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哆来咪发唆2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七节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七节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练习室门前。

    一大清早,我就拿著录影带来到DoReMiFaSol的练习室,虽然才七点多,可是里面的人似乎都已到齐了,希贤姊击鼓的声音、多贤唱歌的声音,比起昨天,多贤的歌声进步了一大截,还有……-_-

    『隐葵,隐葵,哇隐葵。』

    『嗯?』

    喀嚓!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见到某人戴著齐齐贝的头套,而隐葵则笑闹地扑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呀!是谁啊?谁让你戴这个恐龙头套了?』

    『哎哟哟,是我啊,我-O-』那某人不停地招手,我听出是西苑的声音。

    『还不快给我脱下来!TT0TT』

    『为什麼?才不呢,我不脱,就不脱。』

    『你为什麼不脱?』

    『我就是不脱怎麼样!』

    怎麼觉得我们两个的对话怪怪的呢,好像打情骂俏似的-_-;

    『隐葵会弄混的!TT_TT』

    『可是隐葵好久都没有对我这样热情了。』

    『……』

    西苑一脸哀怨地看著我(虽然戴著头套看得不怎麼清楚,但是可以想像),这麼想想也是,於是我就放过了这个可怜的家伙。

    『希贤姊,我带录影带来了。』

    『嗯?』

    『我从娜林那里借来的,希贤姊你和西苑要不要也看看?』

    『当然得看了,多贤也要看看,而且等一下最好把它放到大集合网站上,让大家都看看,哎呀呀,真忙啊!』

    『大家真的都会来吗,希贤姊?可是还没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啊……』

    『不要担心,这不是别人,可是隐葵的事啊!一切都会好的!』希贤姊咚咚咚咚大力拍著我的背。

    『我拿这个到网咖做一下技术处理,你在这里替我督促多贤唱歌。』

    『好!』

    ^-^希贤姊拿著录影带,急匆匆地走出了练习室,呼!多贤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继续看著手上的歌词。而且因为不能让隐葵看见他的脸,这可怜的孩子除了戴著一顶棒球帽,脸上还戴了一个面具-_-

    『谢谢你,多贤,真的非常谢谢你。』

    『有什麼好谢的,我应该做的。』

    『将来姊姊一定请你大吃一顿,非常大非常大的那种。』

    『^-^那我会死掉的。』

    『嗯?』

    『砰!呃啊!』多贤作出肚子炸开的垂死状。

    某日家中突然出现一只小猫,偷偷向我袭来☆一只只会偷番茄的丑丑小猫☆每晚向著天空月亮问候,伏在窗沿喵呜不停☆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

    多贤似乎有点尴尬,赶紧继续唱歌。

    『哇哇!多贤好帅哦!没想到一天就进步这麼大!』我惊喜异常,热烈地鼓著掌。

    『^-^再背一个小节就完成了!』

    『可爱的家伙!TT0TT』我满是感动。

    『那个,净媛姊,那个时候啊,就是告别舞台演出的时候啦,你和隐葵哥有没有吻别之类的情节?-_-^』

    『-_-嗯?好像没有耶。』

    『-_-啊……没有啊!』多贤有些失望,接著又开始背歌词了。

    该死!当时怎麼没有和隐葵Kiss呢……那现在我岂不是可以和多贤……呃哈哈哈哈!-O-不过有拥抱在一起的场景,我已经很知足了(我是真心的-_-)。

    可是,那个家伙又在干什麼啊?-O-

    『隐葵,你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就在我脸上啵啵一下好了!』

    『嗯,嗯。』-

    O-隐葵毫不犹豫地嘟著嘴凑近恐龙头套。

    『喂!你这个阴险的家伙,你究竟在对隐葵做什麼?-O-』我冲过去咻地摘掉他头上的恐龙头套,西苑一脸怨妇似的看著我。

    『就一次嘛。』

    『什麼叫就一次!-O-^』

    傻瓜隐葵托起地上的恐龙头套,很高兴地开始说话了:

    『齐齐贝,今天我们一起去夏纱娜家玩吧!怎麼又不说话了啊?O_O累了?还是哪里不舒服?谁欺负你了?』

    我们三人无声地盯著眼前的隐葵,练习室里静了下来。西苑掏出一根烟叼上,多贤也随之摸出怀里的香烟夹,我抹了抹眼睛里渗出的泪水,飞快地套上了恐龙头套-_-

    『没有啊隐葵,我这不是又说话了吗?我好好的呢,你看你看,啦啦啦!』我转了一个大大的圈。一旁西苑和多贤吐著烟圈,文风不动地看著我们-_。

    这天我们做了很多事情,首先是把录影带的内容放到大集合网站上(昨天才发的消息,浏览量不知何时已经超过了一百,正冰和他妹妹美莲都听说这个消息了,这给了净媛极大的勇气),接著是让多贤背好了全部的歌词,最後又在练习室里彩排了一遍,直到凌晨一点多,我才戴著恐龙头套,和隐葵两人手牵手,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

    『齐齐贝,刚才唱歌的那个人……』

    『呃?』

    『那个唱歌的人……』

    『嗯。』

    『他叫什麼名字?』

    『隐葵!』

    『隐葵?』

    『嗯,隐葵,成隐葵。』

    『哇,和我的名字一样耶!』

    『隐葵……刚才听到的那首歌,你有什麼感觉?』

    『什麼感觉都没有^O^!』

    『……是吗?-_-』

    走到大门口,因为隐葵死活拖著我要进他的家门,所以我迫不得已,恋恋不舍地脱掉了恐龙头套-_。该是和他道别的时候了,我将珍贵的恐龙头套抱在胸前。

    『齐齐贝,我们一起回家睡觉觉吧!又不说话了,已经睡著了啊!^O^』傻瓜隐葵一个人自言自语著,咻地钻进了自家大门。

    後天就是演出的日子了,终於,後天就是了……我回到家里,又看了一遍放在大集合网站上的影片,好不容易压住自己怦怦跳个不停的心,强迫自己闭上了眼……虽然娜林的事让我有点寒心,但我也不能强迫不愿意的人来啊!呼……为了两天後的演出,你要休息,云净媛。

