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换香师

时间:2015-01-0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锦家三娘 点击:
换香师
 

题记:纤纤幕雪几回轮,举杯月更凉,梅下遥影,最忆是当年弦歌,千载,残花剩几,相濡成空,陪我陌陌萧萧路。

         1、腊月八,纷纷目雪,紫阳宫 的梅花开得甚是娇艳,即使白雪覆盖也遮不住她的娇红,娇红似血。今晚是紫阳宫宫主南宫燊与商女流梅雪成亲之日,全宫上下锣鼓喧鸣,歌舞升平,天下间各路英雄好汉群居于此为这对佳偶送去祝福。所有人沉浸在欢喜之中,南宫燊紧紧抱住他心爱的女人在怀里,一袭红衣,端起酒杯接受祝福,怀里的流梅雪也笑绽如花,美人笑得倾城。
        紫阳宫外,寂静无风,从紫阳宫放出的烟花照耀在宫外。身穿黑衣的女子披散着长发,手握匕首,抬头望向烟花绽放的夜空,眼神空洞,白雪拂落肩头,发梢。她缓缓收住视线,慢慢拔出匕首,匕身反射着姹紫嫣红的烟花。
         她叫残月,毕生钟爱南宫燊,只恨无缘,只恨她只是他养的一个杀手,今夜,她想了结了此生,好过看着他们情意绵绵。
         就在匕首插入心脏那一刻,被飞来的一颗石子弹飞 。残月的眼神立刻锐利起来,警觉地叫一声:“ 是谁?”
        “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一个空旷的男声传来, 随之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黑衣,披散着长卷头发的男子,他面目俊朗,却笑得诡异,就连杀人无数的残月也有些心颤。
         他一步一步向她靠近,身上弥散着一缕缕青烟,目光静谧。残月持刃相向,问道:“ 你到底是谁?”
         他止住了脚步,“ 鄙人红灯,一名换香师。”
        “ 换香师?”残月收住匕首,她听过换香师,那是一种让人灵魂互换的法术,只要换的那人愿意将自己的香拱手让出。
        他伸手接住飘下的雪,说:“ 我这人收留无数人的香,但你的香特别香,所以想跟你做个交易。”眼睛深邃,似乎对这件事志在必得。
        要是以前她早就拒绝,可现在她犹豫了。她永远也放不下这段感情, 永远不会忘记那年落魄在紫阳宫前,一袭白衣的南宫燊将她抱住,带进紫阳宫,永远不会忘记他给她的名字:残月,她爱他,所以她愿意为他杀掉所有他的仇家,就算他没有对她笑过,温柔过,但那夜残月賜名已是最大的温柔,所以她很想待在他身边,躺在他身边,贪恋一些温度。
        红灯笑得更深了,等待多年的香终于要收入囊中。 
       2、等残月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红幔之中,青烟弥漫,一个想念的身影坐在床前,渐渐的,南宫燊的脸映入眼帘,他温柔地笑着,头发滑在肩头。思念的成分一下涌上心头,残月立刻起身抱住他,努力吸着他的气息。心下欣喜若狂,最终化成泪水泉涌而出,红灯真的做到了,她真的可以这么抱住他,想不到他的体温是这么炙热,他的怀里是那么宽阔。
        “ 雪儿,怎么啦?”他任由她抱着,在她耳边呢喃。
         她摇头,哽咽道:“ 此刻,我很幸福。”多年来一直想抱住他,此刻终于实现了。
        南宫燊轻笑一声,轻拍她的背,“ 你这一世都会幸福的。”
        她终于得到他的温柔了,即使他给的是心中的梅雪,可这样有什么关系,起码这一刻他是属于她的。
       南宫燊对流梅雪的温柔与呵护都是她想不到的,也许早已习惯他的冷目,所以她是慌乱的,他给她夹菜时,为她弹曲时,为她折梅时,每一日每一刻的相处,她都是慌乱与嫉妒的,她不懂为何流梅雪就能轻而易举可以与他厮守一生,而她就算为他杀尽天下人也没有他的一举安慰。
        三月后,草长莺飞,姹紫嫣红,南宫一袭青衣坐于庭台上,收弹琴,残月一袭红衣舞于从花中,犹如一只蝶翩翩起舞,她知道流梅雪擅于舞蹈,所以她日夜学这一曲飞蝶。   
       她也渐渐明白,南宫燊的眼里心里装的都是流梅雪,就算残月消失三个月他也不过问,既然如此,他何必当日救下她,惹来她一生哀愁。
       一曲完毕,她与他深情相望。突然她感觉背后凉风微起,多年的杀手经验告诉她有敌人埋伏,果不其然,当她转身时,一把长剑向她刺来,本能之下,残月跳到一边伸手拍向那人。一声琴音忽起,几根银针随之刺向刺客。南宫燊随即飞向她身边,一手挽住她的肩头,焦急地问:“ 你没事吧?”残月摇头,从他眼里她看出 南宫燊有些讶异,残月这才反应过来,流梅雪不会武功。
      侍卫闻状赶来, 南宫燊交待了一下,忽而背手走向他们中间,问道:“ 残月呢?”
      残月心头一惊,原来他知道她的存在,看他在人群寻找她的目光,此刻残月很想告诉她她就在他身边,只恨如今她是流梅雪。
    3、自那一日,南宫燊看她的眼神多了一份疑惑,但心中的疑惑始终没有问出口,残月越发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也明白了,流梅雪终究是流梅雪,就算她模仿得再像,残月的香终究是残月的香。
