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八章 散功
第二十八章 散功



更新日期:2013-10-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出乎慕容杜荷的预料,这天竟是风平浪静的。
 
  寿宴要摆七天,而今日只是刚刚开始,所以,变数很多。他还需多多谨慎才是。慕容杜荷躺在雪津宫内一座宫殿里的床上暗暗想道。
 
  本来以他的性子,既然是早就知道这里有很多不安全的因素,便不会在这里过多停留了。他本是今日要走的,没想到却发生了一件他所未预料的大事。
 
  那便是,他的功力竟是突然间散了大半。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没了功力,那都是活不了多久的人。
 
  他的身份已经被人们所知晓了,若是他的内力散失这件事情被暴露出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在这里可是见到了至少五六位以前结下的仇家,根本不会有谈拢的可能。他毕竟是那些人是有弥天大仇的。
 
  而且,现在离去,就更是不行了,因为他以前太过高调,所以这次他的不少仇家很可能会借此机会,联合在一起,要与他比武一番的。说是比武,其实便是生死斗,慕容杜荷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够在死斗后活下来。
 
  毕竟他即便以前功力再强,但现在没有也是枉然,他总不能永远装着吧。只是包不住火的,到时他的消息一旦传出,他会死的更惨。
 
  当然慕容杜荷曾身经百战,对付江湖上所谓的那些武林高手还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但若是碰上真正的奇人,恐怕一定是眨眼间就被灭了,还手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而且,这回此地还很有可能那些人也会出现,这怎能让他不心慌!以前武功全盛时,便是胜率极低的,现在功力都没了,肯定是死绝了。
 
  他在一段时间的惊慌之后,情绪终于渐渐平静了一点。他开始思考散功的原因了,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事,才使他现在的状况如此糟糕。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府吟居来,上山,吃饭,在殿里歇息。似乎并无什么不妥之处,而且那饭是他还未散功之时亲自检验过的,绝对没毒。至于当时与他在一起的其他人,就更没有能力伤害当时的他了。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慕容杜荷思索了一会儿,猛地灵光一闪,心内道:“我怎会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呢?没错的,一定是这样……”他静声了一会,仔细听了听,外面并没有什么人,这才放宽心的从袖里取出一物来,置于眼前。
 
  他虽是功散了,但常年练就的听力却未受影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慕容杜荷苦中作乐的想道。
 
  他从袖里取出的物品是两个罗盘,一金一银。真是他委托好友王漪闻打制的那两个卜算用的罗盘。
 
  慕容杜荷终于想起了,他在来之时卜算的一幕。虽是当时的事情还记得一清二楚,却差点忘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那便是他千算万算,算到了今日来此会遭遇的事情,却独独没算出他本身。
 
  卜算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成功的卜算,则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很显然的,他这次是算成功了,他算出了这次来此地会很危险,但他还是来了,因为虽然有危险,但他可不一定出事,相反,他若是挨过了这一劫,就很有可能得到一项天大的机缘的,他有极大的把握使自己的功力借此上升一大台阶。
 
  这样明显利大于弊的好事,除了在此地,还能往哪里找去!而且他即便这次不来,将来也大概是逃不过这一劫的,而那时的危险他是极有可能抗不过的。所以他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即便知道这里也有一些不安全因素,但他还是决定来这边一回了。
 
  他倒是想见识见识,那些能让他甘愿俯首的是何方神圣!
 
  可现在他恐怕是真的落入最不想见到的困境里了,这真是糟糕透顶的情况!
 
  他先前想过各种各样的外界因素,却唯独没有想到他自己。
 
  他已经失败了,亦或是他从来都没有走出命运的盘算。
 
  这世上又有谁能真正的脱出世外呢?
 
  他若是没有进行那次卜算,便不会真的失了功力,更不会来此地。可是他若不算,又怎会知道此地有着这般大的风险,亦或是,机缘?
 
  他算出的是自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里,是不是,这个内因便是他的卜算所遭来的反噬呢?
 
  他若没算,是不是便不会有这次的事情发生了?亦或是他又会在另一处遭一劫?
 
  慕容杜荷顿觉头疼,真是一个极大的怪圈子,恐怕他是走不出去了。
 
  不过说起来,他若是本就没有功力,恐怕他现在早就吐血身亡了,毕竟那卜算所带来的反噬可不是说笑的事情!
 
  也幸的他本就实力较强,所以在这次意外---或者说是他未算出的事实里,存活到现在。
 
  但是他或许真的该担忧一下他的自身状况了。
 
  功力散失,对于寻常人来说,自然是天大的事情,是会毁掉一辈子的。
 
  但慕容杜荷身上却不存在这样的事情。虽然功力散失于他一样是个麻烦,但也只是麻烦一些罢了,并不是不可恢复的。
 
  只要多花些时间即可做到了。
 
  但是,他现在最缺的便是时间!这件他以前从来没有担忧过的,一直被他忽视过的珍贵事物!
 
