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玫瑰帝国4·黑雨蝶之翼 > 正文 > 第36章 最后的谢幕
第36章 最后的谢幕



更新日期:2022-01-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酒馆里的那场戏,并没有妮可参与。

按照事先安排,她来到后台换装,准备登场。她静静地坐在化妆镜前,握着Joker给她的玻璃瓶,脸色忐忑不安。

秋璇悠然走了进来:“Hi。”

妮可脸色一变,急忙站了起来,将双手藏在身后。

秋璇:“不用藏了。我知道你拿的是什么。”

妮可一惊。

秋璇:“是Joker给你的绿毒解药,是不是?你害怕Joker会害你,不敢喝下。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瓶药,绝对无毒。目前看来,你是冠军最可能的人选。我不能让你发生任何意外。”说到这里,她轻轻叹了口气。

妮可认真思索着秋璇的话。她早就知道苏妲的身份可疑,人类是绝不会让她获得冠军的。而Candy……

当Candy拿出那件礼服之后,她就知道,无论这件礼服是真的还是假的,她都不用再为这个竞争者担心了,无论Candy的票数多高,都不可能获得冠军。

甚至,连生命都有可能走到尽头。

秋璇说的不错,她的确是冠军最可能的人选,而且,是唯一的人选!

她将玻璃瓶拿了出来,又看了一次,神色有些复杂。

秋璇等了片刻,似乎在全神贯注地聆听什么。耳廓里,有一个隐蔽的耳机。

突然,她的脸色严肃起来:“你必须得马上喝下去。根据小卓从前台传来的线报,苏妲已经准备发动绿毒了!到那个时候,你将彻底变为傀儡,连动一根小指,都要听她指挥,想喝解药也没有了机会。而绿毒极为奇特,一旦发动,就算我也没办法解救。”

她说得极为认真,让人无法怀疑。

妮可点点头,终于一咬牙,将瓶中液体饮下。

她感到一阵奇异的冰凉,循着筋脉,一直贯注到她的脚上。脚上立即泛起一阵酸麻,仿佛有什么紧缠在血肉上的东西溶化了,随之分解。

妮可悬着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秋璇静静地坐着,望着她。

她的双耳,却在全神贯注地聆听着。耳机里传来卓王孙的声音:“Joker已经向亚当斯大公确认,他收到了真·神谕的反应!”

秋璇笑靥如花。

她的计划,已成功了。她利用Joker给妮可的药,几乎同时,让妮可与薇薇安喝下。由于她早就确认薇薇安不是“公主”,因此,如果Joker有反应,那就证明,妮可才是“公主”。而同时,由于Joker刚让薇薇安喝下药,他一旦收到反应,肯定就会认为反应是薇薇安发出的,认定薇薇安是“公主”。

这简直是一箭双雕。既利用Joker确认妮可是“公主”,又让Joker误认为薇薇安是“公主”。

这就是秋璇的计策。

她起身,对妮可说:“苏妲已经发动了绿毒。你一定要假装被她控制,这样,她才不会对你另施毒手。无论她交代你做什么,你都照着去做。”

妮可点点头。她自然知道秋璇的意思。

装傻的本领,她可最强了。

剧目很快进行到最后一场。

戴着兔子耳朵的主持人激情地解说着:

“游侠帮助勇士拿到了传说中的宝剑,杀上魔宫,站在魔王面前。他要打到魔王,夺回自己的爱人。但魔王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传说中的宝剑也无法匹敌。勇士失败了!他败在魔王的手下!他的力气用光了!他的血流尽了!他该怎么办?正义该怎么办?”

兔耳解说员眼睛里闪着泪光,激情地嘶喊着,完全投入到了戏文中。伴随着她的声音,观众们的心也被揪了起来。卓王孙拄剑而立的身姿,仿佛一幅剪影,诠释着无奈,悲伤,绝望。

端坐在椅子上的龙皇,仿佛一座冰山,万古不融,无人可凌越。

将一切希望,冷却成绝望。

慢慢地,蜷缩在龙皇脚边的妮可站了起来。她背对着卓王孙,缓缓朝龙皇跪了下来。

“可怜的少女,她要做什么?不要!你不能牺牲自己!你是这世上最后一朵纯洁的花朵,你不能、不能雪藏在魔王的宫殿中!不能!”

