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42节
第42节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回去后就上网定旅馆房间和机票。她看了一下会议包下的那家旅馆,最便宜的房间都要近二百美元一晚。她吃了一惊,这么贵?比拉斯维加斯的旅馆还贵!幸亏是DR.CANG掏钱,不然的话,开个会真不是她所想的几百块钱就能拿下的,这让她越发感激DR.CANG了。

    为了给DR.CANG节约科研经费,她决定找人合住。她有点恶作剧地想,就找DR.CANG合住怎么样?如果他看到她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会是什么反应?

    但她在大会的ROOMMATEWANTED网页上没看到他的名字,可能他一个人住了一间房,也可能他已经找到合住的人了。她看见名单上有个R大的女研究生,叫XINGXING,她从这个名字判断应该是个中国人,于是就通过会议提供的电邮跟XINGXING取得了联系,果然是个中国人,两个人一谈就谈妥了。

    接下来是定机票,她想跟DR.CANG坐同样的航班,就厚着脸皮发电邮问他的航班号码。她解释说她这是第一次出去开会,以前又没去过Q州,人生地不熟的,想跟他一起走,免得迷路了。

    他回了个电邮,连说抱歉,怎么把这事忘记了?他马上把自己来去的航班号和航空公司名都告诉了她。

    她上网查了一下,很不幸,飞过去的机票已经定不到跟DR.CANG一个航班的了,只能定到跟他一起飞回的航班。最糟糕的是去的航班只有下午的票了,而会议是下午一点开始,她不光不能跟他一起去,连第一天的会也赶不上了。

    她马上又发了个电邮给DR.CANG,问该怎么办,生怕他说:“既然是赶不到了,就别去了吧。”

    但他说没关系,第一天会议不参加也没什么。他是因为要CHAIR一个分会场,所以要按时赶到,她什么时候赶到就无所谓了。不过他有点担心她一个人去会迷路,叫她下飞机后坐TAXI到开会的地方去,然后特别告诉她,说TAXI也可以报销。他还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怕她万一迷了路,好给他打电话。

    她高兴了,这下就可以跟他在一起呆几天了,两个人一同去开会,住在同一个旅馆,还可以一起出去吃饭,哈,简直象两个人出去渡假一样。

    为了这次会议,她专门拉着崔灵跟她一起去买衣服。崔灵说:“要打扮得既满腹经纶又性感迷人。女人不是不能做花瓶,关键是不要做一个空花瓶,如果在花瓶里装上钻石,保证男人就不会只注重女人的外表了。但是无论如何,女人都不能做一只装钻石的瓦罐,不然男人一心只想打破你这只瓦罐,抢了钻石就跑。”

    崔灵推荐的几款西服套裙都有点贵,但崔灵自有道理:“要拿下你老师这样的人,就得穿这种典雅高贵的,千万不能穿那些廉价而花里狐骚的衣服。买这种衣服绝对不会亏本,这不是流行服装,所以也不会过时,只要你不长胖,永远都可以穿——而你为了这几套衣服不浪费掉,一定会努力保持身材不长胖——”

    于是安洁就买下了。

    崔灵又介绍了一款香水,说这个也是必须的,跟他出去的时候,洒一点在耳后,腋下等处。

    她好奇地问:“洒在腋下我懂,但为什么要洒在耳后?难道耳后有难闻的气味要压一压?”

    崔灵呵呵地笑:“等到有难闻的气味了,洒香水也没用了。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洒耳后,对我来说,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会吻那个地方——”

    安洁脸一红,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坏了,想的都是这些鬼名堂。不过她还是买了那瓶香水,因为平时上课的时候,总能闻到美国女孩身上的香水味,的确有种使人心旷神怡的效果。还是入乡随俗,也跟着香一香。

    崔灵说:“你知道美国女孩为什么爱洒香水?因为她们身上的ODOR太重了,她们还得天天剃毛,不然的话,个个都象毛孩。哪里象我们中国女孩?身上干干净净,光光溜溜。所以很多美国男人都喜欢亚洲女性。”

    “你男朋友是不是因为这个爱上你的?”

