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黑白剑 > 正文 > 第二十三回 宴中知情
第二十三回 宴中知情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话说一大串,但只要稍为用心听听,就会觉得出言未尽意。

包天成一双眼睛,一直望着林成方,显然是希望他发言。

但林成方只是苦笑。

那表示他话可说,但却碍难开口。

还是万寿山皱皱眉头,道:“成方,我看,他们该出面了吧?”

林成方笑一笑道:“他们说近日会来的,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万寿山道:“咱们已经正面和黑剑门冲突上了,彼此已然到了流血拼命的时光,难道还不到时辰吗?”

林成方道:“院主说的是,在下想法子和他们联络一下。”

万寿山道:“哼!现在厅中之人,个个都和黑剑门接过了手,我想,以江湖上流传之广,只怕早已经传遍天下,他们该知道消息了。”

林成方笑一笑道:“这件事,我想他们是早知道了,迟迟不来,也许有别的原因。”

万寿山道:“成方,你看,他们的身份,咱们应该说出来了吧?”

林成方道:“说出来,也不妨事,目下,都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只不过,我们答应过他们,最好等他们来到时,再作计议。”

万寿山道:“嗯!这倒也是……”

目光转注到包天成的身上,接道:“包兄,兄弟答应过他们。倒是不便食言,唉!

我虽然不能说出来他们是谁,但对事情倒是可以透露一些出来。”

包大成道:“万兄有为难之处,在下自然是不敢勉强,不过,此刻情势不同,我们四海镖局,己然正式和黑剑门对敌,彼此之间,必须配合,唉!不是兄弟长他人志气,减自己的威风,我们四海镖局,实非黑剑门之敌,镖局的镖师虽然不少,但能和黑剑门人交手的,也不过五六个人罢了,不敢相瞒万兄,我们镖局的精锐,大部份已集中在此了。”

万寿山点点头,道:“包兄之言,在下自然是信得过,就目下情形而言,他们确也不该再在暗中行动了。”

语声一顿,接道:“兄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这一次是硬被他们拖下了水,我怕他们已别有安排,绝不会只要我们几个人,想法子对付黑剑门。”

林成方笑一笑道:“在下觉得眼下咱们可以改变一下对敌的方法。”

包天成道:“林少兄有何高见?”

林成方道:“第一、咱们要以逸待劳,不用再受他们的引诱,固守镖局,力量集中,等候援手。”

包天成道:“这是一个办法,不过,也有很大的缺点!”

林成方道:“哦!”

包天成道:“如若他们发觉咱们因守不出时,他们必会集中高手,实行夜袭……”

林成方接道:“这个我相信可以对付。”

包天成道:“为什么?”

林成方道:“咱们还有一股不为他们知道的力量,就是那位高兄。”

万寿山道:“成方,你看到他出手没有?”

林成方道:“没有,不过,他确曾出过手,我们很多人,都得过他的帮助。”

万寿山沉吟一阵,道:“他是暗中出手相助?”

林成方道:“对!”

万寿山道:“成方,你今晚上去看看他。”

林成方点点头,道:“在下遵命。”

包天成回顾了王荣一眼,道:“再加强镖局防守,四人,一班,发觉有异,立刻传出信号,咱们从现在开始,至少要有三个人,留在厅中,着装佩剑,随时赶援。”

王荣应了一声,起身离厅。

万寿山轻轻吁了一口气,道:“今夜二更时分,我会要成方打出信号,和他们联络,过了明天,他们还没有消息,那就不能怪我不守约定了。”

话说得很明白,意思是说,过了明天他们还不来,我就说出他们的姓名了。

这时,突闻一阵尖厉哨声,传入了厅中。

包天成道:“天色刚黑,他们就扑进来了。”

霍然站起身子,举步向外行去。

万寿山道:“总镖头,让万某人。”

但见人影一闪,王荣疾奔入厅,道:“万爷,有人要见你。”

万寿山道:“什么人?”

王荣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姓名。”

万寿山道:“现在何处?”

王荣道:“已在厅外。”

包天成道:“他带有什么物件?”

王荣道:“他赤手空拳。”

回顾了包天成一眼,万寿山缓缓说道:“请他进来吧!”

只听一声哈哈大笑,道:“好严的门禁啊!”

一个黑中蒙面人,已然缓步而入。

万寿山冷哼一声,道:“是你。”

蒙面人取下了蒙面黑中,道:“万兄,不要责怪小弟故弄玄虚,事实上,小弟不得不如此,徐州城中,仍我满布着黑剑门的暗桩。”

来人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一代大侠,铁笔金针,周千里。

对这位名满江湖的大侠,包天成十分敬重,急急一上步,道:“原来是周大侠,属下们禀事不明,致使在下未能远迎,还请周兄恕罪。”

周千里还了一礼,道:“不敢当,包兄,贵局这一次表现得凛凛正气,不但使黑剑门为之惊心,就是少林、武当等正大门户,亦自敬佩不已,江湖上从此将对贵局,另有一番看法了。”

包天成回顾了万寿山一眼,道:“万兄,你说的合作人是不是这位周兄?”

万寿山道:“他!还有一个老叫化子。”

包天成道:“周兄,那一位是!”

