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六十章 人
第六十章 人



更新日期:2014-02-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此时,一阵轰轰轰的声响,在庄子附近响起,仿佛是阴天里的霹雳,或是撞击山体的沉闷响声,几乎庄子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场并不大的轰响。人们的反响并不强烈,最多只是还留在庄里的几个孩童出门好奇的看看,随后便又没事人一样的倒退回去关紧大门了。
 
  连栖把司世传唤过来,说:“这里以前经常发生类似刚才的‘天灾’吗?我看庄里的其他邻居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过大的影响。”
 
  司世答道:“是的,主人。这件事正是我不久前刚刚调查的,据说是在五年前,那座本就矗立在庄外的高达千丈的陶然峰,被一位身着皇服的神秘人收走之后的第二天,便出现了类似的轰响。这声音真像是陶然峰从底部炸开了一样,震耳欲聋。
 
  “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甚至有人说这是末世之兆,而当正处于极其紧张和惶恐的人群,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危险言论挑唆?于是整个庄子——连带着数千里其他附近的几乎所有真正听到这道轰响或是得到消息的庄园、府宅内都是一阵疯狂的喧哗与混乱,人们叫嚷着逃离了这个据说是魔鬼居住的可怕的地域。
 
  “可是在一天后,此时轰响早已经平息了,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停的,总之当几名特别胆大的人冒着巨大的危险无畏的潜回来时——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几人当时的举动是胆大无畏的象征,不过有些人说那几个不过是回来取一些舍不得的古董或是金银罢了,但这些话被当做错误的嫉妒的言论被人所抗拒。
 
  “于是到后来,谁也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样的了——这几个勇敢的人潜回来时,发现这个庄子竟丝毫没有在那场灾难中受损。所有的东西都完好着,因为他们的珠宝中没有遗失一毫。人们相信了这几个人的言论,抑或许是相信了这几人惊喜的表情,总之,人们都不再逃避,都回来了。”
 
  连栖说,“我想,他们后来或许是得到了什么令人振奋的好处吧?”
 
  司世道:“主人所言极是。头一批回来的这些人都证实了确实并没有什么东西损耗。于是所有人都放宽心了。可是还有少数人说,当时所有人的桌上都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些金子的,而之所以后面回来的人们没看到,只是因为那些本属于自己的金子被第一批回来的人私吞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言,仆不知真假,但的确有些道理,便讲与您听。而且,虽然这个明显危害众人团结的危险言论后来终于被截止了,但是这庄子自那以后越来越富倒是真的。即使那些第一批的人曾经因为某些特殊的不为人知的隐秘原因而起过内讧,也是没有人愿意相信那个不知所谓的言论了,他们可不想为了一句话而得罪那些现在已经庄上有名望的人,从而使自己的财产流失。
 
  “人们便这样平静的生活了一段时间,不过五年后,那场奇怪的声响又出现了。虽然比上次声音小些,不过人们也确实再次被吓了一跳。不过有了上次的事情,人们显然承受能力大大增强,所以还有近十人留在了庄里,其他人当然是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忍不住强烈的恐惧而逃离了出去。这次当然也没有损失,不过金子倒是确实出现了,且每户出现的一样多。这真是令人惊叹!奇妙的事情啊!
 
  “在这之后,每隔五年,便会有一次类似的事情发生,而且因为声响也越来越小的缘故,人们自然也由先前的不知所措转成正常心绪了。甚至在刚才,几乎没有多少人流露出惊讶的情绪。”
 
  连栖摸了摸下巴,“果真很奇妙。”
 
  司世道:“主人,的确如此,仆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感到不可思议,毕竟这件事也太离奇了些。”
 
  连栖道:“可知道响声发出的位置?”
 
  司世道:“多半是在陶然峰那一带,毕竟这些怪事是在陶然峰消失之后才逐渐出现的。”
 
  连栖道:“那他们的谈论中,可曾经仔细描述过那个神秘人士的相貌?你刚才说,那人是身着皇服,难道是皇族中的一员?”
 
  司世道:“有关那人外貌的详细描述似乎是有的,不过多半只是传闻,失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连栖微笑了一下,说:“没关系,你先讲讲这些传闻吧。”
 
  司世躬身道:“是,主人。说来不可思议,那个人似乎是会传闻中的飞行之术,因为有些见证人说他取那座体积惊人的陶然峰时,便是在高空中,掏出一样什么东西,把陶然峰这座千丈高的庞然大物给收取走了。虽然对方身处高空,但其衣服颜色太过鲜明,倒也没人敢于忽视的。而其上绣着的——虽然过去了许多年,而且位于高空不好估计——但据显存的几位见证者讨论之后,一致认为那衣服上绣着的多半是皇家之人所特有的金龙模样。”
 
  连栖说:“会飞,有收取大山的宝物,衣上绣有金龙?除过这几样,还有其他特征吗?”
 
  司世道:“其他便有些平淡了。据说,那人是长着一副络腮胡子,身材高大,面目英武,双目明亮,而且似乎说话的语气略有高傲姿态——这是在那人落到地面上时,众人看见后所能回忆起的所有特征了。”
 
  连栖说:“他是否说了自己出身?”
 
  司世道:“这倒没有,至少那些见证人都说想不起来那人有说过这样的话。”
 
  连栖说:“当时来的只有他一个人过来,对吗?”
 
  司世道:“据那些人所说,是这样的。”
 
  连栖笑了:“那人是不是看起来很年轻?”
 
  司世回忆了一下道:“嗯,您没说错,那个身着皇服的人,据在场人的估计,不超过二十岁。”不过他不敢问到底连栖是为何知道的,虽然心里十分好奇。
 
  连栖道:“司世,你的消息对我很有用。”
 
  司世听到此言,顿时喜不自胜,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只是寻常的一个打探便换来了主子的夸奖,实在是出乎意料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