  他要恢复功力,有很多种方法,其中最稳妥,也最有效的便是从头修炼,只是需要三五年便可将他这几十年的内力补回来了。
 
  但是,他现在可没有三五年的时间,莫说三五年了,恐怕连三五天都是极大的问题!
 
  当然,他若是能外出一趟,便可回去府里,把那套功法翻出来,修炼一遍也是可以快速恢复功力的,甚至比他打坐练功还要快上许多。因为那是专门可以强行吸取别人内力的邪功,他当初从一强劲对手上抢过来的。
 
  虽然他以前对此功看不上眼,但于现在的他而言,那可是他最需要的东西了!
 
  偏偏他现在是不能出宫的,他记得这里宴会上的规矩,所有离宫的客人里,凡是武林上比较出名的,似乎都要与那天山原比武一回的,因为那些宫人,为了讨好天山原,一定会找他去与其略比一番的,若是换做以前的他,自然是不会管那些人的,但他现在不能这么做。
 
  慕容杜荷可不觉得自己能走运的安然离开。恐怕他刚一与其比试,便暴露了。
 
  到时他的那些仇家绝对不会手软的,所以他的下场好不了,慕容杜荷还想多活些年岁呢,所以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放弃了立即离宫的想法。
 
  至于他偷偷出去,就更是闲的可疑了,毕竟以他的性子,光明正大的走出去才正常。到时他绝对逃不过这一劫的。
 
  所以他现在只有一种方法了,那便是---服用丹药!
 
  他手里别的丹药,或许是没有,但是,能够增长功力的还是在这十来年里,搜罗过许多的,至少他现在身上便有十来种。
 
  而且都是那些被别处人眼馋的珍贵药品。
 
  但是他的信心是放在另一项事物中的。
 
  那便是,张道奎曾送予他的那瓶丹药。
 
  虽然是解毒丹,但慕容杜荷相信,此丹在恢复功力上,一定是比他的那些“圣药”的药效至少强了好几倍不止。
 
  他仔细思虑了一下,确定他现在的状况的确不适宜再次卜算之后,终于放弃了取巧的方法,把罗盘重新装入袖里。
 
  他转而又取出另外一个小瓶子来,幸好他这瓶丹药从未离身,否则今天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慕容杜荷打开瓶子,取出一颗莹白的丹药来并吞下,顿时一股冰寒之气席卷全身,慕容杜荷大喜,果然此丹是有效用的。
 
  几乎与此同时,那股冰寒却转成了温暖的气息。
 
  他不敢浪费药力的把瓶子盖好,塞进怀里,便迅速打坐起来,争取早日炼化药力,从而使功力多恢复几许。
 
  一夜过去了,慕容杜荷睁开眼睛,神光充盈,看来是恢复了一些,他面上也是露出一丝喜色来。
 
  他的功力竟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恢复了以往的十分之一还多,他估计若再给他十天时间,绝对能把功力尽数恢复,甚至还可能比以往更强一些!
 
  正在这时,却听得门外隐隐有脚步声传来,步履虚浮,但似乎还是朝他这个方向来的。
 
  他匆忙理了理衣袍,便走上前去打开了门。
 
  原来是那位他昨天见过的衣着古怪的男子,至列。
 
  至列看到慕容杜荷开门似乎也有些愕然,但马上就恢复正常的向慕容杜荷拱了拱手道:“想不到慕容道友起的这么早,不过这样也好,在下还有一些事情想与道友谈谈的,只是不知慕容兄是否愿给我这个机会。”
 
  慕容杜荷笑了笑道:“这是说的哪里话,至兄今日来了,在下还未及欢迎,本就有些心怀愧疚了。况且至兄能如此做,已是对在下此番行为的谅解了,在下自然是乐意之至的。”他面上笑容满面,但天知道,他有多想把眼前这人,一脚踹飞!
 
  至列倒是没有看到慕容杜荷的面上有什么苦大仇深的神色,他还以为慕容杜荷真的很欢迎他呢,于是便很高兴的说道:“在下并未看错,慕容道友果真是爽快人!既然如此,那道友绝不介意我俩进屋一叙吧!”
 
  慕容杜荷道:“当然不会!”于是他便对至列做了个“阁下先请”的手势。
 
  至列笑着进了屋,慕容杜荷看着他的笑容,有些郁闷起来了。
 
  慕容杜荷为其倒了茶,便分主宾的落座。
 
  两人各喝了杯茶后,慕容杜荷才慢慢地道:“不知至兄这次来,所谓何事?现在可以说了吧。”他可不认为,对方这么一脸着急的大清早便跑过来,只是为了和他聊会儿天的。
 
  至列微微摇头道:“慕容道友,此事不急,谈事情前,我先与你看一样东西,不知可好?”
 
  慕容杜荷面露一丝好奇之色的道:“哦?能让至兄如此认真对待的事物,必不是凡品了,却不知究竟是何物?”
 
  至列神秘的一笑,从袖里取出一物来,摆在桌上。
 
  慕容杜荷见了那物品,一时竟有些目瞪口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