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本心

时间:2015-08-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秋丝一弦 点击:

本心


               一
  第七界某地,一座外观奇特,通体由寒玉镶成的水池中,有一朵巨大黑莲。
  水池外,站有一人,喃喃自语道:“时辰到了。”
  二十年后。
  慕容杜荷今天有了新的任务:三日之内,杀掉一位叫做高息的元宫侍卫。
  他此时到了一座破破烂烂的院门前,一身着淡蓝色宫装的清秀女子急忙走出相迎。
  此女姓赵名琴,是如今江湖上第一消息楼,又是第一杀手楼的古月楼代理楼主。古月楼由慕容杜荷创办,在江湖上行事正义,有三杀原则:叛逆者杀,奸邪者杀,作恶者杀。
  慕容杜荷在此与赵琴谈话一会,便告辞离去了。

               二
  三天后,慕容杜荷出现在元国皇宫。
  陪同者有三人,他是在三人喝酒时进来的。
  一人,童颜鹤发,红衣绣有火凰,姓苦名岚,是元宫第一高手,慕容好友。
  一中年人,相貌儒雅,三尺长髯,身着黄袍,是九王爷。
  最后一人,面容冷峻,身着玄衣,沉默寡言,正是高息。
  慕容杜荷道:“我今日来的目的,想来高兄长已知。”
  高绝毅点头道:“你将我这晴风剑交于三王吧。他要杀我,无非是想要这把剑。此时我要去玄一教劝化全百介,不会在附近现身的。”他将一把白剑交与慕容杜荷,上刻“晴日无风”。
  慕容杜荷道:“如此甚好。”  
  一天后,三王看着到手的晴风剑,十分喜悦,道:“高息可是死了?”
  慕容杜荷拿了报酬,说:“没有。”
  三王大惊失色,厉声道:“慕容杜荷,你竟放虎归山!”
  慕容杜荷冷笑一声,伸手便将晴风剑拿了去,道:“我高兄长心性宽厚,不与你计较,但我对你这种人可是痛恨非常的。我今日拿了这把剑,你有胆量,大可来古月楼找我。”他身上散出震人心魂的寒气。
  三王脸色急变数下,终于苦笑一声地道:“慕容大人今日能留小人性命,小人已经感激不尽了。”
  同一时间,青州,天灵谷。
  天灵谷中,有高姓神医,字绝毅,是一青年男子,如今正在假寐。
  他身旁侍有三女子。
  一名着绿裳,名夏衣,面容清秀,掌管谷内琐事。
  一名着白衣,名绝容,气质冷漠,常出外管理高息所创斜阳宫事务。
  一名着紫衣,名紫天,艳丽多姿,心性单纯,是某一妖兽化身,肉身强悍。
  紫天如今道:“主人,那三王如此无礼,要拿你昔日护身宝剑,我断然看不得此事发生。请主人允我,去杀了此人!”
  高绝毅道:“一把剑而已,给他无妨。你不要去了,若他意用此剑行恶,我必亲自出手。”
  此时突听得外面有人朗笑道:“晴风剑,我与高兄长取来了,那种卑贱之人,那有资格拿这种宝物!”
  一青年人,黑衣雪剑,走进谷内,三两步便到了他们跟前,正是慕容杜荷。

