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玫瑰帝国4·黑雨蝶之翼 > 正文 > 第35章 不可原谅的爱
第35章 不可原谅的爱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ndy的表演火爆热辣,高潮迭起,但并没有获得认同。大多数观众都觉得她疯了,居然拿禁忌的话题来开玩笑。用的手段又这么粗劣,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可他们却一度信以为真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格外痛恨Candy。这一点也可以从票数上看出来,表演结束后,她的票数仅仅只增加了200万,达到5012万。

当然,这仍然是个惊人的数字,领先了第二名苏妲足足500万票。这当然是个巨大的压力,而且,Candy拥有极多死忠的fans,谁都不知道会不会临死反扑。

Candy却已不再关心这一切。

当主持人宣布中场休息时,她随着起身活动的人流,表情木然地走出了赛场。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感觉应该离开了。她的头脑一片混乱,至今还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件衣服会变成赝品。那件衣服,五年前就挂在亚当斯的卧室里,它不可能是今年才制作的赝品。

……是我想错了吗?它并没有挂在五年前的衣橱里?

Candy痛苦地捂住了头。亚当斯大公冰冷的眼神,掠过她的脑海。他看着舞台上的她,就像是看着一位陌生人,一只在台上表演荒诞戏的提线木偶。再没有丝毫爱意,冰冷如铁、形同陌路。

他和她,真的认识吗?她所叙说的那些纵情的欢娱,真的存在过吗?

那些毫不相间的亲密,那些拥抱,那些轻怜蜜爱,曾经存在过吗?不是她幻想出来的吗?

Candy发出一声压抑的抽泣。她突然觉得有些不确定起来。她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切。

不是从电影上看来的吗?不是从小说中读来的吗?

亚当斯的眼神在她眼前闪烁,让她痛得无法呼吸。突然,她奋力奔跑起来,穿过惊讶的人流,穿过狭窄拥堵的通道。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想逃,避开这一切。但无论逃多远,她都无法消除那双眼神,冰冷地矗在她的脑海里。

终于,她看到了体育场外面的灯光。是那么刺眼,夺目得仿佛梦中的辉光。

头好痛啊……

她忍不住蹲下,蜷缩在体育场入口处,哀声哭泣起来。

狗仔迅速地跟了上来,聚成一个半圆,将她包围。他们一边飞快地按着镜头,一边七嘴八舌地追问着。

“Candy,你要去哪里?”

“你刚才说的一切,都是幻想出来的吗?你有没有准备去看精神医生?”

“Candy,你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会让整个国家蒙羞吗?”

“……”

她低着头,躲避着狂轰滥炸的闪光灯,却躲无可躲。只得蜷缩在花台角落。泥土沾染了她的礼服,显得那么污秽。

此刻,她整个人都暴露在媒体的围攻下。这本是她见惯不惊、游刃有余的战场。但此刻,她完全没有了天台上镇静、从容;甚至也没有了初出道时的叛逆、愤怒。

而是只剩下无尽的惶恐。

她哭泣着抱住自己,喃喃说:“走开……”

这些人却没有放过她,依旧用最难堪的问题,对她轮番轰炸。

他们步步紧逼。一双双躲在镜头后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同情,而是复仇的快意。

这些年,他们受够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女孩。她对他们竖中指,泼咖啡,恶作剧。因为她当红,没有人敢招惹她。风头过后,他们还得低三下四地跟在她身后,彻夜不眠地蹲守在她家门口。这些记者们都念过大学,个个认为自己才华横溢,却不得不靠偷拍她的裙底为生,挣取可怜的稿费。

而这个婊子,却只用露露面,就能大把大把地赚着钞票。

也该到了她倒霉的时候了。

镜头后面,是一双双幸灾乐祸的眼睛。

体育场三楼的贵宾休息室里,厚厚的帘幕垂下,隔绝了所有目光。八万人的喧嚣在此终结,室内沉寂得可怕。

杨逸之静静地站在亚当斯大公面前。

亚当斯沉默良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杨逸之沉吟着,他是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无论亚当斯说下达什么命令,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完成。但这次,他脸上却泛起了犹豫之色,终于摇了摇头:“不,公爵大人,我不能接受这个任务。”

他的声音很轻,却也无比坚决。

这是他第一次,违逆他的命令。

亚当斯却没有生气,只是一声轻叹:“你一定以为,我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自私、冷酷无情、毫无良知。”

