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哆来咪发唆2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六节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六节




更新日期:2022-09-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关掉电脑,我又重新抓起手机。镇定,一定要镇定下来,现在最需要的是镇定!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但是却不能急。

    首先必须找一个能代替隐葵演出的人,一定要是隐葵从来没有见过的人,隐葵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我想得头都痛了,想得脑袋快要炸裂了也没有想出合适的人,翻遍了毕业照,翻遍了电话簿,结果还是没冒出一只有可能性的『蚂蚁』……

    『净媛姊,再光还没回来吗?』

    O_O多贤从门缝里探出他白白净净的半张脸来。

    『多贤!』

    『啊?』

    『你见过隐葵吗?你认识他吗?』

    『听过他名字,曾经是安贤高的风云人物,怎麼了?』

    太好了!TT_TT真是太好了!TT_TT我猛地一下跳起来,激动地抓住多贤的两只手。

    『我们一起来创造奇迹吧!』

    『啊?什麼?-_-^』

    多贤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我对他详细地说明了所有情况,最後,多贤以一脸严肃的表情开口了:

    『这麼重要的事情……』

    『除了你没有别人了!多贤啊!求你了!救救净媛姊吧!请救救净媛姊吧!TT0TT』我很快地使出眼泪攻势。

    『我试试看,但我真的不是那麼可靠、那麼值得信赖的人!』

    『不,不会,我相信,我说我相信,来,现在立刻和我去练习室。』

    『什麼?』

    『去练习室练练歌,试试感觉,还有隐葵那天的化妆,我们都要试一试。』

    『我约好和再光一起去同学聚会的。』

    『那家伙一个人去也不会有什麼问题!你知道的!TT0TT』

    『是,是,话是这麼说……』

    『快点,没有时间了!我们快点走吧,快点快点!』我拉起慌慌张张的多贤,再三催促他,总算把他带到了练习室-

    _-^我不知道多贤在高中时有过怎样的可怕的回忆,总之音乐和唱歌是和他彻底绝缘的,只要提到音乐,他立刻有全身萎靡的迹象。希贤姊再三咬牙,下了相当大的决心,才决定继续教下去。

    这个练习室已经闲置了一年半了,此刻终於有了人声。希贤姊挥舞著鼓捶,打著鼓点,在角落里指导多贤唱歌。

    『哎呀呀,这是这首歌最重要的一句了,不,不,不是这样的,又错了,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这一部分也错了,不是「Mi」,是「La」呀,「La」!』

    『-_-^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

    『OK!就是这样子!』

    啊!真的是……如果没有希贤姊的话,说不定我会当场倒下。TT_TT可是,为什麼没有人来电话呢?这个时候……应该是大家上大集合看留言板的时候了啊!该死!我心烦意乱地咬著手指甲。

    一旁,西苑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他已经把三日後演出需要的东西都完美地准备好了。(脑袋瓜超好的家伙)忽然,他表情严肃地开口了:

    『同一届的毕业生也通知了,代替隐葵的人也找好了……可是那天说的话呢?那麼多我们怎麼可能都记得住?』

    『……当然得记住了,即使是熬夜背也得记住。』

    『啊,对了,成娜林!娜林!』

    『嗯?』

    『娜林她妈妈!她妈妈也来看女儿表演了,说是为了做纪念,还特地带了摄影机录下来了!』

    『什麼?有这个你怎麼不早说!娜林,娜林在哪里?』

    『打过电话给她了,她说不想来。』

    『你知道娜林家吗?』

    『希贤知道。』

    『希贤姊!』

    希贤姊没找到纸,就随手找了张千圜钞票,在上面写下娜林家的地址。

    多贤现在完完全全、热情如火地投入到歌曲练习中去了,我不知道摸了他脑袋几十下,然後急匆匆地往著钞票上的地址出发。一夜的飘雪让街道泥泞得可以,我边找边问,终於看到了一栋和娜林脸蛋一样美丽的房子……圆不隆咚地耸立在我面前。

    按下门铃,又按了一下……好一会儿之後,对讲机里才传出娜林的声音。

    『谁啊?』

    『娜林,是我,净媛姊啊,快开门。』

    『……』

    哐当!门开了,我大步朝娜林家里走去。漆著白漆的漂亮玄关,娜林的运动鞋整整齐齐摆在鞋架上,还有娜林,她似乎一晚没睡,双眼充血红得可怕,此刻在站在鞋架前,一脸不太欢迎的表情。

