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些太不像话的淫词浪语,听得“白骨魔女”阴玉华玉面通红,向地下“呸”了一声,骂道:“死不要脸……”

    但阴素华虽然怒骂赛玉环死不要脸,他那新婚夫婿上官明,却丝毫不以为忤!上官明适才初出轿形大罩之际,只是目光发直,如今竟变得满面通红,一双俊目中,更是充满红丝,并把条舌儿,伸出唇外,不住舐动地,向那大字朝天,丑态不堪入目的赛-环身前走去。

    这种情况,显然是上官明不知何故,突然欲火煎心!阴素华功力不弱,是个相当坚强,相当心高气傲的武林英雌!如今却“嘤咛”一声,掩面而泣!因为她看不下去了,慢说自己英俊倜傥的新婚夫婿,与这又丑又荡的“天香娘娘”当众合欢之事,令人无法容忍,便是上官明只埋首於赛玉环的两腿之间,他一世英名,立付流水,永远贻人笑柄,在江湖中抬不起头,露不了脸!云梦襄在阴素华才一“嘤咛”失声之际,向她低声说道:“阴二公主不要哭泣,你的“貘骨-”儿,是否无坚不摧?”

    阴素华不明白云梦襄为何突然有此一问?遂一面点了点头,一面含着泪水,目注云梦襄,向他投过一瞥询问眼色?云梦襄暗以“蚁语传声”的功力说道:“阴二公主请乘我与赛玉环答话之际,纵身临空,自上而下地,挥动“貘骨-”,把那华丽轿形大罩毁掉,我认为其中必有蹊跷!”

    阴素华又是点了点头,但这回却把目光瞥向那不断舌舐嘴唇,正对赛玉环缓缓走去的上官明身上。

    云梦襄懂得她的关切心意,悄然说道:“阴二公主放心施为,我决不会听任上官兄舌留污痕,大-异味就是!”

    说至此处,掏下身上一粒钮扣,屈指猛挥,电射而出!他竟用内家极上乘的“摘叶飞花,豆粒打穴”手法,飞点了似乎正食指大动,欲-异味的上官明的穴道。

    赛玉环因躺在床上,两腿又左右分开,竖挡住自己双目,以致未曾看见云梦襄出手之举,只见上官明突然止步,不禁诧然叫道:“明哥哥,怎不快来替我服务?我知道你心中像火烧一样难过,但是只要埋首胯间,-上一些我的“天香玉露”便可烦燥立止,还会像神仙一般的快……”

    她这句“像神仙一般快活”中的最后一个“活”字,犹未出口,已发生了三声异响。

    “飕……”

    “哗啦……”

    “嘶……”

    “飕……”

    是“白骨魔女”阴素华遵照云梦襄的密语嘱咐,突然纵起三四丈高,头上脚上地,挥动“貘骨-”,向那异常神秘的华丽轿形大罩,凌空击落!“哗啦……”

    是那华丽轿形大罩,被“貘骨-”击垮之声。

    “嘶……”

    是从那华丽轿形大罩中,发出一声-厉已极的慑人怪叫!前两种声言是在云梦襄意料之中,后一种声音,则出於他意料之外。

    轿形大罩,居然藏了个隐形人吗?不是,因为那声怪叫,不是人的声音!真相大白了!因为那轿形大罩业已完全击散,再被劲风一吹,遂使人看见罩中适才发出-厉怪叫的那样东西。

    那是一倏蛇,一条全身雪白的蛇。

    蛇并不长,只有三尺三四,但蛇身却粗如核桃,尤其是那个蛇头,比身更粗,竟然有杯口大小!这条白蛇,本是藏於轿形大罩顶上,故而在大罩飞起空中,以及被上官明掀起珠帘之隙,都使云梦襄等觉得罩中空无一物。

    但事有凑巧,这条白蛇藏处虽妙,却被阴素华凌空一-,打个正着。

    “貘骨-”天生异质,无坚不摧,何况更极为凑巧地,隔着罩顶,打在白蛇的七寸要害之上,自然使这条异种蛇儿,於发出一声怪叫后,便告死去。

    起初,赛玉环听得怪叫,毫不在意,仍举着她那两条肥腿,嗲声嗲气的说:“你们不要动我“白郎君”的脑筋,-皮硬似铁,骨坚如钢,任何宝刀宝剑,均所难伤……”

    话方至此,那个名叫“翠翠”的绿衣美婢,已向赛玉环恭声禀道:“启禀娘娘,“白郎君”业已死了!”

