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21-12-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芬斯伯里公园里,尼古拉斯-德-昆西大步走进一家劣质咖啡馆,重重地带上了身后的门,女服务员吓得跳了起来,而柜台后面的厨师则瞪了瞪眼睛。德-昆西没理睬他。从黑暗之地到伦敦北部这个地区的漫长旅途弄得他心情很差,而这间咖啡馆让情形更加糟糕。他火冒三丈地想,这是最后一次允许汉弗莱选择碰头地点了。

  他用黑色手帕擦拭着单片眼镜,环顾着肮脏的咖啡馆。空气中飘浮着浓重的油炸食物的气味,窗户上泛着水汽。嘶嘶作响的收音机里传出微弱的音乐声。快到中午了,除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外,绿色的塑料椅子全都空着。汉弗莱-格兰维尔就坐在那里,正对一大堆香肠、培根、鸡蛋和烤豆子发动凶猛的进攻。旁边的盘子上,成片的吐司叠得高高的,与盘子做伴的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在德-昆西的注视下,他暂停进餐,响亮地喝了一口,小胡子上沾满了泡沫。面前的胶木桌子上摊着一份报纸,他边看报纸边把豆子往嘴里送,但他看得太入神了,没留意到豆子撒在了外套上。

  德-昆西取下大礼帽,用一只手理了理硬刺般的头发,企图平复下心情。他走到桌子边,把颀长的身体塞进了椅子里。

  “格兰维尔。”他的语气比冰块还要冷上几度。

  汉弗莱大大的脸上绽开了微笑:“尼古拉斯!你来啦!”

  “并不是靠你的引导。在黑暗之地时,你为什么非要我们在这个猪圈里碰头?”

  他的声音在无人的咖啡馆里回荡。汉弗莱皱了皱眉头。

  “在谈到类似的事情时,我真希望你的声音能小一点儿,尼古拉斯。这样才能获得人们的支持。尝尝这里的食物吧。”他对着自己很快就要变空的盘子挥挥手,“这是全伦敦最好的油煎菜,而且他们给的分量特别足。”

  “我不饿,”尼古拉斯冷冰冰地回答,“你这个蠢货,就不能把注意力从肚子上移开一分钟吗?”

  德-昆西扫视了一眼四周,看到女服务员犹疑地在附近徘徊。

  “咖啡。”他简短地下达了命令后,又转向了格兰维尔,他的同伴正不快地将最后一点儿蛋黄和番茄酱涂抹到吐司上。德-昆西指了指报纸,“我们怎么忽然对世界大事感兴趣了?”

  汉弗莱摇了摇头:“这是一份旧《秘闻》。我留着这份报纸是因为……几个明显的理由。”

  他把老报纸推了过去,德-昆西用眼睛扫了扫头版。立刻就意识到了,所有的黑暗族民都记得这个故事。

  “你唯一可以信任的线人”

  黑暗之地秘闻

  黑暗元106年,1月26日

  开膛手之子惨遭杀害!

  作者:亚瑟-布莱克

  今天,整个黑暗之地都处于一片震惊中,因为有消息说,被谋杀的该隐俱乐部老板詹姆士-阿凯尔实际上是托马斯-开膛手(也就是本区最高统治者)的儿子。两天前,一位年轻的厨房帮佣在这家私人会所的屋顶上了发现了阿凯尔饱受摧残的尸体。他生前是黑暗之地上流社会的杰出人物,广受大家欢迎。因此,听到他死亡的消息,本区的富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目前,他的真实身份曝光后,街上的普通民众也深受打击。在黑暗之地的历史上,还是首次有开膛手家族的子弟在家族血承仪式启动前被杀。

  大家推测最多的就是谋杀的动机。这是一场简单的偶然杀人事件,还是阿凯尔的名气和地位招致了灾难,让他成了心怀嫉妒的竞争者的目标?此外,黑暗之地的酒馆里流传着更为邪恶的谣言:谋杀原因是有人发现了阿凯尔的真实身份。

  人人须自危

  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开膛手家族的私人军队(弓街警察)展开了空前绝后的调查,其规模和暴力程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短短四十八小时之内,就有一百多名黑暗族民被拘留讯问: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获得释放。一位警官说:“托马斯将尽一切努力抓住杀害儿子的凶手。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把黑暗之地连根拔起。人人须自危。”

  据与开膛手关系亲近的人士证实,眼下,只剩下两名子嗣能够参与家族血承仪式了。他们的身份和行踪依然是个秘密,受到了最为严密的保护。

  “哗众取宠的东西,”德-昆西把报纸扔给格兰维尔,温和地评论道,“不过,我并不需要详细的提醒。毕竟,那是我们干的。”

  汉弗莱挥动双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一点儿,老兄!”

  “我想我们应该是安全的。就算是伦敦警察也不会发神经跑到这里来吃饭。”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尼古拉斯!”汉弗莱顿住了,因为女服务员走过来把一杯咖啡放到了德-昆西面前。等服务员离开以后,他才继续轻声说道:“我承认,是我们把他引到了屋顶上。但我们不知道他会在那里被撕成碎片!我们不知道他是开膛手家族的成员!”