    『……有什麼事?』

    『你都听西苑说了吧?』

    『嗯。』

    『啊,对了,娜林,听说你妈妈曾经拍了一卷那天送别演出的的带子,能不能借我一下?』

    『带子,当然可以借给你。』

    『……你什麼意思?』

    『演出那天我是不会去的。』娜林避开我的视线,啪答啪答朝放著录影带的柜子走去。

    『为什麼,成娜林?那天你有什麼急事吗,所以才不能去?』

    『三天之後才会有的事情,我现在怎麼会知道?我不想去,就是这样。』

    『哈,为什麼?这是隐葵的事情,是你喜欢的隐葵的事情,是为了帮隐葵找回他以前的记忆啊!』

    『说话说清楚一点,什麼叫隐葵的事情?明明是净媛姊和隐葵哥之间的事情才对!想让我守在一旁看你们两个感人肺腑相会吗?这还不够,居然还想要我过去帮你?!』

    『你这麼做的原因,只是担心隐葵会记起我,你不想隐葵记起我?难道你不想帮隐葵恢复正常吗?你没有想到这个吗?难道你只是这种人?!』

    『现在的隐葵哥,说不定更幸福,不是非要恢复正常不可。』娜林把那卷录影带递到我手上,扔下短短一句话。

    『所以你才不愿意去?所以你才不愿意帮助我?』

    『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净媛姊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放过隐葵哥吧!你不要老是折磨隐葵哥好不好?』

    呼……

    『你给我听好了,成娜林!那些可能不可能的,它们丝毫不能动摇我对隐葵的心,就算是隐葵在我面前倒下,就算是他在我面前闭上眼睛死去,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绝对不会放弃他,听明白了吗?』

    『……』

    『你说我折磨隐葵?你说隐葵现在更幸福?那麼,隐葵前十九年的记忆,那些十几年来一直陪在他身边,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们……他忘记了这些,你说这叫幸福?你看到了隐葵的笑脸,那你听过他的心声没有?听过他每天挣扎在黑暗中哭泣的心声没有?』

    『……』

    娜林转过身去。

    『来,还是不来……你自己决定好了……晚安。』

    啪!带上门,我握紧手里的录影带,踉踉跄跄地奔出了她家。回到家,碰到再光气冲冲地准备找多贤算帐,我没理他,坐到电视前面,迫不及待地把娜林给我的录影带塞进录影机。咯吱咯吱!一阵倒带之後,隐葵可爱的笑脸出现在萤幕上,还有西苑、希贤姊、娜林,背後是礼堂宽大的舞台。

    某日家中突然出现一只小猫,偷偷向我袭来☆一只只会偷番茄的丑丑小猫☆每晚向著天空月亮问候,伏在窗沿喵呜不停☆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请让我回到有她的身边☆它的叫声,似乎也变成了再见☆我陪伴它望著窗外圆月,不间断的叫声令人潸然泪下☆

    一只肥肥丑丑的丰满小猫,一个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俊秀男人☆每晚向著天空月亮问候,伏在窗沿喵呜不停☆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请让我回到有她的身边☆今晚我依然向著月亮说good-bye,除了眼泪什麼都没有☆丑丑的小猫无法擦掉自己的眼泪,只能低头哭泣深深地想她☆我的泪水在小猫的哀鸣中飞逝,强忍的泪水终於放纵

    云净媛的眼睛早已承受了多得不能再多的眼泪,现在还有眼泪可以涌出真是奇迹,录影带一句不少地纪录下了每一个场景,从演出开始直到隐葵走出礼堂的背影,真的好感谢那位大婶——娜林的妈妈。

    电视里出现隐葵一把紧紧搂住净媛的场景,泪水模糊了视线,我虽然看得不太清,但还是依稀能看见隐葵解下自己的项鍊,放在净媛手中,为了约定,两个人的手指牢牢勾在了一起……隐葵在净媛耳边耳语了些什麼,又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缓缓走向礼堂外去……

    『借了什麼好电影了?动作片吗?哇哇!从头再看一遍吧!从头再看!哇哇哇!-O-这女主角和姊姊长得好像啊!』

    再光那家伙骂多贤骂得累了,搞不清楚状况地使劲从背後戳我,我哭得好好的,被他一刺激,PC一下笑出声来,接著开始倒带重新看……虽然很痛苦、很伤心,反覆那天的记忆比我想像中要痛苦得多,可是为了完美的成功,为了一定要实现的奇迹,我一直看到第二天太阳初升,录影带开始发毛……倒带,再倒带,不停地倒著,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两天之後,奇迹真的会出现吗?……身後的再光不老实地把被子踢到了一边,我重新为他盖好,又摸了摸睡在他枕边的扑扑,取出录影带,缓缓走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