周千里道:“江大同。”

包天成道:“江大侠……”

万寿山道:“这两人一搭一唱,可算把我给坑苦了。”

周千里道:“万兄,我和老叫化子已经商量好了,这场江湖大劫过后,我们负荆请罪,给你万兄作一辈听差。”

万寿山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不谈这个啦,要不是我有点自愿上套,你们也没有法子把我弄出听蝉院。”

周千里笑一笑道:“不管如何?把你拖出了听蝉院,卷入了江湖的是非中,我和老叫化子,都是抱歉万分,不过,我们没有看错人,你万兄,和林世兄,表现得太好了……”

万寿山冷冷接道:“少戴高帽子,我万某人不吃这个。”

林成方笑一笑道:“周叔叔,这里面,还有两个功劳很大的人,一位是包总镖头……”

周千里接道:“我知道,还有一位易姑娘……”

林方成道:“出生入死,几度身陷重围不说,她身怀的灵药,救了我们不少人。”

周千里突然转过身子,恭恭敬敬的对斩情女一抱拳,道:“易姑娘,一大善可以抵百恶,周铁笔这里给你见礼了。”

斩情女急急起身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老前辈,我如何能当得如此大礼,我声誉不太好,只怕会拖累了诸位。”

周千里笑笑道:“其实,姑娘的作为,不但在下听到了,很多江湖上极具声望的人,都听到了。”

斩情女黯然流下泪来道:“多谢前辈……”

盈盈跪了下去。

周千里急道:“姑娘,快快请起,我最怕这个,经此一来,姑娘的清白,自得洗刷,这都是姑娘自己得到的,我周铁笔,实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斩情女缓缓站起身子,拭去脸上的泪痕,道:“周大侠一言九鼎,晚辈能听到这样几句话,实有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受。”

万寿山重重咳了一声,道:“姑娘,你也不用太谦虚,照我的看法,你对江湖上的贡献,比起那些什么大侠的,多得多了。”

斩情女道:“晚辈不敢。”

周千里笑一笑道:“老万,你心中有多少不平之气,不妨全发到我周铁笔的头上。”

万寿山道:“气倒不用发了,我只是感觉到事情已到了决战时刻,你们那些大侠、英雄,几时才肯挺身而出啊?”

周千里道:“在下来和万兄见面,就是要谈谈这件事!”

万寿山道:“哦!你们准备出头了?”

周千里道:“我们如是再不出面,耳朵也要被你骂出老茧了。”

万寿山笑一笑道:“周千里,说说看,你们是什么个打算。”

周千里笑一笑道:“老叫化带了各大门中,一十八名高手,也到了徐州……”

万寿山一皱眉头,道:“怎么才这么一点入手?”

周千里道:“你听啊!我还没有说完呢!这是各门派的年轻精锐,另外,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亲率各派中高子,陆续到此会齐。”

林成方道:“难道黑剑门要在这里和咱们一决死战吗?”

周千里笑道:“这几天,你们和黑剑门冲突得十分强烈,黑剑门,也在不断地调动人手,这留给了我们很多的线索。”

林成方道:“是不是已经找出了他们的巢穴。”

周千里道:“那还没有,不过,我已经看出了一点眉目。”

林成方道:“既已看出点眉目,何必又把主力集中于此呢?”

周千里微微一笑道:“各大门派,都接受了老叫化子的建议,他们不会再堂堂正正的率领着人手而来,他们会分批地隐藏而来。”林成方点点头。

周千里道:“我和老叫化子带了不少人在徐州外监视,发觉了他们正在调动人手赶集此地,大概不把你们这座分局扫平,咽不下这口气。”

林成方道:“哦!有这等事。”

周千里道:“我和老叫化一商量,由他们领着人在四面监视,一面和五路人手联手,我先带一十八个年轻高手,进入四海镖局来助拳。”

包天成点点头道:“增加十八个各大门派的高手相助,我相信可以应付黑剑门的攻势了。”

周千里道:“不要想得太过乐观,黑剑门,这一次也是调动了大批的人手而来,这一仗,只怕要十分惨烈。”

万寿山道:“周铁笔,你自己呢?是交代一声就走呢?还是准备留下来,正式出面。”

周千里道:“正式出面,这一次,老周要和你万兄一块儿出手拒敌。”

万寿山道:“那很好,你带的十八名高手现在何处?”

周千里道:“为了怕引起误会,我把他们留在一处街角上。”

包天成道:“快去请他们进来。”

王荣、石一峰跟着周千里一起去,很快地引起来一十八名高手,这些人,都穿着一般的衣服,有的佩剑,有的佩刀,也有用奇门兵刃。

这些人,的确是都很年轻,最大的不过三十左右。

他们时万寿山、包天成,很恭敬,说出一些仰慕之言。

但对斩情女,都是充满着好奇,他们每一个人,都仔细打量了斩情女一阵。

斩情女木有名气,而且,很美,很艳,充满着一种吸引力。

这就使得斩情女很特殊。

数十道目光,盯注在斩情女的身上打量,使得斩情女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有些羞怩不安。

林成方挥挥手,道:“诸位,远道赶来助拳,咱们感激盛情,但不知诸位是否需要进一些饮食之物。”

周千里道:“说起吃东西,我们好像没吃晚饭。”

万寿山道:“那是你们这一批人手,还没有被黑剑门发觉了?”

