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黑白剑 > 正文 > 第二十四回 荷花池底
第二十四回 荷花池底



更新日期:2021-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周千里低声道:“这两位都是出身武当门下,他们之间,自己有着很好的调整,五个武当门下,集中一处。”

万寿山道:“六个人,有五个是武当弟子,另一个什么门下呢?”

周千里道:“好像是鹰爪中,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时,双方已展开激烈的恶斗。

两个施刀的大汉,刀法大开大盒,果然是昨日遇上的一路人物。

这些人,狼藉无名,但武功之高,刀法之强,实叫人吃惊。

两个仗剑迎敌的武当的弟子,在动手十招之后,已然有些被近落下风的感觉。

不知是什么人创出了这套刀法,雄浑诡奇,兼而有之。

石一峰眉头一皱,望望搏杀场中四人,显然,亦对那两个施刀大汉的凌厉攻势,为之惊骇不已。

斩情女低声道:“那些长刀杀手,刀法正中有奇,我和林公子都几乎伤在他们的手下,这些年轻人好强之习太重,只怕不肯请人助战,咱们要不要出手?”

周千里道:“再看一会儿吧!他们师兄弟集中在一起,照说应该有个照应才是。”

果然,两个武当门下,疾快的闪身而出,分助两个师兄。

黄袍大汉一挥手,另外两上执刀大汉,也疾步而了。

另一个年轻人仗剑而上,五个武当弟子,全数出动。

搏杀场中,形成以五对四之局。

两个黄袍人,没有再请令增加人手,大概感觉到以四对五亦足可取对方之命。

但事实上,情况却大出人意料之外。

五个武当弟了合手之后,立时布成了一个阵势。

但见五个交互换位,五剑相互支援,顿然四个长刀杀手的攻势被封住。

周千里点点头,低声道:“万兄,这就是武当派中有名的五行剑阵,看来,他们已是十分纯熟。”

四个长刀杀手,不但未能把对方的剑阵突破,而且,反而被对方剑阵收缩的压力,迫得向一起集中。

显然的,四海镖局已占了优势。

这时,两个黄袍人也发觉了情势不对,左首一人,低声道:“老二,你瞧出来没有?”

右首黄袍人道:“好像是武当派中的五行剑阵。”

左首黄袍人道:“奇怪呀!武当派中的人,怎么会跑到了四海镖局中来。”

右首黄袍道:“莫非武当派已和四海镖局勾结一起。”

左首黄袍人道:“大概是不会错了,单凭一个四海镖局,凭什么和咱们作对?”

右首黄袍人冷笑一声,突然提高了声音道:“石一峰,我说呢?一个小小的四海镖局,怎么敢和黑剑门作对,原来,你们早已经和武当门下有了勾结。”

石一峰冷冷说道:“黑剑门纵横江湖,到处为非作歹,如果你们是我石某的朋友,我石某人很惭愧有这种朋友……”

左首黄袍人冷笑一声,右手一挥,四个佩剑从人,突然飞身而出,攻了上来。

阴阳双剑正待出手,却见五行剑阵,忽然扩大,把四个用剑的杀手,也圈入了阵中。

这时,是以五抵八。

四剑、四刀。

八个杀手,全被圈入了五行剑阵。

斩情女看得很仔细,她知道这些杀手的厉害,觉得这五人武当门下弟子,绝无法和这八人抗拒。

但事实上,却大出了斩情妇的意料之外,武当派的五行剑阵,竟然是有无穷的妙用,八个人,被圈入阵之后,仍然保持个不胜不败之局。

这是一件很奇怪、微妙的事,一个对一个,武当门中弟子,就不是这些杀手的敌手,但五个武当弟了加在一起,却可以抗拒八个武功绝高的杀手。

斩情女看到了这些正大门户精奇武功的成就。

不禁暗暗一叹,忖道:“他们所以能够屹立江湖,数百年声誉不坠,确实有他们的高明之处,名无幸至,并非偶然。

两个黄袍大汉,脸上都蒙着面纱,无法看清楚他们的神色表情,但斩情女却感觉到他们的惊疑之心。

石一峰高声说道:“两位带来的属下,都已出手了,现在,我看两位也该出手了。”

左首黄袍人,突然踏上半步,冷冷说道:“石一峰,你要试试吗?”

阴阳双剑,突然迎了上去,接道:“用不着石老亲自出手,咱们兄弟接下你朋友就是。”

左首黄袍突然抽出了一把缅铁软刀,冷冷说道:“看你们这副模样,大概是阴阳双剑了?”

阳剑马候冷笑一声,道:“咱们兄弟闯荡江湖大半生,见过的高人很多确有不少人,只针耍嘴皮子罢了,阁下手底下,有多少工夫,不妨尽量施展。”

左首黄袍人突然行近一步,右手一抬,软铁缅刀,唰的一声,挥斩过来。

阴剑郭相举剑一封,挡开缅刀。

阳剑马候趁机一剑劈了过去。

黄袍人冷冷说道:“怎么?你闪要两上打一个呢?”

