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黑白剑 > 正文 > 第二十二回 鬼神莫测
第二十二回 鬼神莫测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斩情女接道:“不要紧,我就用赤手空拳接他几招?”

吴恒道:“这个,只好……”

包天成低声道:“吴兄,不要分散易姑娘的精神。”吴恒应了一声,退后两步。

包天成也向后退了两步,选择了一个适当的位置。

斩情女回顾了一眼,还不见林成方现身,只好一挺胸,道:“包总镖头,不用顾虑我的安危,我如不幸为对飞袖缠住,你只管施用火弹。”

包天成道:“那岂不是连姑娘也要伤了吗?”

斩情女道:“我如落在对方手中,必难逃一死,如若能和对方同归于尽,至少可以捞个本钱回来。”

包天成道:“好,在下会适时出手!”

斩情女道:“包总镖头,我说得很认真,可别误会我只是在用诈。”

包天成道:“在下明白了。”

黑衣人目睹斩情女的沉着,心中突然动疑起来,暗道:“这丫头如此沉着,不知道要闹舒适鬼?”

双方对恃了一刻工夫,突然出手。

斩情女的袖中藏剑,给了黑衣人致命一击。

要害中剑,使那力道减弱了不少,但仍然把斩情女打得身躯摇颤。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子母刀吴恒大喝一声,冲了上来。

自然,他如是来救斩情女,是晚了一步,但他长刀一挥,却斩断了缠在斩情女身上的衣袖。

衣袖断了,但斩情女却忽然向地上栽去。

吴恒长刀飞舞,幻起了一片刀光,挡住了攻上来的两个敌人。

包天成却扬手发出了两枚火弹,火弹在空中相击,爆出了两团火光,阻止了七八个冲上来的杀手,身子一侧,右手探出,抓住了就要摔在地上的斩情女。

这一掌的力量,虽然减弱了不少,但仍够重,打得斩情女,口角中溢出了鲜血来。

两枚火爆子。斩时阻止了黑剑门的群攻,包天成有了一点应变时间,一掌按在斩情女的背心上,道:“姑娘,你伤得很重吗?”

斩情女若笔笑一下,道:“大概不会死,快取下那把剑。”

丁盛身子一晃,人已到了黑衣人的尸体前面。

右手一探,拨出了胸前短剑。

一股鲜血,激喷而出。

原来,这一剑,正击在了黑衣人的心头,才使他立该毙命,力道大减。

如果那一剑偏了一点,斩情女必被这一掌震断心脉而死。

这是天台派杀人手法的绝技之一,很少人能逃过这一击。

但他低估了斩情女。她年纪不大,但阅历之丰,却很少人能比。

她武功博杂,而且,保护自己的能力很强,所以,她能逃过了无数次死亡的陷饼,这时,十余个黑剑门中人,有四个伤在了火爆之中。

但余下之人,仍然合围上来,准备出手。

突然间,寒芒飞闪,一人疾冲而至,剑如匹练,立时刺死了两人个。那人就是林成方。

他好象心中充满着忿怒,不像平时那么样的柔和,出剑凌厉无比。

包大成看得呆了。

只见一片寒芒,裹着一条人影,疾如风轮一般,在人群中转动,不过片刻工夫,十几个黑剑门中人,全都倒了下去。

林成方身上溅满了鲜血,快步奔了过来,道:“易姑娘,你还好吧?”

这时,斩情女已然坐在地上,挣扎想站起来。

林成方摇摇头,道:“不用起来啦,服过药物没有?”

他这种关切的慰问,使得玩世不恭的斩情女间有一种羞意,苍白的脸上,忽然泛起一层红晕。

幸好是夜间,斩情女也掩饰得快,强振强精神,道:“我死不了,我还年轻,没有玩够,还不想这么早死。”

林成方吁一口气笑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是伤得还不太重。”

斩情女道:“是不太重。”

林成方笑一笑道:“要不要我给你一粒丹九。”

斩情女道:“不用了,我自己有药。”

她伸出右手,探入怀中,林成方忽然间发觉了斩情女是在勉强行功。

她的手不停的颤抖,脸色因强忍痛苦也有些扭曲。

林成方伸出手去,帮她取出怀中的药物。

斩情女把药物藏在前胸处一个特制的袋子内,林成方就算是很小心,也无法避开触及到那耸立的双乳。

斩情女没有再挣动,她知道,自己实在伤得很得,如不早些服药,很可能使伤势恶化。林成方摸出四个玉瓶子,他实在无法分辩,这四个玉瓶中,哪一个瓶里是内服之药斩情女睁大眼睛,她尽时压制伤势,不让它发作出来。

你声道:“左面一个玉瓶。”

也许这玉瓶上早已作好记号,所以她一眼就瞧得出来了。

林成方打开了玉瓶,倒出一粒药物,投入斩情女的口中。

刚才的记忆犹新,林成方已没有勇气再把玉瓶放入斩情女的衣袋之中。

缓缓把玉瓶,放在了斩情女的身侧。

斩情女闭上了双目。

这时,包天成才缓步行了过来,低声道:“林少兄……”

林成方接道:“如非两位赶援而来,只怕我们很难生离这座庄院。”

包天成道:“不知这里是否还有人?”