周千里道:“就在下所知,好像还没有,我们也极尽小心了,不过,黑剑门的神通,也不能以常情测度,我们是不是被他们盯上了,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万寿山道:“其实,双方已经明枪明刀地对阵了很多次,实也用不着再有什么保留了。”

周千里道:“黑剑门的可怕,杀手武功高强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行动诡秘,叫人莫测高深,他们可以伐上你,你却无法找上他们,他们有备而来施用突袭,我们却完全没有防备,决战的时机、地点,都由他们决定。”

万寿山道:“现在,好像还是如此,这情形也没有什么改变。”

周千里道:“现在,情况有一些不同了。”

万寿山道:“在下倒是瞧不出来。”

周千里道:“黑剑门这些年来,予取予求,他们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失过手,但这一次,他们却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他们要杀斩情女,但却没有杀到,这对他们,实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黑剑门的招牌,也会因此断送了。”

万寿山道:“所以,他们非要杀到斩情女不可。”

周千里道:“对!这就是他们的一个缺点,我们找到了,而且,反跟踪也收到了很大的效果,他们好像决心要完成这件事,不计付出很大的代价,以求保住黑剑门的声誉。”

万寿山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巢穴?”

周千里道:“只能说发现了一些线索,据我和老叫化子的判断,这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分舵。”

万寿山道:“那就先全力把他毁了如何?”

周千里道:“咱们目的在找出他们的首脑人物,毁他们几个分舵,实在无伤黑剑门。”

万寿山道:“你说了半天,还要易姑娘作饵。”

周千里道:“对,我们慢慢地引诱出他们的首脑人物。”

万寿山道:“如果他们中途撒手呢?”

周千里道:“这确是一个很大的顾虑,所以,我们还不能太现露实力,各大门派的行动,也一直在暗中进行,就是希望暂时不为他们发觉。”

万寿山皱皱眉头,道:“周铁笔,你心中应该有个打算,究竟要如何对付黑剑门?”

周千里苦笑一下道:“万兄,这个计划不能一下确定,我必须按照实际的情形,随时改变。”

万寿山道:“好!先说你现在的计划。”

周千里道:“我准备把带来各大门派的一十八名高手,混入四海镖局中……”

万寿山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周千里道:“身份不计,最好是身份低些,有镖师,也有趟子手。”

包天成道:“那怎么行,不是太委屈他们了。”

周千里道:“他们都是各大门派中最好的年轻弟子,事实上,各大派对黑剑门的纵横行为,也已经早有对付的念头,只不过,对方行动飘忽不可捉摸,再加他们不能彼此支援,吃了不少的亏,所以,暂时放纵了黑剑门,但各门派对这件事并没有置身事外的意思,他们都在暗中准备,培植高手,这些人,都是他们暗中培植的人手。”

万寿山道:“周铁笔,你拖我出山时,说的事情,如何如何的复杂,但现在听起来,好像是不太复杂一样。”

周千里道:“那倒不是,看起来,老叫化子办的这件事,似乎是很顺利,但我总觉得其中还有问题,只是不知道什么时间爆发而已。”

林成方道:“会有什么问题呢?”

周千里道:“我也说不出来,不过,变化一定很意外。”

斩情女道:“周大侠,你是不是信不过他们?”

她的话,一伺尖锐,也有着一针见血的感觉。

周千里愣了一愣,道:“这个,你倒是把我问住了,我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但怎么一个不对法,我也说不出来。”

斩情女道:“哦!”

周千里道:“姑娘,是这么一回事,黑剑门,不但隐蔽了本身,而且,也隐蔽了他们的视觉,我一直担心,各大门派,会被他们渗透进去。”

斩情女道:“原来如此。”

周千里道:“姑娘,有些事,我也无法说清楚。”

斩情女道:“老前辈,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了。”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姑娘还真是聪明人。”

斩情女突然间,风目放光,扫掠了十八弟子一眼道:“他们呢?是不是靠得住?”

周千里道:“他们?”

斩情女道:“对!这十八个人,新锐高手。”

周千里道:“这十八个人,大概靠得住。”

斩情女道:“靠得住?”

刚才十个人看她时,她有些羞泥,微微地垂下头。

但片刻,她看十八个人时,却是双目圆睁神威凛凛。

周千里笑一笑,道:“大概不会错,这十八人,都是各门派中,有来历的弟子,我相信他们未沾染江湖气。”

斩情女道:“那就好。”

目光转注包天成的身上,接道:“包总镖头你听着,周大侠带了这么多的高手来此助拳,是一片诚心,咱们也很需要这样一批援手,所以,小妹建议,包总镖头也不用客气了,立刻分配他们的工作。”

包天成道:“这个……”

斩情女接道:“总镖头,他们个个胸怀大志,你如不让他们担当重责大任,对他们是一种轻视,也是一种浪费。”

包天成道:“好,易姑娘快人快语,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说办就办,立刻交代王荣,把一十八位高手,分派下去。

这十八个人,有的扮作了镖师,有的扮作了趟子手。

眼看十八人离去之后,斩情女才低声说道:“周大侠,你对这十八个人,足不是真的很放心?”