马候道:“阴阳双剑,一向是两个齐上,你们一个人,咱们是两个,你们十个人,咱们也是两上。”

黄袍人冷笑一声,道:“两位一齐上了也好,免得我多费手脚。”

缅刀突然加快,连绵攻了一十二刀。

这十二刀,分劈郭相、马候,每人六刀。

一阵连绵的金铁交呜声,十二刀尽被封开。

但阴阳双剑立刻还以颜色。

每个人还攻了三剑。

黄袍人手中的软刀,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变化万端。

只见刀光连转如轮,片刻间化作了一片刀芒。

幸好,阴旭双剑,都是久经大敌的人,双剑全壁,还可以勉强接下来。

右首黄袍人冷笑一声,道:“石一峰,咱们也该活动一下了。”

话出口,人也同时动,寒芒一闪,已然攻近前胸,好快的一刀。

石一峰大喝一声,连续劈出了两拳。

拳风呼呼避开了刀势。

他虽然称破山手,拳掌工夫了得,但也不敢赤手空拳,硬接对方的锋利缅刀。

全力劈了了两拳之后,右手一探,摘下了背上的大刀,挥刀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杀。

这是一声凶厉无匹的会战,刀光、剑影,弥漫了数丈方圆。

大礼上说起来,这些人,都算是武林中一流高人,每个人都学有专长,都有他们独特的造诣。

所以,搏杀虽然激烈,双方却还维持了一个半斤八两的均衡之势。

周千里点点头,道:“黑剑门的打手,虽然很高明咱们的实力,也不错,看这一战,使在下觉得黑剑门也并非十分可怕,只是武林同道过去,太过纵容他们。”

斩情女道:“周大侠,咱们要不要出手?”

周千里道:“多看看他们的刀法路数,也许能够找了一点蛛丝马迹。”

斩情女道:“周大侠,可是已以看出了一些什么?”

周千里道:“有些像,但也有些不像?”

斩情女道:“像什么?”

周千里道:“像我一位朋友的刀法?”

斩情妇道:“你一们朋友的刀法?难道他进入黑剑门。”

周千里道:“三十所没有听过他的消息,他是否进了黑剑门,我也不太清楚。”

斩情女道:“三十年不相往来,你们之间的友情,是相当的冷淡了。”

周千里道:“姑娘,三十年不相往来,是因为我找不着他,我化了两年的工夫,天涯海角地去找他,但却一直没有消息,就像他突然间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不知行踪何处……”

斩情女道:“他会不会死了呢?”

周千里道:“不会。”

斩情女道:“为什么?”

周千里道:“他死该见尸,以他在刀法上的成就,杀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斩情女沉吟不语。

周千里笑一笑,道:“姑娘,像他那样身份的人,死亡也该是一件很轰动的事。”

斩情女道:“贱妾晚生十年,不知是否听过你那位朋友的大名?”

周千里道:“刀怪张丹,易姑娘是否听过这个名子?”

斩情女道:“听过,江湖上传说他的事情很多,近几年来,从未听人提起。”

周千里道:“黑剑门的事件,大过震动人心,很多江湖上的大事,都被掩遮了过去。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老前辈,你认识那两个黄袍人吗?”

周千里凝目望去,只见石一峰已被对方缅刀逼得险象环生。

倒是阴阳双剑,和另一个黄袍人,倒还能保持不胜不败的局面。

对方八个杀手,也仍被困在五生剑阵之中,这个名动天下的剑阵,果然是非同小可。

周千里道:“不能让石兄受到了伤害,咱们可以出手了。”

万寿山道:“那小子在缅刀上成就不错,我已经瞧出了一点门路,我去对付他。”

周千里笑一笑,道:“这一次,不劳万兄出手,我要露面,我已大概猜出他们是谁了?”

万寿山道:“她吧!不过,周铁笔,要不要你的大侠性格,仁德宽厚,放他们两个人离开。”

周千里道:“这个我明白。”

举步行了出去。

石一峰正感不支,周千里却突了一笔,封住了黄袍人的缅刀。道:“石兄,请退下休息,这个人让给我了。”

石一峰点点头,退了下去。

周千里淡淡一笑,道:“阁下既认识石一峰,想必也认识我了。”

黄袍人打量了周千里一眼,道:“铁笔金针周千里。”

周千里道:“好!在下正是周铁笔,既然彼此叫明了,阁下也应该亮出字号了。”

黄袍人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显然,他内心之中,还有着很大的惊惧。

周千里在江湖上的名声太响亮了,响亮到和他为敌的人,心中有一份自动的不安。

只听黄袍人叹息一声,道:“周大侠,这一点,很难从命。”

周千里道:“为什么?”

黄袍人道:“因为,人不能和鬼通名报姓。”

周千里怔了一怔,道:“人和鬼?这话怎么说,谁是人,谁义是鬼?”

黄袍人道:“你是人,我是鬼。”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你是心中有鬼,男子汉,大丈夫,生死何足畏,为什么不揭下你脸上的蒙面黑纱,堂堂正正的作人,取下你的面纱吧!”

黄袍人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取下来。”

周千里道:“为什么?”

黄袍人道:“在戴上这副面纱时,我们已以立下重誓,脱离了人间,进入鬼城。”

周千里脸色一寒,道:“胡说,你真的认为我瞧不出你的身份吗?”