林成方道:“大概没有了,我在后院中已经杀了四个。”

包天成道:“黑剑门实在可怕,像这样的护院,平日与世无争,别人怎会想到他们是杀人劫货的匪徒……”

这时,紧闭的大门,却突然而开,一个身躯魁梧,穿青衣的大汉,缓步行了进来。

他身后,跟着八个黑色劲装的大汉。

青衣人大汉冷冷地打量了场中的情形一眼,道:“我们来得还不算太晚。”

林成方伸手抱起了斩情女,飞身一跃,窜入大厅。

包天成、吴恒、丁盛、紧随身后而入。

不用林成方说什么,包天成和吴恒已并立厅门外面。

林成方低声道:“丁盛,招呼易姑娘。”

丁盛点点头。

林成方把斩情女放在大厅一角处,那是一个可避暗器,又容易保护的地方。

斩情女双目未睁,却流下了两滴眼泪。

可惜,林成方没有发觉。

回到厅门口处,青衣人已带着八个劲装大汉,围了上来。

包天成右手执着铁剑,左手中又扣上了两粒火弹子,冷冷地说道:“诸位,也是黑剑门中人了。”

青衣人道:“是!咱们是黑剑门中人,而且是专管杀人的杀手。”

包天成道:“你们是远道过来?”

青衣人冷冷说道:“不错,咱们奉命而来,由数百里外的地方赶了来……”

目光一掠林成方接道:“黑剑门从未专门飞调像我们这样的杀手过来……”

包天成接道:“这一次为什么?”

青衣人道:“对你们应该是一种光荣。”

林方成道:“你们中来了九个人?”

青衣人道:“区区领队,他们都是我这一组中人。”

林方成道:“八个一组。”

青衣人道:“对!”

林方成道:“黑剑门中人,像阁下这样痛快的,有问必答的人,还不大多。”

青衣人道:“因为,我们职司不同,用不着什么保密。”

林方成道:“哦!”

青衣人道:“你们问完了吗?”

林方成道:“如若咱们想多问几句话,是否可以。”

青衣人道:“可以,不过,我能够答复的话,并不大多。”

林方成道:“你们虽属黑剑门中人,但看起来,却和别的人,不太一样。”

青衣人道:“哪里不一样了。”

林成方道:“黑剑门中人,看上去,都十分狡诈,但你们看来,却好象是有些凶残,但却还有一股纯朴之气。

青衣人果然无法回答。

林成方说得自然是实话,但更重要的是,他要想法拖延一此时间。

多拖延一刻工夫,就对斩情女多一份机会。

林成方心中暗道:“这些人,看起来确然有一股纯朴之气,但神情却又是那么冷厉。

他出身武学世家,幼承家训,对练武一道,有着很深的认识,凡是看上去带一股纯朴之气的人,他们的武功,必然练得十分扎实。

而且,这些人一旦动手,必将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心中念转,口中又道:“诸位,想来是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了。”

青衣人道:“很少,这是咱们第一次出动。”

林成方道:“那么怎会找到这地方来呢?”

青衣人道:“本门自有指引之法,咳!我本来到此听命的,想不到晚来了,这里的人,都被你们杀死了。”

林成方心中一动,笑道:“诸位此刻,准备作何打算呢?”

青衣被问得怔了一怔,道:“在下正感为难……”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想来,和本门定然是敌对相处了?”

林成方道:“那倒未必。”

青衣人道:“难道这些人,不是你们杀的?”

林成方本是君子生性,要他当面说谎,实有些无法出口,叹口气,道:“这些人,自然是我们杀的,但你们奉命来此,却未必就是要对付我们。”

青衣人道:“这倒也是,我们除了受命杀人之外,不理会别的事情……”

林成方接道:“想必你们还有一道很严厉的约束?”

青衣人道:“什么约束?”

林成方道:“不许杀错了人?”

青衣人只有点点头。

林成方道:“看来,这实在是一件很难决定的事。”

青衣人和这一批杀手,只是在一种绝对严酷训练之下,养成一种听命行事的习惯,他们长处与人隔绝之境,所以,才能把武功练得十分扎实。

但他们并非白痴,青衣人沉思一阵,道:“看来只有一个法子?”

林成方还未想办法,但这青衣人却想了起来。青衣人道:“再过一会儿,咱们就有一位能够作主的人到来,一切事情,鄙可以决定了。”

林成方道:“那要多少时间?”

青衣人道:“总还要两个时辰吧!”

林成方心中暗道:“再有两个时辰,但不知斩情女的伤,是否能恢复过来?”

心中念转,口中动说道:“我们要等两个时辰,这件事,我不能决定,必须得商量一下才行。道:“

青衣人摇摇头,道:“不行,你们同意要等,不同意也要等,在没有决定之前,绝对不能离开。”

林成方道:“哦!”

青衣人突然举手一挥,随来的八个杀手,忽然散开,手也按到了长刀柄上。

林成方轻轻吁一口气,道:“怎么?你们准备现在就出手?”

青衣人道:“不是,现在,我只是不能让人欠离开。”

林成方道。等那个能够决定的人来了之后,再作计较?”

青衣人道:“对!”

语声突转冷漠,接道:“如是诸位一定要走,那就得凭藉武功,闯过去了。”

林成方淡淡一笑,道:“我们是否要闯出去,似乎要我们自己作主了。”

青衣人道:“在没有完全明白之前,在下不希望杀错人……”

包天成接道:“你一定能杀了我们?”