周千里沉吟了一阵,道:“照说,他们都是很纯洁的出身,但是不是有问题,我也不敢断言,不过,咱们小心一些就是。”

轻轻吁了一口气,接道:“包兄,据说黑剑门,在各大门派中,都渗入卧底的奸细,但你们四海镖局,好像没有。”

包天成笑道:“我想,这是因为过去黑剑门根本未把我们放在眼中,所以没有派人过来,现在,他想派已经太晚了。”

周千里点点头,道:“这倒也是。”

斩情女低声道:“小妹一向口直心快,所以,我得罪了很多的人,包总镖头,这十八个人,要派人暗中监视他们。”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易姑娘,有你在场,我周铁笔,倒可省了很多的心了。”

包天成道:“两位放心,我已经交代了。”

万寿山道:“周铁笔,是不是立刻又要走了?”

周千里微微一笑,道:“这一次,不走了,我要和万兄在一起,不再离开了。”

万寿山笑一笑,道:“周铁笔,你少来这一套,我姓万的不吃这个,你是不是准备亮出招牌来?”

周千里道:“对!这一次,我倒准备亮出自己的名号。”

万寿山点点头道:“好,很好,老叫化子在暗里,你应该站在明处。”

包天成接道:“周大侠愿意留在这里,那是最好不过,我包某人,也可以轻松一点了,这里的事,由周大侠的出面主持了。”

周千里道:“这个,这个千万不可。”

包天成道:“为什么?”

周千里道:“这里还由你包兄领导,兄弟和万兄,从中相辅。”

包大成道:“周大侠在江湖中的声望,何等高贵,兄弟怎能周千里道:“包兄,你是这里的总镖头,咱们不能破坏这个制度,再说,兄弟也不知内情,人手调动起来,只怕也会有很多的不便之处。”

包天成道:“这一“点,周兄可以放心,敝局中人,对周大侠,十分敬慕,只要交代一声……”

周千里接道:“这个,绝对不行,事情仍由包兄领导,周某人可以从旁参与一二……”

万寿山接道:“包总镖头,目下还在贵局之中,周铁笔也不过是带几个人来助拳,理应由包兄继续主持大局,不过,一切事,咱们可以商量着办。”

包天成道:“这个,这个,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万寿山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周铁笔,你给我听着,对黑剑门的事,你们知道得很多,最好你对这些事,能够提出一点意见。”

周千里道:“这个你放心,我是知无不言。”

包天成道:“周大侠,我已叫厨下备了酒菜替周大侠接风。”

周千里道:“行!我只怕有两年酒未沾唇了。”

包天成道:“好!今天,周大侠可以痛快地喝一顿。”

周千里道:“喝两杯可以,放怀痛饮,目下还不是时机。”

包天成吩咐他们开了一罐好酒。

这一次,围坐一桌共餐的人不多,是包天成、万寿山、斩情女,加起来只有四个人。

连林成方和田昆、金八都没参加。

周千里似是真的很久没有喝过酒,这顿酒对他特别香醇。

只要有个人向他敬酒,他举起了杯子就喝。

大概连着喝了十几杯,周千里才停了下来,笑道:“好酒啊,好酒。”

万寿山道:“周千里,你好多年没有喝酒了,一下喝了这么多杯酒,会不会喝醉?”

周千里笑一笑,道:“这一点,万兄可以放心,兄弟心中早有分寸,再说,这种酒,就算喝它个三五斤,也醉不了我。”

万寿山道:“你最好别醉,如是我推想不错,今晚上就会有动静!”

周千里笑一笑,点点头道:“万兄,怎知他们今晚上要来。”

周千里嗯了一声,道:“我周千里目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这十八个人真的能变成一股力量才好。”

万寿山低声道:“四个出身少林,五个来自武当,还有九个人,来自中原各门派,他们确都是各大门派中的后起之秀,虽无籍名,但武功却十分扎实。”

万寿山道:“周兄,他们所属的门派,你是否记得?”

周千里道:“老叫化子那里有一份详细的名单,但他怕名单遗失,后患无穷,所以,他们好象把名单藏了起来。”

包天成道:“既是各大门派的精锐,武功定然不凡,要他们长期地装成镖师还是趟子手,岂不是太过委屈他们了。”

周千里道:“这本来就是一股隐秘的力量,用他们对付黑剑门,那是对隐秘对付隐秘,如是今天这里真有来犯之人,他们想法子给他们多出手的机会。”

包天成道:“我立刻传谕下去。”周千里喝了一杯酒,回头望着斩情女,道:“易姑娘,这一段时间中,你受了不少的委屈。”

斩情女道:“不要紧,得万前辈和林兄很多的指教,使晚辈对很多事又有了新的看法,觉得过去为人作事太过偏激。”

周千里笑道:“姑娘,不用客气了,你这次表现得很多平日自称侠义道的,感到惭愧。”

斩情女道:“不能因为我这一次表现得好,就把过去的一切,完全一笔勾销。”

万寿山笑一笑,道:“易姑娘,我听林成方说过,其实,你并没有真的作什么坏事。”

斩情女叹息一声道:“说不能这么说,我在江湖上的声誉那么坏,并非全无原因,我的生活中,有大多的缺点、任性、好强,是两个很大的原因。”

用千里笑一笑,道:“姑娘,我来此之前,和江老叫化子,以及另外两位掌门人,曾经商量过你的事情。”

斩情女道:“哦!你们谈些什么?”

