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二章 4、瞬间,她便由“先胸制人”摇身变为“安妮女神”。
第二章 4、瞬间,她便由“先胸制人”摇身变为“安妮女神”。



更新日期:2021-09-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件事是我和陆齐铭的第一次争吵,虽然他好声好气地对我说,洛施,以后不要那么直接,容易伤害人。但我却固执地认为他是心疼唐琳琳,所以才会这样袒护她。

    四年前的我,一直想做个睿智的女生,但初次面临感情是非的我,却像一个最俗气的中年妇女一样,毫不客气地、自以为是地捍卫着自己的领土。

    我口不择言地说,陆齐铭,你要是觉得心疼,就去找她啊,反正她喜欢你。

    陆齐铭被我抢白得脸红一阵青一阵,握着我的手腕第一次发怒,让我收回刚刚说的话。

    在我和他僵持时,葫芦看不过去,他说,得,为兄弟两肋插刀!你们小夫妻别吵了,把唐琳琳的电话号码给我,哥去安慰她。

    我说你别啊,别为了我和陆齐铭牺牲色相。

    葫芦翻着白眼,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对她就有点小念想,现在刚好乘人之危。说完,他还装得跟色狼一样嘿嘿地奸笑了两声。

    不过葫芦至死都不会想到,这两声奸笑,最后会变成苦笑。

    葫芦给唐琳琳发短信的那天,唐琳琳竟然像往常一样叫我一起吃饭,并且笑脸相迎,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虽然女生的心是狭隘的,有个隐患在身边,便一定要解决,但我真的希望唐琳琳有个好归宿。所以当她准备和葫芦赴约时,我竟然不厚道地劝她,如果不想去,就不要去。

    我想,如果葫芦知道我背后这样说,估计埋了我的心都有。其实不是葫芦不好,只是我觉得唐琳琳显得太委曲求全。

    但我的劝告反而让唐琳琳欣然的脸上出现了你多管闲事的表情,于是我就闭嘴了。

    不过,这次见面,让一直跃跃欲试的葫芦,瞬间被吓了个结实。

    葫芦回来和我们描述,操,这个唐琳琳也太开放了,我刚说了句洗衣服累,她就主动要求帮我洗。我刚夸了句她的手长得好看,她就主动牵上了我的手,并且暗示可以更进一步。

    最后,葫芦闭上眼睛叹气,唉,还是雾里看花来得美妙一些。现实真的太幻灭了!

    之后,不知道葫芦怎么打发唐琳琳的,总之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就不了了之,连在路上碰面,都不打一个招呼。而唐琳琳在一夕之间,变得更加……诡异。

    和班里的男生打情骂俏,给同学讲题,穿着大衣领的衣服趴在同学面前,不管衣领内的风光是不是被别人一览无余。就连在班主任上英语课时,她都开始变得浮躁。

    起初一直把她挂在嘴边的班主任,终于对她的行为投来厌恶的目光。

    由坏变好,有人需要一生的时间,都难以做到,而由好变坏,常常只有一步。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唐琳琳就从光环女神跌到声名狼藉,每周换男友成了家常便饭。

    而这时,她开始迷恋安妮宝贝,那个讲都市故事,将故事勾勒成海市蜃楼的作家,我曾看到唐琳琳在习题本上乱写,很久以后,你是否还会记得那个穿白棉布裙,一头海藻般的头发,光脚穿帆布鞋,一路行走的女子?

    米楚说,她学到了安妮宝贝的精髓。

    当然,这些并不足以致命,让唐琳琳真正声名狼藉的,是“日记事件”。

    有一天,葫芦突然神情古怪地问我,你知道唐琳琳网恋吗?

    我笑嘻嘻的,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干吗还这么关注她!

    葫芦急切地摇头,哥不是关注她,是男生寝室出现了一本日记本,是唐琳琳的!

    又是日记!我意外地看着葫芦,可是,日记和她网恋有什么关系?

    葫芦犹豫了半天,才说,日记里是关于她网恋,然后见网友,再然后一夜情的描写。

    ……

    我惊疑不定地问葫芦,你的意思是?那不是摘抄的?

    葫芦郁闷道,我又没看,我只是听人说,应该不是摘抄的,里面有她谈的每个男朋友的名字缩写,而且地点和动作也写得很详细。

    那本日记在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好像每个人见面时打招呼问的“吃了吗”都变成“看日记了吗”。

    而在一次月考中,唐琳琳的成绩由年级前三跌到了百名之外,所有任课老师,连平时宠爱她的班主任,都对她的“日记事件”略有耳闻了。

    再加上她经常逃课,甚至夜不归宿,瞬间,她便由“先胸制人”摇身变为“安妮女神”。

    从前在校门口对她吹口哨的小混混,她也从不屑一顾变成了偶尔调笑。

    更牛叉的是,她和班上一个转学来的男生打得火热,并且在学校当众接吻,导致高二那年,没有一个班愿意接纳她,最后迫不得已,她被勒令退学。

    从那以后,算来,真的已经三年未见她了。

    她以后不会针对你吧?跟苏冽讲完唐琳琳的故事,千寻担忧地道。

    三年前能让她走,三年后她敢动洛施一根头发,我米楚就绝对把她玩得生不如死。米楚牛叉地说。

    安啦,她不会得逞的,苏冽跟我们蒋总很熟呢。我满不在乎地道。

    苏冽霸气而妩媚地回道,那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