杨逸之没有回答。他不敢这样想,但也无法为亚当斯辩解。

亚当斯的笑容有一些苦涩:“她说得不错。五年前,她的人生就被我毁掉了。我给了她那顶虚幻的后冠,却在同时,也把她推入了最污秽的染缸——是我毁掉了她。

他轻轻靠近窗户,将厚厚的帷幕挑起一线,久久眺望着,终于沉声道:“我不能再错第二次。”

杨逸之仍然迟疑着:“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亚当斯没有回答,而是微微沉手,将遥控器按下。

休息室对面的大屏幕上,显示出体育场入口处的监控画面:

一群狗仔在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挡住了体育场外炽烈的灯光。Candy被围在当中,困在令人窒息的阴影下,无法挣脱。

无论周围的人问什么,用什么样的话攻击她,她似乎都听不见了,只是颤抖着声音,反反复复只说着一句话:“Please go away(走开……求你们了)。”

“求你们了……”她哀伤地哭泣着。

倔犟、尊严、执着此刻都灰飞烟灭,此刻的她,不再是舞台女王,掌控一切,颠倒众生。而是中世纪油画中被判处极刑的巫女,蜷缩在民众的石块与唾弃下,悲伤求告。

却没有人怜悯,没有人在意。

她抬头的那一瞬间,那双湖绿色的眸子完全失去了神光,仿佛两颗蒙尘的珠子,空洞地望着镜头。

杨逸之甚至有一种错觉,她在祈求。

不是祈求不可知的救赎,而是祈求有人能终结这一切。

仿佛久病垂死的孩子,呆呆望着窗外最深的黑暗,只盼解脱的到来。

亚当斯关上遥控器,将目光转向别处:“你明白了吗?”

他的声音已低沉到极致,必须顿了顿,才能说下去:

“她是一位Queen,不能这样活在这个世上。”

吐出最后一个字后,他注视着黑暗深处,久久沉默了。

那一刻,杨逸之看到他眼中闪过前所未有的悲凉。

围观的狗仔们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冷冷看着跪倒在地的Candy,目光中有些鄙视,也有些遗憾。再问什么问题都没有用,这个女人已经彻头彻尾的疯了。

她完蛋了,毫无悬念。

没有希望,没有尊严。踩在她身上,甚至连报复的快感都没有。

当他们散开一线时,场外的灯光终于透入狭窄的入口区,Candy突然有了力气,冲出人群飞奔而去。但,这时已没有几个人再跟上去。毕竟,选秀还在进行,新科冠军比一个过气的疯女人有价值多了。

更衣室里,苏妲坐在镜子之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头发,却已陷入了沉思。

卓王孙走了进来,站在她身后:“你想表演什么,开始吧。”

苏妲从镜子里看着他。不论什么时候,卓王孙脸上都挂着一丝不耐烦,似乎只有在秋璇面前,他才会稍微克制一点,其余的任何人都只能承受他的傲慢。

苏妲:“大公子,我能否问个问题,你为什么选上我呢?”

卓王孙:“选上你?什么意思?”

苏妲:“你我都知道,你手中拿着的号码,不是我。这次抽签,我曾拜托Joker做过手脚,我的号码一定会被龙皇抽到。但开签时,你却说你抽到的是我的号码,却并未亮出来。大公子,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龙皇和你这么有默契,互相为对方隐瞒?”

她的话让卓王孙微微怔了怔。原来她早就做过安排,让她的号码被龙皇抽到。但是,龙皇为什么隐瞒了她的号码?这一点,卓王孙无从得知。他冷冷说:“他抽到什么号码,我不知道。至于我为什么选你,只是因为……”

“蓝毒。”

苏妲惊讶地看着他:“蓝毒?你是说,龙皇演唱会上的蓝毒?你不是已经化解它了吗?”

卓王孙:“不错。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

他没有说下去,眉头却紧紧锁了起来。显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苏妲看着他的脸色,惊讶慢慢变成了笑意:“你是不是做了很多梦,梦中尽是你跟相思的缠绵,一次次爱恨情仇、一次次生离死别,是不是?”

卓王孙点了点头。

苏妲:“你知道吗?相思在做梦。你若是知道她的梦的内容,你一定会大吃一惊。”

她一字一字地说:“因为她的梦的内容,跟你的一模一样。”

卓王孙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

苏妲:“因为,那不是梦。那是真实发生过了的事情。那是……”

“你和她曾共同度过的前生!”