青衣人道:“能!如是杀不了你们,那就是我们死在你们的手中了。”

这是绝对的杀手口气。

包天成回顾了林成方一眼,未再接言。

他阅厉丰富,心中明白,如是在语言上较上了劲,很可能会造成一场冲突。

林成方挥挥手,道:“朋友,请退后一点,咱们如是决定要冲围而去时,自会先行通知阁下一声。”

青衣人四顾了一眼,一挥手,两个杀手,立刻跃上了屋面,隐于厅后的夜色中。

这座大厅,只有前后面有窗子,除非林成方等破壁而出,出路都在人家监视之下了。

对一个杀而言,这些人,相当的机警。

包天成低声道:“林少兄,此地似乎是他们在徐州这一带的大本营,已经被咱们破了,咱们用不着和这批杀手,对着耗下去。”

林成方道:“如若我的看法不错,这些杀手的武功,相当扎实,绝非一般黑剑门中的弟子,他们是纯杀手,除了练武之外,就是杀人了。”

包天成道:“林兄,准备怎么对付他们呢?总不能坐视等他们第二批的杀手赶来吧?”

林成方道:“我也正在想……”

回顾了厅中的斩情女一眼,接道:“他们一共有九人!”

包天成接道:“在下看法他们人数虽然多一些,刀法也许很凌厉,但他们对江湖中的事情,似乎知道得太少,对付黑剑门,似乎是用不着讲什么江湖规矩。”

林包方道:“总镖头的意思是……”

包天成叹息一声,道:“不管如何?咱们和黑剑门,已经结成了不解之仇,而且,黑剑门,也兴地对咱们讲什么规矩,他们作事,一向不择手段,咱们如是太君子,那只有死路一条,我也瞧出得,这批人,一个个都十分扎手,与其让他们先出手倒不如我们占先机。”

林成方道:“除非总镖头一下子就能制住他们,否则,很难对付。”

包天成道:“江湖上事,谁也不敢说有把握,不过,我准备把他们诱在一起,然后,施展火弹子,一举把他们全数击倒。”

林成方道:“这些人虽然没有什么心机,但他们在武功上的成就,也许可以弥补了他们经验上的不足,一击不中,或者无法使他们伤亡过半,咱们就会陷入苦战中了。”

包天成道:“这倒也是,我这火弹子是以暗器的手法打出去,他们只要有一个人上了当,别人就会小心应付了,怎生想法子,使他们集中于一处,我以连珠手法,多打出几枚火弹子,就算不能使他们全数伤亡,至少,也可以使他们大半受伤,余下两三个人,咱们就好对付了。”

林成方道:“这个,这个……”

他心中亦明白,包天成的办法,虽非完美,但却是目下唯一可行的办法。

但又担心这法子一旦不成,双方即是一场浴血苦战,斩情女内伤未复,完全没有拒敌之能。

林成方心中亦有一个打算,希望斩情女能快速复元,然后,再行抢先机出手,至少斩情女可以自己行动,不致于造成太大的累赘。

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法子决定。

这当儿,斩情女突然睁开了微闭的双目,道:“林兄、包总镖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林成方笑一笑道:“那很好,你的伤势情形如何?”

斩情女道:“狗肉郎中的药,还真的灵验,我已经好了很多。”

林成方道:“好了很多不行,黑剑门已云集不少的杀手,一旦动上手,只怕是一场浴血的苦战。”

斩情女道:“我知道。”

林成方道:“你知道就该明白我的意思。”

斩情女笑一笑,道:“我伤得不是顶重,再加上狗肉郎中的灵验药物,所以,我现在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林成方道:“能不能和人动手?”

斩情女道:“这个,只怕还没有办法。”

林成方道:“这就是了,他们的人手,似乎不少,而且,一个个都很凶悍,双方一旦动了手,只怕我们救援不及。”

斩情女道:“我明白,我会尽力的保护自己。”

林成方道:“如果我们愿意冒这个除,似乎是早就走了。”

这儿句话,平淡无奇,但如仔细的想一想,实在胜过了千言万语。

斩情女道:“不论如何,总不能因为我,把你们都拖住不动和他们对耗下去,咱们总是吃亏。”

林成方笑一笑道:“你的意思呢,是否还有理镐明的办法?”

斩情女道:“有。”

林成方道:“哦!那倒要请教一番了。”

斩情女道:“我的办法很简单,你们都走,这里留我下来。”

林成方道:“你要干什么。”

斩情女道:“我想借用包镖头几粒火弹子,利用我这受伤之躯,换他们几条命,至少,可以帮助你们多几分逃走的机会。”

林成方道:“好办法,不过,你成功的机会不会太大。”

斩情女道:“怎么说?”

林成方道:“他们不会给你打出火弹子的机会。”

斩情女道:“他们劳师动众,旨在捉我,我留在此地,也许他们就不会追赶你们了。”

林成方道:“可惜,这批来人,只管杀戮,不理会别的事,目下,他连我们是什么样子人,都还弄不清楚。”

斩情女道:“有这等事。”

林成方道:“幸好咱们快了一步,杀完了这座庄完中的人,如是留下几个来,那就有很大的麻烦了。”

斩情女道:“这话怎么说?”

林成方笑道:“其实,他们也不用说什么,只要指出我们是凶手,那就行了。”

斩情女忽然微微一笑道:“看来,咱们的运气还不算太坏。”

林成方道:“哦!”

