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十一章 4、他要去奔向他的新幸福,她却还在流浪。
第十一章 4、他要去奔向他的新幸福,她却还在流浪。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我忙忙碌碌地把所有悲情的想法都投入到了图书里。

    我从不做内容欢乐的书,因为我没有欢乐的心。我做的图书都有很悲情的名字,内容离不开“告别”“眼泪”“流浪”“亲爱的”等字眼。

    我觉得或许时下像我这样失恋了又矫情的姑娘太多了,所以喜欢看我做的图书。我觉得我应该去写本书,米楚说,就叫《我生命里的那些花儿》。

    我说那多俗,我要叫《告别流离失所》,我希望我们最后都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米楚干笑道,美好的结局?你看我们现在,美好吗?我咬了咬嘴唇,眼神黯然,不再出声。

    最后米楚仿佛自嘲地说,叫《后来我们都哭了》得了。

    我去看葫芦时,他又瘦了一圈,神情憔悴。

    但看到我,他却神采奕奕地告诉我,洛施,别担心,我已经习惯这里了。

    我给他带了很多书,他开玩笑地说,你现在果然是个文化人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横冲直撞跟个小流氓似的女孩了。

    我笑了笑。其实有时候我不想来看葫芦,因为一来看他,我就会忍不住哭。

    就像现在一样,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每天就是哭来哭去。我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勇气都去了哪里,自从遇到陆齐铭他们,我的人生轨道就变了。

    可是,这一刻,我多想说,如果,如果能够重回十六岁,我希望,我们这一群人从一开始便从未认识过。这样,就不会有日后的那些压抑和疼痛,也不会有不眠不休的眼泪和告别。

    我正在发愣时,葫芦说,齐铭前几天来看过我。

    啊?我抬头看他。

    他一个人来的。

    哦。我笑了笑,听说他生意做得不错。

    葫芦叹了口气,他说,洛施,你们……唉,你也别怪齐铭。

    我不怪他啊,我能怪他什么。我强笑。

    最后我和葫芦又相对沉默了好一会儿,时间到了。我提起包说,葫芦,那……我走了。

    葫芦不自然地应着,喂,你要照顾好自己。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也是,需要什么就跟我说。

    我跟米楚一起去逛街,在大街上看什么都觉得没兴趣。元旦的气氛热热闹闹,我和米楚却走得异常安静。

    她说,我有点想苏冽了。

    她的话音刚落,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了一眼,很诡异,竟然是蒋言。

    他说,喂,林洛施,你跟米楚在哪里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

    他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我的智商,不过大过节的,我不想跟他计较。我说,在芙蓉路晃荡着呢。

    他说,请你们两个单身吃饭吧。

    我把电话拿离耳边,看了看上面的名字,蒋言,没错啊。

    我说,喂,你是蒋言吗?

    那边直接掐断了电话。我能想到蒋言无声的脸,他是从来不会把话说第二遍的人。

    我把这个诡异的消息跟米楚讲了,米楚很干脆地说,打过去,邀请他跟我们共进晚餐。

    我……

    我直接把手机摔给米楚,你自己打。

    不过我知道我拗不过米楚,最后还是我跟个小媳妇似的打了电话给蒋言。

    我说,那个……那个……请求你请我们共进晚餐。

    蒋言冷笑了一声,不用想我也知道他那张欠揍的脸,此刻散发着得意与高傲。最后,我低眉顺眼地在米楚的威胁下,跟蒋言约在布拉格餐厅。

    我挂电话时,米楚说,林洛施,你别觉得委屈,我约蒋言还不是为了你。

    我说,你为了我什么啊!

    米楚摸了一把我的脸说,小姐,开始你的第二春吧。

    我说,滚你大爷的,胡扯什么,我们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

    嗯嗯,米楚点头,吃完这顿饭后就不纯洁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去,我也要去寻找自己的第二春了,顺便给你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说完,米楚便哈哈大笑着伸手打车,然后扬长而去。

    直到车的影子消失在拐角,我还无法接受自己的姐们儿抛弃自己的事实。我也想学着她扬长而去,但是她可以放蒋言鸽子,我却不能。

    因为我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放谁的鸽子,都不能放你上司的鸽子。

    我哀号着去赴宴。在布拉格餐厅门口等到蒋言时,他看到我单独一人,好像并不意外,只是冲我淡淡地点了点头说,进去吧。

    我夹着尾巴,如临大敌般地跟在他的身后。

    你很怕我吗?蒋言回头问我。

    啊?我张大嘴巴,愣住。

    蒋言伸手抓住我的手臂,拉到与他并肩的位置说,啊什么,我的脸又没长在脑袋后面,你老跟在我身后干什么!

    蒋言的动作让我们之间瞬间熟络了不少。我撇着嘴说,谁怕你了!

    蒋言的嘴角扬起一抹难得的微笑。

    但我抬头刚走两步,便看到了陆齐铭。

    他捧着一束花,急急地走出来,迎面看到我跟蒋言时,愣了一下。蒋言抓住我的手臂,但从他那个方向来看,像是我在挽着蒋言的手臂。那一刻,鬼使神差地,我朝蒋言靠了靠。蒋言仿佛知道我的心意,回过头宠溺地对我说,笨蛋,走快点,并且露出平时从未有过的微笑。

    我心里起了鸡皮疙瘩,抬头不自然地冲陆齐铭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陆齐铭站在原地没有吭声,侧身给我们让道。

    他手里的百合花纯白清新,仿佛我们曾经共有过的青春。我与他擦肩而过时,曾经的那段天蓝云白的宁静时光,像那束纯白的百合一样,渐渐地消失在我的眼前。

    他要去奔向他的新幸福,她却还在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