会普遍认可的东西。)而且,即便在周代,专业占卜师也还用的是龟甲,票友才用《易经》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第一,古人认为乌龟是有灵性的,而且,占卜用的乌龟都是几乎成了精的那种,价值极高,不是大贵族玩不起这东西。玩不起大乌龟的人如果也想算算命,那怎么办呢?有没有什么价廉物美的替代品呢?就像我们现代人,想有个别墅,可又买不起真正贵族级别的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别墅(硬件设施不说,单是佣人就得一个排),怎么办呢?可以买联排别墅,虽然邻居家和你只有一墙之隔,但这好歹说出去也是别墅。古今人情都一样,古人玩不起大乌龟,就拿草棍来当替代品,但算命的形式和说辞还是模仿乌龟壳的。——这也是一贯的人情,好比最近新闻经常报道社会上的不良风气,扫墓烧纸居然烧上了纸做的别墅和二奶。其实这很自然,无非是下层对上层的物美价廉式的模仿,难道不烧别墅还烧经济适用房不成?——所以,如果我们稍微看看甲骨文,对理解《周易》会大有帮助。后文我会提到一个例子,历朝历代没有甲骨文的考古发现的时候,对《周易》的文字有过极其经典的误解,建立在误解上的哲学思想竟然影响了中国很多朝代!
  再说大乌龟。大乌龟比草棍更有灵性,这应该不难理解吧?还别说大乌龟了,那时的古人认为动物比植物更有灵性,比如说,一只狗比一朵花更有灵性,嗯,这也不难理解吧?
  第二点是,甲骨的占卜方法非常复杂,虽然具体方法现在也已经不可考了,但从相关记载里我们却也能够知道,甲骨的占卜方法比《易经》复杂很多很多,占断辞也比《易经》要多很多。甲骨占卜是由专门的官员负责的,这些人一辈子全在研究这个,专业得很,为别人进入这个职业设置了很高的技术壁垒。自然了,一般人达不到这么高的专业水平,在高耸的技术壁垒面前望而却步了,那怎么办呢,难道就放弃了吗,当然不,找个物美价廉的替代品呗——这一找就找到了《易经》。
  所以,周代社会的普遍认识是:
  甲骨占卜是专业的,《易经》算卦是业余的;甲骨占卜是更可靠,《易经》算卦是可信度比较低的。
  好了,该铺垫的都铺垫完了,我们该进入一个个的具体案例了。
  
  《左传·僖公四年》
  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
  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曰:‘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
  弗听,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及将立奚齐,既与中大夫成谋,姬谓大子曰:“君梦齐姜,必速祭之。”
  大子祭于曲沃,归胙于公。公田,姬置诸宫六日。公至,毒而献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姬泣曰:“贼由大子。”
  大子奔新城。公杀其傅杜原款。
  或谓大子:“子辞,君必辩焉。”大子曰:“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
  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实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谁纳我?”
  十二月戊申,缢于新城。姬遂谮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晋献公要立骊姬为夫人。这可是一件人生大事,必须慎重对待。
  骊姬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国君的贤内助吗?唉,谁知道呢!
  有人会说了:“排排晋献公和骊姬的生辰八字不就完了?”
  可这是春秋时代,还没这套讲究呢。这时候还在流行大乌龟呢。
  遇到这等大事,没的说,弄只乌龟来占卜吧。于是又是钻孔又是烧,好不容易占卜的结果出来了:“不吉!”
  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既然乌龟都说“不吉”了,那这事就免谈了呗。
  可是,如果骊姬是个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呢?
  晋献公现在遇到的恐怕就是这种情况:听乌龟的,还是听荷尔蒙的,这是个问题!
  压力产生动力,晋献公有主意了:再来占卜一次,这次不用乌龟了,改用蓍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