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十一章 5、他们都不在,我要幸福给谁看。
第十一章 5、他们都不在,我要幸福给谁看。



更新日期:2021-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蒋言坐下时,又恢复了以前的那副死样子。

    他看着我,懒懒地说,我帮了你,你要请我吃饭。

    我刚拿起菜单,听了他的话后又迅速合上。笑话!在布拉格请他吃饭,我脑子进水了吗?

    我一本正经地说,我刚想起来,益民路有一家牛骨头粉听说特别好吃。

    蒋言哼了一声,没答理我,而是拿起菜单径自点了起来。他把菜单递给我时,我硬着头皮点菜,心想,反正我身上就一百大洋,大不了你把我压在这里。

    饭吃到一般,碰到丑人男和唐琳琳一起进来。丑人男看到我,意外了一下,疑惑地指着我,咦,你……齐铭……

    唐琳琳扯了他一下,微笑着说,蒋总,好巧,在这里碰到你跟洛施。

    蒋言冲她点了点头。

    唐琳琳扯着丑人男走时,丑人男还一步三回头,仿佛我跟蒋言在一起是多么大的事。

    所以我不会听到,走远的丑人男还在跟唐琳琳嘀咕,不是,刚在花店碰到齐铭时,他还说买花送给林洛施,来布拉格定位子吗?怎么这……就变成了林洛施跟蒋言啊……

    唐琳琳翻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啊,安稳过日子吧你。

    我拿着高脚杯放在嘴边,不由自主地喝着。蒋言说,别猛喝,我不想晚上再背个醉鬼回去。

    我一口就呛到了。不过我觉得我真不能喝了,不然我从窗口望去,怎么会看到车水马龙的大街边,站着一个拿了一大束花的男孩。

    我摇头笑自己的傻,趴在桌子上问蒋言,失恋疗伤需要多久?

    蒋言边优雅地擦嘴,边似是而非地回答我,一段恋爱到另一段恋爱的距离。

    我没有理会他,他现在恐怕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因为他权衡很久后,决定去国外奔赴女友。

    我举杯说,来,干杯,什么时候去?

    他皱了皱眉头,说,酒鬼。然后轻轻地跟我碰了杯,这周吧。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出国就跟我出家门一样简单。

    蒋言送我到家,我走下车,跺脚,楼梯口便亮了灯。

    蒋言从车窗里探出头对我摆手说,再见啊。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吹了点风,就晕晕乎乎的,我竟然觉得车里对我摆手的蒋言那么像陆齐铭。以前每逢我跟他应酬完,都开车送我回家的陆齐铭。

    我又莫名地倒回身,对蒋言说,你都要走了,拥抱一下吧。

    蒋言在车里一脸诡异地看着我,但转而他还是下了车,伸出手站在我面前。

    我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样,轻轻地扑在他怀里。

    齐铭……我喃喃地念道。

    我失去这样一个温暖而可靠的怀抱有多久了?

    不知道蒋言听到我叫齐铭的名字时是不是出于怜悯,他竟然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傻女孩,好好过吧,你周围有那么多人希望你幸福。

    可是,他们都不在,我要幸福给谁看。我在蒋言的怀抱里哽咽地讲出这句话后,就退了出来。

    我说,谢谢你。说完就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别安稳,跟昏睡过去一样,没有做一个梦。

    因为,我吃了安眠药。

    我没有胆量,只吃了两颗。我只是想安稳地睡一觉,我如愿了。可是醒来时,我坐在床头,却觉得那么空虚。

    我慢慢地穿衣服,刷牙,洗脸,上班。

    生活如是次第。窗外好像下雨了,湿漉漉的绿树在雨里愈加青翠欲滴。

    我翻箱倒柜地找伞,我最讨厌冬天下雨,冰冷冰冷的。

    最后,我在箱底翻到了很久以前的碎花伞,是陆齐铭买的。

    我毫无感觉地撑起它去上班了。

    中午,米楚打电话过来,她说,洛施,陆齐铭跟张娜拉分手了。

    我正在跟唐琳琳笑着争抢奶茶的手停顿下来。哦,是吗?我淡淡地问道。

    米楚惊奇,你怎么不惊喜?

    半年了。我说,我该惊喜什么?

    米楚被我问得愣住了。我说,米楚,你知道吗。我再也无法那样去爱一个人了,即便是当初的他。

    米楚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不过不能说米楚的这个消息没有给我带来震撼,独自一人时,我的心底还是会被掀起万丈波浪。

    一个下午,我都坐在位置上,眼前不停地浮现出陆齐铭的脸,但是我好像已经不记得我们曾有过怎样的爱情了。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爱情卓尔不群,其实不过是相同的故事反复上演而已。

    我们不过如一对最普通的情侣般,和对方一起度过了四年的日夜。

    只是齐铭,为何到现在,此生已经决定要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下班时我叫唐琳琳一起去逛街,逛完街,我又打电话给米楚说去蓝调。

    这不是一座光鲜亮丽的城市,因为这座城市的夜晚到处充满了糜烂的气息。可是,这又是我最爱的城市,所以,我从未想过会离开它。

    即使我最好的朋友,他们以不同的姿态离开了这里,我依旧站在原地。

    因为我怕他们回来时找不到方向,找不到旧日老友。

    我跟米楚是蓝调的常客,还有唐琳琳,我们三个坐在吧台边,不时有陌生的客人走到我们身边,他们火热的眼神与酒吧里热闹的空气相得益彰。有的陌生男人竟然端酒过来敬我跟米楚,我跟米楚相视而笑,特别想不要脸地说,姐出来混时,你还在喝白开水。

    倒是唐琳琳跟他们打得火热。

    我跟米楚相对碰杯,环顾整个酒吧,熟悉的空气,熟悉的氛围,还有……熟悉的人。

    张娜拉端着杯子娇笑着走过来,哟,真巧啊。

    她的身后没有陆齐铭。

    米楚斜睨了她一眼,说,是啊,好巧,怎么一个人?

    我还没来得及听张娜拉回话,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

    我拿出来看,是陌生的号码。我接起来,酒吧里声音吵闹,我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最后我冲米楚指了下门外,大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等下。然后小跑至门外边。

    从酒吧里出来,冷风在我的全身流转,我的大衣还在酒吧的凳子上。我哈着气,颤抖地问,喂,哪位,什么事?

    电话那头说,请问是林洛施小姐吗?

    是啊。您是哪位?

    我是市郊第一监狱,你的朋友叶景尚于今天晚上七点自杀于302室,他留有书信给你,麻烦你找个方便的时间来取一下。

    什么?我迷茫地对着电话问,你说什么?叶景尚自杀?

    叶景尚?!我的脑海里第二次出现这个名字。上次,是在法院审判时。

    叶景尚!葫芦!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