卓王孙恼怒地说:“住口!”

“我没有前生!就算是有,那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想要前生,我只想要今世!”

虽然在执念梦境中,他答应了秋璇,要靠自己的力量,来压制蓝毒。但是蓝毒毒性之猛,却超出了他的想像。他只有私下找到苏妲,谋求解药。

苏妲纵声笑了起来:“今世?前生未了,何言今世?”

卓王孙:“把解药给我!”

苏妲猝然住了笑声:“你想要解药?”

卓王孙:“是的!给我解药,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苏妲:“你可知道,这毒药是怎么制成的?”

她眸子挑起,冷肃地打量着卓王孙:“每一滴毒药,都是用我的血液提炼而成。禁锢之力的红毒、迷幻之力的紫毒,魅惑之力的白毒、傀儡之力的绿毒,以及爱蚀之力的蓝毒。”

卓王孙没有说话。或者说他早就想到了。只有美艳如苏妲的血,才能造出如此魅惑的香水。

苏妲:“至于解药,就是稀世之珍。必须以千年妖族——也就是我——的内丹为药引,才能制成。每用一次,都会损耗上百年的修为。你想要,就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卓王孙:“说出你的代价,无论它是什么,我都给你!”

卓王孙的话中没有犹豫。尽管他已经预料到,苏妲提出的条件,必定艰难苛刻之极,但他已准备好接受了。

他不想再做那个梦。也不想每当回忆起那个曾扇过他耳光的小姑娘时,心中就都会泛起苦涩的温柔。

他更不愿意屈从于前生后世的命运,若真有命运,也只该由他写下。

苏妲淡淡一笑:“我要跟龙皇一起演这出戏。”

卓王孙怔了怔:“这么简单?”

苏妲点头:“就这么简单。如果你答应了,我就给你解药。”

卓王孙的目光变得锐利:“你,究竟想从龙皇那里得到什么?”

他心头蓦然闪过慕尼黑演唱会上发生的事情。

——苏妲对龙皇的兴趣,似乎有点太高了。

苏妲笑了笑:“我始终觉得,我要获取冠军,就必须要得到龙皇的支持。”

卓王孙凝视着她,这显然不是全部的实话。苏妲微笑着,不再多说一个字。

片刻后,卓王孙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我会向组委会建议,后面两场表演,同台进行。这样,你的条件就满足了。”

苏妲:“真是太好了,比我预想的结果还好。但是,组委会为什么听你的呢?”

卓王孙:“我这少年暴君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那么,如果之后我拿不到解药……”

苏妲打断他:“后果我知道。你这少年暴君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果然,在卓王孙要求下,组委会同意将两场表演合并,同台演出。这一结果公布后,并没有引起观众们的反对。毕竟,两场还是一场,只要表演就好。他们只是想看到自己的偶像而已。

四个人凑在一起,简单地沟通了一下。他们早就彩排过多次,因此,这并未引起多大的困难。不过,苏妲指出了一个问题。

“龙皇阁下,您的手套,太刺眼了。您饰演的是古代魔王,却戴着这么现代的手套,会影响观众们的代入感的。”

龙皇微笑点头:“这倒是我没有考虑到的。就依你所说,我会将它留在更衣室里的。”

苏妲闻听,笑靥如花。

短暂的休息结束,幕布缓缓打开,一名戴着兔子耳朵的可爱的小姑娘拿着话筒,充当解说员。

“在很久很久很久的过去,有一个蓝色的魔王。他住在很远很远很远的冰山宫殿中,他非常非常非常邪恶。”

伴随着略带童稚的声音,一只蓝色的椅子从幕布后滑了出来。龙皇静然端坐其上,英俊而冷肃的眼神,诠释出一位魔王的傲岸风华。观众席上立即响起一阵尖叫。

“魔王爱上了一位少女,就将她抓回了魔宫中,囚禁了起来。”

穿着一身白衣的妮可走了出来,蜷缩在龙皇的脚边,就像是一只猫。

“但是,少女并不快乐,因为,她爱的人,是勇士。”

卓王孙穿着一身铠甲,仗剑走到舞台中央。他那比拟龙皇毫不逊让的风采气度,立即又引发一阵尖叫声。

八卦杂志上不停地探讨着两人之间的斗争,此时终于发酵成熟。仅仅只是两人同台,就引发了无数少女的八卦基因。观众席上,电视屏前,她们眼冒寒光,紧紧盯着对峙着的两人,只差一阵尖叫了。