一时之间,实在想不透斩情女言中之意。

斩情女道:“我很少看到你如此的挥剑杀戮,这一次,你好像未卜先知了,所以,才那么剑剑无情,取人性命。”

林成方笑道:“敢总会赶得很巧,连发脾气,也不会发错了。”

斩情女笑一笑道:“看来我受伤这件事,也是命中注定了。”

林成方道:“也幸好你伤得不太重,所以,也用不着留在这里和那些杀手们拼命。”

斩情女缓缓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手臂,道:“看来,我好像好了很多。”

林成方道:“不要大勉强,那会因小失大,”

斩情女道:“我的运气一向不错,有些时候……”

有些时候怎么样,他没再说下去,双目却投注在林成方的身上。

脸上,情爱横徽神态间,无限温柔。

有时候,无言胜有言,四目相触之下,彼此却觉得心头一震。

两人的举止,虽只是那么一刹那间的失措,但却被老于世故的包天成看到了眼中。

像斩情女这种漂江过海的人物,经历过大风大浪,她能在片刻,拿出来好几副对人的面孔,她可以施展出狐媚诱惑之态,使男人情难自禁,但她绝不会有娇羞之态。

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受,绝不是能够装得了来。

再想林成方平日的稳健,今日会放手杀戮,显然是,太过关心斩情女受伤一事。

几下里一凑合,包天成有了一个感觉,莫非是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有了情意。

包天成心中在想,人却步出厅外。

斩情女举手理一理鬓边秀发,笑道:“别把我看得太娇嫩,我不过是一个野丫头,从小就在江湖上长大,野得很难驯服,野得什么都不怕,轻淡生死,不计声誉。”

林成方笑一笑道:“话是不错,不过,最好不要死,一个人只有一条命,不幸死了,你就再也野不起来了。”

斩情女道:“唉!我这二十年的生命中,经过了太多的凶险,每一次,都能化了险为夷。”

林成方道:“现在呢?”

斩情女道:“现在么?被你左一唬,右一吓的,吓得我有些害怕了。”

林成方道:“我不是吓唬你,我只是觉得两害相取取其轻,你过去,躲过了无数次的危难凶险,我相信那不是全靠运气,人部份靠你的智慧、冷静沉着,应付得宜。”

斩情女笑一笑道:“别替我戴高帽子啦,现在,我连一点智慧也没有了,你说说,我应该如何?”

林成方道:“最好的办法,尽量使你体能恢复,咱们破围而出。”

斩情女道:“这恐怕有些困难,我要恢复到原来的体能,至少要到两天之后。”

林成方道:“并非要你和人动手,但必须能顾住自己。”

斩情女运气试了一试,道:“大概可以,几时动身突围。”

林成方道:“你是不是有很多小巧的暗器。”

斩情女道:“看来,我的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林成方道:“带了没有?”

斩情女道:“有!不过,我只带来了三样。”

林成方道:“有毒没有毒?”

斩情女道:“两都都有,”林成方道:“那好,你准备一下,咱们立刻就破围而出。”

语声一顿,接道:“包前辈……”

包天成道:“有什么事,但请吩咐。”

林成方道:“要你的火弹子开道,咱们破围而出如何?”

包天成道:“破围……”

林成方接道:“杀一批杀手,看来是很不好对付,咱们给他们个措手不及了。”

包天成道:“林少兄的意思是,咱们找个机会,先行出手,一举之间,把他们伤几个?”

林成方道:“目下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包天成道:“好!咱们要不要先招呼他们一声。”

林成方道:“招不招呼,都是一样。”

包大成回顾了斩情女一眼,道:“易姑娘可以行动吗?”

林成方道:“大概可以。”

包大成道:“好吧!我先出手,但你们诸位要先准备好,咱们冲的哪个方向?一旦分散,在何处相见?”

林成方道:“不分散,大家集中一处,所以,最好,先消灭他们一大部份实力。”

包天成笑一笑道:“林少兄,可是早已胸有成竹。”

林成方道:“成竹谈不上,不过,仗凭总镖头手中的火弹子,吴副总镖头手中的子母刀,和在下手中的一把剑,还可以和他们放手一搏,如若是咱们分头行动,再遇上黑剑门中的人,那就有些麻烦了。”

包天成道:“对!咱们如何一个走法,”

林成方道:“阁下先打火弹子,在下为前躯,吴兄、丁盛,保护着易姑娘走。”

斩情女笑一笑,道:“别把我看得十分娇嫩,我已经好了十之八九,你们只管全力应付敌人,用不着分心来保护我了。”

林成方笑一笑,道:“姑娘,你最好别耍逞强,须知我们不会丢下你不顾而去,你如出了一点事,那就很可能影响到我们的生死。”

斩情女怔了一怔道:“这么严重。”

林成方道:“不错,不为你自己,为了别人,你也该自己借受一此。”

包天成道:“姑娘,林少兄说得不错,我们不会弃你而去,姑娘如若太过逞强,不但害了自己,而且,也害了我们。”

两人一唱一和,斩情女忽然间大受感动,黯然垂首,低声道:“我勉强可以走,也有两种护身的暗器,咱们离开这座宅院之后,只怕我要有何代步才行。”

林成方道:“能够离开这座庄院,咱们就掌握了一半生机。”

回顾了丁盛一眼,接道:“你照顾易姑娘的安全,如非必须,不用出手。”

丁盛道:“我知道了。”

包天成整了整身上的火弹革囊,双手各握了两枚火弹,行出厅门。

林成方紧随在包天成的身后,一步踏出来,右手执剑,护卫身侧。

那领队的青衣人忽然奔了过来,道:“怎么?你们不要等下去。”

两个黑衣劲装的刀手,跟着行了过来。

林成方笑一笑,道:“在下想过了,我们为什么要等下去。

青衣人道:“那你不等下去,准备如何呢?”