黄袍人道:“就算你周大侠认出了我是谁,我也不会承认。”

周千里道:“那不要紧,我揭下你的面纱时,别人自会看出你们两兄弟的身份了。”

黄袍人黯然一叹,道:“周大侠,你认为你能揭下我戴的面纱吗?”

周千里道:“难道不能?”

黄袍人道:“不能”

周千里道:“哦!在下倒不信。”

大跨一步,举起了手中铁笔。

黄袍人道:“周大侠可以杀了我们,但却没有法子取下面纱,当我第一天戴上这面纱时,它已和脸上的肌肉,合为一处。”

周千里呆了一呆,接道:“有这等事?”

黄袍人道:“周大侠不相信,何不求证一下?”

周千里道:“好!那你就出手吧!”

这时,林成方也赶了过来,正和斩情女站在一处。

斩情女低声道:“林兄,瞧到了没有?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周前辈,还未出手,对方已经有些畏惧了。”

林成方道:“周前辈是家父的好友,但他武功真的如何,在下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姑娘,在江湖上走动的时间久,想必有些知晓了。”

斩情女道:“周大侠的名气很大,但我却从未听说他和人动手。”

两人谈话之间,黄袍人已然挥刀击出。

周千里铁笔一架,展开还击。

七八个照面已过,双方立刻分出了强弱之势。

但见周千里铁笔纵横,片刻之间,已把黄袍人圈入了一片笔影之中。

黄袍人勉强支持了二下个回合,握刀的右腕,被铁笔击中,手中的缅铁软刀跌落下来。

周千里铁笔一抬,唰的一笔,挑落了黄袍人一片面纱。

黄袍人尖叫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周千里手中铁笔寒芒,如影随形一般,指在了黄袍人的咽喉之上。凝目望去,果然见那黄袍脸上流下血来。

他没有说谎,整个面纱,除了剩下来之外,鼻子之上,都嵌入了肌肉之中,空出了嘴巴,大概是留作吃饭、说话之用。

周千里道:“你……”

黄袍人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周千里叹息一声,你们兄弟,在武林之中,也算是有名望的人,怎会甘愿被人如此折磨。”

黄袍人道:“我们情非得已,周大侠,在下愿意说出所知内情,但我只求周大侠一件事!”

周千里道:“你说吧。”

黄袍人道:“不要揭穿我的身份,给我们兄弟一个自终死亡的机会。”

周千里道:“为什么一定要死,何不留下有用之身,共抗黑剑门?”

黄袍人道:“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我们却苟全性命,忍辱偷生,自然是有着不能轻易一死的苦衷了。”

周千里道:“有这等事,千古艰难一死,你们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黄袍人道:“是不怕死,但我们兄弟却生为人生,死为人死!”

周千里接道:“这么严重的吗?”

黄袍人道:“世上有很多事,都可以作假,但只有一桩事,不能作假。”

周千里道:“什么事?”

黄袍人道:“死亡,尤其是面对死亡,一日但可以了然,想作假,也是有所不能了。”

周千里说道:“看来,阁下的死意很坚决了。”

黄袍人道:“而且,也很壮烈,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个这样死亡的机会,但却一直没有找到,见到了你周大侠,才算有这个机会了。”

周千里轻轻吁一口气,道:“你这样死了,难道,就不会泄漏隐秘吗?”

黄袍人道:“不会,我要先毁去带来的杀手,余下的就是你们这边的人了,希望他们能够保密。”

周千里道:“我们这边的人,你可以放心,他们绝不会泄漏出去。”

黄袍人道:“既是如此,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了。”

突然冲入五行剑阵之中,手起一刀,杀了一个杀手。

这变化,完全出人意料之外,双方见杀之人,都不禁为之退一步。

两个黄袍人,突然联手,双手劈出,不大工夫,带的杀手,全数死于两个黄袍人缅刀之下,那些杀手,个个武功高强,实力不在这两个黄袍人之下。

但他们却没有还手,完全是一种束就戮的状况。

杀完了随来的杀手,左首黄袍人缓缓说道:“周在瞪希望你们不要说出今日之事,最好能传出一种说法,包括咱们兄弟在内都是死在你们的手中。”

话说完,突然回手一掌,击向自己天灵穴当场而死。

另一个黄泡人却突然攻出一剑,刺向了阴剑马候。

马候怒道:“好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唰的一剑刺,刺了过去。

那黄袍人不但不闪避,反而一挺身,迎向马候剑势,长剑刺入前胸。

马候呆了一呆,那黄袍人已拼尽最后一口气,脱开剑,倒地而逝。

这一剑,正中了心脏要害。

两个黄袍说死就死,干净俐落,虽然死法不同,但却都十分壮烈。

周千里缓步行了过去,蹲下身子,想揭开两个脸上的面纱。

这才发觉,那面纱是两层,里面一层纱,果然由鼻子以上,瘠人了脸上的肌肤之中,如果要揭下面纱,必然会使那人面目全非。

其实,用不着揭开面纱,周千里也已知道这两个黄袍人的身份了。

林成方缓步行了过来,道:“周叔叔,这两位是……”

周千里摇摇头,接道:“成方,我答应过你们,不能泄漏他们的身份,这一点,你要多多的原谅。”

斩情女道:“不管他们是谁,过去的为人如何,单是今日表现的勇气,十分叫人敬重。”

周千里点点头,道:“他们人已经死了,过去和现在,都化为乌有,我们不用追究分们的身份,也不用管他们是谁了。”

缓缓站起身子,接道:“处理这些尸体吧。”

包天成说道:“给他们两人安排厚葬……”

周千里道:“不用,如何处置别的尸体,两人也是一样。”

光棍听话,两面都想,包天成立刻领悟到周千里的意思,点点头,高声说道:“来呀!用药物化去这些尸体。”

周千里仰望夜空,轻轻吁一口气,道:“万方,你看,今夜中,他们会不会只来这一批人?”

