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二十九章 七月门
第二十九章 七月门



更新日期:2013-10-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桌上的是一本书,书面微微泛黄。
 
  这倒也没什么奇异的,但是,那本书上的几个小字却吸引住了慕容杜荷的视线。
 
  “昭仙诀”
 
  慕容杜荷以前未见过这本书,但并不表示他就未听说过。
 
  慕容杜荷把视线从书面上挪移开来道:“至兄拿出此物是?”
 
  至列感叹道:“慕容道友只要想,便可轻易获得无量前途啊。”
 
  慕容杜荷心内一沉,难道真的碰上这种事情了吗?他以前可是尽量避免了的。
 
  至列又接着说道:“看慕容道友的模样,似乎还不甚明白,也罢,就让区区为您免费解说一二。”
 
  慕容杜荷笑了笑道:“若真是如此,在下还真得多烦劳至兄一回了。”只是细看之下他的笑容似乎有些勉强。
 
  当初他受那人指点那几天,就被明确告知了那个世界的些许事情,其中是弊大于利的。那人曾随意间告诫他最好不要去那里,因为只要不改变命格,他完全可保慕容杜荷安然九世的,而且还多是人上人之类的存在。
 
  慕容杜荷知道那人是为他好,而且他内心深处也是赞同这一做法的。
 
  因为既然能好好活着,又为什么去那不安全的地方?
 
  所以他若是可以,自然一万个不想踏入这个层次。
 
  说他懦弱也好,说他不见大世面也罢,总之,能保的性命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慕容杜荷暗想道。
 
  此时至列说道:“这昭仙诀是我门基础功法之一,不怕道友笑话,在下的身份实在太过寒酸,无甚值钱的家当,似乎也只有这本书,才是唯一能证明我是门内弟子的物件了。”
 
  慕容杜荷暗道,你证不证明也和我是没有关系的啊。
 
  但他面上还是点了点头,似是默认了至列的言语。只是又转而提道:“却不知至兄是哪一大门派的子弟?我似乎未曾听阁下讲过的。”
 
  至列道:“嘿嘿,其实道友不说此事,我也是正要谈及的。在下是七月门的一普通弟子,不过这次倒是被分出来历练了。”
 
  慕容杜荷道:“原来如此,看来至兄此话似乎也是谦虚之言了。在下虽对此行不大懂,但也知道,寻常弟子是绝不会有这等历练的良机的。”
 
  慕容杜荷自然对七月门是什么,完全没有概念。但是听至列那语气,似乎还很以为此门弟子而自豪的样子,所以他自然是尽捡着好话讲了,毕竟赞美的话人人都爱的。
 
  至列道:“哪里哪里,不过在下这次出行,倒的确是没有白走一趟,至少现在便有一功的。”
 
  慕容杜荷道:“哦?不只是什么喜事?可否让在下也听听?”说一出口,他便几乎在同一瞬间联想到了一件事情,顿时有些后悔说出此话了。
 
  至列笑眯眯的答道:“这几日碰着慕容道友,便也算是天上落来的机缘了。”
 
  慕容杜荷无语,难道他长得很像金元宝吗?
 
  至列道:“道友有着这般好的体质,却未加入任何门派。难道道友对那些人都有什么偏见不成?毕竟一般情况下,我等略有些天赋者在门内可是要受到不少优待的,这可比我们单独在世上乱闯强的多了。”
 
  慕容杜荷听了这话,却有些诧异了,他可从不记得自己有什么特殊体质的,真要说的话,算命的体格,勉强还是半个了。
 
  至列看着慕容杜荷沉思的表情,却似乎误会了什么的,解释道:“在下此行本就是师命所托,故而特地带了‘元路’在身上的,道友切莫怪罪。”说完从袖里掏出一物来,递与慕容杜荷看。
 
  那竟是一块木板样的东西,黑漆漆的,毫无一点光亮之处,但是在其中心处,可隐隐见着一指针模样的竹签儿,正朝着正东方向。
 
  慕容杜荷道:“这是……?”他以前可只是听说过这些仙家之物,却从未见过的。如今见着实物,自然觉得奇妙万分,虽然这仙家物的模样似乎与他心里原想的差了老大一截!
 
  至列听了慕容杜荷这话,猛地一拍头脑道:“看我这记性,倒是差点忘了慕容道友身为散修,自然是对我门里的专属东西不大了解的。这法器‘元路’其实用处很单一,无非便是测下人的法力罢了,而且精确度自然是远远比不过那些成名之物的。”
 
  慕容杜荷有些了然的道:“原来是这样,不过,依至兄刚才所言,测试法力,难道在下也是身带法力的吗?我可记得自己从来都是正统的武林中人,并未接触过仙家之法,更是无处修习的,又哪里来的法力?至兄莫非是感应错了吧?”
 
