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丐王

时间:2016-01-0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寒馨 点击:
    “又过去一帮乞丐,今天过去几拨儿了你数没数?”守城士兵薛三嘴里含着一段儿草杆儿问高个士兵张大年道。
     张大年憨憨的道:“没数,估计有六七拨儿了。” 
     薛三把手中的又一段儿草杆儿含在嘴里悠闲的道:“滦州城多几个王琅这样卖米的,乞丐还不把城挤破了。”
     张大年嘿嘿的笑道:“王琅以前是贩马的,最近几年才开了米店。而且只有在每年清明时才把钱和饭施舍给乞丐。”
     薛三噗的一声,吐出了嘴里的草杆儿道:“他娘的,放着贩马的大买卖不做,偏从咱老百姓嘴里抠钱,你说他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还没等张大年说话,刚好路过的一个乞丐却搭话了:“他不是脑子有毛病,他是该死。”
     薛三和张大年同时一怔,见这乞丐三十来岁,头脚倒还干净,跛了右腿断了左臂,右手拄一竹杖。
     薛三有些气道:“嘿,嘿,那个地方来的,我俩说话你搭那门子腔。”上前推了乞丐一把,没推动,再用力还是没动,薛三知道遇见茬了忙道:“米店舍钱在玉石井胡同,进了城门左走见十字路口右拐。”
     乞丐没搭话竟自走了。
     薛三看着他的背影不由的摇了摇头,心道:“那里来的,太不可思意了。”
     玉石井胡同围满了人,今天是清明,是米店老板王琅舍钱的日子,奇怪呀!围观的全是附近的百姓,并没有几个乞丐。
    “听说王琅死了,死在了他家的后花园里,说是仇杀?”刚过来的女人正在询问身边的一位婆婆。
     婆婆道:“可不是,听说连娄知府都惊动了,府里的普快衙役全来了。”
     女人道:“王琅这么好的一个人,是谁个挨千刀的杀了他。”
     回声谷是出关的必经之路,夕阳快要落山的时侯,谷道上来了一群有说有笑的乞丐,为首的是一个缺了左臂的跛子。
    “停一下。”正行间跛子突然一举竹杖道:“兄弟们先停一下。”
     他旁边的一个乞丐道:“头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兄弟你看前面。”他用竹杖往前一指。
     但见谷口站着一位女子,眉目如画肌肤赛雪。
    “头,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你们别小看了这个女人,她就是滦州府的捕头江燕。”跛子狠狠的往地下一点竹杖道:“兄弟们小心了,咱们走。” 说完慢慢的向江燕掩去。
     只见江燕往前走了几步,一摆手道:“王琅,你走不了了。”
     跛子走上前道:“姑娘借个路,你认错人了”
     江燕微笑道:“你当然不是卖米的王琅,你是贩马的王琅。”
     跛子心里一惊,暗道:“难道我的事她全知道了?”不由后背出了些许冷汗道:“什么卖米卖马的,姑娘好说笑。”
    “头,你跟她啰嗦什么?把她摆平不就行了,大家一起上。”一个瘦子乞丐说完举着棍子帅先冲了上去,其余的乞丐也各举架势冲了上去,跛子气的一跺脚,想阻止却来不及了。
     只见江燕微一晃身,瞬间幻作七道身影,分花拂叶手点倒了七八个乞丐,一晃身又点倒了七八个乞丐。
    “江捕头住手,此事和他们无关,江捕头手下留情。”跛子高声喊道。
     江燕一晃身,来到跛子跟前道:“让他们稳当点,别妨碍我办差。”
     跛子道:“姑娘刚才用的功夫可是东海一叶道长的旋转七变?”
     江燕道:“不错,我还知道他把这门功夫只传给了两个人,除了我还有你王琅。”
     跛子沮丧的道:“我没听他的话,自作孽不可活呀。但是我不后悔,马六我是非杀不可。”
     江燕道:“马六对你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像亲的一样。”
     王琅恨声道:“别提那个喜新厌旧的贱人。我从塞外断一臂跛着腿回来找她,竟叫人送来三百两银子,让我自谋生路。她却和害我的人过着甜情蜜意生活。前天晚上我只是在后花园看见了马六没见到她,否则连她也杀了。”
     江燕道:“你妻子已经服毒自杀了。”
     王琅的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大声道:“马六,我要扒了你这禽兽不如的皮。”
     江燕道:“马六人都死了,还提他何用。”
     王琅泪眼朦胧的道:“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马六,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该不该杀。八年前,我从塞外贩马回来的路上,见六个胡人正在追赶一个混身是血的人,这个人就是马六,也是我一时心善,花了五百两的银子救了他一命,没想到却因此生祸。他发现他的长像酷似我便起了歹意,竟然在我饭菜里下毒想毒死我,幸亏我发现的早,立马服下了一粒活血丹,才没有中毒而死。此恶人见我没死,竟然用刀砍我,多亏我躲得快,只砍中了我的一只左臂,我夺路而逃,却不想逃到了一处山崖之上,在我走头无路的情况下跳下了山崖,也许是我命不该绝,正好我这帮乞丐兄弟从山下路过救了我,但还是摔断了一条腿。等我养好伤兄弟们护送我回家时,却发现马六竟然冒充我,独占了我的一切甚至妻子。我试着几次想夺回我的一切,但马六的武功很高我奈何不了他,在兄弟们的劝说下我回到了关外,还做了兄弟们的头。但我报仇的心始终没变。终于让我等来了机会,有一天我外出遛马,见一匹好马独自在山坡上嘶鸣,好奇心迫使我来到马前,却发现地上躺着一位满脸青黑的道人,我料他一定是中毒了,忙把我的最后一粒活血丹给他服了下去,结果却救了他一命,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叶道长,还传授了我很多武功,他是中了西域婆罗教的阴阳销魂掌。是那匹马带他逃离了婆罗教。传我武功后道长告诫我,在滦州府千万不要犯事,但我报仇心切只能挺而走险了。前天晚上我从后院墙跃到了后花园,见马六正在后花园调戏府中的一名丫鬟,我便和他动起手来,结果我用道长教我的双手换剑法杀了他,我大仇已报此生无憾了。”说完他转身对身后乞丐兄弟道:"兄弟们永别了,来生咱们还是兄弟。”
     所有的乞丐都跪在了地上道:“头,兄弟们给你磕头了。”
     王朗的眼泪瞬间流满了腮。
作品集寒馨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