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卜生与鲁迅

时间:2015-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余华 点击:
  2006年五月的一天,我坐在井然有序的哥本哈根机场的候机厅里,准备转机前往奥斯陆。 我的目光穿越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停留在窗外一架挪威航空公司飞机的尾翼上。我的目光穿越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停留在窗外一架挪威航空公司飞机的尾翼上。 我被尾翼上一个巨大的头像所吸引,我知道自己过会儿就要乘坐这架飞机前往奥斯陆。我被尾翼上一个巨大的头像所吸引,我知道自己过会儿就要乘坐这架飞机前往奥斯陆。 为了消磨时光,我心里反覆思忖:飞机尾翼上的头像是谁?为了消磨时光,我心里反覆思忖:飞机尾翼上的头像是谁?
 
  就在飞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的刹那间,我的思维豁然开朗,我想起来他是谁了。就在飞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的刹那间,我的思维豁然开朗,我想起来他是谁了。 同样的头像就在一本中文版的《培尔?金特》里,他是易卜生。同样的头像就在一本中文版的《培尔?金特》里,他是易卜生。 看着窗外地面的哥本哈根逐渐远去,我不由笑了起来,心想这个世界上有过很多伟大的作家,可是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恐怕只有易卜生了。看着窗外地面的哥本哈根逐渐远去,我不由笑了起来,心想这个世界上有过很多伟大的作家,可是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恐怕只有易卜生了。
 
  我降落在易卜生逝世一百周年之际的奥斯陆,绵绵细雨笼罩着奥斯陆的大街,印有易卜生头像的彩旗飘扬在大街两旁,彷佛两行头像的列队,很多个易卜生从远到近,在雨中注视着我,让我感到他圆形镜片後的目光似乎意味深长。我降落在易卜生逝世一百周年之际的奥斯陆,绵绵细雨笼罩着奥斯陆的大街,印有易卜生头像的彩旗飘扬在大街两旁,仿佛两行头像的列队,很多个易卜生从远到近,在雨中注视着我,让我感到他圆形镜片后的目光似乎意味深长。
 
  我想起了我们的鲁迅。我想起了我们的鲁迅。 易卜生的名字最早以中文的形式出现,是在鲁迅的〈文化偏至论〉和〈摩罗诗力说〉里。易卜生的名字最早以中文的形式出现,是在鲁迅的〈文化偏至论〉和〈摩罗诗力说〉里。 这是两篇用文言文叙述的文章。这是两篇用文言文叙述的文章。 1923年,鲁迅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发表了着名的演讲〈娜拉走後怎样〉。 1923年,鲁迅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发表了着名的演讲〈娜拉走后怎样〉。 鲁迅在演讲里说:“走了以後怎样?易卜生并无解答;而且他已经死了。即使不死,他也不负责解答的责任。”然後鲁迅以一个读者的身分给予解答:娜拉走後“不是堕落,就是回来……还有一条,就是饿死了。”鲁迅认为,妇女要摆脱任人摆布的地位,必须获得与男人平等的经济权。鲁迅在演讲里说:“走了以后怎样?易卜生并无解答;而且他已经死了。即使不死,他也不负责解答的责任。”然后鲁迅以一个读者的身分给予解答:娜拉走后“不是堕落,就是回来……还有一条,就是饿死了。”鲁迅认为,妇女要摆脱任人摆布的地位,必须获得与男人平等的经济权。 鲁迅在此用他冷嘲热讽的语调说道:“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後,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要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後,再来听他发议论。”鲁迅在此用他冷嘲热讽的语调说道:“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要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
 
  挪威航空公司飞机尾翼上巨大的易卜生头像,以及这样的头像缩小後又飘扬在奥斯陆的大街上,让我感受到了易卜生在挪威的特殊地位。挪威航空公司飞机尾翼上巨大的易卜生头像,以及这样的头像缩小后又飘扬在奥斯陆的大街上,让我感受到了易卜生在挪威的特殊地位。 当然这位伟大的作家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可是我隐约有这样的感觉,“易卜生”在挪威不止是一个代表了几部不朽之作的作家的名字,“易卜生”在挪威可能是一个词汇了,一个已经超出文学和人物范畴的重要词汇。当然这位伟大的作家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可是我隐约有这样的感觉,“易卜生”在挪威不止是一个代表了几部不朽之作的作家的名字,“易卜生”在挪威可能是一个词汇了,一个已经超出文学和人物范畴的重要词汇。
 
  就像我小时候的“鲁迅”,我所说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鲁迅”。就像我小时候的“鲁迅”,我所说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鲁迅”。 那时的“鲁迅”不再是一个作家的名字,而是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词汇,一个包含了政治和革命内容的重要词汇。那时的“鲁迅”不再是一个作家的名字,而是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词汇,一个包含了政治和革命内容的重要词汇。
 
  文革是一个没有文学的时代,只是在语文课本里尚存一丝文学的气息。文革是一个没有文学的时代,只是在语文课本里尚存一丝文学的气息。 可是我们从小学到中学的课本里,只有两个人的文学作品。可是我们从小学到中学的课本里,只有两个人的文学作品。 鲁迅的小说、散文和杂文,还有毛泽东的诗词。鲁迅的小说、散文和杂文,还有毛泽东的诗词。 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十分天真地认为:全世界只有一个作家名叫鲁迅,只有一个诗人名叫毛泽东。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十分天真地认为:全世界只有一个作家名叫鲁迅,只有一个诗人名叫毛泽东。
 
  那时“鲁迅”已经从一个作家变成了一个词汇,一个代表着永远正确和永远革命的词汇。那时“鲁迅”已经从一个作家变成了一个词汇,一个代表着永远正确和永远革命的词汇。
 
  我有口无心地读着语文课本里鲁迅的作品,从小学读到高中,读了整整十年,可是仍然不知道鲁迅写下了什麽。我有口无心地读着语文课本里鲁迅的作品,从小学读到高中,读了整整十年,可是仍然不知道鲁迅写下了什么。 我觉得鲁迅的作品沉闷、灰暗和无聊透顶。我觉得鲁迅的作品沉闷、灰暗和无聊透顶。 除了我在写批判文章时需要引用鲁迅的话,其他时候鲁迅的作品对我来说基本上是不知所云。除了我在写批判文章时需要引用鲁迅的话,其他时候鲁迅的作品对我来说基本上是不知所云。 也就是说,鲁迅作为一个词汇时,对我是有用的;可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时候,让我深感无聊。也就是说,鲁迅作为一个词汇时,对我是有用的;可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时候,让我深感无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