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43节
第43节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是安洁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光。她知道自己受了伤,因为她看见了手上腿上脚上的血,摸到了脸上的血,整个右边身子都是钻心地痛。她不由得大声哭叫起来,觉得自己肯定是要死了。

    崔灵好像安然无恙,而且马上就镇定下来,查看安洁的伤势,想把她从座位上弄出来。但安洁稍微动一下,疼痛就更剧烈,只好大声嚎叫,叫崔灵别动她。崔灵拿出手机打911,然后安慰她说:“我已经打了911了,救护车很快就会来了,你别怕,没事的——”

    她怎么可能不怕?她知道一个人的血流完了就会死掉,她忍着痛,查看自己的伤,结果发现不知道是汽车的什么部位刺进她的右边大腿,她好像是被钉在车里了,她脑子里闪过“破伤风”“败血症”等各种恐怖的词,吓得大声尖叫。很多人围了过来,但都没办法把她弄出来,因为她车右边的门被撞得凹进去了,车门打不开,她被凹进的车门紧紧夹住了。

    她现在才知道电视电影上对车祸的描写都是假的,那些车祸都是刚一发生,救护车就来了,一转眼就把受伤的人送医院抢救去了。而那些受伤的人呢,都是一撞就昏死过去了,什么疼痛也感觉不到,等他们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了。

    撒谎!都是撒谎!她受这么多伤,流这么多血,疼这么厉害,还是没昏死过去,害她每秒每秒地感受痛苦,而救护车也好像过了一万年还没来一样,她除了哭,真的是没别的办法。

    警车还在救护车之前到了,大家一下丢开她,不知干什么去了。她更大声地哭叫,想让警察把她从车里救出来。几个警察过来查看她的情况,但不敢动手,说已经叫了救护人员了,很快就能把你弄出来。

    等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哭得精疲力竭了,感觉自己的血已经流尽了。他们怎么把她弄出来的,她已经没精力留意了,只知道当他们把她从车里弄出去的时候,她腿上的血往外一冒,她吓得闭上眼睛,几乎疼昏死了。

    一直到她被推进了急救室,打了麻药之后,她才从痛苦的深渊跳了出来,沉入了一种昏睡的状态。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她慢慢醒过来,觉得整张脸都肿得紧绷绷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不知道是哭成这样的,还是受伤的结果。她的身体发麻,感觉不到自己的腿脚。她的头昏昏沉沉,就像喝醉酒一样,嘴里是一种又淡又麻的感觉,胃里也很难受。总之,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痛苦得无法形容。

    过了一会,她听见了崔灵的声音:“GIRL,你醒了?”

    她沙哑地问:“我——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当然是在医院——”崔灵握住她的左手,“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就是大腿上伤口深一些——”

    “你——怎么样?”

    崔灵开玩笑说:“啊,英雄,你是共产党员吧?自己这样了,还在关心我?真让我感动啊!我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吗?你要不要张罗着交党费?”

    崔灵嘻嘻哈哈地打趣,大概是想把气氛弄轻松一些,但她笑不出来,就闭着眼睛让崔灵去瞎说。过了一会,她突然听到右边有个男声说:“让她休息吧,她现在很虚弱——”

    她马上睁开眼,费力地把头向右边扭,想看看那人,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现在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千里之外开会。

    大概是见她向右边扭头太费劲,右边那个人转到病床的左边,轻声问:“你醒了?饿不饿?”

    她看见一个身穿西服的DR.CANG站在她床前,笑微微地看着她,搞得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到了天堂或者天宫什么地方。她问:“你——怎么在这里?我——死了吗?”

    崔灵忍不住笑起来,说:“我让你们两个在天堂叙叙旧——”然后就跑病房外去了。

    DR.CANG笑了一下,对安洁说:“你知道开玩笑,我就放心了。”

    她问:“你不是在Q州开会吗?”

    “被你一车撞回来了——”

    她想笑,但脸上的皮肤牵得好痛,她意识到刚才病房里就他们三个人,那他一定是跟崔灵一起来的。她的脑子很糊涂,完全不能连贯思考,只转着一个念头:原来他真是崔灵的男朋友!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白白地给崔灵做陪衬。她伤心地问:“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他笑了一下:“真是小孩子,一心只想着难看不难看——没想想自己大难不死,多么幸运?”

    “你帮我找个镜子来——”

    他把话题岔开了:“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帮你弄——我知道你不爱吃美国餐——”

    “我想吃——粥——”

    “好,我现在就去想办法,你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他说着,就走出病房去了。

    她听见他在病房外小声跟崔灵说话,嗓子压得很低,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听见崔灵说:“OK,OK——我等你回来——”

    崔灵很快就回到了病房,安洁想问问车祸的事,但又怕崔灵内疚,便忍着不问,等崔灵自己提起。

    崔灵主动说:“这次车祸不能怪我啊——”

    “我也有责任,我不该说你开得太快了——你是赌气把车停下的吗?”

    崔灵委屈地说:“怎么你也这样冤枉我?你自己在车上,难道看不出不是我停的车?”

    她无力地问:“那是谁停的车?”

    “谁也没停车,是你那——破车——出了问题,突然死火了。”崔灵有点激动,“我开了这么久的车,那条路我不知开过多少遍了,怎么会在高速公路上停车呢?我——找死啊?肯定是你那车的问题!”

    “我车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的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踩煞车。我那时正在向右边换道,我怎么会踩煞车呢?我踩的是油门!”

    “会不会是——踩错了?”

    崔灵更生气了:“你真是个外行!我就是睡着了都不会踩错!我的脚一直踩在油门上,既然我要加速,我只会更下劲地踩油门,怎么会把脚移到煞车上去?”

