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五十九章 传教
第五十九章 传教



更新日期:2014-02-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其他人恭敬的行礼,表示受教。
 
  在一伙年轻人中,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显然有着超常的地位,他是其他几个年轻人的父亲。
 
  中年人说:“连兄所言甚是,不过我们若是遇到无法对抗的人,或许还真是很难办的。请您指点。”
 
  连栖说,“失败从来都不是光荣的,只有顽固的不思进取的人才这样想。很多人都这样说,但是他们没有成功。只有被成功映照着的失败史才是好的。”
 
  中年人拜谢道:“您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自己先前并没有取得想要成就的原因了,我会遵照您的指示,尽力去做。”
 
  连栖摇摇头,说:“每句话就像每种人一样,都有一定的缺陷和不适用的地方。”
 
  中年人略想道:“在下明白了。”
 
  ……
 
  连栖走出这座院子时,司世正在门外候着。
 
  连栖微招手,司世顿时跟上。
 
  连栖说:“你见着了吗?”
 
  司世疑惑的说:“主人是指?”
 
  连栖说:“那家人。”
 
  司世毫不犹豫的说:“仆并不知主人所言,不过那家人倒是并没有见到。”
 
  连栖点点头道:“既然是这样,很好,我想你大概已经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司世道:“仆知,也不知,请主人饶恕。”
 
  连栖微笑道: “这般滑舌,不去做凌淑子实在太可惜了。”
 
  司世道:“虽然如此,但仆确实不能如意了,因为仆并无那等殊荣,主人恕罪。”
 
  连栖道:“委实不若你说的这么严重,不过小心些还是可以的。”
 
  司世自然毫无异议。
 
  自从连栖搬到这庄子里,每天便有不少人来拜访,男人,女人,还有孩子。这其中有本地的商人,有外地的商人,当然还有一些懒汉以及爱慕虚荣且喜欢看热闹的人。
 
  连栖当然不会去整天应付这些闲人,不过不知为何,素来喜欢清闲的他,竟对一些同样总是打扰他清静的求教人来者不拒,而且表示强烈的欢迎态度。
 
  到最后,他甚至答应其中一些人的邀请,亲自去对方家里传道去了,这件事若让所有认识或是略微了解连栖性情的人知晓,多半会大跌眼镜。
 
  不过所有的人的看法都改变不了连栖一丝一毫,他依然在坚持着帮助这些富人,以期使他们变得更富。
 
  连栖有这种近似大发善心的举动已经超过三个月了,他似乎确实只是在诚心的帮助这些人,或许也可能是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尽管连栖只是在私下里对这些遇到挫折的人施以援手,他已在尽力的遏制自己声名的传播,因为他并不喜欢大批大批的来访者,他不喜欢总是聒噪的人群。可是他无法阻止自己的善心所造成的影响,他无法阻止那些受了他帮助而获得利益的人在朋友面前称赞或感谢他。
 
  或者说是他不愿阻止,谁知道呢?
 
  不过有更多慕名而来的客人出现在连栖所待着的这座庄园外,这倒是真的。而且该如何面对这些热情而数量庞大的客人,也成了司世和其他手下人头疼的事情。
 
  连栖在办完一件较为紧急的事情后,刚一回来,便见到这群客人(其中多半是年轻人),他自然表现出了作为主人的些许惊讶——或者说是惊喜,和更多成分的欢迎与热情款待。
 
  他讲了一些话,随意而又易懂。由于他本身便是出身富贵人家,而且不是懒散子弟,所以对于创造财富这一方面懂得颇多。
 
  他并没有表现出类似自负的情绪,但他身上依然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息,这是骨子里带来的——而这更是让所有听过他的事迹或有幸见过他本人的女子所倾心的一大原因。
 
  客人们回去了,带着满意的答复。
 
  他们想,或许传闻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能使人信服,因为这位伟大到近乎完美的人,是比传闻中更高尚,更善良,更智慧的。
 
  他不仅有着上天赐予的绝好的天赋与容貌,而且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创造力掌握了巨大的财富,他是经过努力才得到现在拥有的一切,他不自负,不矫揉做作,他拥有人类史上最为高尚的情感——即奉献精神,他拥有良好的品德和良好的风度,他给所有人带来如沐春风的温暖和至高的利益。
 
  他是世界上最值得人们赞美的伟大人物之一。所有人都该敬佩他,仰慕他。
 
  ……
 
  然而我们这位被暗地里称赞为伟大人物的主人公,却对其他人的赞美毫不知情。不仅如此,他好像还没有流露出一点想知道的意思。就算他知道了,也多半是不会接受这样自认过大的殊荣的,或许他会说自己最多只是一位“理论家”,当然这样的谦虚之言,所有人也不会理解错的。
 
  虽然冬季快要过去了,但还是有些冷的,特别是在温熙的阳光完全抵不住寒风的情况下。
 
  连栖在房里练字,他手里的毛笔就像雪瑕一样灵活的在莹白的宣纸上留下一道道龙飞凤舞的漂亮的墨迹。
 
  他的字体很美,很漂亮,但是又带着几丝锋利的寒芒,一如他的剑。
 
  这天早晨刚起,连栖便开始练字,练练练!就如同练剑一样疯狂。
 
  或许正是因为他的疯狂,才造就了他的足以令人惊叹的丰功伟绩。
 
  待到房里那道每隔三个时辰便需添一次的细沉香,再次被添加两次后,连栖终于从笔墨中抬起头来。
 
  桌上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两大摞白宣,上面满是漂亮的字画。
 
  说起来,连栖的字体不仅不同寻常,而且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因为他把剑意、笔顺、和画章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每一个字,都是一把极顶的漂亮的剑!
 
  “武学上的成就,我或许已经达到最高了,”连栖把那些稿纸全都付之一炬的同时想着,“不过还有更深的层次,我还得钻研一阵子。而且,这字不过是一两周没练,水平便降低了这么多。我不是追求完美的人,但是我不允许非常明显的且还可以避免的错误继续存在。这与我的原则相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