    两句话儿,震得那位“天香娘娘”把腰一躬,精赤条条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就在这片刻之间,云梦襄从满怀纳闷心中,钻出了一个“恍然”,由“恍然”

    之中,又钻出了一个“大悟”!他如今才明白,“天香娘娘”赛玉环先前大作销魂蚀骨“帐中音”之举,不是人与人淫,而是蛇与人淫,赛玉环利用那“白郎君”的特巨蛇头,作为浅浅深深,出出入入的交欢妙具。

    上官明掀起珠帘入罩之际,不是被这“白郎君”咬了一口,便是被-对头面口鼻之间,喷了甚么内丹所化的毒汁毒气!否则,以上官明的功力,怎会猝不及防,便中毒手,变得欲火煎心,七情上面。

    云梦襄刚把事儿想通,“天香娘娘”赛玉环业已厉声喝道:“快说……快说……是谁杀了我的“白郎君”……”

    阴素华向前一步,正待开口,云梦襄巳先笑道:“蛇儿是阴二公主杀的,主意则是区区在下出的!”

    赛玉环目光一瞥呆立一旁的上官明,方知他是破人点了穴道,遂又目注云梦襄道:“上官明是被谁点了穴道,莫非也是你的-作?”

    云梦襄点头微笑道:“不错,这些令你恨得牙痒的煮鹤焚琴之事,都是我这捣蛋鬼儿作的………”

    语音至此,见赛玉环三角眼中的两道目光,死盯自己脸上,遂双眉微扬,失笑说道:“赛娘娘,你这样看我则甚?是不是想咬我一口?”

    赛玉环早就看得云梦襄的风神俊美,尤甚於上官明,如今这一对面细看,竟是越看越爱,把那满面杀气,化得荡然无存地,咧着血盆大口,媚笑说道:“我确实想要咬你,但却不是用上面这张嘴巴咬你……”

    这种淫邪之言,慢说“白骨魔女”阴素华听不入耳,连那位以前也是欲海妖姬的“白骨公主”阴玉华也听得只眉一皱,认为这“天香娘娘”,委实不知羞耻,面皮太厚!倒是云梦襄仍极倜傥大方地,向赛玉环小腹间的茸茸芳草之下,看了一眼,嘴角微披说道:“你那第二张嘴,竟时常被毒蛇钻来钻去,我那里还有兴趣?……”

    赛玉环赶紧以她那黄莺出谷般的语声,接口笑道:“你不要怕,“白郎君”虽足我衾中宠物,并具奇毒,但却决不会把-的特殊毒质,遗留任我桃源洞中,传染给你,你赶快脱了衣服,试上一试,休看我身体长得稍为胖点,但这个所在,却“紧、暖、乾、香、浅”五字齐全,吞吐翕张之间,包管你欲仙欲死,销魂蚀骨!”

    云梦襄眼珠一转,含笑说道:“好吧,我与女人合欢,向喜欢“狮子爬山”,你且转过身去,翘起屁股!”

    赛玉环或许是色令智昏,竟果然掉过身去,把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高高翘起!谁知这位“沧海巫山”云梦襄虽是风流剑客,也具铁石心肠,赛玉环身形才掉,屁股才翘,业已被云梦襄以上乘绝学“弹指神通”隔空点穴地,把她制住。

    这个穴儿点得太缺德了!所谓缺德,是指赛玉环的被制姿态,太以难看!她是把个又肥又大的屁股,高高翘起,腆起那张自诩“紧、暖、乾、香、浅”