林成方道:“我们要走。”

青衣人摇摇头,道:“办不到,再有一个多时辰,他们就赶到了。”

包天成道:“如是我们现在主要走呢?”

青衣人道:“这个,你们完全没有枘地。”

包天成冷冷说道:“你口气如此肯定,在下倒是有些不信”

青衣人嗯了一声道:“阁下是准备试试了。”

包天成道:“正要如此。”

青衣人道:“如若动手,我们格杀勿论。”

包天成哈哈一笑道:“四海镖局在江湖上,被称作第一家镖保子,老实说,也不是轻易得来的,咱们过去,避着贵门中人,并非是真的怕了你们,如今,双方既然已经翻了脸,实也不用再保留什么,大家各凭武功,分个生死出来就是。”

这几句话,说的声音很大,有意让别的杀手听到。

青衣人脸上杀机泛动,冷冷说道:“你向我们挑战?”

包天成道:“不错,正是向阁下挑战。”

右手一抬,两粒火弹破空而出。

青衣人率领的这批杀手,确有着很扎实的武功,但他们却完全没有江湖阅历。

但见两个黑衣人右手一扬,寒芒闪动,长刀劈向火弹子。

包天成大喝一声,左手两枚弹子,也打了过去。

但见火光闭动,响起了两声蓬然大震。

前面两粒火弹子,被两把长刀劈中,爆烈出一团火,却被包天成以自相撞击的手法震爆。

四粒火弹子,威力是何等强大,青衣人和两上刀手,立时炸毙当场。

一招得手,包天成又从怀中摸出了四粒火弹,分执双手,喝道:“冲出去。”

烟硝弥中,吴恒一马先当,向外闯去。丁盛护着斩情女,紧随在吴恒身后。

包天成、林成方分两侧相护,直奔庄院门外。

九个杀手,一下子死三个,余下的六个人,都怔在了当场。

直到斩情女等闯出了大门,六人才霍然有所警觉,同时飞身而起,追上来。

这些人的动作很快,有如六支脱弦怒矢一般。

斩情女伤势未痊愈,不能走得太快,包天成、林成方眼看六人身法之快,一旦追出大门,散布开来,反而很难对付,立时停下脚,拦在大门口处。

包天成一面扬手,打出一粒火弹子,一面低声说道:“吴兄,不用等我和林少侠了,保护易姑娘,直向四海镖局。”

六个刀手,眼看到自己同伴吃亏的经过,所以,他们不肯再上当。

忽然间,六个人散布开去。

左面两个人突然间,拨身而起,向外冲去。

居中两个人未向前冲,却收住脚步,停了下来。

没有什么联络,也没有领头的人,六个杀手,自自然然的调整了对敌的阵势。

林成方吃了一惊,暗道:“看他们进、退之间,似乎是有着很好的默契,就像久走江湖的兄弟兵,彼此之间,早有了一分心灵上的沟通。”

但他们却未想到,这些人练的就是这些,功务、拨剑,快速度杀人,以及他们之间的敌对默契。

他们很单纯,不知江湖上的险诈,但他们却有着一种攻防的挥手阵势。

只要一个人,走对了位置,另外的人,都跟着调整自己的行动。

那是久经训练的成就。林成方低声道:“总镖头当心,别和他们硬拼。”

人却倒飞而起,直向外面两个人追去。

事实上,吴恒已经被迫返身迎敌,横刀而立。

车情女也未再逃,左手扶着丁盛的肩头,站着不动。

双目中,透出了浓浓的杀机,注视着两个人。

她明白自己的处境,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无法施展出平日的轻功奔逃。

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拼字,准备保持着体能一拼。

但林成方迅赶到。

长剑一探,忽然横扫,划向两个人的双腿。

这一招,谈不上什么奇奥,但却是两个人必须回身相救的一击。

这就逼得两个人,长刀回转,封住林成方的剑势。金铁一震中,林成方已提剑飞起,寒光下击。

他明白这些杀手的厉害,绝不能给他们有占去先机的机会。

吴恒也提刀攻向一个黑衣刀手。

一个黑衣人长刀盘顶,舞起了一片刀花,硬接林成方下击的剑势。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林成方下击的剑势,竟被那强劲的刀势给弹震开去。

林成方感觉到握剑的右手一麻,心头顿然一惊,在空中一个大翻身,落到了八尺以外。

但那黑衣刀手,却挥刀飞跃,跟踪而至,一刀横扫,疾劲的刀势,带起了一股轻啸之声。

林成方没有低估对方的武功,由他们那股纯朴之气,已看出对方是那种很扎实的高手,却未料到他们竟然强劲到如此境界。

以林成方内力之强,也觉得不便硬接,一闪避开,立刻还击,刺出一剑。

但那黑衣刀手,却展开激烈的攻势,刀尖如雪,直迫上来。

这就迫得林成方不得不全力迎战。

子母刀吴恒和另一个黑衣刀手也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一动上手,就是全力以赴的搏杀。