林成方道:“照说不会,他们已经对付四海镖局很多次,大部伤亡于此,今夜要来,应该是动员大批的人手才是,怎么如此轻松?”

周千里道:“但除此之外,却不见别的动静,这又是为什么呢?”

林成方道:“这就叫晚辈想不明白了。”

周千里道:“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诸位想想看,这镖局之中那里是可渡的陈仓。”

包天成嗯了一声,道:“王分局主何在?”

王荣应声奔了过来,道:“总镖头……”

包天成道:“想想看,这座徐州分局,那里有天然的空隙。”

王荣道:“从花园中,茶花池,有一条水沟可通。”

包大成道:“快,园茶花池。”

王荣应了一声,带人奔去。

包天成、周千里、万寿山、林成方、斩情女、全都跟了过去。

他们本来就是负责四下接应,也没有一定的固守地方。

王荣下令燃起了火把,顿然间一片明亮,可见方圆数丈内细微景物。

凝目望去,只见茶花池畔,躺着三具尸体。

周千里怔了一怔,道:“早已有埋伏在这里了。”

王荣道:“没有啊!”

周千里道:“这些人,是不是黑剑门中人?”

林成方道:“看起来,倒是很像。”

话声一顿,接道:“一定是他出手了。”

周千里道:“谁?”

林成方道:“高空雁,这个武功高最,是人无法了解的人。”

周千里点点头,未再多问。

包天成道:“王荣,这地道通往何处?”

王荣道:“转到墙外面。”

周千里道:“这地方既是十分隐秘,高空雁又怎么知晓。”

林成方道:“这个人,一切都叫人无法了解,他一个人躲在屋里,也不知我们见面。”

周千里道:“你们看过他出手没?”

林成方道:“没有见过,他一切,都在暗中进行,叫人摧测不透。”

周千里道:“成主主,你确定这些人,都是他杀的吗?”

林成方道:“确定,除他之外,四海镖局中,再没有别的人,能无声无息的杀死这些人。”

周千里行近池畔,翻动了一具尸体,很仔细地看了一阵,道:“不错,他们都是刚死不久。”

林成方低声道:“老前辈,看出一点眉目没有?”

周千里笑一笑,道:“什么眉目?我是在查看他们是死在什么手法之下!”

林成方微微一笑,道:“老前辈,没有瞧出他的出身吗?”

周千里道:“瞧不出来。”

这时,正北方位上,突然传过来一阵急厉的哨音。

包天成呆了一呆道:“又有一批人赶来了。”

林成方道:“黑剑门中人,一直如此。”

周千里道:“包兄,想想看,哪里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包天成道:“王荣,除了这座荷花池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混进来?”

王荣道:“没有了。”

周千里道:“此地事,已用不着咱们费心了。走!咱们到前面看看。”

转身大步而去。

他一走,包天成、王荣等,也只好跟着走了。

四周的火把,也突然熄去,恢复了一片黑暗。

周千里走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道:“成方暗中回去看看。”

林成方点点头,转身而去。

斩情女低声道:“我也去,他一个人,也许应付不了。”

周千里点点头。

斩情女藉夜色和花木掩护,很快地迫了上去。

周千里低声对王荣说道:“要他们回去咱们留在这里。”

玉荣点点头示意随来的趟子手和镖师继续退走,包天成,王荣和周千里去留了下来。

三个人很快隐伏在一片草树之中。

林成方行近了荷花池畔,伏身在一片花树后面。

斩情女隐身在林成方身后七八尺处。

荷花池中一片平静,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忽然间,响起了一阵水波激动之声。

紧接着一条人影,忽然由水中冒了出来。

林成方暗暗点点头,忖道:“究竟是见识广的人,对事情的观察判断,自有别人难及之处。”

那人穿着一身油绸子水衣,爬出水面之后,一长身,窜入花树丛中,静伏不动。

林成方便也沉得住气,一直隐藏着没有行动。

他相信周千里必会很周密的安排。

那隐入草丛中的人,等候了足足有一刻工夫之后,不见动静,才缓缓站了起来。

藉一点星光,林成方凝目望去,发觉那人已经脱下水衣,露出了一身深蓝色的劲装。

只见他流目回顾了一眼,缓缓行到荷花池旁边,轻轻在水面上击了两掌。

但见水花一翻,又一个穿着水着的人冒了出来。

片刻工夫,连上来了五个人。

林成方没有动,斩情女也没有动。

爬上来的四个人,也都脱下了身上的油绸子水衣。

五个集于一处,低声商量。

林成方心中忖道:“现在,应该是有所行动的时候,看五人的情形,大概是一个小型的组织。

心中念转,人由花丛中缓缓站了起来,冷冷说道:“五位才来呀!”

