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蛙(第五部第八幕)

时间:2014-02-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莫言 点击:
蛙(全文在线阅读)  >第五部 > 第八幕

  电视戏曲片《高梦九》拍摄现场。
  舞台布置成民国时期县衙大堂模样。虽有改革但基本上还是沿袭旧制。大堂正中高悬一块匾,匾上有“正大光明”四个大字。匾额两边悬挂一副大字对联。上联:一阵风一阵雨一阵青天;下联: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蛮。堂案上供着一只硕大的鞋子。
  高梦九身穿黑色中山装,头戴礼帽,胸前口袋里露出怀表的银链子。舞台两侧站立着几个衙役,手持水火棍,但服装却改穿黑色中山装,看上去颇为滑稽。
  导演、摄影、录音等电视剧工作人员在忙碌着。
  导演: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高梦九:(抓起鞋底,猛拍案桌)呜呀呀呀……烦恼!(唱)高知县坐大堂审理疑案一有张王二家人争夺田产一张有理王有理家家有理一到底是谁有理还看本官!——本县,姓高名梦九,原本是天津卫宝坻县人氏,少年从军,跟随冯玉祥冯大帅转战南北,屡建奇功,被冯帅提拔为警卫营长。某日,部下一兵戴墨镜携妓女招摇过市,恰被冯帅瞧见,冯帅责高某治军不严。高某羞愧难当,深感辜负大帅栽培之恩,即辞职还乡。民国十九年,当年袍泽乡党韩复榘兄主席山东,三顾茅庐请高某出山,高某难却韩兄厚谊,赴鲁上任,先任省参议员,后任平原、曲阜县长,今春改任高密。此地民风刁顽,匪盗猖獗、赌博盛行、烟毒肆虐,社会治安相当糟糕。高某到任后,大刀阔斧,锐意改革,根绝匪患,提倡孝道,尤好微服私访,善断疑难案例,(悄声)当然也闹出了一些笑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圣贤就没过了吗?乡绅们送高某一副对联:一阵风一阵雨一阵青天,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蛮。写得好!好!他们还送了高某一个外号:高二鞋底!其源盖因高某好用鞋底打那些刁民泼妇的颜面也!(唱)乱世做官用重典 该野蛮时就野蛮 诡计诱杀众土匪 鞋底打出个高青天 我说伙计们
  众衙役:有——!
  高梦九:准备妥当了没有?
  众衙役:妥当了!
  高梦九:传原告被告两家上堂!
  衙役甲:传原告被告两家上堂哆——!
  陈眉抱着孩子跌跌撞撞地跑上。
  陈眉:包大人,您可要为民女做主啊——
  小狮子、蝌蚪等人陆续跟上。
  原戏中扮演张、王两家的演员也掺杂其中,混乱上场。
  导演:(气急败坏地)停!停!这是怎么回事?乱七八糟的!剧务,剧务!
  陈眉:(扑跪到大堂前)包大人,包青天,您可要为民女做主啊!
  高梦丸:本县不姓包,姓高。
  陈眉:(在孩子的哭声申)包大人哪,民女有千古奇冤,您可要秉公审理啊!
  袁腮和小表弟拉住导演,悄声地说着什么,导演连连点头。只能依稀听到袁腮说:我们公司赞助十万!
  导演走到高梦九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导演对摄影等做了个继续的手势。
  袁腮走到蝌蚪和小狮子身边对他们低声交代了几句。
  高梦九:(拿起鞋底,猛拍案桌)堂前民女听着,本官今日法外开恩,加审一案,将你的姓氏、籍贯、所诉何事、所告何人,从实讲来,若有半句虚谎,你可知道本官的规矩?
  陈眉:民女不知。
  众衙役:(齐声)呜喂——!
  高梦九:(抓起鞋底,猛拍案桌)若有半句谎言,本官就要用鞋底抽你的脸!
  陈眉:民女知道!
  陈眉:大人容禀。民女陈眉,系高密东北乡人氏。民女自幼丧母,跟随姐姐长大成人,后随姐去玩具厂打工。一场大火,烧死了民女的姐姐,又烧毁了民女的面容……
  高梦九:我说陈眉。你摘下面纱,让本县看看你的面容。
  陈眉:包大人,不能摘啊——
  高梦九:为什么不能摘?
  陈眉:戴着面纱,民女是个人;摘下面纱,民女就成鬼了。
  高梦九:我说陈眉,本官判案,是讲法律程序的。你戴着面纱,我知道你是谁啊?
  陈眉:大人,你让他们都捂着眼睛。
  高梦九:都捂上眼睛。
  陈眉:大人,您可看好了。大人啊。民女命苦啊 (放下孩子)摘下面纱,又用双手遮脸。
  高梦九对堂前示意,小狮子猛扑上去将孩子抱到怀里。
  小狮子:(哭腔)宝宝,金娃,小金娃儿。快让妈妈看看……蝌蚪,你看,金娃这是怎么啦……这个狠心的疯子,把孩子摔死了啊!
  陈眉:(一边喊叫着,一边疯狂地向小狮子扑去)我的孩子……大老爷啊,她抢了我的孩子……
  众衙役将陈眉制住。
  姑姑缓缓上场。
  蝌蚪:姑姑来了!
  小狮子:姑姑,你看看金娃是怎么啦?
  姑姑在孩子的某几个部位掐摸了凡下。孩子哭了起来。蝌蚪将一只奶瓶递给小狮子,小狮子将奶瓶喂到孩子嘴里,哭声停止。
  陈眉:大老爷啊,不要让她给我的孩子喂牛奶啊,牛奶里有毒,大老爷,我自已有奶啊……不信。我挤给您看哪,大老爷……
  陈鼻、李手上。
  陈鼻:(用拐杖捣着地)天地良心啊!天地良心啊……
  高梦九:(悲恻地)我说陈眉,你还是把脸蒙起来吧!
  陈眉:(惶恐地摸到黑纱蒙上脸)大老爷,我吓着您了吧……对不起大老爷……
  高梦九:陈眉,你的案子既然落在本官手里,本官一定要问个明白。
  陈眉:谢大老爷。
  蝌蚪、袁腮簇拥着小狮子欲走。
  高梦九:(鞋底拍案桌)不许走!本官尚未审理判决,哪个敢走!衙役们,把他们看住!
  导演对高梦九打手势、使眼色,高佯装不见。
  高梦九:民女陈眉,你口口声声说这个孩子是你的,那么我问你,孩子的父亲是谁?
  陈眉:他是个大官,大款,大贵人。
  高梦九:无论他多大的官,多大的款,多大的贵人,也应该有个名字吧?
  陈眉:民女不知道他的名字。
  高梦九:你跟他何时结婚?
  陈眉:民女没结过婚。
  高梦九:噢,非婚生子女。那你何时跟他……行过房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