               三
  元殊界,一人行道上,一女孩面容绝美,气质冰冷。
  她姓张名化雪,此时走进了一家饭店。
  饭店内,一个面容普通的人,微然一笑,走上前来,道:"轩辕姑娘。"张化雪是灵奚界沐门门主义女,轩辕寒凝的化身,又与赵琴合称慕容杜荷两大部下。
  张化雪拜道:"术围子前辈在此等我,有何要事?"
  这人道:"慕容先生说叫你回灵奚界去。"
  张化雪道:"我知晓了.多谢前辈相告。"这人点头,随即转身,出了店门。
  如今天下第一门派却西门由却西王建立,却西王有四部下,号称四风。
  东风张道奎,着青衣,收弟子九人,老九便是慕容杜荷,手拿兵器谱上第八名,雪瑕剑,其一身武艺均由东风化身昆吾君昊所传。老七南宫掌月,如今名慕容杜薇,是杜荷亲姐,红衣,青丝如瀑,娇媚艳丽。因行善时杀人手段极端,被称为南京四恶之首。其夫东门悦溪,白衣文雅,嗜武如命,自号叶王,是荆州途门县县长。
  西风严不怯,着紫衣,曾于北寒之地收一株八千年寒杉为弟子,这寒杉便是后来的缚灵杉。缚灵杉还有一师兄,号术围子,即是今日来饭店见张化雪的这人。
  南风微生无敌,着蓝衣,收大弟子灭了,二弟子高息。
  北风楚飘,着黑衣,常年闭门苦修,少与人打交道,尚未收徒。
  此时,一位身穿银灰西服的俊逸青年走进店内,对张化雪十分尊敬地说:“晚辈冷离傲,听说前辈在此,斗胆拜见。”这冷离傲赫然已经突破中限境多年了,但一直没有到达大限境,正在为此事忧心。突然无意间得知,这一个看似普通的女学生竟然早已是天限境的高人,自然十分欣喜地想请求指点一番。
  张化雪吃完了所点饭菜,随意指点几句,便让冷离傲大有收获。

               四
  张化雪去了灵奚界不久,一位中年美妇,秦步云,看着突然出现在家里的张化雪的背包,说:“咱们女儿到灵奚界去了,我们要不要也跟过去看看?”
  张端,张化雪的父亲,亦是华阴首徒李宣之玄孙,道:“既然你这样说了,也好,便去转一圈,我也好久没有去那边了。”
  于是两人便也到了灵希界。
  张端说,“我倒是忘了,这会女儿还正在被他义父派去当白工,找那个天月剑!依我看,直接找慕容连栖那小子不就可以了!”
  秦步云道:“既然这样,我们去帮化雪一把吧。”
  张端说,“这倒不必。我这次放假时间不长,勉强刚够游山玩水的。而且雪儿在这里的本体,江湖上人称快娘子,出剑极快,天下间能接下的人不多。故而夺回天月并不困难。”

               五
  这一月间,苦岚外出时,于一僻地见着一农夫模样的人,神神秘秘的递给他一个香囊,说他见了苦岚颇为投缘,以此作礼。
  苦岚对香囊里的东西很感兴趣,便收下了。
  那农夫原是一奸细,稀里糊涂的得了沐门的九玉之一,灵犀。此玉绿色,由金刚精做成,十分难得。
  他自认无法与沐门特使轩辕寒凝匹敌,故而祸水东移。他原想特使再强,也要与这老者两败俱伤。
  却不知在寒凝找来时,苦岚见是慕容手下人,毫不犹豫地便送给她了。
 
               六
  三天后,慕容杜荷与赵琴去了苏州,他们是来拜见一个人,缚灵杉。
  此人现在名为苏州双秀之一,实则是此界刑司,与高绝毅一般,都是慕容杜荷好友。
  此时见到慕容杜荷前来,自然急忙出迎。
  缚灵杉身着蓝色锦衣,气质华贵,本体居于一寒潭中,人称富贵冷君。
  手下有一管家,二公子,七部下。
  管家名天水,是一中年人。
  二公子分别为闲云公子刘风和月林公子谢琦夏。
  七部下中唯一女子,谢婉柔,谢琦夏此世生身之母,现名帘中夕,与缚灵杉合称苏州双秀。
  慕容杜荷说起在半路中遇一粉衣女孩,自称缚月,盗其钱财落空的事。
  缚灵杉道:“此人是柳夫人,江湖第三,与我和夕儿二人在紫云山上战过一场,事后大败。她得知你是我好友,故而开个玩笑,连兄长不要介意。”
  慕容杜荷还有一身,居于冀州贾家庄,黑衣雪剑蓝眸,姓名连栖,故而缚灵杉如此称他。 
  缚灵杉将慕容邀请进府,道:“月林,沏茶过来。”
  一少年,面容艳丽,着墨绿衣裳,此时端了茶来,道:“拜见主人,慕容大人。”
  慕容杜荷笑道:“月林,变化很大嘛!”
  少年干笑一声,不语。
  想当年,赵月林还是一只小妖,他在一处客栈吃饭,并无饭钱,于是顺手拿了邻桌一白衫儒生的钱袋。
  这儒生,便是缚灵杉,本在因某喜事宴请诸多好友,即慕容杜薇,杜荷二姐弟,王漪闻,高息,伏明,灭了等共二十三人,点了许多丰盛饭菜。此时突然间没了银子,十分无措,又不好意思说出,便在宴毕后打发了慕容等人先回,说自己还有要事处理。众人离去后,儒生在与店小二大眼瞪小眼了半晌后,终于开口了:“咳,我今日未带钱财,我与你们做白工抵债吧。”
  这白工,一做就是三十年。
  缚灵杉终于偿清了时,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看着自己干枯的老手,摸了把长长的胡子,心中暗叹。
  他回府路上,看见一白衫少年啃着鸡腿迎面而来,不由心下大怒,道:“小子站住!”
  赵月林看着对面的老者,疑惑道:“你是?”
  缚灵杉身上白光一闪,就变成了昔日白衣儒生模样。
  赵月林看见这人,撒腿就跑,却被缚灵杉轻轻提了回来。
  从此缚灵杉身边就有了著名的月林公子。