斩情女紧跟着站起身子,飞身一跃,落在了林成方的身侧。

这时,五个黑衣大汉,集中在一处,本来还在低声谈话。听到林成方呼喝之后,竟然转过身子。

五人之中,有一个年纪特别大一些,留着垂胸长髯的人,点点头,道:“原来,你们早就设下了埋伏。

林成方道:“不错,你们能找到这水道,也足见高明了。”

长髯人冷冷说道:“我们这些人,也是你们杀的人?”

林成方道:“他们的尸体在此,阁下应该早已看到了。”

人不是他们的杀的:“他不能承认,只好含含糊糊地应付过去。”

那长髯人点点头,道:“很好,这些人,都是死在暗算之下。”

林成方道:“你们也暗袭,死于暗算之下,有何不可。”

长髯人道:“你是不是叫王荣?”

林成方道:“不是!四海镖局除了王荣之外,还有很多的高人。”

长髯人道:“敢不敢道上姓名?”

林成方笑道:“为什么不敢,咱们本来就是光明正大的人,不像诸位一样,是钻在地下的人,像老鼠一样,见不到大日。”

长髯人怒道:“你满口胡言,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林成方道:“不知道,不过黑剑门中,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长髯老人道:“好狂的口气,要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突然举步一跨,人竟飘空而起三四丈的荷花池,一步就跨了过来。

林成方吃了一惊,暗暗忖道:“这人好高明的轻功,颇似传言中的凌空虚渡。”

斩情女也看得心头震动,她行走江湖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身手。

那长髯人跨过荷花池,人已面对着林成手。

林成方神情肃然,道:“阁下轻功很高明,但不知大名怎么称呼?”

长髯人道:“在下说了名字,你也未必识得。”

林成方道:“试试看吧。”

长髯人道:“铁笔周千里。”

林成方呆了一呆,道:“你叫周千里,人称铁笔金针。”

周千里道:“不错啊!区区手中的兵刃,正是铁笔,暗器是金针,你怎么会知道呢?”

林成方冷笑一声,道:“你是周千里周大侠。”

周千里道:“区区就是周千里,还要见什么周千里呢?”

斩情女摇摇头道,道:“林兄,江湖上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在下也是很少见,不用和他们多费口舌了。”

周千里喝道:“我哪里厚颜无耻,我叫周千里,一点不假。”

林成方道:“世上也有很多同名同生的人,但却没有你这么一个巧法?”

周千里右手一挖,亮出了兵刃。

那是一支铁笔,一支真真正正的铁笔。

林成方冷笑一声道:“要动手了?”

周千里冷冷说道:“你不信我铁笔周千里,就试试在下手中的铁笔如何?”

林成方唰的一声,抽出长剑,道:“好!在下也想领教。”

双方挑明了,彼此形成了相对之势,也用不着隐藏身躯。

另外四个身着深蓝色劲装的人,也行了过来,站在周千里的身后。

显然,这一群来人之中,要以这个铁笔周千里的身份最高。

斩情女低声道:“他既用铁笔,又假冒周大侠的名讳,小心他的金针暗器!”

林成方点点头,迎了上去。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之声,道:“林贤弟,暂缓出手。”

真的周千里随着笑声,越过了林成方。

他亮了铁笔。

星光下,只见两人手中的铁笔,尺寸、大小,也是完全一样。

至少,有一个人,是蓄意模仿对方。

一拂胸前的花白长髯,周千里笑一笑道:“看你手中的铁笔也不错,只是年轻了一些,老少两个周千里碰上了头,看来,各位得有一场真假之战了?”

年轻的周千里道:“你也叫周千里?”

周千里道:“老夫这周千里的名字,已经用了几十年,你没有出头以前,江湖上只有我一个周千里,今夜中,却有了两个不同的周千里,幸好,就被老夫遇上了。”

那劲装长髯人,道:“在下是真正的周千里……”

周千里道:“我相信,这名子,大概不是你自己取的了。”

劲装周千里道:“你怎么知道?”

周千里道:“这就不错,黑剑门果然高明,能造成一个周千里,必须也可创造很多的别人了。”

劲装人道:“我要说明一件事,我很小就叫这个名字,我不用冒充什么人?不过,江湖上,竟早就有了你这个老周千里,在下也是有些意外之感。”

周千里道:“不怪你,小周千里,你只不过是他们培养的好多个混淆别人耳目的杀手之一。

语声一顿,接道:“很不幸的是,你出道就遇上我这个货真价实的老周千里,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你活在世上。”

小周千里道:“我是说,咱们这两个周千里,今晚上,必须要死去一个了?”

周千里道:“对!我相信,除你之外,他们不会还有第三个周千里。”

小周千里冷冷说道:“好!咱们本是准备暗袭而来,既然被你们发觉了,那就挑明了吧。”

扬手一笔,刺了过去。

周千里道:“好!”