  “嗯,我们都知道阿凯尔只要上了屋顶就下不来了,所以他不可能会被挠痒痒挠死。格兰维尔,如果你对这件事这么神经质,那起初就根本不该掺和进来。”

  汉弗莱骄傲地在座位上挺直了身体:“快腿老兄请我们帮忙除掉阿凯尔。我们都是绅士联盟的成员——该隐俱乐部的精英。我们有义务出手相助!”

  “我就料到会是那样,”德-昆西沉思着说,“我只是觉得那件事挺有意思。而且能让我抓住快腿老兄的一个把柄,我觉得那迟早都会派上用场。当然了,它竟然变成了更大的筹码,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当我们发现了他也是开膛手家族的成员,还杀掉了同胞兄弟的时候……”他薄薄的嘴唇挤出一个微笑,“嗯,感觉就像是我所有的生日都汇到了同一天。它带着我们顺利地走到了现在,还带来了现有的交易。”

  汉弗莱脸上掠过一丝阴影,他慌里慌张地喝干了咖啡:“你看,你还是可以很高兴的,尼古拉斯,但我很担心。我同意帮你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你对我保证过,我们不会受到伤害。”

  德-昆西眯起了眼睛:“我觉得你挺好。”

  “但可怜的埃德温出事以后……”

  “什么?”

  “你没听说吗,尼古拉斯?昨天有人在胡同里找到了他的尸体。”

  “哦。”

  “你就是这种反应吗?你还不明白吗?埃德温死了!据说他是被谋杀的!”

  德-昆西啜了口咖啡,皱皱眉头,把杯子推到了一边:“你看,要不是有别人杀死了埃德温-拉弗蒂,我会亲自动手的。”

  “尼古拉斯!”汉弗莱震惊地叫道。

  “面对现实吧,格兰维尔。那个人就是个会走路的包袱。他在午夜喝得醉醺醺的,谁知道他泄露了多少秘密?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把他拉进来的。”

  “但他是我们的同伴!他是绅士联盟的一员!”

  德-昆西扮了个鬼脸:“在我看来,最近发生的事情证明绅士联盟已经不存在了。只有我和你了,格兰维尔。”

  “但如果那些人能杀死埃德温,谁说他们不会杀死我们呢?”

  德-昆西冷哼一声:“眼下我还不担心这个。我们还不知道拉弗蒂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许他是踩到自己的鞋带绊倒了,磕到了头。就算是开膛手家族的人,那又怎么样?这只是个警告而已。拉弗蒂不过是个筹码。”

  汉弗莱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盘子:“如果是我被杀了,我相信你也会这么说的。”

  “好了,好了,格兰维尔,”德-昆西用冷得刺骨的手拍了拍他,“我跟你说过了。现在只有我和你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你看,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就跟意料中一样。我们跟两位剩下来的开膛手家族的孩子取得了联系——我们的老朋友快腿老兄和玛丽安。这会儿,两个人都敏锐地觉察到了:我们知道他们的假身份,而且很可能会把消息泄露给出价最高的人。我们就来看看这场拍卖能够推到多高的价位吧。”

  “你觉得他们会付钱吗?”

  德-昆西强忍住了一句咒骂。“格兰维尔,我们提供的可是登上开膛手宝座的通行证。没有继承仪式,不用冒痛苦死亡的危险。他们要做的就是在黑暗之地某个肮脏的角落里杀死另一个人,再等着亲爱的老托马斯死掉就行了。他们会付钱的,好了,发发慈悲吧,控制住你自己。一个星期之内,一切就结束了,你会成为黑暗之地最富有的人之一。”他站起来,用大礼帽扣住画笔似的头发,“该离开这个讨厌的牲口棚了。你走不走?”

  汉弗莱使劲摇了摇头:“在埃德温出事以后?没门。目前黑暗之地太危险了。我是不会回去的,我要等着这场交易完成,事态全部平息。”

  “随便你吧。”德-昆西目光敏锐地扫视了下周围,“不过,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你怎么能在光明之地待着。”

  “噢,你只要试试就知道了,”汉弗莱的眼睛猛然间变亮了,“你会发现有很多事可做。不管我去哪里,不管我在哪条街道上闲逛,都能看到这些美丽的餐馆,菜单上写满了我们听都没听过的美味佳肴。你知道什么是咖喱吗,尼古拉斯?还有鸡肉炒面?”

  德-昆西摇了摇头。

  “这里的每一口食物都是一种美妙的体验。就算我每天都在外面吃饭,但要把这里的餐馆全都吃遍,还是要花上好几年时间。”

  汉弗莱坐回椅子上,脸上挂着梦幻般的微笑。德-昆西觉得自己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于是他生硬地点点头,急匆匆地走了出去。看到客人离开了,女服务员走到桌子边,开始清理盘子。

  “还要点儿什么吗?”她问道。

  汉弗莱看了看怀表,又扫了一眼餐牌。好像他今天没什么要紧事。

  “把同样的食物再来一份,谢谢。嗯,这次加上蘑菇吧。”

  女服务员奔向柜台时,他打开那份陈旧的报纸,再次读起了头条新闻。(待续)

  本书精华已为您连载完毕,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