    五字齐全的紫黑门户,委实难看无比,太不像话!翠翠等四名婢女,一见“娘娘”受制,自然娇呼一声,三个扑袭云梦襄,二个欲对赛玉环设法解救。

    云梦襄哈哈一笑,儒衫大袖,拂空双飘!他就这样身形略一旋转,施展了式“旋风舞叶”便把“天香娘娘”赛玉环所调教多年,身手相当不弱的四名婢女,一齐点了穴道。

    阴玉华早就见识过云梦襄的绝世武功,阴素华则向是初睹,不禁惊佩万分,知道这位风流剑客的震世威名,并非虚誉。

    云梦襄笑向阴素华道:“阴二公主,赛玉环妖妇与四名婢女,均已被制,其余四女,因目光发直,看来也是被害之人,我们己无顾虑,你去把上官兄穴道解开,再设法为他除去所中“白郎君”的奇异蛇毒吧!”

    阴素华一直在关切上官明,闻言自然立向呆立不动的夫婿身前走去。

    她走到上官明身前,正待伸手为他解穴,突然听得有人大声喝道:“千万动他不得!”

    这声大喝,似乎不含恶意,自然使“白骨魔女”阴素华立即停了对上官明的解穴动作,但却把云梦襄大大吓了一跳!并不是这声大喝之中,含有什么佛家“天龙禅唱”,道家“万妙清音”等惊人绝学,其所以吓了云梦襄一跳之故,是太以突如其来。

    令云梦襄怀疑他自己的耳目失灵,怎会毫未发觉有外人来此。

    语音是来自右侧高峰的削壁之上,云梦襄与阴玉华、阴素华姊妹等六道目光,自然立即循声望去。

    只见削壁上三四丈高之处,有大堆藤蔓丛生,如今正从藤蔓中钻出一人,向壁下飞身纵落。

    云梦襄见状方知发话人是早就藏在此处,自己纵耳目再灵,在对方毫无动作前,自然难於察觉。

    但云梦襄惊念方定,又起诧念。

    因为壁上那人向下纵落时,施展的是“凌空虚渡”身法,但於洛地时,却站立不稳,身形连幌几幌,踉跄两步,几乎跌倒!换句话说,云梦襄看去此人虽然擅上乘轻功,但似受了甚么严重内伤,几乎到了真气涣散地步。

    那人摇摇摆摆地,把身形站定,是个奇瘦无比,两腮削陷,双目无神,但眉鼻五官部位,却极为端正,约莫三十一二的黄衫文士,背后-着一具长约三尺,粗约两寸铁筒,首先向云梦襄抱拳叫道:“云大侠别来无恙!”

    从这一句“别来无恙”之上,显然双方乃是熟人,但云梦襄於刹那之间,遍搜记忆,却想不出自己交游中,曾经有个这么一位骨瘦如柴的憔悴人物?云梦襄方一错愕,那神情憔悴,奇瘦无比的黄衫文士,又叹了一口气儿说道:“云大侠江湖得意,加上神功精进,虽然睽违五载,却依然翩翩丰采,张绪当年,小弟却厄於孽缘,陷於欲海,变成了“人乾”模样!回想当年在“滕王阁”,小弟以爝火秋萤,妄拟中天皓月,竟与云大侠欲较风神之事,真是汗颜无地的了!”

    云梦襄大吃一惊,目注黄衫文士道:“尊驾就是五年前在“滕王阁”上,与我论文赋落霞,比武擒孤鹜,曾使云梦襄十分倾倒,但事后便无缘再见的“潇湘俊客”万士雄兄?”

    黄衫文士叹道:“云大侠居然还记得我,足见故人情重,但我如今业已不叫“万士雄”,自行改名“万事空”了……”

    云梦襄又向对方看了两眼,讶声问道:“万兄於近五年间,怎的在江湖中未现侠踪?并为何憔悴至此?”

    万事空指着那仍把屁股跷得好高的“天香娘娘”赛玉环道:“小弟是在这妖妇的媚术引诱之下,沉迷欲海,无法自拔!直等到我精尽髓乾,染病在床,奄奄一息,无复人形时她便把我遗弃於一座“万蛇谷”中,不顾而去!”