周千里道:“谈到如何和你相处,虽然我没有和姑娘见过面,但对这里的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虽然姑娘是无意参加我们抗拒黑剑门的大计,但出钱出力,以你最多。”

斩情女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只求一个心安罢了。”

周千里道:“所以,在下希望姑娘很真诚地回答我几件事。”

斩情女道:“你说吧,我是知无不言。”

周千里道:“第一,听说有很多正大门派的弟子,有不少都死在你的手中?”

斩情女道:“我杀过不少人,其中有几个确是出身正大门派!”

周千里道:“姑娘,能不能对这些事,有一个解说呢?”

斩情女道:“周前辈,我想先知道,他们怎么样子说我?”

周千里道:“姑娘,江湖上对你的传说,虽然很坏,断情夫人、斩情女是两个……”

斩情女笑一笑,道:“是两个最坏的女人,是吗?”

周千里道:“嗯!”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我记得我所伤的人中,有两个武当门下和两个少林门下,峨嵋、昆仑各有一人,这些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大派,所以,我记得比较清楚,其他的人大多,我实在记不得了。”

周千里道:“姑娘,你是不是杀了他们?”

斩情女又沉吟了良久,才缓缓说道:“大部分都不是我杀的,只不过有两个人,死于我手。”

周千里道:“哦,不是你杀的,那是什么人杀的?”

斩情女道:“大部分,是他们自相残杀,有些,是死在我朋友的手中。”

周千里道:“他们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

斩情女道:“因为,他们,他们……唉!让我怎么说呢?”

包天成道:“是不是争风吃醋?”

斩情女点点头道:“是!”

周千里又干了面前一杯酒,仔细地打量斩情女一阵,道:“姑娘,江湖上有一种传说,你的生活很淫乱。”

斩情女道:“江湖上是这么说,我相信你也相信这个传说?”

周千里点头不语。

斩情女道:“我如若说这些传说是假的,周大侠是否相信?”

万寿山道:“我相信。”

包天成道:“看过你姑娘这些时日中的为人,我也相信了。”

周千里道:“没见姑娘以前,我对这些传说有些相信,见过姑娘之后,我已感觉到传说可能有问题,但我必须问问你姑娘。”

斩情女黯然一叹道:“周大侠,请恕我说一句不知羞耻的话双颊突然间,升起了片红晕,垂下头去。

万寿山道:“易姑娘,你知道吗?我不要林成方同席,就是要给你个说话的机会,周铁笔,江老叫化子,他们一向也相信江湖传说,但我是要用自己的眼睛看。”

周千里笑一笑,道:“万兄,不用损我,也许过份了一点,但我不是白问这些话,再说,我只有了解内情之后,才可以挺身而出。”

万寿山道:“这么说来,你是应该问了。”

周千里道:“自然是应该问。”

万寿山道:“为什么?”

周千里道;道:“我要想法子,还给她的清白,只有知晓内情,才能和人争辩。”

万寿山道:“嗯!这还可以,易姑娘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周千里道:“对!姑娘!别顾忌什么?大胆他说。”

只见她双颊如火,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千里道:“姑娘,实在不便说吗?”

斩情女叹息一声,道:“我还是一个处女之身。”

是很碍口的话,三个人早就想到了,但却没有想到是这么回事。

三个人都愣住了。

良久之后,周千里缓缓说道:“姑娘,这话当真吗?

斩情女点点头,道:“是真的,我知道,我说了,只怕也使人难以相信。”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了不起,了不起……”

突然停住了笑声,接道:“难道,江湖上那些传说,完全是空穴来风?”

斩情女道:“无风不起浪,传说和事实,虽然有很大的距离,但如说完全没有一点原因,自然也不能传出那些事情。”

万寿山笑一笑,道:“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想那中间,必须有很大的秘密,对吗?”

斩情女点点头,道:“有。”

万寿山道:“我们都是半百以上的人了,姑娘如若愿意说出内情,我想,我们都很愿意,听听这件奇闻。”

斩情女道:“这不算奇闻,但却是一桩很大的秘密,很多人,都自认为占到了我的便宜,但他却一直不知道,我用的是移花接木之计。”

周千里道:“嗯!能骗过一个人,也能骗过十个人吗?”

斩情女道:“听起来,这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几乎是有些不可能了,但事实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我有一个替身,长得有几分像我,她本是秦淮画筋中一位歌妓,被我量珠收买,作了我的替身,她出身风尘,天生尤物,对男女间的事有特殊的心情和技巧,这就是我艳名遍江湖的原因。”

周千里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语声一顿,接道:“姑娘,难道他们都无法认出你和替身吗?”

斩情女道:“这本来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却有一个人,帮了我的大忙。”

周千里道:“什么人?”

