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五十六章 女子
第五十六章 女子



更新日期:2014-0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不过这位年仅二十三的天才少爷的脸实在很难恭维,不过在诸位聪明、口才伶俐且另有求于其的来客眼中,这件事情可是能够完全忽略的毫微之事,哪能挂在心上!否则不是显得他们自己没肚量嘛!
 
  于是众人竭尽全力的赞美,几乎是要把所有的美妙词语,一切听过的华丽辞藻都砸在了这位可敬又可爱的尊贵的少爷身上,而由于这位少爷被众人的话语所赞美的白玉无瑕,后来的人们不得不因没有抢个好机会把自己的曾经听说过的某个优美的正适合于此时,却已被人抢先说出的词语捞回来。
 
  这位少爷的优点太过出众,正是因此,所以人们的赞美的绝对不会被认为是虚伪的恭维的表情从而变得激愤而又情不自禁,这使得这位被人称作是年幼的少爷身旁那位弱柳扶风的不知是侍妾还是女婢的美丽女子,把那位比她自己还要长得娇弱的贵公子扶了一把,以免其在激动的众人中不堪重任而晕倒过去。
 
  这位年纪明显有些偏大的却被称作“年轻的少爷”的人语气真挚的说:“多谢诸位恭贺,流雪感激不尽!”他自认为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谦虚与谨慎,只是忘记了掩藏自己自负的目光。
 
  诸人面上都展现着最为真诚的微笑,他们为得到这位传说中的天才亲自的——尽管伪装是不成功的,但是很显然的,并没有人愿意注意到这一点,他们认为这是人之常情,完全不需避免,虽不成为荣幸,但却绝对担不上罪恶的名号——他们自认得到了与这位天才亲自谈话的殊荣,便浮现出几丝奇怪的自豪之色来,但又用比这情绪出现的更快的速度将其隐去,只留下自己愿意展示的谦逊和恭维神态。
 
  ……
 
  连栖又到他那间密室里去了,临前吩咐任何人不准去打扰他,——其实即便他不这样说,其他人也是这样做的,不过连栖既然慎重的讲出这条命令,其他人自然也意识到今日之事不同以往,自然神态更为恭敬的遵命。这一天连栖待的时间特别久,几乎是超过了常例,这件事情甚至差点让他的贴身仆人司世以为连栖出了什么事,直到他亲眼看着连栖完好无损的从密室里出来。
 
  连栖说:“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等候如此之久。”
 
  司世道:“您可莫要如此说,这本就是仆的职责。”
 
  连栖微微一笑道:“我想对你——起来吧,司世。请注意,我现在是以一个朋友而不是主人的身份来向你道歉的,所以你尽可全无愧疚的接受我的歉意,虽然让你在这个寒冷的大厅里等候如此之久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的行为的确构成了过错,而且是对你切切实实的伤害,这倒是我并没有想到的。”
 
  司世自从连栖开口,便一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他道:“我只是担心您,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请原谅我,主人,仆这句话冒犯了您,但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只是想讲明白您完全不必为了这件小事而心存不安,因为作为您的忠诚的仆人,我绝不认为自己做了应做的事情,便是值得骄傲的。”
 
  连栖说:“不要这样想,司世,虽然我们的身份不同,但我想我能理解你现在与其说是推诿不如说是惊慌的感受,你一定是认为我在试探你的忠心吧?不!不要这样想,这样的想法,不能说完全错误,但若说起加深我们之间误解的可能性倒是极高的。要知道误解将变为隔阂,而隔阂会导致许许多多的我们都不愿意应付的新问题。”
 
  司世默默无言:“主人,我倒是没想到这么多,不过您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错不了,仆以后定然加倍改正,以期使您口中的噩梦不要实现。”
 
  连栖说:“走吧,我想我们现在或许还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办理。”
 
  司世自是跟上。
 
  ……
 
  夜是萧寂的,无声的,冷清的。
 
  两个人在街上对饮,他们就像是被抛弃的那样,穿着古里古怪的稀奇花哨但却不足以蔽体的衣服,手里拿着的酒瓶子或许也不是什么好货。
 
  他们痛快的畅饮,就像是得了人生极乐一般放声大笑,随后竟又大哭起来。
 
  一阵阵铃铛摇晃的声音从风里传来,两个做贼一般的人从酒醉乡里惊醒。
 
  一个人,从深巷里走出来。
 
  那个人,身着紫红色泽的妖艳的服装,这种颜色少有人穿,面上蒙着一块纱布,看样子竟是个女子。
 
  那两个刚刚被吓得一身冷汗的人,看到这位神秘气息的来客,原来不是什么无法预料的生物,便放心下了。顿时停下了本打算逃遁的脚步。
 
  女子说:“神派我来指使您的灵魂,您,哦,是您们两人,可愿意?”
 
  那两个醉鬼把摇摇晃晃的脑袋再次摇了摇,在确定了有人对他们说话之后,其中一人酒气未褪的吆喝道:“什……什么呀!愿不愿意可不是你做主的……咦!”他走近了那人一看,对身旁的醉鬼说:“咦!还是个美人儿呀!今天我们福气不小。”身旁那位仁兄同样脑子不清醒,他迎合着说:“是啊是啊,早知道就不喝这么多的酒了……”他奋力晃了一下头,“看人都看不清了,那岂不是会少了……会少了很多趣味啊!你说……我说的对吗?”
 
  “对!”这句话不是他的伙伴回答的,这样冷冷的嗓音他的那位醉醺醺的朋友可无法展示出来。
 
  紫红服装的女子走近这个人说:“对极了!我的朋友,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说过这种话了。不过我为了犒劳你,或许还得付出点代价才行。”
 
  那个醉鬼说:“代价……是真的吗?”
 
  女子说:“是假的,不过我可以把它变成真的……你想要吗?”
 
  还未等这人搭腔,后边的那人便开口了,此时他已到了这女子跟前,方一扫见这女子相貌,便眼睛一亮,顿时头也不晕了,腰也不疼了,脊椎杆儿也挺直了,就好像是某位有气质的贵族一样(或许是他自以为的),他说:“想,想啊,美人儿,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