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愿化身为草

时间:2013-10-24来源: 作者:林蓝天 点击:
    下雨了,没想到这里也会下雨。
    红色的尘雾弥散在空气里,让人突然想起罂粟的红色花海,如火如荼,诡异也诱惑。不知道红孩儿见了这个会作何感想,也不知孙猴子会不会大叫着跳出来:呆,何方妖怪?提起“呆”,想起了古代汉语老师,人称猪儿虫,因其长相似陋、身材短胖、爱说“书云”,故爱称“猪儿虫”,亦因其精通古代人怎么说话,怎么把之乎者也换位以达到表达其喜怒哀乐悲恐惧的各种想法,亦称“妖怪”,想想:若非千年化精万年成神,哪来如此犀利如炬之眼口。鉴于此,孙猴子恐怕也会忍不住从书里蹦出来,穿越各种钢筋水泥的阻拦,在他背后来一句:呆,妖怪哪里逃?想必他也会吓得从“虐待”我们的六楼掉或跳下去吧。
    很喜欢那种坏坏的笑容,总像露水在月光下的柔美,仿佛生命之契机悉数藏于此。许是距离产生美,那种恨与爱早已云散。三年,若我能恨三年,我想自己的喜与不喜、爱与不爱、恨与不恨,都没有容身之地。我不在意这个社会对我怎样,我之在意自己的内心是否平静、是否安定,这些年,足够成长、足够取舍、足够承担,当一切成灰,我只希望我能笑着成灰或者甘愿成灰。
    喜欢那种明媚的忧伤浸入骨子里,当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我在其间的流水中穿过,那种阳光下苦笑转身洒泪的形象已刻入脑海,一层又一层天亮说晚安,摇滚流浪伤心已成为青春中磨灭不了的印记。当我对月伤怀,轻歌曼舞洒泪几许,总想起静静河边的大树下,野草几许,光阴时空轮回,她们历经生死、见证生死,让人敬畏羡慕,更多的是恨不能与之长存于世。
    有人曾问我,最不愿意看见什么事情发生,
我说,最不愿自己比爱的人后死,那样会承担太多美好的回忆,若两相对比,会更觉凄凉无助,且因其遗言望吾长寿,日夜活于追忆之中,乃吾生大恨事,我宁愿违背了遗言与之共赴黄泉,倒也乐得生死与共、两不相欠。
    一座城池,那些疯狂忙碌黑色幽默如现实倒映在这个小镇,当我化身卡夫卡,站在城堡内时始终没能进去,当借口成为众矢之的、民谣、流行语时,借口的借口就成为天上那抹云,彻尽白天黑夜笼罩在小镇的上空。当我开始老去,我愿自己的回忆足够糟,让我有活下去创造美丽回忆的勇气,当我老去,我愿化身为草,一年一度一春秋。
作品集林蓝天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