铁笔一抬,封开一招。

这时,包天成、万寿山,也行了过来,加上周千里,林成方、斩情女双方都是五个人。

对黑剑门中人,包天成已不敢稍存轻视之心。

老少两个周千里一对铁笔并举,展开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搏杀。

铁笔金针周千里,乃是江湖上有名的大侠,所以,斩情女看得十分用心。

这一仔细看,顿然力之一呆。

原来,两个铁笔的路数,竟也完全一样,两个周千里,好象都很熟悉对方的笔法,年进奇招,但都被对方从容化解。

看双方搏斗了四五十招,仍然不分胜负,斩情女才低声说道:“林兄,瞧出了一点门道没有?”

林成方道:“什么门道?”

斩情女道:“两人的笔路、招法、完全相似,看样子,好象是同出一门。”

林成方道:“这就有些奇怪了。”

斩情女道:“奇怪什么?”

林成方道:“那小子怎么会周大侠的笔法呢?”

斩情女道:“这里的学问很大,咱们得研究一下才行。”

忽然间,周千里笔法一变,‘千锋一聚’,一笔刺下了那劲装人的胸前。

周千里拨出铁笔,向后退开了五尺,缓缓说道:“你学到了老夫大部份的笔法,但却没有学去精髓。”

斩情女、林成方、包天成、万寿山,全部凝神蓄势,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势,但四个劲装人,并未立刻出手,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那中年劲装人身子摇了一摇,道:“我真的叫周千里,但我不知道这名子是什么人起的……”

蓬然一声,倒摔在地上。

周千里点点头,四顾了一眼,道:“你们哪一位要替他报仇?”

四个劲装人望望周千里,又望望那具尸体,没有人说话。

寻同伴之死,似乎是无动于衷。

斩情女突然发觉了这批杀手,和过去所见的杀手不同。

过去所见的杀手,彼此之间,似是有相互关照的情意,但这些杀手,彼此之间,似乎是漠不关心。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低声说道:“林兄,你发觉了没有?”

林成方道:“发觉了什么?”

斩情女道:“我发觉他们的这批杀手,和上批完全不同。”

林成方道:“怎么不同?”

斩情女道:“这一批杀手这之间,似是彼此漠不关心。”

林成方道:“那批人,个个纯洁,但这一批杀手,似乎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物。”

只所一个劲装人冷冷说道:“咱们不一定要替同伴报仇,不过咱们要办的事情,也不能因此受到限止。”

斩情女冷笑一声道:“不管你用多大的口气说话,但我们也能看得出来,你闪那位死去的同伴,是你们之间的领队,也是戏功最强的人。对吗?”

四个劲装人相互望了一眼,突然出手攻了上来。

林成方、斩情女、包天成、万寿山,抢着迎了上去。

一接上手,双方就展开了很激烈的搏杀。

周千里反而被冷落了下来。

他已经展现了武功,包天成、斩情女都看出他比自己高明。铁笔金针毕竟是名不虚传。

万寿山表现了武功上高深的造诣,不足十个回合中,一掌击毙了对手。

斩情女剑势一紧,突出奇招,刺死了对方。

林成方、包天成在五个回全之后,刀伤了对手。

周千里指髯一笑,道:“如果不是你,不是成院主,林兄和四海镖局这么庞大力量结合在一起,就算武功高人一些,要独力对付这些杀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包天成道:“不错,在下终年保镖,在江湖上闯荡,会过不少江洋在盗,但黑剑门这样的组织,我们在逃避他们。”

斩情女笑道:“但贵局还是和他们碰上了。”

包天成道:“那是因为姑娘和林少侠给我们的鼓励大多,四海镖局也是被逼骑上了虎背,没有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和黑剑门对抗了……”

目光一掠万寿山和林成方,接道:“自然,两位的率先而起,也是引起我们四海镖局奋起抗拒的勇气。”

话如再说下去,那就有揭疮疤的可能,所以,林成方改变了话题,道:“周大侠,你是江湖前辈,一向料事如神,对黑剑门这个组织,有着什么特异的看法吗?”

周千里望望大色,道:“看今夜光景,黑剑门大概不会再有大力侵犯之意,但咱们倒也不能大意,不如就在此席地而坐,既可防敌人攻来,亦可惜机谈谈……”

语声一顿,接道。我和老叫化子,曾经花了不少工夫,来研究黑剑门这个组织,也觉得十分奇怪,它好像是突然间,凭空出现,而且,一出现,便锋芒毕露,震动江湖,这似乎是有些不太可能……”

林成方接道:“对,这么一个笼大的组织,应该有一个来龙去脉才对?”

周千里道:“对他们的刀法、剑招,以及各种武功,我都用过了一番心思,发觉他们剑招、发路,并非是独特创新之学,刀法、剑法江湖上常常可以见到。”

斩情女道:“老前辈,这些证明了什么?”