斩情女道:“狗肉郎中。”

周千里道:“一代怪医,听说他有回春之术,但却不肯轻易为人施医。”

斩情女道:“他精通各种药物性能,着手回春四个字,还不能表达出他在医学上的成就,只要那个人没有断气,只要他愿意出手,大概都可以使那人重新生命,他替我配制了一种药,无色无味,放入酒中之后,不但能保持了原有酒味的香醇,而且能使人目光中生出幻觉,事实上,药力发作之后,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分辩的能力,绛帐春画,那早已换了别人,我只陪了他们喝完那杯酒……”

话并没有说完,但余韵可以领会,似也用不着斩情女再说下去。

周千里道:“这中间,真是奇幻百变,姑娘如果不说,一定叫人无法想通内情。”

斩情女道:“自然,我也忍受了很多的屈辱,他们对我的轻薄,肆意放荡的绿山之爪,都对我心灵上伤害很深,我虽然保持了白壁无暇,但一直觉得自己已不是冰清玉洁的人。”

万寿山道:“姑娘,不要作茧自缚,听你说明内情,我们对你只有敬佩,你是一朵出污泥而不杂的莲,应该受到超过常人的敬重……”

斩情女道:“这就叫晚辈汗颜了。”

周千里道:“姑娘,这一身武功……”

斩情女叹息一声,道:“有时候,我很厌倦,对轻薄我的人,会动杀机,也有人坚拒不喝那杯忘我酒,苦缠着我,一个武当弟子就这样死在了我的手中,他太清醒了,一直把我逼人卧房,我如不杀他,就无法保住我的清白,逼得我只好下手,有了那一次的经验,我开始有套很精密的安排,我学会了如何去迷一个男人,使他们意乱精迷,使他们无法自持,接受我的的摆布,我和那一位替我的姑娘有着很好的默契,我们会在适当的时间中,交替出现。”

万寿山道:“行啦,我们已经了解了大部的内情。”

斩情女望望了周千里,道:“周大侠,似乎是还希望多知道一些。”

周千里说道:“姑娘,差不多了,但还有一点,姑娘没有说清楚。”

斩情女道:“哪一点?”

周千里道:“武功方面。”

斩情女点点头,道:“饮完了那一杯迷情之酒,他们就会传授一两种得意的武功给我,因为,他们已不克自制,一半也是酒的力量,使他们没有能力说谎,这就是我学到了不少武功。”

周千里笑道:“我说呢,像这点年纪,不应该有这么好的武功啊?”

斩情女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的高人,所以我的武功,还没有很好的成就。”

把高字改个好字,意境上就有了很大的不同,也表示了一种谦虚。

万寿山道:“姑娘,咱们有着很多次联手拒敌的机会,至少,在下看到姑娘的表现,十分高明。”

斩情女道:“晚辈的意思,是说,一个真正有卓越成就的高手,他们修养工夫,也有着常人难及的地方,自然也不会看我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人。”

万寿山笑一笑道:“姑娘,这倒也未必,我看……”

我看他怎么样,他没有说出来,但斩情女的娇颜,却莫名其妙的一红。

周千里笑一笑道:“姑娘出污泥而不杂,足见高明,也叫人佩服,不过,这不是长久之策……”

斩情女道:“这个,晚辈也明白。”

周千里笑道:“那就好,如若这次对付黑剑门之后,咱们都还能够平平安安的活在世上,我想个法子,洗去姑娘身上沾染的污垢,把真象公诸于武林。”

斩情女叹息一声,垂首未言。

她虽然没有说话,但神色间,却流现出一片感激之情。

周千里轻轻咳了一声,道:“江湖上的传言,固然是无风不起浪,但有些曲折的内情,似又非局外人所能了然,今夜,我们知晓了易姑娘身含冤情,使得周某要感慨万端。”

万寿山道:“周铁笔,你心中知道了这件事就好,不用放在嘴上了,眼下第一件要紧的事,是要想个对付黑剑门的法子。”

周千里点点头,道:“万兄说的是。

万寿山道:“你准备如何对付?”

周千里道:“我什么也没有准备,我带了这些人来,只是赶来助拳。”

万寿山道:“哦!原来,你还能想到我们这几个人!”

周千里叹息一声,道:“万兄,我知道你们面临的压力,十分强大,我和老叫化子急得要命,但我们安排的人手,一直赶不到,为了这档子事,我和老叫化子几乎吵了起来,当天,我们就有了一个决定,不管他们是不是会到,我已和老叫化子决定到这里来了,唉!把你和成方拖入江湖,我们心中也不安得很,我们也听到了你这边惨烈的搏杀情形,所以,我和老叫化子才有这个决定,幸好,他们在当天晚上都赶到了此地,他们一到,我就立刻动身,赶来此地,其他的事,都由老叫化子办了。”

万寿山笑一笑,道:“周铁笔,你也不要觉得大痛苦,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我们应付黑剑门,出力最多的是易姑娘,和包总镖头,我和成方,只不过是跟着出了点力……”

语声一顿,接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你倒要仔细的想一想了!”

周千里道:“什么事?”

万寿山道:“易姑娘约来了不少的助拳之人,他们都是很高闪的高手,不过,他们都是绿林道上人。”

周千里点点头,道:“姑娘,说说看,都是些什么人?”

斩情女道:“阴阳双剑,铃镖田昆。”

周铁笔道:“这三个人我都知道,阴阳双剑,我还见过,但是田昆,却是闻名。”

斩情女道:“田昆实在也是个很富心机的人。”

周铁笔道:“他又为什么肯听从你的吩咐?”

