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时代》观后感

时间:2013-07-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钱德勒 点击:
物质,在一代人心上用力地打一炮。《小时代》观后 
 
        首先声明,我是一个有庸俗价值观的人,既没有专业的评判能力,恐怕连表现出来的情怀都透露着二三线城市小年青的眼界和趣味,个别熟悉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这个名字既不是来自于那个写《漫长的告别》的孤独作家,也不是来自地球最经典的美剧《老友记》,而是谐音“钱得了”。但我还是鼓起勇气,告诉身边的朋友,甚至学历比我高品味比我好的家属,“我还非常非常《小时代》。”记得当《小时代》的第一只预告片公布时,她就半开玩笑地说:“充满了钱的味道。”事实上证明,《小时代》给我最直观最赤裸的冲击,就是钱的冲击,片子花了钱,表现了钱,是我印象中第一次如此坦率地将物质放在与灵魂相提并论的祭台上。
        我是不大爱看爱情电影或者偶像剧的,所以在《小时代》之前,我是坚决抵制那些以小清新为名横行的“MV”电影,也是坚决鄙视芒果台用鸿星尔克踩出来的偶像之路。所以,《小时代》里所谓朦胧的爱情(如果你们把原始的情欲,对肉体和皮相的好奇与亲近称之为爱情的话),所谓的姐妹友谊(如果你们把同类项合并,各取所需称之为友谊的话),是一点没有打动我的,甚至我可以说,在观看的过程中,我骨子里刻薄的那个家伙一直在吃胡子,在吐槽。未来的第一部下集甚至第二、三部必将证实我的观点:他们的爱情和友谊是不堪一击的。
       那什么是坚固甚至是永恒的呢?顾里有一句台词说得还算到位: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基本上,我认为这句台词是整个电影隐秘世界观的入口,你总得找到一个口插入吧。生而为人,我想大概是逃离不了三大困惑,首先是生的困惑,我能否活下去,靠什么活下去?我为什么而活?第二个困惑是,性的困惑,我是男是女,爱男爱女还是都爱,我要什么时候解决性冲动,怎么体面又很爽得解决?第三个困惑就是物质的困惑,我的灵魂如此孤单虚弱,要不要把所有的通道塞满物质的产品,一个包的价值是不是我青春的价值?……
        不要怪我瞎扯淡,很多华语电影基本上都是在试图讲述或者解决这三个困惑,三个一起弄,三选二,或者三选一。比如《芙蓉镇》是讲第一和第二个困惑,《活着》《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是,《1942》纯粹一些是讲第一个。有些电影表面上很装蛋,但其实就是想讲性,比如《春娇和志明》《志明和春娇》。有些电影试图讲物质的困惑,比如有一部叫《爱出色》的电影,但讲着讲着还是讲到了爱情,也就是性的困惑。《与时尚同居》有新意,讲到一些物质的困惑,但是最后回到了导演所熟悉的话题主题,我们为什么而活,是理想还是钞票?
       我是怀揣着巨大的激动看完了《小时代》,结束后像一个粉丝一样抱以尖叫和跺脚,没什么好丢人的,我的两旁都坐着两大门户网站的著名记者,有人证,我不装怂。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全新的时代可能即将到来。也就是一个“新”字,将电影与受众既定的话语环境一下子从会议室、茶坊拉到了桑拿室、SPA会所和KTV,甚至是一张床上。我们既要看到导演郭敬明,小四毫不掩饰的情欲和物欲,也应该看到我们的情欲与物欲何曾少了多少。
        我们80后还是压抑的,是被体制所抛弃却时不时渴求体制怜惜的小尾巴,而我是在最近几年发现90后是非常可爱的一个群体,他们不知道顾城也不知道舒婷,不听崔健也不听罗大佑。不得不说,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生不是问题,物质还是极大丰富的,为什么而活,也不困扰他们,因为他们所受的教育就是enjoy  today;至于性,当我听说某大学男生宿舍下,一个男孩子向另一个男孩子求恋并得到默许接吻时,你们会认为性对他们来说是枷锁,还是一颗大大泡泡糖吗?
      唯一可能的困惑就是物质的困惑。《小时代》里其实说的很多,信息量很大,电影一开始用林萧的独白展示了四个女孩子的现状,富二代、里弄女孩、绿茶女孩和彻头彻尾的女屌丝,她们四个人选择成为朋友,统一的价值观没有那么高尚,简单来说就是:过上好日子,有一个hot的男友(哪怕男友是装逼狂,是神经病、甚至有点娘炮,都没关系)。这四个女孩子的伪装是不能够掩饰她们与生俱来的欲望,对物质的认可和亲近。所以,你会看到一些传统眼光下匪夷所思的细节:失恋受伤后只要能穿上顾里的名牌衣服就释然了,并且获得了巨大的力量;顾里明明就是要计算与男友的价码,你给我买了多少东西,我买给你多少东西;还有那个绿茶妹子(懒得百度角色名),在电影的后半部分明就开始弥散出一些腹黑的气质,我出身穷是硬伤,我更加不能输;还有林萧,或许是最纠结最困惑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获得的都是平庸,包括男友也是,在被集体意识推进疯狂地接近最华丽的舞池同时,她却要迷失自己,什么才是快乐————所以,我觉得她扮演的是我们,80后。
      我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对他的了解来自于媒体的报道,基本上我现在越来越欣赏他了,他聪明地架构了自己的强大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重新规划了游戏规则,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他与物质的关系(或者肤浅的说那些名牌吧)大体经历的过程是:崇拜,混乱的接受,有一些了解,最后是玩弄于鼓掌之间。基本上,这也是我们中很多人所经历的过程。在前小时代,我记得青春期里,我们中学有一个人是佐丹奴控,全身都穿的是这个牌子,而这个女孩子成为公敌,特别是她死活不穿校服,宁可被老师认定是坏女孩而弃之不管时,我和我的同学们与她划清界限,但内心未尝不渴望那个叫佐丹奴的世界。
      《小时代》最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对物质的玩弄感,这显然是一个高富帅(生理上未必是,但心理优势上绝对是)的幽默感,导演是上帝视角,看着男孩女孩如何为物质争破头,林萧面试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场景。他甚至玩弄了自己的过去,那个专栏作家其实是他的过去,一个刚刚爆红但还没有话语权的郭敬明,而宫洺才是最贴近郭敬明的,一个华丽世界的霸主。据说,周崇光是宫的弟弟(后母与前夫所生),兄弟俩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郭敬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