“但是,这是唯一能救勇士的方法了。少女跪在魔王面前,祈祷着。她愿意永远留在魔宫中,只求魔王不要杀死勇士。”

“魔王答应了她。他对她下了诅咒,从此,她将永远坐在毒蛇缠绕的王座上,陪伴着魔王,永远、永远不能离开半步。”

妮可慢慢走进一个燃着火焰的牢笼中,慢慢向地下沉去。她悲伤地看着勇士,凄艳的表情令全场观众都屏住了呼吸。

而在此时,背对着观众,贴着妮可站立的苏妲,却隐秘地打了个手势:“你好,我的傀儡。”

妮可生硬地回过头,回答了一句:“你好,我的主人。”

确认了绿毒的效力后,苏妲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听着,你要去龙皇的更衣室,找到一只镶满钻石的手套,然后,送到我的房间里。”

妮可生硬地回答:“是。”

而后,漫天火焰喷出,她从舞台上消失。

而一下了舞台,她脸上的生硬立即恢复。她避开后台忙碌的人群,悄悄进入了龙皇的更衣室。

那个白色的,镶满钻石的手套,正摆在桌子上,极为显眼。妮可轻轻拿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苏妲为什么想要这个手套?

这个手套中藏着什么秘密吗?

她摇了摇头,并不想深究。

秋璇的警告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只想赶紧完成苏妲交代的事情,而后,她就安全了,只等加冕为冠军就可以了。

她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闪出了龙皇的更衣室。

Candy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体育场附近一间废弃的木屋里。这里似乎被流浪汉占据过,堆满了廉价的杂物。使用过,然后丢弃,没有人收拾。Candy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头栽倒在满是灰尘的床上。

她用力将自己埋进床垫,呼吸着腐烂的尘霾,希望自己就此死去。然而,尖锐的痛苦仍然凌迟着她的躯体,让她不得安宁。

他温柔的目光,他迷人的微笑,衣领上香水的气息,灯影下泛着光辉的侧容,以及他拥抱深处那五色迷离的温暖,此刻都化为一把把尖刀,寸寸剜割着她的灵魂。

这一切,真的存在过么?

痛不欲生,必须想个办法,稍微缓解一下……

那半瓶熏香还在她口袋里。Candy挣扎着爬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打开瓶盖,摁着打火机,将它点燃。

紫色的烟雾,从火焰中升起,将她吞没。她深深呼吸了一口,迷离的虚幻立即钻进她的身体,随着血液散入骨髓。

痛苦不见了,亚当斯的目光也消失了。她栽倒在床上,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是的,这才是她。这才是她要找的她。没有痛苦,没有依恋。

她缓缓合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沉醉在紫色的梦幻中。

泪水,从她眼角缓缓坠落,在尘土中锵然破碎。

木屋早就被废弃多时了,连门板也只剩下一半。杨逸之走进来时,需要小心避开地上的污水与垃圾。

呛人的灰尘充满其中,只有一点烛火照亮这个灰暗的空间,使之显得更加阴暗而压抑。屋中心是一张不知扔了多久的肮脏床垫,Candy正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在上面轻轻扭动着身子,痛苦呻吟。

杨逸之缓缓走到她面前。

他轻轻俯下身来,手指掠过她的脸,拈起一点泪滴。

他出神地看着这滴泪。

回想着他所认识的Candy。

那个曾买了早点,守在他门口的Candy。那个只要说了要通过考试,就认真复习的Candy。那个识破了他的身份,却笑着将证据还给他的Candy。那个舞台上艳光四射的Candy。

那个在万众嘘声中,坚持跳完了整场舞,回头甜美一笑的Candy。

那不是他现在所看到的Candy。

他凝视着她。

她在痛苦中挣扎,脸上却又有迷醉的欢愉。她究竟是痛苦的还是欢愉的?没有人能分辨的出。痛苦与欢愉就像是两条蛇,缠绕在她身上,寸寸收紧,吮吸着她的生命。她已被凌迟至垂死,唯留呻吟。

紫色的迷幻之光,是她唯一能躲避的角落。当她笑的时候,她满脸泪水。

隆基努斯之枪缓缓展现,在暗室中折射着Candy的泪光。在这狭小的晶莹中,似乎能看到天堂。

这一刻,他理解了亚当斯大公的话。

她是一位Queen,不应该这样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该任由堕落占据她的身体,不该让绝望一点点侵蚀她的尊严。更不该任由公众恶毒而苛刻的评价,一寸寸凌迟她的灵魂。

他轻轻抬手,隆基努斯之枪抵上了她的额头。

“Candy,你有首歌唱过,I never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you never say you wouldn\\'t make me cry. (我不曾保证,给你一个完美结局;你亦何尝许诺,永不让我流泪)但现实是,我们不停地说着让你流泪的话,而你也未能留下一个happy ending。但是,Candy,最重要的是,你要活着。”

“……活着就好!”

