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二章 3、唐琳琳跟陆齐铭是天仙配,我跟陆齐铭充其量就一黑白配。
第二章 3、唐琳琳跟陆齐铭是天仙配,我跟陆齐铭充其量就一黑白配。



更新日期:2021-09-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面试很成功,其实,面不面试都成功,蒋言买的是苏冽的面子,我只是来过下场而已。

    从华天大厦出来,我接到米楚的电话,她说,我跟千寻在时光吧,你过来吃饭吧。

    于是,我跟苏冽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时光吧是一家咖啡厅,里面的设计略带古朴,别有一番田园风味,而且特别静谧,所以我们就把时光吧列为了聚会的老地方。

    我和苏冽刚走进去,就看到米楚和千寻坐在老位子上,冲我们招手,老板跟我们打了个招呼。

    我走过去,米楚扯我坐下,讽刺道,你动作倒挺快的啊,昨天说辍学,今天就去应聘了。

    我冲她嬉笑,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嘛。

    千寻问,应聘怎么样?

    我指着苏冽,有她在,还有什么事是搞不定的。

    米楚端起杯子,得,林洛施,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谁都挡不住。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接受你工作,但还是祝你以后工作顺利。

    其实昨天听到我说辍学,反应最大的就是米楚,她从头到尾都没和我说一句话。千寻说,她是不能接受和她朝夕相处的姐妹突然离开她,过会儿就好了。

    我端起杯子,反讽回去,你这态度转变得比天气预报都快。

    米楚冷哼一声说,是千寻开导有方。

    千寻微笑着挠她。

    苏冽漫不经心地喝着柠檬水,放下杯子时问道,你认识唐秘书?

    苏冽的话让我刚咽下去的一口水差点呛出来,她不提这出还好。我放下杯子,对米楚和千寻说,你们猜我今天看到了谁?

    她们摇头。我说,你们还记得安妮女神吗?

    米楚和千寻一起瞪大眼睛,我满意地看着她们的反应,转头跟苏冽说,唐琳琳就是安妮女神。

    苏冽指着米楚和千寻问,她们干吗……这样的表情?

    那一刻,高中的时光仿若潮水般,一幕幕,一波波,汹涌进我的眼睛。

    四年前,唐琳琳是实验高中的名人。

    那时,她不但成绩优异,而且长相出众,鹅蛋脸,眼窝略深,颇有点西方美,一头自然卷,像海藻般的头发披在肩上,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不过,唐琳琳除了这两个优点外,还有一个致命的特点,那就是……胸大。

    四年前,在我们那群发育还不完全的女生中,唐琳琳真的是充满了成熟女性的致命诱惑,155cm的个头,却挺着C罩杯。有人开玩笑说,每次看到唐琳琳,都先看到她的波澜壮阔。所以,大家给她取了个绰号,叫“先胸制人”。就连校外的那些混混,也总喜欢对她吹口哨。

    而那时的我,却恰恰跟她相反。四年后的我是卖猪肉的,四年前的我就是卖柴火的,天天穿着廉价的男式衣服到处瞎逛,在实验高中那群达官显贵家庭出身的公子小姐堆里,显得格外迥异。

    所以,在唐琳琳大张旗鼓地追陆齐铭,陆齐铭却倒戈相向对我发起攻击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仿佛天塌下来,都没陆齐铭追我壮观,就连葫芦都扯着我问,是不是我给陆齐铭下了什么蛊。一五好青年怎么就栽到了我这个柴火妞的手里,别的不说,至少从外观和各方面硬件质量来看,唐琳琳跟陆齐铭是天仙配,我跟陆齐铭充其量就一黑白配。

    而且,那时的唐琳琳对葫芦来说,也有一种水中望月的美。

    那是葫芦第一次质疑自己一直跟随的老大,也就是陆齐铭的审美眼光。

    不过唐琳琳此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可是把葫芦吓得花容失色,战战兢兢。他再也不说唐琳琳比我与陆齐铭更般配的鬼话了,而是一直夸陆齐铭有先见之明。

    唐琳琳追求陆齐铭不成功,并且看到陆齐铭拒绝她这个美人,而捡了我这个柴火妞,就变得异常……销魂。

    之前上课努力的她,开始睡觉,下课活跃在同学之间的她,开始不说话。她整个人从热烈的阳光,瞬间变幻为惨淡的月光。

    其实唐琳琳之前一直对我不错,别人对我都是白眼相待,只有她,对我青睐有加,不但照顾我的生活,还经常把笔记借给我抄。

    所以她的转变让一直挺不在乎人情世故的我,忽然觉得非常内疚,就好像正儿八经追求我的陆齐铭,是我倒追过来跟她抢的。

    于是,和陆齐铭在一起后,每次见到她,我都不敢说话,总觉得自己低她一等。而且,每次有什么好东西,我都会偷偷地分一半放在她的桌洞里。

    这样的愧疚,一直持续到我在陆齐铭的桌洞里发现了一本漂亮的日记本。

    那天我帮打球的陆齐铭去拿护腕,却在他的桌洞里翻到一本日记本。

    我当时就奇怪,陆齐铭什么时候买了这么漂亮的本子,他又不写日记,难道要当惊喜送给我?

    当翻开日记本看到里面的内容时,我的脸都绿了。因为,那本日记是唐琳琳的!

    里面写满了她对陆齐铭的爱恋之情,以及思念之意,语言甚是火辣,最后还有一封用英文写的信。其实现在想想,唐琳琳的本质在那时就已经初现端倪。

    我黑着脸,举着日记本问刚打完球、大汗淋漓的陆齐铭,这是怎么回事?

    陆齐铭咕咚咕咚喝完水,孩子气地用衣袖抹了把头顶的汗,迷茫地问我,什么?

    我拿日记本朝他的头顶拍下去,愤怒地说,孙子,再装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陆齐铭急了,嗫嚅道,是你送我的日记本?

    顿时,我就疯了。如果我能写出这样的日记,那还不如直接给我把刀让我自行了断!

    后来,在我审问了陆齐铭很久未果,又去问葫芦后,才确定,这本日记是唐琳琳自己放在陆齐铭的桌洞里的,只是在陆齐铭未看到之前,被我撞了个正着。

    当我把日记本甩到唐琳琳面前时,她的整张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跟被人扇了一巴掌一样。

    我说,你要是喜欢陆齐铭的话,大家就明着竞争,别他妈背后玩阴的!

    唐琳琳埋下头,肩膀开始慢慢耸动,柔弱的模样让人看了心有不忍,想立刻飞身上去呵护她。

    但我突然想起自己看到她的日记的那一刹那,也是活活地被人扇了一巴掌啊!

    那时的我,一点都不懂得委婉和退让,只会步步相逼,决绝凛冽。

    当很久之后的我懂得人情世故,回忆起从前时,对唐琳琳总会有丝丝的愧疚,我总觉得,如果当初我没那么做,也就不会有后来她的整个人生颠覆了。

    可是,时光不允许我回头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