    安洁又累又糊涂,告饶说:“算了,我们别说这事了吧,说得大家都生气。反正事情已经出了,不管是谁的责任也不能——”她想到自己脸上的伤,不由得很黯然。

    但崔灵还不肯罢休:“这事一定要搞清楚,不然你们都以为是我的错,警察已经给了我一个CITATION,搞不好会吊销我的驾驶执照。你又受了这么多伤,肯定也是怪我一头包——我不把这事搞清楚,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我怎么受伤的?”

    “首先是我们的车停在路上,然后是我们这条道上的一辆车撞在我们车尾,但因为我正在换道,而他也在避免撞车,所以是斜着撞上来的,把我们的车顶得斜在两条道上。我们右边那条道上的一辆车撞上来,正好撞在你那边的车门上——”

    “我们的AIRBAG呢——”

    “AIRBAG没弹出来,可能是因为我们车头没撞,也可能是你那破车AIRBAG质量不好,而且你那车肯定没有SIDEAIRBAG,前面的AIRBAG弹出来也是白弹——”

    现在轮到安洁为自己的“破车”惭愧了。

    崔灵大卖后悔药:“早知道如此,就该开我那辆车的——我那时想送你到机场后就直接去搞我的侦探,所以开了你的车,没想到你那破车——”

    停了一会,崔灵说:“如果你不穿裙子就好了,你昨天要是穿牛仔裤,你的腿就不会伤那么重——”

    再过一会,崔灵又说:“早知道这样,你不去开这个会就没事了——”

    安洁想说“这都是马后炮”,但她没说,知道说了也没用,也是马后炮。

    崔灵好像也意识到了,不好意思地说:“哎,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都是‘马后炮’,要像我这么说,还不如说‘早知道如此你不出生就好了’——”

    安洁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运气这么不好,也许真的就是不该出生,生到这个世界上,就很难说不遇到天灾人祸。

    崔灵还在唠叨:“其实我这个人是很注意行车安全的,每次上路之前都要检查煞车,哪里知道刚好出了一个相反的问题,不是煞不住车,而是太煞得住了——不踩都能自己煞住——”

    “医生怎么说?我——会不会残废?”

    “不会,医生说你是奇迹,连环撞车,你连骨头都没受伤,脚踝那里扭伤了,但只伤了肌腱,大腿的伤有点深——其他都是擦伤刮伤——”

    “我的脸呢?我脸上会不会——落下伤疤?”

    崔灵很肯定地说:“不会,脸上没事——”

    她知道自己脸上肯定不是“没事”,因为她的脸到现在还是紧绷绷的,连说话都觉得脸上的皮肤扯得痛。但她没力气跟崔灵辩论,只虚弱地说:“我好累,想睡一会,你——也回去休息吧——”

    “ANDY叫我守在这里等他回来的,你睡吧——”

    安洁听崔灵叫DR.CANG“ANDY”,又说要等他回来,就知道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她闭上眼睛装睡,借以避免跟崔灵说话,但她心里一刻也没停止活动。她无论怎么努力,都搞不懂崔康二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会象是男女朋友,过一会又被“澄清”了;再过一会,他们又成了男女朋友;再过一会,又“澄清”了;现在又成了男女朋友,好像已经算得上“人赃俱获”了,大概不会“澄清”了。

    她觉得头很疼,脑子很乱,思维都是支离破碎的,想推理也推不了。但有一个念头很清晰:我现在破相了,成了一个丑八怪,不要说DR.CANG,谁都不会爱我了。

    她万念俱灰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睡又睡不着,想动又动不了,很难受,很无聊,死的心都有了。

    好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听见DR.CANG回来了,在跟崔灵小声说话:“你吃不吃点?我买了很多——”

    然后是崔灵有点娇憨的声音:“哇,好香啊!我也要吃。”

    她睁开眼,看见DR.CANG已经换掉了西服,穿着一件茄克,很随意的样子。他凑近来问她:“皮蛋粥,行不行?”

    “随便吧——我无所谓——”

    他好像察觉到她心情不好,边给她盛粥,边自嘲说:“本来想自己煮的,哪里知道米放多了,没想到那米的长势那么好,一煮就从锅子里冒出来了,搞得炉子上到处都是,只好跑外面去买粥。”

    她听得有点感动,尽量在脸上加点笑容。他把她的床头调高了一些,在粥碗里插了根很粗的吸管,让她吃粥。她试了一下,很费力,得用劲吸,而她稍一用劲,就引来一阵疼痛。

    他看出来了,问:“这样不行吧?那让崔灵喂你吧,这里有小匙子——”

    崔灵推脱说:“我正在吃粥,哪里有手喂她?你喂吧。”

    DR.CANG也不客套,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喂安洁吃粥。她本来想提出自己吃,但她浑身麻木,而且右手也受了伤,不方便,就以歪就歪,让他喂她,只不时地瞟一眼崔灵,看崔灵有没有不高兴。

    崔灵好像没什么不高兴的,总是趁DR.CANG不注意的时候对她做鬼脸。她放心了,可能崔灵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也可能崔灵对自己很有信心。

    崔灵说:“噢,想起来了,我也给你姐姐打过电话了,他们会尽快赶来——”

    “你不该给我姐姐打电话的,害他们跑一趟,耽误上班上课——”

    “这么大的事不通知你姐姐?谁担待得起?”崔灵吃完粥,就说现在得走了,得去见POLICE,明天再来看安洁,然后就告辞了。

    安洁提醒DR.CANG:“你不去送她吗?”

    他扬起眉毛,看了她一会,说:“好,我马上就回来。”

    他果然是马上就回来了,汇报说:“好快的动作,一下就走得看不见了。大白天的,停车场又近,应该没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