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五十七章 逃亡
第五十七章 逃亡



更新日期:2014-01-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女子嫣然一笑,还未等这两个蠢货露出开心的表情,便单手一抬,那两人的躯体被硬生生捏到粉尘大小,她将其尽数收入一个看似寻常的衣袋里,随即这女子的身影便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六十里外的一片竹林中,女子在黑暗里重新现出身形,夜色的侵袭似乎并未对她的视力造成任何影响,她的服装颜色与黑夜融为一体,除非是视力极好的异人,否则平常人绝对看不出其颜色,甚至多半高手连这位女子的身形都很难视到。
 
  女子盘地而坐了半晌,突然她仿佛被巨大的酷寒袭中一般,其身影不正常的但又痛苦至极的轻颤起来,且颤抖的幅度愈来愈剧烈,一会儿后,她甚至连打坐的姿势都无法维持了,滚到了地上,继续痉挛。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女子才停止了颤抖,她把口袋里的什么东西粘在手指尖并放到唇上,如果是在白天,并且有一位幸运的旁观者能看到一幕,他一定会发现这女子指尖上的东西竟是一些极小的白色粉末状的微尘,而且数量极少。不过女子在服用了这些神秘良药之后,显然情形好多了,并且面上的血色也开始恢复过来,当然这一切在黑暗里是不会被人所注意到的。
 
  不过在这位女子刚想再次打坐调息时,却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而这对她是至关重要的。她袖子一转,便想消散身形,但在这过程当中,即是她快要成功的这一秒——或是比这时间更短,她的消散的身体竟受到什么外界不抗的阻力一般又回归了二分之一,并在不断延展,她竟然功亏一篑了!
 
  女子心里焦急同时怒火燃烧,她想,这些可恶的人类竟然在这竹林里也布下了什么狗屁阵法,连她的虚空转移术都无法施行了,这破烂阵法啊!她真想把所有的竹子全砍掉,然后她现在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可惜她已经没有时间了!而砍竹子更是需要宝贵的时间的!她能清晰的感应到危险,有一群人,一群身上带着强烈的危险气息的人,正在以可怕的速度向她这边冲过来。她很清楚那些人的身份,所以不信天命的她从来没想过要产生与那些人硬抗硬的愚蠢想法,她开始想逃的办法了,她边逃便想。
 
  两边的竹影模糊的后退,女子的速度已经快到恐怖,她在飞快逃亡的同时也用尽可能快的速度砍掉那些挡了她道路的竹子,“直线最短,只要我从一个方向走,就一定能冲出去。”她的声音刚一发出,就被快风卷走了。可是这片竹林竟是前所未有的大,女子已经逃亡了整整一分钟了,却连竹林的边缘都没看见,在战斗中,一秒都是致命的,更何况漫长之极的一分钟!女子心急如焚,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加速的冲,冲,冲!她身边一丈内所有的竹子都飞快的倒下,像是被某种锐利但却无形的武器割中了一般。
 
  很快的,女子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严重威胁着她,她想:“我的速度,几乎是族里最快的,不可能在一分钟内还走不出一座凡俗界的普通林子。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座林子太大了,被那伙人所控制,而既然如此,那这座林子定然已被布下了法阵,正如我所看到的,他们已经设了控制人身形灵活以及反制快移类法术的大阵,就在这座林子里。可是我竟然没有想到,他们可以布下一座法阵,就还可以布下另一座,天!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我想我这次真是要把命交代在这里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没有先想到!而且,那一座一定是幻阵了,可恶的幻阵!如果我的猜测正确,那么那些人应该早就到了,我的绝望的逃亡只不过是被当成一出绝妙的马戏所欣赏而已,他们已经来了,已经来了!就在我的周围,我所不知道的地方隐匿着,直到等着我无意间露出什么破绽,然后给予我致命的一击!我不能再采用原先的办法了,我必须另想办法!”
 
  她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便不再去费心砍竹了,因为这样费时费力,而且还有微小但却致命的妨碍作用,她打算迎战。
 
  女子把袖里所有的武器都收置好,手里扣上了两只大转盘一样的东西,她的行动并没有停止,她在向最可能是生门的地方逃跑的同时也听到一阵轻微的近乎于无的风声,她惊讶又茫然,但并没有不知所措,她将手中一只“转盘”向风来时的去处扔过去,没有击中什么人,因为那人已经移开了,但是转盘飞过去时经过的那片竹子却在眨眼间化成了一股黑灰,无力的散落在地上。
 
  女子听到一个人说:“顽固的魂灵啊,服输吧,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忠告。”同时,她看见的身遭出现了几条细腻的被夜染成深色的线,她知道这是某张巨大的仿若漫天无际的大网的一部分,而且多半还是专门针对她的,她对此事感到愤怒。
 
  女子说道:“可恶的人类,你们真以为……”她话还未说完,便向旁边跳去,同时一根闪着暗光的巨大长箭从她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冲了过去,又在受到某个人的指令后,向女子所在方位反折回来,女子仓皇的躲藏。
 
  “可恶的人类,可恶的法术,可恶的丑恶的灵魂!”女子不顾仪态的咒骂,在狼狈的上蹿下跳的同时把另一只转盘飞了出去。
 
  转盘还未发出什么威力,便被一个在空中出现的人徒手拦下,捏在手里,略一使劲,那转盘便碎成了粉末。
 
  女子看到这一幕,顿觉心寒。
 
  她不甘愿死在这里,她不甘愿被敌手所败,最重要的是,她清楚这群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会怎样处理她,她的下场将是极为悲惨的。她知道打破别人的规则对于一群好战如命的疯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自己若是被擒住,将要遭受极大的酷刑,而且与她有关联的人的命也更无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