“勇士为了夺回爱人,踏上了征讨魔王的旅程。而在中途,他结识了女扮男装的游侠。两人发誓,要一起打倒魔王。”

身披玫红色铠甲的苏妲,以男装上阵,与卓王孙站在一起。她那无边的艳色化成了倜傥帅气,又引起一阵尖叫声。

四个人在台上演绎着一场场爱恨情仇。

开始几章里,主要是苏妲与卓王孙的表演——勇士与游侠一起闯荡江湖,积攒着打倒魔王的力量。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酒馆。

酒馆里的老板娘,是由薇薇安客串的。她熟透的风情,掩映在粗布村服中,令不少男性观众看直了眼。

亚当斯大公仍坐在包厢里,与蔻蔻公爵一起欣赏着这幕戏剧。虽然剧目有些荒诞,但他仍看得兴趣盎然。

突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走到他身后,悄悄对他说:“FCI刚截获了一则机密信息。”

亚当斯大公并不回头,轻声道:“等比赛结束了通知我。”

黑衣人:“大公阁下,R说,这段信息极为重要,他已经打印了出来,您一定要现在就看看。这是芙瑞娅公主跟女王的通信内容。”

说着,他呈上了一封秘函。

亚当斯大公打开。秘函是个监听记录,上面列着断断续续的对话。

“……我向亚当斯叔叔借钥匙,……的确是为了测试‘公主’人选,但大家都没想到,我真正的目的不是Candy,而是薇薇安!”

“最初,我并不知道Candy能跟路西法共鸣,为了能让亚当斯叔叔相信她是公主,我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借口保护Candy,征调薇薇安。因为要围剿青帝子,战场又在51区内,我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征调薇薇安,而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而当时我基本可以断定,薇薇安就是我要找的人,她在场时路西法有感应的可能极大。表面上她是保护Candy的骑士,Candy才是当天测试的主角。一旦路西法有了反应,其他人便会顺理成章地认为是Candy唤醒了机体。”

“……在薇薇安接近机体时,我的确发现路西法产生了共鸣。而这种共鸣和您描述的我父亲与机体的共鸣完全相同,只有真·神谕才能唤起……”

秘函到此戛然而止。但亚当斯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面容严峻,一言不发,将秘函递给了Joker。

Joker眼睛一闪,就将秘函全都看完了。他的眉头也惊愕地皱起。

“是薇薇安?这怎么可能?”

亚当斯冷冷看了他一眼:“这就要问你了。”他的语气里,已明显有了问责的意思。

Joker挠了挠凌乱的头发。薇薇安最初是以骑士的身份,进入选秀,目的是为了保护“公主”。但细说起来,她也符合金发、碧眼、孤儿的一切要求。只是她退赛太早,并没有成为Joker的怀疑对象。如果这是秋璇有意故布疑阵的话……

Joker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轻轻打了个响指:“请不必多虑。就让我确认一下,究竟是不是她好了。”

舞台上,薇薇安正端着酒壶走上来,Joker突然出现,大喊一声:“酒中有毒!”

苏妲与卓王孙对望一眼,都感到诧异。Joker怎么会出现?但观众们却以为这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兴味盎然地看着薇薇安。

薇薇安倒是很镇静,冷冷地看着Joker:“你敢说我的酒里有毒?”

Joker:“若是没有毒,你喝一口试试?”

他端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手指灵巧地转了转,酒杯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着,向薇薇安飘去。

观众们被他的魔术手法吊起了兴趣。薇薇安冷冷一笑:“喝就喝!”

她一扬脖,将那杯酒喝了下去。

“怎么样?没有毒吧?”

Joker抓起酒壶:“怎么会没有毒?让我喝喝看!”

他昂头,将酒全都灌了下去。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尖着嗓子大叫:“酒真的有毒!我……我要爆开了!”

“砰”的一声响,他爆成了一团七彩的烟雾,宛如油漆桶散开,洒了一地,将舞台染的五颜六色。他却已消失不见了。

对于这个滑稽的表演,观众们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薇薇安不动声色,按照剧本继续演下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那壶没有喝完的酒,在她的掩护下,被悄悄传到了后台。

Joker出现在亚当斯大公背后的黑暗中,轻声笑着说:“她已经喝下去了,再过片刻,如果她体内真有真·神谕,我就能感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