他的手抚上了扳机。

表演结束。剩下的,是嘉宾表演和投票时间。选手和配戏的男主角们,都可以暂时下场休息。

龙皇回到更衣室,看到空空荡荡的化妆台,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手套果然被取走,他所制定的计划,都已顺利开展。

而当苏妲回到休息间,见到那个钻石手套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费尽辛苦,她终于拿到了它。

苏妲拿起手套,用纱巾将脸蒙住,走入了茫茫夜色中。

决赛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三强即将决出最后的名次。三人的票数交替上升,谁都可能夺冠。苏妲却已不再关心。

杨逸之犹豫着,却没有立即开枪,而是用枪口在她额侧一撞,将她从迷幻中唤醒。

Candy眸子失神地转动着,过了很久,才看清杨逸之的脸。

她逐渐清醒,目光停留在隆基努斯之枪上:“杨,你是来杀我的吗?”

杨逸之没有说话。

Candy的笑容有些苦涩:“是他叫你来的?”

杨逸之仍然沉默着。这个问题,已不用回答。

Candy怆然一笑:“那还犹豫什么,动手吧。”

杨逸之迟疑片刻,缓缓道:“确切地来说,在我走进这间木屋时,命令有了改变。他说,只要你肯放弃和他一起的那些记忆,接受一场手术。之后,你会得到一笔钱,去非洲开始新生活。你放心,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会找最好的医生来做这场手术,不会伤到你的其他意识。”

Candy静静地听着:“这是他给我的结局?”

杨逸之点了点头。

她笑了,笑容苍白而凄伤,一字一句:“不,我宁愿去死。”

杨逸之有些惊讶:“Candy,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Candy微笑着打断他:“我没有赌气。事实上,当看到你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不恨他了。甚至,我仍然感激他。”

杨逸之看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五年前,我只身来到好莱坞,口袋里没有一分钱。由于没带出生证、我找不到工作。只能偷别人的盒饭、住在发霉的道具间,卑贱地活着。像我一样来这里碰运气的乡下女孩成千上万,大部分人出卖了自己却连登台的机会都换不来。但我不同,我遇到了他。短短五年时间,他让我成了巨星。我登上杂志的封面,我的歌曲传遍大街小巷,我站在台上,能听到成千上万人的喝彩。人们疯狂地叫着我的名字,用各种与我毫不相关的称谓来描述我,女神、公主、女王。我有了豪宅、珠宝、名望、人们羡慕的一切。因为他,我真正看到了这个世界,看到这个世界最好的一面。”

“但,这并不是我最感激的。真正令我铭记终生的,是他让我看到了爱。”

“很少有人知道,我妈妈是妓女,生父是嫖客,继父是沉迷毒品的王八蛋。我血脉里没有一点高贵的东西,只流着肮脏和粗俗的血液。而我也遗传了他们的一切:一个卑贱的婊子,我生来如此。当我来到好莱坞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出卖自己。我会为了一张伪造的出生证,和任何王八蛋上床。所幸我遇到了他。和他交往的那些日子里,我终于明白,我是真的爱他,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享乐,也不是为了那个梦想中的似锦前程。这让我感到震惊,原来,我也可以这样深刻地爱上一个人,不计成败,不顾得失,只是爱。我没有想到,这样纯粹的情感会诞生自我污秽的体内,并经年不褪。这是我唯一能用高贵命名的情感,我深深为自己骄傲。”

她含着眼泪,缓缓笑了:“那一天,你对妮可说,真正的高贵来源于内心。我知道你是对的。生命中曾有那么几刻,我感到自己的确是一个Queen。不是因为我能在舞台上接受万众膜拜,也不是因为我征服了那个娱乐王国,而是因为我可以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他给了我一顶后冠,却不是让我成为巨星,而是让我看到了爱,看到了自己灵魂中仅有的高贵。”

“所以,在我还拥有这段记忆的时候,在我还能记得这份高贵的时候,开枪吧。”

“因为,我是Candy,不能行尸走肉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必为我惋惜,我已得到了想要的一切,请在这最完美的一刻,替我谢幕吧。”

她脸上绽放出动人微笑:“Show is over.”

杨逸之看着她,没有说话。

他能理解她。

生命,只是一场寻找。它的价值,并不在于岁月长短,而在于那些有限的时光中,你是否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当最后那一刻来临时,能在爱与梦想中长眠,无疑是最幸福的。

她虽只有22岁,却已经历了那么多。人世间最美好与最丑恶,最繁华与最苍凉,最高贵与最卑贱。

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她是一位Queen,有权在还保有尊严的时刻,为自己谢幕。

杨逸之目光中不再是同情,而是敬意,他轻轻躬身行礼:

“如你所愿,再见了,Candy。”

枪响,子弹准确地贯穿了她的左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