    “哈哈,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崔灵开玩笑说,“看你今天这个架势,是不媚倒你那个老师不罢休的了?”

    “我这个样子媚得倒他吗?”

    “要自信嘛,你没听说‘自信的女人最美’?”

    “什么叫自信?”

    “自信嘛,就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媚倒他。我告诉你一个保持自信的秘诀:媚得倒就说自己有媚力,媚不倒就怪他有问题。”

    安洁想起自己对去机场的路还不是很熟,没开过,又听说有段高速公路很繁忙,道多车多,她有点不敢开,想拉崔灵跟她去试着开几次。崔灵说:“何必这么麻烦?我送你到机场就是了。”

    “那不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你以为你开两次就熟悉了?早得很呢。”崔灵吓唬她说,“你自己开车去机场,如果晚了点或者出了事怎么办?岂不是耽误了你跟你那老师的双栖双飞?”

    安洁想了想,觉得还是让崔灵送她比较好,崔灵开车多年了,当然比她自己开要稳妥,而且回来的时候还有个借口让DR.CANG送她回家。她说:“好吧,就麻烦你送我去机场了,不过回来时不用你接,我老师可以送我一下。”

    崔灵很高兴:“那太好了,正好趁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可以把你的车开去搞侦探。”

    崔灵搞侦探的热情好像是季节性的,时高时低,这段时间好像处于旺季,主要是崔灵的男朋友提到了PRENUPTUAL的事,说不管跟谁结婚,都要签个婚前协定,搞得崔灵很不高兴。

    安洁安慰说:“签就签吧,反正你也不是为了他的钱。”

    “我当然不是为了他的钱,但他这样搞,说明他是把我当GOLDDIGGER的,还是在防着我,那还有什么意思?如果他不要我签这个东西,即便我跟他离婚,我也不会狮子大开口。但他事先就把这提出来,就把爱情搞变味了。”

    “听说现在这个很时髦,国内也有些夫妻签这玩意——”

    崔灵很固执:“时髦的东西就是好的?我可不赶这个时髦。现在我对他的诚意很怀疑,他拖这么久,也许根本不是因为他老婆不肯离婚,而是他自己不诚心,所以我要好好调查一下——”

    木亚华听说了安洁要到Q州开会的事,非常羡慕:“啊?你没PAPER老康还出钱让你去开会?这么好的导师到哪里去找?我的导师小气得很,你有PAPER他也不一定给你钱,只有那些在会议上PRESENTPAPER的学生才能从研究生院拿到会议经费,其他的CO-AUTHOR有时都没钱去开会。看来老康还有几个钱呢,早知道如此,我也请他做我导师了——”

    “你不是已经选了导师了吗?”

    “就是啊,选早了一点。我都忘了那时为什么没选老康的了,可能是因为觉得他搞的东西很难,也可能是因为他那时正好在修学术假,还有个可能,就是他那时没什么钱,所以就选了我现在的导师。”

    “噢?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对人工智能感兴趣才选的呢。”

    “感什么兴趣?我根本不在乎做哪方面的研究,做一行,厌一行,有几个人是真正对自己做的项目感兴趣的?都是为了混碗饭吃。”木亚华憧憬说,“如果老康手里有科研经费,以后就可以让我做他的RA。做RA比做TA强,特别是给自己的导师做RA,基本就是做自己的博士论文研究,不像我们TA,还要在系里干活,干的又是跟自己的研究不相关的活。”

    “做TA不好吗?如果你以后想找FACULTY的位置,做TA教过书不就算有经验了吗?”

    木亚华撇撇嘴:“做TA就能教书了?做TA根本不是上讲台教书,而是真正的TEACHINGASSISTANT,是给老师当助手的,只帮老师批改作业,以后也算不上教学经验——”

    “那你——中途换导师——能行吗?”