斩情女道:“我有替身之密,只有你们三个人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对人谈起了这件事。”

周铁笔能领会,包天成也能领会,只有万寿山还有点迷糊。

但他也没多问。

周千里道:“由开封到现在,时间不太短,似乎是吃过禁果的人,还希望再吃。”

斩情女感觉到这件事马虎不得,必须作一个很清楚的解说,沉吟了阵,道:“在开封,我受到了一次重伤,田昆看到了,所以,我很安全,但我被紧迫围杀没有逃命机会,田昆却一直紧随着我,我很感动,但也很怕他纠缠,因为,我那替身留在开封,所以,我找来了三尺金童丁盛,这就使田昆没有了机会。”

万寿山笑一笑,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曲折。”

周千里道:“现在呢?姑娘作何打算。”

斩情女道:“黑剑门大凶厉,我们几度出生入死,再加上和万庄主、林公子、四海镖局中会聚一处,大家都面对强悍的敌人,自然间,就没有什么私情纠缠了。”

周千里没有再问下去,转过话题,道:“姑娘,就目下形情而言,似是你和林成方和他们交手的次数最多。”

点点头,斩情女缓缓说道:“是!我和林成方和他们碰的多些。”

周千里道:“姑娘,你觉得黑剑门这个组织如何?”

斩情女道:“他们很凶悍,也够毒辣,如若整个江湖同道不能团结起来,没有一个门派能和他们抗拒……”

周千里神色肃然的道:“不错,我和老叫化子,用了不、的心机,但仍然不能使整个武林各门派合于一处,近年中,他们有些觉悟,这一次对抗黑剑门,姑娘出力很大,我周某人会尽我之能,对姑娘有个交代,目下,各大门派由觉悟而逐渐的开始联手,但是不是真正的全心合作,还难预料,我和江老化子,只不过是尽其责罢了。”

斩情女笑一笑,道:“这一点,周大侠可以放心,面对着黑剑门这样的强敌,谁都会全力以赴。”

周千里道:“这一次,各大门派肯把十八位年轻高手交出来,大概他们也觉得情势不能拖延下去……”

万寿山接道:“周铁笔,我有些不明白?”

周千里笑道:“什么事?”

万寿山道:“黑剑门为害江湖,又不是近一两年的事,别的门派不去说它了,但像少林、武当、丐帮这等大门派,怎么竟然都无动于衷。

周千里道:“说起来,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我找过丐帮,也找过少林、武当,你猜那是什么样的结果?”

万寿山道:“我就是想不到,是什么结果?”

周千里道:“他们对我很热情,把我安排在贵宾居住之处,然后就让我等下去了。”

万寿山道:“等谁?”

周千里道:“能够作主的人,丐帮帮主,少林和武当的掌门人。”

万寿山道:“你等一等,有何不可?”

周千里道:“当时,我也是你这么一个想法,一等就等了十几天,可是还是见不着人。”

万寿山道:“怎么会,一派掌门之尊,行踪岂有不知道之理?”

周千里道:“我只是这么想,所以,我就不停地追问,结果是越问越奇怪,本来,还可以见到个长老、护法的身份人物,但以后,连这些人也见不到了……”

万寿山接道:“他们是不是有意逃避?”

周千里道:“不错,他们是有意地逃避,一处如此,也还罢了,三处如此,周某人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万寿山道:“你查清楚了没有?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周千里道:“说原因,我可以想出十几种来,但却一直没有得到过他们的证实、明白点说,就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真正是为了什么。”

包天成道:“少林、武当、丐帮,是江湖上维护道统的主力,怎么会……”

周千里摇摇头,笑道:“他们有若衷,要不然,他们不可能逃避我。”

万寿山皱皱眉头道:“难道这黑剑门,会和他们有什么关联不成?”

斩情女道:“这一个绝对不会,万院主可以放心,但他们逃避这件事的拖延,好象他们逃避黑剑门的原因。”

万寿山道:“你说各大门派,都已经尽了精锐而来,要一举歼灭的黑剑门,是不是她们的掌门人,亲自率领而来?”

周千里道:“就算不是掌门人,亦必是极具身价的人了。”

斩情女道:“周大侠恕晚辈多一句口,我们这些力量都集于一处,是不是真的能一举间,摧毁对方呢?”

周千里道:“姑娘问得好,不论任何一个门派,包括了少林、武当在内,都自知他们没有能力单独对付黑剑门。”

斩情女道:“他们合在了一处之后,是不是就有力量对付黑剑门呢?”

周千里道:“这是个未知数,问题还不在能不能对付他们?而是要如何对付他们?”

斩情女沉吟一阵,道:“老前辈,想来现在已经是知晓一些敌人的大概情形了。”

周千里道:“只能说有了一点线索。”

斩情女道:“老前辈,晚辈觉得各大门派,分追合击,表面上是力量十分强大,实际上,力量分散。”

以黑剑门耳目的灵敏,他们只要找上一个门派,集中了高手,伏击、截杀,很可能就会使那一门派大受损伤。”

周千里点点头,斩情女道:“只要他们一击得逞,此后,必会采用此策。”

周千里道:“姑娘的意思呢?”