周千里道:“如果他们是新学的人,那证明了传授他们武功的人,出身江湖各大门派,但他人也可能江湖上各大门派的弟子,被黑剑门吸收了过去,不论这两种原因,唯一独特的地方,是他们行止神秘,使人有着莫可预料的感觉。”

斩情女道:“也不完全如此,他们有一批杀手的刀法,不但凶厉,而且很新奇,江湖上很少出现,至少,我就没有见过。”

周千里道:“姑娘说的是,他们的威胁力量,逐渐扩大,大有淹没整个江湖趋势,所以我才和老叫化着急起来,互处奔走,说服各大门户,合力对付他们。”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周大侠,晚辈看前辈,适才和那人动手的经过,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已死于前辈之手的冒名周千里,用的笔路和你十分相似。”

周千里道:“唉!论他的内功成就,似乎已经相当雄厚,其他造诣,都不在我之下,实在说,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可惜,他太喜欢模仿我,唉!他的笔路,确已到了九成似我的境界,但也忘了,我这套笔法中的不少绝招。”

江湖上知晓不多,用我的武功对付我,除非他在招法中另藏奇学,否则,我岂不是轻轻易易就对付了他。”

斩情女道:“对,这对他们是一个缺憾,临摹别人的武功,能学到十成相似的境界,用来对付虽人可以,但他很不幸,一上手,就遇上了老前辈。”

周千里笑一笑,道:“唉!他如早些出现江湖,用铁笔杀人,就算我开口相辩,只怕也很难辩出个所以然来。”

斩情女道:“以老前辈在江湖上的声誉,这种陷害之法,只怕是很难有效。”

周千里苦笑一下,道:“他们杀一个人,诬陷于自然无效,就算他们认定那个是我杀的,那人亦有可杀之道,但如他们杀上十个人,一百个人,那就大有问题了。”

斩情女道:“说的也是,同样一个人,也叫周千里,用的一样铁笔,这件事传出去,真也叫人难分真假。”

周千里道:“幸好,咱们发动得早一些,如是再晚两年,江湖上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那就很难预料了。”

包大成道:“嗯!看来,他们可能会另有一种阴谋。”

周斩情女道:“这些年来,江湖上各大门派,一直是各行其是,经过这一次动乱之后,也会使他们团结一些。”

周千里笑一笑道:“但愿如此。”

万寿山突然接口道:“周铁笔,你想过没有?”

周千里道:“想过什么?”

万寿山道:“咱们总是等着黑剑门中人,找上门来打一场,不是办法。”

周千里道:“我正在想这件事。”

万寿山道:“咱们要尽快地找个办法出来,对付这件事。”

周千里道:“想法子混入黑剑门中。”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咱们慢慢商量,办法或许可以想到,但入选是谁?

要大家斟酌了。”

周千里望望天色,道:“天已经快亮了,如果他们是乘夜袭击,大概是不会再下手了,走,咱们到大厅中谈谈去。”

用不着再想请别人参加,这几个,都是可以作主的。

大厅中燃起了两支烛火。

几个团团坐在一桌上。

包天成先开口,道:“黑剑门,似乎是有很多的人,我们似乎有着杀之不尽的感觉,我们一直想不出,他们由何而来。”

周千里点点头,道:“他们行动太诡秘,我们就算找到他一两处的巢穴,也无法一下子就能了解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想法子,混入他们的组织之中。”

斩情女道:“办法是不错。可是老前辈刚刚起来的吗?”

周千里道:“不是!这办法,我早就想到了。”

斩情女道:“那为什么不早一点派人去?”

周千里道:“唉!我派人去过。”

斩情女道:“去过了?消息如何?”

周千里道:“一直没有消息。”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被黑剑门杀了?”

周千里道:“不知道,派去的人如泥牛入海,不知去向了。”

斩情女笑一笑,道:“所以,老前辈,准备再派几个人去?”

周千里道:“其实,人员越多,掩护越难,能有那么一两个人,也就行了。”

斩情女道:“晚辈也有这种看法,如果咱们不能渗入黑剑门内部中去,那就永远无法了解黑剑门,所以,这个险值得冒。”

周千里道:“姑娘,老夫已经有些灰心了,不知道如何冒这个险。”

斩情女笑一笑,道:“老前辈,这种事,既无法避开危险,也难免会有伤亡,这一点,老前辈不用放在心上了。”

周千里苦笑道:“派去的人,都是很年轻的人,但去了以后,如沉海的沙石,生死不明,叫人寒心得很。”

斩情女道:“但目前情势,又非如此不能挽救大局,老前辈不用顾忌大多了。”

周千里道:“派谁去呢?”

斩情女道:“我去。”

周千里道:“你!不太好吧?”

斩情女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目前情形演变,黑剑门大概不会再存着非杀我不可之心了,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

周千里道:“你就用斩情女这个身份混进去……”

斩情女道:“对!就对这个身份混进去……”

林成方接道:“易姑娘,这个不行。”

斩情女笑一笑,道:“林兄有何教我?”

林成方道:“黑剑门受到如此重大的损失,皆由你姑娘身上而起,所以,他们心中对你的记恨,必极深刻,姑娘一旦落入了他们的手中,他们定然不会放过。”

斩情女笑一笑道:“他们想杀我,却未能得手,而引起了很大的风波,这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很气忿,痛苦的事……”

林成方道:“正好,他们这股气忿之火,发在了你的身上,你如要坚持过去,大概正好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斩情女笑一笑道:“林兄,你不觉得他们对我也充满着好奇吗?”

林成方道:“好奇?”