    “怎么不行?只要我今后别把我现在的导师也找来做我答辩委员会的成员就行,免得他怀恨在心,投我一张反对票——不过有些导师不愿意接受从别的导师那里转来的学生的,怕以后不好处关系——所以我要先去问问老康,如果他答应的话,我再去跟我现在的导师谈。这就跟谈恋爱一样,一条船还没踏稳的时候,千万不要把另一条船蹬了——”

    安洁泼冷水说:“你转过去也未必一定能拿到RA,如果他手里没什么科研经费,他拿什么钱给你?就像你现在的导师一样。”

    木亚华马上跑到网上去查DR.CANG的科研经费情况,很开心地指着屏幕说:“你看,他刚拿到了NSF的资助,是个三年研究计划,有七十多万呢!三年,足够我读完博士了。就这么说定了,找老康做导师!”

    安洁看了一下那个网页,是电脑系的,她当时只去了DR.CANG的网页,没来这里,所以没看到这条新闻。她没想到跟DR.CANG做研究有这么多好处,看来是歪打正着了,不良动机导致了优良结果。她欣喜地说:“他拿到这么多科研经费?我还不知道呢,难怪他一下就答应做我导师——”

    木亚华分析说:“老康答应做你导师,他自己也是很合算的,因为你现在并没拿他的钱,你拿的是研究生院的钱,却在帮他干活,他不等于是白捡了一个劳动力?”

    安洁的心凉了半截,原以为DR.CANG答应做她导师是因为对她有点意思,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因为她是送上门来的免费劳动力。

    过了几天,木亚华兴冲冲地告诉安洁:“我跟老康谈过了,他答应了。安洁,以后我们可以一同去开会了!”

    安洁生怕木亚华这次就要去Q州开会,还好,木亚华没打这次会议的主意,说没剩下几天了,这次就不凑热闹了,再说小华放家里也没人照顾,以后再说吧。

    这下搞得安洁更加重视Q州的会议了,好像从今以后木亚华就会跟她一起参加所有的会议一样。她感觉只要木亚华在场,她就处于劣势,木亚华凭着她的成熟与能干,再加上小华这个粘合剂,很容易就会把DR.CANG弄到手。

    安洁的担心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木亚华一加入COMPUTATIONALBIOLOGY这个小组,就显示出超强的亲和力,跟组里那些美国鬼子、印度鬼子们搞得很熟,跟中国同胞那就更不在话下了,很快就请组里的几个中国人上她家吃了一次饭,把关系搞得很铁。

    安洁发现DR.CANG也很照顾木亚华,每次星期三开会,DR.CANG都会提醒木亚华带PIZZA回去给小华吃。有个星期三小华放什么假,木亚华还把小华带到DR.CANG的LAB里来了,搞得大家都把小华当会议明星,争着抢着来逗小华说中文,然后怪声怪气地跟着学。

    安洁偷偷看了一眼DR.CANG,觉得他也很纵容这种非学术性插曲,非但不阻拦,还笑眯眯地坐那里看,搞得她的危机感越来越严重。

    终于等到了开会的那一天,崔灵如约开车送她去机场,她特意穿着刚买的西服套裙,因为一下飞机就要赶到会场去的。她的小旅行箱里放的都是漂亮衣服,她没带电脑,一是怕背着电脑把衣服扯得乱七八糟不雅观,二来也可以找个借口去问DR.CANG借电脑用。

    崔灵笑她:“说起来是去开会的,但是什么学术性的东西都没带,全都是狐狸精的行头,外加一肚子的诡计。你这是开的什么会?‘邪术会’?”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就上了路。车开到高速公路上的时候,安洁不由得庆幸是崔灵来送她,因为车很多,开得又快,她还从来没在这么快的高速公路上开过车。如果今天是她自己开车去机场,肯定吓晕了。

    崔灵开车真厉害,一边开一边跟她讲话,一只手里还拿着饮料在喝。安洁瞟了一眼计速器,七十多迈快八十了。她说:“是不是太快了?这里限速六十五——”

    话刚说完,她就觉得车猛地一停,如果不是她系着安全带,恐怕就给甩到车窗上去了。她正要问崔灵干嘛赌这么大的气,就听见四面八方的喇叭声,还有砰砰的撞车声。她条件反射地捂住眼睛,只觉身体什么地方一阵剧痛,她惊恐地想:

    “我撞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