    『请您按照这张照片里这个人的发型、颜色做,一定要和他完全一样!』

    这里是沙龙美发店,设计师姊姊接过隐葵的照片,表示明白地点了点头。多贤坐在椅子上,一脸黯淡地盯著镜子里的自己。(据再光说,多贤非常满意自己现在的发型-_-)

    『可是这男孩子的皮肤这麼白,和现在的发色非常合适,有必要染成那种深褐色吗?』

    这,这,这个女人……TT_TT我本来已经抱歉得想死了……我满心愧疚地转头看向窗外。

    『要一模一样,有一点不一样都不行,要完全一模一样。』多贤对那位拿著剪刀的设计师姊姊斩钉截铁地说道。

    多贤!TT0TT你真是太可惜了,居然不幸沦为再光的朋友!TT_TT

    两个小时以後,我和多贤从美发店里出来,我看著他简直是赞不绝口。他的头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夺目的光泽,曾经被长头发盖住的额头现在完全露了出来,哇哇!好美的额头啊!光滑高洁,乾乾净净没有一颗小痘痘,简直是完美!……TT_TT和照片里的发型一模一样,不过还是我们家隐葵比较可爱。^-^

    『多贤,简直太绝了啊!之前那位设计师姊姊说的都是屁话,你现在太棒了、太帅了!』多贤害羞地转过了头,可爱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

    『现在只剩下买衣服了!>_

    『隐葵的眉毛上……』

    『什麼?』

    『穿……穿了……眉环。』

    『-O-^』

    『哈哈哈-O-』我摸著脑袋乾笑。

    『我会被我爸爸杀死的。TT_TT』

    『对不起。TT0TT』

    我连晚饭也没时间吃,饿著肚子,拖著多贤在百货商店里转来转去,搜遍大小角落,终於买齐了隐葵那天穿的衣服,接著是饰品店,戒指、装饰项鍊、褐色的隐形眼镜。(真的真的非常对不起,由於我已经和乞丐相差无几,所有的钱都是多贤付的-,-)

    『来~稍微忍耐一下!』

    砰!

    『啊啊!-O-^』-

    O-一个眉环挂在眉毛上了,谢谢你,多贤,TT0TT如果来生还能相遇,我一定会为你牺牲的!TT0TT因为隐葵的肤色要比多贤深一些(多贤的肤色简直是纯白),我们又到化妆品商店买了肤色膏,还特地买了一支褐色的眉笔替多贤描眉。

    一个完美的隐葵终於打造完成了!多贤耍了个心机,在眉毛上贴了一个OK绷(担心他的校长老爸发飙),随後就在公车站和我分手了。

    我牢牢握住手机,它已经无声无息地趴了一整天了,除了世娜那通要我帮她介绍再光的电话以外-_-……真的就是明天了吗?现在的我没有什麼可做的了,只能静静地等待著明天的来临。……安贤高的朋友们会来吗?他们真的会来吗?

    成隐葵,我做得没错对不对?我没有像娜林所说的那样在折磨你,对不对?你会回来的,这个故事会是一个happyending的,对不对……?

    第二天下午两点。

    『我说我也要去!』

    『你不能去!你那天没有在那里嘛!』

    『我偷偷在门外看就可以了!多贤他都去了!』

    『TT0TT我把演出录下来给你看还不行吗?』

    『不要,不要,我都计划好以後怎麼取笑多贤唱歌了!我不会捣乱的!』

    『你这孩子怎麼这样!』

    『算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下定决心要去。』

    TT0TT倔强得像头牛似的再光。

    『那你就从门缝里看好了,绝对绝对不可以进礼堂里喔!』

    『知道了!^-^』

    该死的家伙!TT_TT再光抱著扑扑,屁股一扭一扭地跟在我身後。

    进到隐葵房间,我一把夺过他紧紧抱在怀里的恐龙头套,套在头上,把隐葵『勾引』到大门外,三个人坐上了希贤姊的车。

    『我们家隐葵睡得好吗?』希贤姊笑眯眯地问著。

    『嗯!』响亮的回答,他倒是精神十足-_-

    『看起来就是哦!^-^』

    『你也赶快问问齐齐贝有没有睡好啊?快点快点!』

    『好啊,齐齐贝,你睡得好吗?』希贤姊转过头,朝戴著恐龙头套的我问道。好热啊!我甩了甩鼻尖上的大汗珠,艰难地点点头。再光简直要笑死了,他笑得人仰马翻、乐不可支地拚命捶我的恐龙头-_-

    『不准打齐齐贝!-O-』

    『-O-是。』-

    _-^一片混乱之中,希贤姊的车不知什麼时候已经开到了安贤高,在校门口停了下来。学校静得可怕,一个人都没有(因为星期天的关系)。……几年前,我就是来这里帮隐葵背吉他的!感觉一点都不真实。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曾经站在这里过?我牵著隐葵的手,小心地走下车,接著是希贤姊、哥俩好(再光和扑扑)。说不定这是最後一次和隐葵来这里了,想到这,我更握紧了他的手,缓缓地,真的是极其缓慢地,向学校里走去……我要把这种感觉永远刻在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