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十一章 3、我很好,那么你呢?
第十一章 3、我很好,那么你呢?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千寻说,洛施,这几年,我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大家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我总觉得你们是一群没长大的小孩,而我,已是一个成熟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想到要离开你们,我就特别想哭。

    我安静地微笑着看着她,我想告诉千寻,我已经哭不出来了。

    可是,离别的车站,我说不出任何话,我觉得自己的心里流动着万千悲伤。

    千寻说,我和大家都没有走得特别近,也没有特别远,谢谢你,洛施,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知道,除了读书,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

    千寻踏上列车时,米楚站在我身边问,当初我们带她一起玩,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摇了摇头。那一年的时光像火车般,从我眼前轰隆隆地开过。

    我想起了那个坐在窗下认真念书的女孩子。那时,我和她是同桌,她书念得特别好,对其他事情却一无所知。

    我立刻觉得自己要拯救她,便带她进入我们的圈子。我和米楚特别好,但是她就像我的影子一样,经常安静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记得前段时间我曾问她,千寻,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话少,是不是不喜欢跟我们在一起?

    她微笑着说,我喜欢听你们说话,看你们活蹦乱跳的模样,那样我会觉得,我还鲜活地生存在这个世上。

    我挥别着火车,挥别了,千寻;挥别了,我们的青春那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千寻走后,C市下了一场大雪。

    我与陆齐铭分开,已经半年了。

    周末,父母给我带电话说要来市里买东西,我陪他们逛街。

    其间我断断续续地回过几次家,爸爸装了个假肢,所以平时看来与正常人无异。

    父母来时,我特别开心,在我租住的房子里,我妈给我做手擀面。我吃着吃着,手擀面上飘出的氤氲雾气,就熏到了我的眼睛,热热的。

    我妈说,这段时间都瘦了。然后打量着房间又说,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要不我什么时候来给你做饭好了。

    我笑着说,你胡说什么啊,你来了爸怎么办?

    爸爸立刻接上话,我又不是不会做饭。

    是啊,煮米饭就直接把米丢进锅里,一点水都不放。我揪着以前的事,揶揄爸爸。

    爸爸的脸马上红了,笑着没有说话。

    那天,我陪父母一起去逛街,拿着刚发的工资给他们买衣服。妈妈看上一件羽绒服,看了看吊牌一千,又放下了。我拿下来推着她去试衣间,去试试,去试试,你女儿买得起。

    可是,等到了试衣间门口我就愣住了,陆齐铭竟然站在那里。

    他转身看到我们时也愣了,但转而眼里又充满惊喜,他上前一步,像是要打招呼。但这时,试衣间里飘出一个穿米黄色羽绒服的女孩,说,老公,你看这件怎么样?

    看见陆齐铭愣在那里,她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了,接着笑着跟我打招呼,洛施,好巧啊。

    我爸跟我妈估计也明白过来是什么事了,我妈镇定地冲她笑了笑,然后转头看我,洛施,你同学?

    我点了点头,强笑着拉起我妈说,妈,我给你介绍,这个是陆齐铭,这个是他的女朋友张娜拉。

    陆齐铭局促地看着我妈,低下头说,阿姨好。张娜拉也乖巧地和他一起叫阿姨。

    我妈微笑着点了点头,客气了两句。我没有敢去看我爸的表情,我想起不久前回去,他还在问我齐铭现在生意怎样,你不能帮他,就不要添乱之类的话。

    那天下午买完衣服送爸妈到车站时,我爸一路都没有说话。

    最后在候车室,我走到我爸前面说,爸,对不起……

    我爸没有吭声,我妈却一把扯过我说,傻孩子,谁要你说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我们就是难过,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

    我妈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当初我们不让你把他带到家里来,你就跟我们争,说这辈子就嫁他。现在你们不在一起了,也不跟家里说一声……你这是……你叫爸妈怎么说你……

    我妈一哭,本来心里就难受的我就跟着哭起来,我说,妈,你别哭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一直沉默的爸爸,却在这时抬起手给我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说,别哭了,傻孩子,都过去了。

    可是我却哭得更厉害了。

    仿佛把十三岁那年知道身世后没有哭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竟然接到了陆齐铭的电话。

    因为后来他说,洛施,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所以我就把他从联系人里删除了。

    可即便这样,每次拿起电话,我都能清晰地背出他的号码。可是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我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看到末尾的0828,才知道是他。

    那是我的生日。以前,我经常庆幸,幸亏张娜拉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后四位是我的生日,不然估计会连手机号都一起给他换了。

    可是现在,这个号码像一个巨大喧嚣的笑话,张着大嘴巴嘲笑我。

    我接起,他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我却没有陪他浪费情绪,我问,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洛施,你好吗?陆齐铭急急地问。

    我对着电话,无声而又无奈地笑了。陆齐铭,你好吗?这句话,为什么你从前没有问过我?

    你误解我与苏扬,带着张娜拉出现在米楚的生日会上宣布订婚时,为什么没有问我,你好吗?张娜拉自杀时,我也因车祸住院,当你那么肯定地选择了她时,为什么没有问我,你好吗?葫芦被带走,我蹲在地上哭泣时,为什么你没有问我,你好吗?

    我说,陆齐铭,我很好,那么你呢?

    那头陆齐铭没有再说话,过了好久,他轻轻地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