黑衣刀手的凌厉逼进,完全使对手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拼命一途。

但吴恒拼起来,十分吃力,那黑衣人手中的厚背长刀,比吴恒的子母刀长了一尺,也灵敏很多,更厉害的是他们的刀法凶厉绵密,使对方采取游斗的机会十分微少,迫得吴恒只好硬拼。

无论在内力,刀法上吴恒显然都落下于下风。

但最苦的还是包天成,在两个黑衣刀手的的挟击之下,只余下了招架之功。

好的是包天成站在了门口,两个黑衣刀手,被两侧墙壁所阻挡,有些施展不开,使得包天成利用他久走江湖的对敌经验,闪避封挡,交互运用,勉强保持着苦缠苦斗的局面。

斩情女冷眼旁观,也看得暗暗惊心,她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看出了这些杀手们的扎实功力,凌厉刀法,如是一再多些江湖经验,吴恒早已死于对方的刀下了。

现在,吴恒也是闹得险象环生,手中的子母刀,已完全没有了还击之力。

心中的焦急,再加上对方的进逼,吴恒已全身大汗。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吴兄,镇静些,不要和他们硬拼硬接。”

她说话的声音很高,吴恒听得很清楚,那黑衣刀手也听得很清楚。

但斩情女料定了,就算他听到了很多,只要能把重点给隐藏起来,他也未必能够了解。

只听吴恒说道:“这小子刀法如蛛丝盘技,绵密得很,想撇开他,真还不容易。”

斩情女道:“想法子把他引到我这边来,到距离我一丈之外内。”

吴恒道:“姑娘,这小子刀法凌厉得很,打到我无法支持时,我就准备和他玉石俱焚了,姑娘最好借此机会走吧!五十丈外一片小树林,还有我们骑来的健马,飞马快奔,也许能赶回去。”

斩情女道:“你认为我能走得了吗?他们有六个人,我们只有四个人,万一他们另外两个人追出来,我根本就没有走出五十丈的机会。”

吴恒道:“姑娘,赌赌运气吧!我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斩情女道:“那就快些引他们过来,你们想要我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保护性命,然后,才能保我平安无事。”

吴恒分心说话,一个失神,被对方一刀削去了一片头发。

长发顿然间披了下来。

他已无法再作任何选择,只有照着斩情女的吩咐作了。

忽然间,奇迹发生了。

就在距离斩情女七八尺的地方,那手挥长刀,迫向吴恒的黑衣人忽然间倒了下去。

倒的是那么意外,那么快速,好象一下子灵魂离体一般,连一声叫也未发出来。

吴恒呆住了。回顾了斩情女一眼,道:“姑娘,你……”

斩情女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这些人,虽深厚朴实,但他们并不傻,快些想法子,把他们引过来,要这样的距离,适常的角度。”

吴恒究竟是老江湖了,点点头,心中已有些明白了。

这边,包天成正隐入极端的危机之中。

两个黑衣刀手,已逐渐的适应了,攻势更是凶厉。

两把长刀,有如毒蛇一般,迫得包天成逐渐后退。

只要他一退出大门,就失掉了环境上的优势,必然会有很快丧命在两个黑衣刀手的夹击这下。

斩情女急急说道:“快去,助包总镖头一臂之力,我看他已经无法掌过十招了。”

吴恒长长吸一口气,突然飞腾而上,一面大声喝道:“总镖头,在下来了。”

子母刀一挥,封开了斜里伸过来的一柄长刀。

解去了包天成的不少压力。

包天成虽有火弹子的威力,但却无法施展。

他必须集中全力应付,连分神腾出一只手,取出火弹子的机会也没有。

其实,就算他手中握着火弹子,也没有挥手打出的机会。

那是生死一发,危亡刹那的处境。

吴恒突然地赶来助阵,给了包天成莫大鼓舞。

他奋起物中铁剑,当、当两声,封开了一柄怅刀,腾出了左手,探入囊中,取出了两枚火弹子。但两个刀手,一退即上,挥刀攻了上来。

快速凌厉的刀势,有如闪电一般,劈向了包天成。

包天成左手的火弹还未及打出,刀光已迎头劈了下来。

吴恒却以极快速身法,扑了上去,一刀横封,接下了那黑衣刀手的一刀。

但吴恒勉强出刀,用不上气力,金铁大震声中,吴恒手中的长刀,竟被震飞。

但这一刀,却救了包大成的一命。

吴恒长刀脱手之后,手中却多了一把短刀。

子母刀,终于见到了了刀。

目光一闪,刺入了那黑衣人的小腹之中。那黑衣刀手的武功,实在很强,但可惜他们太缺经验了。

另一个刀手疾如流星的般,横里斩了过来。

包天成大声喝道:“快闪避。”

事实上,他的喝叫声,只是一种本能,黑衣人的刀势,实在快过他的声音很多。

吴恒贴地翻滚,急向一侧闪去。

但仍是慢了一步,刀掠面而过,削下了吴恒的鼻子。

包天成一扬手,两枚火弹子,击向了两个还未出来的黑衣人。

火弹互撞,爆出了一团火花,限止了两个黑衣人的攻势。

铁剑却封开了另一个黑衣人的攻势。

吴恒滚出八九步,捡起了被震飞的母刀,手里子刀,却脱手飞出,飞入了一个黑衣人的小腹之中。仅余下的两个杀手,被火弹击中,全身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凶悍的黑衣人,竟然忍受关火炙之痛,快步向前奔来。