斩情女道:“对!所以,我想他们不入杀我,就算要杀我,也会把我送到他们首脑人物那里去。”

林成方道:“就算如此吧!只怕还是免不了一死。”

斩情女道:“林兄,那就死得有价值了。”

林成方道:“在下倒是觉不出价值何在。”

斩情女道:“咱们困扰的就是不知道他们的首脑人物,一旦能揭穿了这个隐秘,我相信,黑剑门就不会在江湖上形成很大的威胁。”

林成方道:“知道了那个人,又能怎样?”

斩情女笑一笑,不讲话了。

从他的言语之中,斩情女已经听出一点内情,那就是林成方已经坚持不让她去。

斩情女心中有些感动,也有着一种温暖的感觉。

她不再坚持了。

林成方表现得很明显,不但斩情女听得出来,就是包天成、周千里都听得很明白。

本来,周千里是赞成斩情女去的,但见林成方如此坚持,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

林成方似是有了警觉,笑一笑道:“周前辈,晚辈觉得,单以易姑娘,一个人混入对方中,未免人单势孤,所以,如是一定要人去,咱们就应该多派几个人去。”

周千里道:“林少兄的意思呢?”

林成方道:“在下沉独,如果是易姑娘去,在下愿意同行。”

他忽然改了口气,更明显了。

斩情女道:“不行,咱们两个人一同去,只怕是更不妥了。”

林成方道:“为什么?”

斩情女道:“我一个人去,他们还不一定会杀我,如是咱们两个去,那是非死不可了。”

林成方道:“最好是让他们发觉咱们的身份。”

周千里道:“对!老夫也是这个意思,据观察所得,黑剑门中,虽然强悍,但他们有一很大的缺点。”

斩情女道:“他们彼此之间,只以约定的暗记信号连终,人却是素不相识。”

周千里道:“对!天下有圆必有缺,他们用此等手法,造成了一个神奇的诡秘,创造黑剑门,但也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如果不细心观察,很难瞧得出来罢了。”

斩情女道:“我们发觉了,就由这个漏洞混人黑剑门。”

周千里道:“目前还不是时机,不过,这机会随时会有,只是在人选上有了一点变化。”

斩情女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周千里道:“姑娘不用去了,林贤侄也不用涉除。”

斩情女道:“谁去呢?”

周千里道:“我……我想自己去一趟。”

林成方道:“不行,你是军中主帅,运筹帕幄,调兵遣将,这个事,还是俺进去的好。”

斩情女道:“周大侠,平心而论,咱们这一群人中,我该是最好的人选。”

万寿山笑一笑道:“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识人不多,混入他们之中,实在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包天成道:“万兄的武功,足可应付任何变故,只是你的江湖经验不足,这等事,只怕应付不下来。”

斩情女道:“最重要的是万院主太过方正,对付这种事,只怕也不大习惯。”

周千里笑一笑,道:“易姑娘说得不错,这件事,万兄不太适合。”

包天成道:“敝局中可以选几个人……”

斩情女接道:“这件事不用争执了,事实上,林兄机警,冷静,小妹阅历丰富,我们两人确实是比较适当的人选,如是林兄愿意,小妹愿和林兄前往。”

林成方道:“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周千里叹息一声,道:“我看还得从长计议,至少,等老叫化子来了之后,大家再商量一下。”

这时,王荣却匆匆行了过来,手中执着一封信。

包天成道:“哪来的书信?”

王荣道:“人们用强箭射进来了。”

周千里道:“信上说些什么?”

王荣道:“他们鬼谋,暗袭不成,似乎是改了办法,准备明里来了。”

周千里哦了一声,道:“约咱们定期一战?”

王荣道:“不是!信上说明是日午时,他们要来镖局拜访周大侠,和敝局的包总镖头。”

周千里道:“有这等事?”

王荣双手恭恭敬敬地将信递了上去。

周千里接过书简,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明日午时,趋访周千里,包天成。”

下面署名是黑剑门千手、万刀拜。

皱皱眉头,周千里缓缓说道:“这千手,万刀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林成方道:“那是一个人的绰号。”

周千里道:“看信上口气,千手、万刀,好象不是一,个人?”

斩情女道:“两个人也好,一个人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他来此地目的何在?”

周千里道:“他们来此的用心,不外是谈条件,和观察一下咱们的实力。”

包天成道:“咱们要不要布一下,”

周千里道:“总要安排一下,使他莫测高深。”

第二天,午时,果然有两个人到了四海镖局,而且,指名来访周千里和包天成。

迎客的是王荣和林成方,两个人挂刀、佩剑、如临战阵。

有些出人意外,所谓的千手、万刀,只不过是两个年约三十上下的年轻人。

他们面白净,穿着一袭青衫,看起来文质彬彬,不像是武林中人。

王荣挥挥手道:“两位就是千手、万刀。”

两上青衫人,道:“不错,咱们正是千手、万刀。”

王荣道:“哦!哪位是千手,哪一位是万刀。”

王荣冷冷地打量了两个一眼,道:“姓千的倒是少见。”

千手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有什么稀奇?”

王荣冷冷一笑,道:“两位来拜访咱们总镖头有何事情?”

千手道:“你是来迎客?还是要盘问我们?”

玉荣道:“是迎客,不过,我要问清楚了,才能带你们去见他。”

千手似乎是主事人,笑一笑道:“你们……”

王荣道:“大丈夫要光明磊落,可见天日,在下王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