               七
  一天后,慕容杜荷出现在一个叫夜香阁的店铺前。
  夜香阁身为兰州眠心城四阁之一,专造神兵利器,兵器榜上排行第二封棋,十九的先富锦,便由此地一手打造。
  阁主王漪闻,是一白衫中年人,通晓阵法,善酿好酒,取名冰溪。王漪闻还有一重身份,便是却西门下,六派之首南乡院掌门。其余五派分别是:四时坪,九溪连,封山派,鹊音林,复人观。王漪闻同时也是却西门内长老之一。
  此次慕容杜荷来此地,便是来讨王漪闻的冰溪酒喝的。

               八
  一月后,便是雪津宫宫主天山原的八十寿典,将遍请武林豪杰赴宴。寿典过后,便是天山附近,灭云山风门举行的拍卖会了。
  斜阳宫副宫主方罄邀连栖同去参加拍卖会,连栖欣然应允,并叫上了伏明。伏明,常着灰衣,性沉稳,亦是慕容好友之一。此人是二王德雍之师,被二王尊称明父。伏明有一侍女,姓李名舒云,蓝衣,艳丽,身躯强悍,心性善良纯厚。
  拍卖会正式开始前,有许多修行者摆小摊。
  此时,连栖,伏明,方罄,李舒云四人在摆摊者中转了一圈后,连伏二人对视一眼,快步走到一位中年美妇跟前,买了几本书籍,便又急匆匆地走开了。
  方罄,李舒云二人,面露疑感,待走至很远,连栖方解说道:“这妇人道号华阴公主,与其夫叶阳曾在许多年前名震一方。华阴门下两名弟子,即李宣,李覆水。李宣老前辈收弟子二人,全阑衣,关匡若。如今在雀国与元国交界种田的李老三爷,便是李覆水前辈。他一生亦只收了两名弟子,一是封雨亭,一是白昭雪。此如今的却西王,我师所侍之主,便是白昭雪之座下弟子。”
  方罄二人听了,咂舌不已,伏明此时又说道:“此华阴公主,喜好经商,但由于她辈分太高,无人敢与她还价,故而心中不喜。于是常化身出来,到各处卖些杂物。”
  李舒云道:“主人,不知那华阴老前辈,本相如何?”
  伏明笑道:“本相么……是一位清丽少女。”

               九
  慕容杜荷未成道前,一日,他正在居府打坐,突然间眼前一花,就到了一帐篷内。
  这里金黄灯光遍撒,给人孤寂之感,外面隐约透着灰光。
  慕容杜荷摇摇头,坐到地上,他此时尚未得到雪瑕剑,破不开这阵法。
  正在这时,他却听见一人说道:“荷儿,还不快快醒来!”
  慕容杜荷睁开了眼睛。
  一人正静立于他床前。
  慕容杜荷一见那人相貌,便马上拜道:“多谢老师出手救我。”
  来人一身青衣,气质清贵,正是昆吾君昊。
  昆吾道:“此是漪闻手下人不正。”
  王漪闻有三弟子,老大是一女子,隐族太子化身,紫衣,哀婉艳丽,眉心一点朱砂,名为漆平,号月兰,与南乡院大长老陆风孙女陆雪衣相交甚好。
  老二是一虬须大汉,姓孙名亦,字子文。
  老三是一黄衫少年,名凌云。
  这阵法就是凌云所布。
  慕容杜荷闻言笑道:“原来是我王兄长弟子所布阵法,怪不得我解不开。”言语中带有赞赏之意。
  昆吾笑道:“你去白云山,从灭了和尚那里把雪瑕剑讨来罢,那本便是你之物,是你以前让他保管的,此剑无坚不摧,十分厉害。你有了这把剑,下次有了什么危险,也不用干等着了。”
  慕容杜荷连忙称是。他原先看那白云山太远,懒得过去,现在看来,还真得跑一趟了。