斩情女道:“贱妾的意思,不如把这些实力,合于一处,然后再分成若干个组,各以特和,分成了搜寻、追杀、主攻等,一则可使咱们自身的力量,强大了很多,二则,可以使每个人的特长,尽量地发挥出来,就算遇上黑剑门的主力伏击,但伤亡的是武林同道的混合编组,也不会使一个门派受到大大的损伤,不致于使一个门派大伤元气。”

周千里道:“好办法,只不过……”

万寿山道:“不过什么?”

周千里道:“不过,要他们把实力合于一处,再行混合分成若干个组织,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万寿山道:“这法子,我也觉得不错,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是才智之人,难道就不会分辨一下吗?”

周千里道:“数十年来,传统的门户之见,一下子要他们完全地合在一起,在心理上,他们就不能适应。”

万寿山道:“能不能说服他们。”

周千里道:“很不容易。”

斩情女道:“只怕要有一次很悲惨的教训,才能使他们觉悟。”

周千里沉吟了一阵,道:“不错,在下也有此感。”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周铁笔,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发生?”

周千里道:“很难说,照易姑娘的说法,这是件很可能的事。”

万寿山道:“如果很可能发生的这件事,你是否应该想法子防止这件事呢?”

周千里道:“我们没有法子防止,而且,惨剧没有发生之前,也没有人会听我的话。”

万寿山道:“怎么这么久的时间,你们还没有说服人家?”

周千里道:“唉!万兄,我和老叫化子在江湖上奔走呼号,为时甚久,你能说,他们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吗,他们知道虽然是知道了,但他们的内心,却完全没有这件事给放在心上,总觉得这是别人的事,至少,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利害关系,各派各自为政,这就造成他们之间互不关联,门户之见,冲淡了正邪之间尖锐对立,看来,必须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才能使他们有所觉悟。

万寿山还想讲话,但却轻轻吁一口气,忍了下来。

他庆幸自己跳出江湖是非之外,才过了数十年平静的日子,但对周铁笔把他施入江湖恩怨是非一事,也没有什么怨恨,觉得自己这一身所学,如果长久埋没有深山之中,与草木同朽,也是一件憾事。

斩情女道:“周大侠,不论情势如何变化,目下黑剑门最大的敌人,还是四海镖局,我相信,他们一切的准备,都还是以对付四海镖局为主。”

万寿山道:“姑娘的意思,他们还要再对四海镖局发生一次攻势。”

斩情女道:“对!一种很强烈的攻势。”

万寿山道:“好!那咱们就再接下一场搏杀,也好试试这八位各大门派中年轻高手的实力。”

突然间,一阵尖厉的哨音,传了过来。

万寿山霍然站起身子,道:“说来就来了。”

包天成道:“诸位在这里喝着,我去瞧瞧。”

周千里笑一笑,道:“我一直在反对黑剑门,但却没有和他们照过面,今天既要碰上了,岂可错过。”

斩情女道:“贱妾这意,咱们一起去,不过,先隐在暗中,不要出手,看看那十八位年轻高手的手段如何?”

周千里道:“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四个人悄然离开了大厅。

包大成离开时,一下子熄去了厅中的灯火,包天成带路,直奔向哨音传来的方位,那时四海镖局东北一角,双方已经过上了阵。

四海镖局,领头的是破山手石一峰。

对方,是两个穿着黄袍的老者,身后,一排站着八个黑衣劲装大汉,四个佩刀,四个佩剑。

两个黄袍老者脸上蒙着面纱,掩去了本来面目。

石一峰身后也站着八个人,是阴阳双剑,其余的六个人,都是周千里带来的十八个高手中人。

看清了眼下情势,周千里、万寿山、斩情女,都没有现身,闪身隐入到暗影之中。

石一峰冷冷说道:“看两位黄袍加身至少也该是一群人中的领队了。”

左首一个黄衣人冷笑一声,道:“石一峰,就凭你们这点实力,真的要和黑剑门对抗吗?”

石一峰凝神静听,希望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来他的身份。但他很失望,竟然听不出来。

轻轻咳了一声,石一峰缓缓说道:“阁下,既然认识我石某人,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地取下你脸上的面纱。”

左首黄袍人冷笑一声,道:“石一峰,你看不出老夫是什么人?那只怪你眼拙,如何能怪老夫……”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咱们确是旧识,在还未动手之前,老夫要劝你几句话!”

石一峰道:“什么话?”

黄袍人道:“马上离开这里,当可保全一命。”

石一峰哈哈一,笑,道:“好意心领,不过,我石某人不吃这个。”

黄袍人道:“那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石一峰冷冷说道:“如果咱们真的是老朋友,我也要劝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两位今夜,只怕就要遭到报应了,在未动之前,你们还来得及退出去。”

右首黄袍冷笑一声,道:“老大,不用和他们谈了,咱们动手吧!”

左首黄袍人道:“石一峰,这是你自己找的,不要怪我不顾旧交了。”

斩情女低声道:“这些刀手,武功高强,不易对付。”

阴阳双剑,如果要出手,应该是走快一步,但两个人,好像已以受到什么嘱咐似的,不但没有出手迎敌,反而向旁侧闪了一闪。”

两个年轻人,突然横里跃出,两柄长剑,同时出手,迎住两个施刀的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