包天成长叹一声,又取出了两枚火弹子。强忍伤痛的吴恒,中地飞滚而至,横里一刀扫出。

两个杀手,已被火烧得晕头转向,己失去抵抗之力,被吴恒一刀拦腰斩断。

这时,斩情女扶着丁盛的肩头,缓缓行了过来。

吴恒的鼻子被削去一半,全脸是血,而且,鲜血由脸上流向前胸。

他强忍伤痛,振奋余勇,把两个黑衣刀手斩毙之后,不但伤痛难耐,就是气力也已用尽,双手蒙脸,坐在地上。

斩情女缓步行了过来。由怀中取出一瓶丹药,无限温柔地替吴恒敷上药,包扎好伤势,另外取出了一个大瓶,倒出一粒丹药道:“吴副总镖头,快吃下去,调息一下。”

吴恒吞下丹药,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这时,场中只余下两个人还在搏杀。

那是林成方和一个黑衣发手,仍在苦苦搏杀。

两个人打得很认真,也势均力敌。

事实上,林成方还稍占优势。

刚才,林成方目睹同伴身陷危境,确曾全力以赴,希望击伤双方,以便腾出手,协助同伴,攻势十分凌厉。

但那黑衣人刀势稳健得很,林成方全力攻出了六十四剑,仍未能击伤双方。

同势的演变,包天成的危机已解,林成方倒也不急欲求胜了,剑势也缓了下来。

他已准备在长时间的搏杀中,看出这些黑衣人的刀路。

包天成很想过去帮助林成方早些解决了黑衣刀手。

但他实在已没有再战之能。

别说运剑拒敌了,就算是打出一枚火弹子,也是有所不能。

斩情女冷眼旁以,看得十分清楚,一面吩咐丁盛去林吕牵马过来,一面又取出一粒丹丸,送给包天成服下,这才转身,行近了林成方,道:“林兄,留一个方位给我,早点打发了他,咱们不能等下去了。”

林成方虽然占了优势,但要一下杀死双方,确刀无法办到。

但他已能控制全局,剑势引开长刀,留了空隙。

斩情女扬腕,一缕银丝闪一闪,黑衣刀手,突然倒了下来。

林成方也打得一大汗,收了长剑,道:“好厉害的杀手,不取巧,不施诈,硬碰硬的武功。”

斩情女笑一笑道:“是不是说我施诈取胜?”

林成方道:“幸好你全身上下的秘密玩艺很多,要不然,今日咱们只怕很难生离此地。”

斩情女道:“多亏包总镖头的火弹子,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缺管江湖经验,这些人,如是多一些对敌经验,杀人的效能,至少可增强一倍。”

林成方目光盯住在斩情女的身上,笑道:“易姑娘,你杀人的手段,大概在江湖上,极为少见了,勿怪江湖中那么多的人,想对付你,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如愿。”

斩情女道:“久病成良医,多难自保,正因为要杀我的人太多,所以,我才化尽了心机,想出保命的法子,说起来,你或许还不太相信,我身边经常有七种杀伯利器。”

林成方道:“都是很歹毒的暗器?”

斩情女道:“在一个正道人物看来,也许会不耻我的所为,但我没有法子,我必须自保,我的声誉太坏,看我的人大概只有两个想法。”

林成方道:“什么样子的想法?”

斩情女道:“第一个是想杀我,第二个是想污辱我。”

林成方道:“哦!”

斩情女道:“所以,我一定要想法子自保。”

林成方道:“这也难怪你了。”

斩情女苦笑一下,道:“如是他们杀了我,也就一了百了,万一是他们用心在污辱我,这个痛苦,就不是我所能够忍受得了。”

林成方道:“我有一点不明白,你这一身武功成就,实在不简单,是什么人教你的?”

斩情女道:“如若说师父,我至少有十几二十人,我本是武师之女,练成一点基础,只是家学有限,因为,我逃避所谓白道人物的追杀,只好想尽办法,保护自己,他们替我宣扬的艳名,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不少人找上我,帮助我,所以,我的武功很杂,有少林的掌法,拳法,也有武当、峨嵋的剑法,更是黑道人物,绿林巨盗的独门奇学,也许是因为我学的太博杂,所以博而不精。”

林成方笑一笑,道:“这么说来,至少有一个少林弟子,武当门下,和峨嵋剑手,拜倒过在你石榴裙下了?”

斩情女道:“要我说实话,自然是不止他们那些人,所以,我的名誉是越来越坏,也越来越大,渐渐的,真的成了江湖白道人物追杀的对象了。”

林成方道:“唉!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你。”

斩情女道:“怪我,那时间我还大小,也大任性,不太懂事,有一些负气,也不些胡作非为,才越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我相信白道中人,有很多正人君子,我应该向他们解释的,但我没有作。”

林成方道:“好!咱们不谈这些了,至少,这一次,你抗拒黑剑门,表现出来的勇气,叫人十分敬佩。”

斩情女淡淡一笑,林兄,你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你害怕……”

林成方道:“我怕什么?”

斩情女道:“你害怕我说得大多,害怕和一个被江湖上认为荡女淫娃的人在一起,是吗?”