       本以为日子平淡且幸福地过下去,可一日她与他饮酒在花园里,“ 夫君!!”几声凄厉,焦急的声音传来,两人停住酒杯,同时看到一个他们熟悉无比的女子跑来,残月惊住,那是她自己的脸,是属于她的身体。当日红灯将她与流梅雪的灵魂互换,将流梅雪关在他的香洞中,不料想真正的流梅雪狼狈地逃回来了。
       她的头发发白,黑衣破烂不堪,眼眶红热,许是受了不少的苦吧。南宫燊也愣住,或许他根本想不到他最好的杀手会这样疯疯癫癫地叫他夫君吧。
      流梅雪跑到他俩面前,见到残月,大张嘴巴,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问道:“ 你是谁?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样?”
      “ 残月?为何这般狼狈?”南宫燊冷冷地指责道。
      “ 残月是谁?夫君,我是梅雪啊,与你誓约相濡以沫的梅雪啊。”她抓住南宫燊的手,似乎在哀求他相信,南宫燊狠狠剜去她的手,没有一丝眨眼,“ 来人,将残月带走,欺辱宫主,禁足三月。”流梅雪在凄厉的哀求中被带走。
      这些都看在残月的眼里,原来这就是南宫燊对她残月的方法,冷漠无情,她好比一条狗。
     南宫燊不爱对她笑了,没有以前的温柔了,虽然以礼相待,但少了先前的呵护,似乎一夜之间她失去了他,残月望着酒杯,凄凉地笑了笑,本来就没有拥有过,哪里来的失去,就算得到流梅雪的样貌又能如何,南宫燊爱的是流梅雪的香。
     一连几日,南宫燊都没有出现在紫阳宫里,流梅雪的呼喊充斥任何一个角落。
     就在她坐在花园中思考时,红灯出现了,他还是一如既往诡异的笑着,好像来收住最后一幕戏一样。
     “ 你过得还好吧?”红灯问道。
     她脱口而出,“ 不好,我错了,低估了他们的感情。”眼泪涌出眼角。
     红灯叹了口气,“ 这样也好,期限快到,明白也好。”
     “ 夫人,宫主深受暗器,身中剧毒。”一个属下匆匆来报。万念俱灰,残月立刻站起,匆匆离开,红灯拦住她。
    “ 你可以求我。”
     残月努力镇定住,坚定地说:“ 我不会的。”
     红灯胸有成竹,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残月拨开众人,南宫燊面目苍白地躺在床上,鲜血染红了床被还有他的白衫。
    “ 雪儿……”他气息奄奄地呼喊着她,伸手抚上她早已滴汗的脸。
    “ 雪儿,这番我恐是不行了。”残月靠近他的胸膛,呢喃道:“ 别怕,有我。”
    房间内寂静无言,似乎在哀痛。
     “ 宫主,夫人,许多敌人攻进城里来了。”声音刚落,屋内的人立刻害怕,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南宫燊叹了一口气,“ 要是残月在就好了。”
      残月惊住,原来她对他来说是这么重要,原来她不是一无是处。也许听见这句话她就足够了。
     残月站起来,泪中带笑,“ 残月听宫主你这么说死而无憾了。”未等南宫燊反应过来,残月只留下坚定的身影。
     残月换回她最熟悉的杀手衣,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瞰着众多仇家,一日杀手终身杀手,她快速拔剑向敌人挥去。
     血不断溅出,溅在她的脸上,黑衣上,她目光如一只凶残的野兽,随时将猎物撕毁,鲜血顺着刀剑滴着。终于,在筋疲力竭时,她的腿被重重地砍了一刀,她立刻跪倒在地,目光锐利不减,就在大家乱剑刺来时,红灯从天而降,使出几缕香将众人迷魂,世界终于安静,红灯扶着她,深深叹了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想必他永生永世也参透不了。
    “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残月大口地喘着气,“ 让他们在一起吧,我心愿已了。”
    红灯没有笑,淡淡地问:“ 这样值得吗?”
    残月注视着他,擦去嘴角的鲜血,“ 值得。”随后望向南宫燊的寝殿,这是最后能为他做的吧。
   4、很快,一切和好如初,世界一片平静,南宫燊和流梅雪在一起了,不知他们是否还会想起那个痴狂的残月。
       多年以后,残月被唤醒,红灯还是如从前,人颜不老,他说:“ 你呼唤了我这么多年,那我就让你再见他一次吧。”
       此时残月只是一缕香,不能说话,不能笑,只能随着他飘。
       红灯带她来到紫阳宫,紫阳宫以往如旧,腊梅绽如红火,头发早已发白的南宫燊怀里抱着流梅雪,抬头望那一轮孤零零的残月,他不禁想起多年以前的事,喃喃道:“ 残月残月,年年残月,年年不残月。”
      残月听见时飘向他的身边,最后一次感受他的气息,随后跟随红灯消失,她此刻终于明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红灯也继续换香,交换世间世间痴情人的香魂。
作品集锦家三娘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66.7%
踩一下
(3)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