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醉 生

时间:2015-03-0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这一日,赵嘉局长赴宴,喝的酩酊大醉。下属在酒店开了房间,安排赵嘉歇息。这赵嘉身一着床,呼噜声便此起彼伏,昏睡过去。
 
朦胧之间,赵嘉听到楼下有汽车喇叭声“嘀嘀,嘀嘀”的鸣着。心烦气躁,加之腹中酒精作祟,便起身来到窗前。透过玻璃窗,赵嘉看到远处开过来一辆拉货车。路灯之下,只见司机面目狰狞,红发披肩,副驾驶上坐一人,形体如同骷髅。车厢内躺着几人,呈垂死挣扎之状,哀啼之声不绝于耳。

 赵嘉顿觉惊恐,身冒冷汗。逐欲急唤服务生,询问何故。却见门外飘飘然而来一老者,鹤发童颜,两目炯炯有神,手持一方形令牌。老者飘至赵嘉前,面似冰霜,目如利剑。缓缓言道,“汝可是赵嘉局长可否?” 赵嘉点头称是。问道:“先生深夜至此,当为何事。” 老者告知赵嘉,门外乃‘清瘟车’也。开车二人一为魏旻,驾驶之人名楚亥。车上所载均为为官将死之人。在任期间违使命,巧取豪夺;坏良心,犯法失德。民怨沸腾,罄竹难书。或心长脓包,已近坏死;或血似黑墨,灯油燃尽;或染埃博拉病毒,命不久矣。。。。。。

此等人虽气息尚存,但留置世间,恐病菌失散,遗害社会,欺负百姓,纵是牛、马、猪、羊,山、水、树、草也均不得安生。故,这‘清瘟车’昼伏夜出,四处巡弋。探的发现此类人等,均强行捉拿上车,拉去关进阴森地狱之内,与世隔绝,令其勉强苟延馋喘几日。凡进去之人,先缚于耻辱柱上,剖其胸膛,取出黑心于洗心台上,洗之。后置于绞杀架内,断其在阳世间多贪之手臂。令其痛不可言,惨嚎而毙。 赵嘉闻听此言,暗自想到自己在官场偷鸡摸狗,贪赃枉法的缕缕往事,面露骇色,惶惶然而顾左右,‘扑通’一声跪在老者膝前。悲啼道:“先生救我,先生救我,我知错了。求先生放我一条生路,我自当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老者轻捋胡须,观膝下所跪之人,略思忖片刻。言道:“唉,念你青年为官,恶池初涉,暂且饶你这回,寄下你这条贱命。”说罢,老者在赵嘉背上猛击一掌,“去吧。” 赵嘉顿感腹内翻江倒海般,疾速跑到卫生间,一阵猛烈呕吐。吐得赵嘉眼冒金星,浑身瘫软,活生生似要将苦胆吐出般难受。 赵嘉一阵好吐,瞬间觉脑清腹爽,长吁一声。

回过头来,身边早已不见了老者身影。耳旁忽听嘈杂声一片,赵嘉强睁双眼观看,妻子一旁惊喜的说道:“你终于醒了,谁给你灌了这么多马尿,你要把我和孩子吓死啊。”此时,妻子端过脸盆,赵嘉看到脸盆里,全是从他胃里倒出来的,尚未消化的饭菜与血水搅拌的浓液,才知自己已经在医院躺了一天时间了。 面对围在病床前的诸位亲朋好友,赵嘉似醉梦初醒,方才死里逃生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大有浴火重生之感觉。赵嘉不禁自言自语起来“天有道,地有律。人做事,天有眼。心若贪,恰似鱼儿咬钩,飞蛾扑火,当属自断生路。教训啊教训。”

第二天,赵嘉告别妻子,径直走进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大门。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