林成方微微一笑,道:“看来,你的口舌,也有剑一般的犀利。”

斩情女嫣然一笑,道:“我觉得自己有很多的错失,但我却没有太大的错,但造成的过失,确叫人不堪回首。”

林成方道:“我也许力量不够,不足为你洗刷,不过,我相信,他们会帮助你,还你清白。”

斩情女道:“他是什么人,能替我洗刷清白?”

林成方道:“不管什么人?他们都比我有名气一些。”

斩情女道:“万寿山……”

林成方接道:“万寿山武功很高,但他在江湖上,却不是很有名气。”

斩情女道:“哦!那是包天成。”

林成方道:“包未成在江湖上,有些名气,不过,他总是一个镖局的总镖头罢了,说话却未必能使人信服。”

斩情女道:“那是什么人?

林成方道:“这个,在下现在还无法告诉姑娘。”

斩情女道:“不肯说?”

林成方道:“不便说。”语声一顿,接道:“不过,这两个人很名,我一时之间,不便告诉你罢了。”

斩情女道:“那究竟是什么人?”

林成方道:“姑娘,不要逼我,我实在不能说出来。”

笑一笑接道:“不过,他们近日会找来,到时间我会替你引见。”

斩情女道:“原来,你们早已准备好了。”

林成方道:“不错,我们是有计划来的,而且,抗拒黑剑门,也不是我们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所能完成。”

斩情女道:“我明白了,你和万寿山的力量,实在无法和黑剑门抵抗。”

斩情女点点头,道:“这到说起来,我是给你们帮忙了。”

林成方道:“也不能这样说,我们之间,人家是相互帮忙了。”

斩情女道:“我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林吧,可否给我解释。”下。”

林成方道:“你说吧。”

斩情女道:“对付黑剑门的力量,是不是很强大?”

林成方,本来不强大,但现在,逐渐在增加入手。”

斩情女道:“哦!”

林成方道:“对高空雁这个人,你有什么看法?”

斩情女道:“那个不肯说话的英俊男人?”

林成方道:“对。”

斩情女道:“唉!这个人莫侧高深,小妹对他一无所知,林兄知道吗?”

林成方摇摇头道:“不知道来路,但他的武功很高,高得出人意外。”

斩情女道:“他似乎很不愿意开口。”

林成方道:“嗯。”

“斩情女他是不是一个哑巴!”

林成方呆了一呆道:“你怎么有这样一想法?”

斩情女笑一笑道:“他大和蔼,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但他却从来不说句话,所以,我有些怀疑。”

语声一顿,接道:“还有跟他的那个老仆,是韩二……”

眼看没有法子瞒过斩情女,林成方只好承认,点点道:“他是不是哑巴!在下不敢断定,但他很少说话,连我也没有听到过。”

答覆得虽然很技巧,但却无疑承认了这件事。

斩情女道:“他是第一流的高手,成就已到了超凡人这境,他救过我们多次,我想包天成心里也有数,这些事,也没有瞒过他们。”

林成方道:“但愿他偿不要问,一切都让时间解答。”

斩情女点点头。

包大成和吴恒,经过这一时间坐息,人也清醒过来。

三尺金鱼丁盛,牵来了马,包天成等立刻上马而去。

其实,路上已有很多的行人,但看到了那场面都避开了。

回到四海镖局,万寿山等立刻迎了出来。

斩情女道:“如不是包总镖头的火弹子威力惊人,这一次,我们都无法再见天日。”

够了,只这两句话,已说明了那战况的的惨烈。

包天成等各自回房,更衣进食,然后,好好地大睡一场。

子母刀吴恒虽然被削了半个鼻子,但斩情女的药物很好,不但止了血,而且疼痛亦减。

这一觉,直睡到太阳下山,天色人黑,包天成等才陆续起身。

大厅中早已摆好了丰富的晚宴。

自入四海镖局徐州分局以来,每晚上都有一餐丰富的晚宴。

这固然是四海镖局好客,待他们如同上宾。

但主要是是,借这一餐饭,大家聚首,研商拒敌之策。黑剑门中人,似乎是喜欢黑依中行动,所以,四海镖局中人,也只好白天睡觉。

包天成,林成方,斩情女,那及时而至,金八、万寿山、石峰、王荣、田昆、连阴阳双剑,都到齐了。

另外,还有四海镖局中,几个重要的镖师。

唯一没有到的,是子母刀吴恒。

他被削了半个鼻子,正养息伤势。

万寿山身份虽然还未说明,但大家都已经知道他是位息隐山林的高人,不惜放弃了宁静的生活,不为名、不为利,在江湖上多难之时,挺身而出,这种侠义精神受到极大的敬仰。

每一次,他都被推坐上席,还有一个人未来,那就是高空雁。

这个人,自进入了四海镖局之后,从来没有和人在一起吃过饭,甚至很少出房门一步,四海镖局中,上上下下,七八十号人,见过他面的就不多。

习惯成自然,所以,也没有人再请他来过。

酒过三巡,菜上五味,打开了话匣子,包天成先开口,道:“经过了咋宵一战,在下知道了一件事,黑剑门实在是一个不好对付的组织,他们来去无踪,到现在为止,他们似乎是还没有重要的首脑出面,但四海镖局,却已精锐尽出,而且,还借重了万兄、林少兄,以及易姑娘的大力丰助,要不然,四海镖局早已经被解瓦冰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