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双春风一样的眼睛

时间:2016-11-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天已微凉(全文在线阅读)> 二  一个有一笔春风一样的字的男子,应该有一双春风一样的眼睛
 
  骆以歌曾说,女孩子不要经常哭。因为眼泪沾过皮肤,就会生出很多小雀斑,那样就会不好看的。
  哦,原来是这样,小雀斑是因为眼泪沾过皮肤而生成的。那么我真该对着镜子,数数自己脸上的小雀斑,然后计算一下,骆以歌,在我喜欢你的日子里,为你掉过多少眼泪?
  骆以歌,你看,我因为生了小雀斑,变得这么难看,难道你不需要负点什么责任么?唉,我忘记了。我忘记你一直是一个习惯沉默的男子,一直习惯用一种张力十足的微笑来回答任何问题。这点,你一点都不如聂小松。
  聂小松从小就会对我说,以后,你要是长得太丑,嫁不出去,就嫁给我吧。
  骆以歌,你知道他当时的样子么?当时的聂小松豁着刚掉了一颗乳牙的嘴巴,一脸小色狼的模样。因为他说我将来有可能长得丑,所以,那天,我恼羞成怒地挥起拳头,将他另一颗摇摇欲坠的乳牙给打掉了。聂小松满嘴的血,哭得鼻涕眼泪不分,从地上捡起那颗被我打掉的乳牙,唐老鸭一般摇回家去找妈妈。
  聂小松的妈妈不愧是女中豪杰。当天夜里,她蜘蛛侠一般从天而降,来到我们家,手里捏着聂小松那颗被我打掉的门牙,呼天抢地地诉说我的罪恶行径。
  我妈妈为了国际睦邻友好关系得以维持,那天,将我当着聂小松和她妈妈的面给狠狠抽了一巴掌,打得我一脸桃花。她说,你怎么可以是这么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骆以歌,这句话很熟悉吧。你也经常这样对我说,你的眉头微微地皱,中间的“川”字仿佛有一种魔咒,生生地让我迷途却难返。你也说,小米,你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是的,孩子。
  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一个孩子。仅仅,仅仅,仅仅是一个孩子。你永远不知道,我也是一个会面泛桃花,对你害羞的女子。我用我孩子一样的固执和蛮横,来掩饰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子的心动。
  其实,骆以歌,我始终坚信,你是懂的。
  聪明如你,敏感如你,写过那么多美丽文字的你,怎么可能看不穿一个小女孩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心事呢?
  只是,你不肯去知道,不肯去懂。
  还是对你讲聂小松吧。那天夜里,聂小松看着我被妈妈的一巴掌打得梨花带雨号啕大哭,顿时护花心情大生。小眼睛偷偷地斜了我几眼,看我哭得厉害,他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抱着我哭了起来。
  第二天,我跟青豆讲整件事情。青豆坚信,聂小松这个小色狼当时抱着我哭不是因为他内疚,而是因为他是个小色狼,他在占我的便宜。所以,当下青豆就拉着我跑到聂小松面前,她翘着兰花指指着聂小松的鼻子尖叫:聂小松!你当真长大后要娶她做老婆吗?无论她怎么丑,哪怕跟猪一样丑!
  我当时一直不能理解青豆为什么这么丑化我,这令我对我们之间的友情产生了一点小动摇。好在我的理解力足够的好,我想青豆一定是在替我考验聂小松吧。而聂小松也从小具有小爷们的素质,他很认命地点点头,说:我娶她!就算她丑成猪。
  青豆很不甘心地再问,我不信!昨天她打掉你一颗牙齿,你就回家告状……
  聂小松豪气冲天地说,以后,她就是砍掉了我的脑袋,我也不回家告状。
  青豆拍拍聂小松的肩膀说,那我们来试试吧,如果我替她踹你几脚,你不告状的话,我就相信你,也让她跟你玩。否则,我们俩再也不理睬你!
  聂小松就傻乎乎地答应了,而青豆这个坏妞其实也是蛮好的,她并没有踹几脚,而是很仁慈地只踹了聂小松一脚。可是这一脚踹在了聂小松的“小小松”上面,聂小松同学直接晕了过去……
  这件事情,证明了聂小松果真是说一不二的。在医院里,面对他妈妈的严刑逼供,他硬是没有交代,是我与青豆将他和“小小松”虐待进医院的。
  后来的一段日子,聂小松一直撇着八字腿走路,一边走路,一边冲着我豁着掉了门牙的嘴巴傻笑。
 
  傻笑的样子,就像后来,我爱上一个叫骆以歌的男子一样,我也对着他无端地这样笑,可是他却从来不肯知道。
  十六岁之前,我的欢笑和眼泪都与聂小松和青豆有关;十六岁后,我开始读杂志,读一个叫骆以歌的男子的字,从此之后,我的欢笑和眼泪都与一个叫骆以歌的男子有关。
  我固执地以为,一个有一笔春风一样的字的男子,应该有一双春风一样的眼睛。而这双春风一样的眼睛未必能看到,曾有一个小姑娘,为了能看到他的文字,省下买早餐的钱,买所有刊登他文字的杂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