               十
  慕容本体连栖精通书画。一日,在贾家庄居府作画。
  两位少年,侍于身侧。一人着蓝衣,模样俊美,名托胡,又名秦西,曾是隐族中人,后因一事逃命,被慕容救下。
  一人着黄衣,面容清秀,名司世,又名辛词。
  秦西心性极好,司世天资绝佳,故他二人皆被慕容收为弟子,十分宠护。
  此时,听得府外一声叫嚷:“秦西哥哥,我来看你啦!” 
  一白衣女子走了过来,她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却已出落得十分清丽,楚楚动人。正是陆雪衣。
  此女子是一次南乡院朱雀台大比时,秦西所识,因差点被秦西一剑杀了,故而对秦西有几分忌惮,未想两人相识既久,关系却渐渐亲密起来。
  陆雪衣走进房门,看到正坐于主位上的慕容杜荷,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参见,拜道:“雪衣不知礼数,还望慕容大人见谅。”同时心里暗自嘟囔,这冰山不是去了高息高大人的斜阳宫么,怎么片刻就返回了?
  连栖因为身上剑气颇重,故常受人敬畏。
  他道:“无妨,陆姑娘请起。”
  雪衣起身,暗自庆幸,她一向大大咧咧惯了,这回未及通禀,就擅自闯入,还以为会被连栖责骂一回呢。

               终章
  慕容杜荷还有一友人,居于却西门,蓝衣蓝发,人称为天算封申。
  此次,封申又与其老师吵架了。封申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他遁速全开,顷刻间便跨出万里之外,到了一座小城。
  封申并未带上钱财,故而在此地应聘数家小工遭拒后,只得讨饭吃了。
  可惜这里民风不怎么淳朴,见了封申衣裳破烂,神态畏缩,都赶来欺负他。
  此时封申一觉醒来,看着周遭的环境,叹了口气,心中暗想,若是他有了慕容杜荷那一身的寒气,看谁敢这么对他!此时他正趟于某处湖底。
  他狼狈地游上去时,衣裳早已湿透了。他看见一个白衣人从附近走过,忙道:“兄台稍等。”
  那人走了过来,原来是一位面容十分艳丽的少年。 
  封申道:“阁下可有不用的衣服?”
  少年点头说有,随即带封申去了一处山洞。
  封申见到山洞里尽是新旧白骨,心中大怒,厉声道:“我看你心术不正,原来是做这等勾当!”
  少年狂笑道:“这原香城里谁人不知我谢青风!”说完现出螃蟹妖形,便要扑过来食人。
  封申一字出口:“定!”随即螃蟹被在半空定住,动弾不得。
  封申拔出身后长剑,便要杀了这妖,又看见对方眼中哀求之意,心中一软,道:“罢了,你以后便跟我走吧。”
  他将谢青风定身术解开,道:“我是却西门封申,今日你若侍我为主,则我饶你性命。”
  螃蟹化形少年连忙叩头,道:“愿奉封大人为主。主人,此处山洞兽类,确实为我所食。但我谢青风从未杀人,咳,主人原本是第一个。”
  封申看山洞时里确实尽是兽骨,而无人骨,而且少年眉宇间只有邪气,而无杀气,便知其所言不虚。于是越看这少年越喜欢,心中豪气顿生道:“我带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走,主子带你回却西门!”
  从此,封申有了谢小跟班。
  
            《完》

作品集秋丝一弦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54.5%
踩一下
(5)
45.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