  至列却对此异常肯定的说道:“慕容道友,切莫多虑了。若是‘元路’连我等的法力有无都测定出错,早就被淘汰了。而且,阁下是真的身带法力,虽然不是很多,但既然是有,也算是我等同道了。否则我绝不会今天来此找道友相谈的。”
 
  慕容杜荷无所谓的道:“或许真的是吧,但在下以前倒是真的不知此事的。”
 
  至列默然,其他人一发现自己是可以追求仙术的,哪个不激动的谢天谢地?这人竟然一副‘这事真的不怎么重要’的表情,这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一回。
 
  只是不知道,这人是因为心机太深,不喜怒形于色,还是他真的不把此事当真,那就与他无关了,他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
 
  慕容杜荷道:“不过,这天下间拥有法力的似乎也不只是在下一人吧?却不知为何至兄只挑中在下一个呢?我以前可从未奢想过这等运气。”确切来说,其实是倒霉的运气。
 
  至列苦笑道:“难道慕容兄以为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是有很多?”
 
  慕容杜荷诧异道:“难道不是?”该不会是只有他一个吧?他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古怪之极的想法。
 
  至列道:“看来道友还真是涉入此界时间不长,否则不会连这等事情都不清楚了。”
 
  慕容杜荷无语,他本来就没去过,以前连半个此类人都没有见过的。真是不知,这人从哪里看出来他是去过那一界的。
 
  至列当然听不到慕容杜荷的腹诽,所以继续说道:“凡修仙者,便需灵根,而灵根。确切来说,是一种万中无一的体质,凡人却是没有的。而阁下虽然以前是在俗世,未学过法术,但仅练俗世武功,便可硬生生的把法力凭空凝聚出来,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以前可从来都未听说过的。莫说我一人,恐怕我们整个七月门,整个州郡,甚至元国境内是一定未出现过的。”
 
  慕容杜荷想道,看来他还真是有够特殊的,不过,至列刚才提到了元国……慕容杜荷面色尽力保持平静的问道:“以至兄所言,元国不仅有修仙者,而且还数量不小的样子?”
 
  他可真是不希望听到那个答案。
 
  至列面上闪过一丝异色的道:“当然,我们元国的修仙界可是附近最为强盛的地方之一了。”
 
  慕容杜荷想道,这人该不会是对他起疑心了吧?随即又想道,他本就不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装不下去也是情有可原的。
 
  至列沉吟了一会,突然严肃的道:“以慕容道友的天资,想必道友若来我门,必是会受到欢迎的。不知慕容道友可愿入住我门?”
 
  慕容杜荷见这人闲侃了半天,终于说明了真正来意,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对他有敌意就好,毕竟他现在就是一凡人,可完全比不过那些陆地神仙的。
 
  慕容杜荷笑了起来:“至兄这是在邀请在下加入贵门了?”
 
  至列道:“正是。这可是寻常人捡八辈子都得不到的好机缘啊,毕竟我等人能发现体质的就少,再加上道友体质的不同寻常之处,定然能在此处如鱼得水的。”
 
  慕容杜荷心内道,哪一天若被他们突然间发现,自己不是他们所想的体质的话,恐怕到时他不仅得不到好处,而且还得把身家性命都赌上!
 
  当然他面上还是道:“既然至兄这般说了,那在下真得好好思虑一下的。毕竟此等大事,不是儿戏,还请至兄能多宽限我几天,在下想清楚了,再回复至兄如何?”
 
  至列未能得到想象中的回答,不觉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道:“慕容道友说的没错,即便是我身处异境,恐怕也是会这么做的。”
 
  他心内安慰道,不是还有几天么?况且对方又并未作出什么要否决的语气!若是对方一口回绝了,那才是真的糟糕了!
 
  至列想清楚后,顿觉郁闷感减轻了,于是两人再次略聊了一些别的东西,便起身告辞了。
 
  慕容杜荷把其送到门口,看着至列身影走远,目中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来。
 
  不过他又转眼间便隐藏了此种神情,又转身回房里去了。
 
  他在方才的言谈中,对那个世界有了大概的认识,只是还不太全面,便又从旁侧敲击了一会儿,终于得了些令他满意的答复。
 
  不过,今天他还真是得慎重的想一下关于门派的事情了,毕竟这是差不多会关系到他一辈子的事情了。
 
  而在方才,他刚刚得知,七月门其实是一个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二流门派而已。但是在元国,却是很有名气的。
 
  因为元国虽然整体实力够强,但成名的门派其实是不大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