    阴泰华因太以关切夫婿上官明,听至此处,忍不住插口问道:“万……万大侠,你适才阻止我为上官明兄解穴则甚?”

    万事空因在壁上静听已久,均知对方身份,遂向阴素华正色答道:“阴二公主有所不知,“黑郎君”与“白郎君”,乃蛇中最毒之物,上官大侠於进入轿形大罩之际,定被“白郎君”於其头顶,用“丹元”所化毒气,喷了一口,才会立迷本性,欲火如狂,一见女人,便思交合!阴二公主,倘若为他解开穴道,而不使其尽情发泄,上官大侠,便将血管尽爆而死……”

    阴素华道:“不……不要紧,我……我可以……”

    她本来想说她与上官明已是夫妻,可以与上官明立即交合,让他尽情发泄,免得血管尽爆,但因当着云梦襄,暨另一陌生男子万事空,毕竟有点羞涩,遂期期艾艾地,难以出口。

    她话犹未了,万事空已知其意,向阴素华正色说道:“阴二公主,你和错了,因为你方才尚未听完我的话儿,“白郎君”丹元所化毒气,极为奇特,上官大侠既已误中,立告欲念如-,此时不让他发泄,他必血管齐爆,若是有人能让他发泄,他也必疯狂驰骤,竭泽而渔,元阳尽泄地,死在那女子的肚皮之上!”

    泄则脱阳,不泄则血管尽爆,这说法,岂不是等於认为上官明业已死定?故而阴素华话才听完,业已嘤咛失声,两行热泪,像断线珍珠般,簌簌坠下。

    云梦襄见状,向阴素华安慰道:“阴二公主不要焦急……”

    阴素华不等云梦襄往下再讲,便悲声说道:“明哥已没有救了,叫……叫我怎……的不急………”

    云梦襄也不等她往下再讲,便接口笑道:“怎会没有救呢?假如业已无救,这位“潇湘俊客”万……万事空兄,还要大声疾喝,阻止你为上官兄解开穴道则甚?”

    常言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云梦襄这几句客观分析,果然使阴素华立即清醒过来!这位名虽为“魔”,其实不魔的“白骨魔女”,闪动两只充满泪水的妙目,凝注万事空,急急问道:“万大侠,我……我的明哥,还有救吗?”

    “-湘俊客”万事空点一点头,答道:“救虽有救,但虎项金铃,只有系者解得,还要好好费番事呢……”

    语音略顿,转过脸儿,向云梦襄苦笑说逭:“云兄,小弟真元衰竭,已是墟墓中人,无法提聚真力,施展上乘武学,请云兄改点这赛玉环妖妇的软穴麻穴,或废去她一身功力,丢向大床之上,我要问话。”

    云梦襄想起万事空适才下壁之际,脚步不稳情况,再向他脸上仔细一看,知他“已是墟墓中人”一语,并非虚假,不禁心中暗叹,先摸出一九朱红色的灵丹递过,含笑说道:“此丹对於葆元固本,尚具功效,万兄请先……”

    万事空连连摇手,慨然一叹道:“多谢云兄好意,但小弟业已无元可葆,无本可固,今日能与这赛玉环妖妇,并骨大荒,死已瞑目,云兄还是快点施为,莫要-误了救治上官大侠才好!”

    云梦襄也知事不宜迟,只得收回丹丸,蓦地身形欺处,拍出一掌,踢出一脚!一掌,是拍在“天香娘娘”赛王环的脊心穴上,使她全身一震,把相当不弱的内家功力,完全震散废掉!一脚,是踢在她那高高掀起的肥大屁股之上,不单替她解开被制穴道,并把这凶淫妖妇,踢得凌空飞起,落向那张大床。

    “天香娘娘”赛玉环一声怪叫,在她那肥母猪似的身躯,落於床上之际,觉得全身酸痛异常,真气无法提聚,便知自己一身功力,已告废掉,不禁咬牙说道:“好,老娘今日认栽,但我要知道能一掌震散我数十年功力的,是甚么高明人物,否则我死不瞑目!”

    “潇湘俊客”万事空闻言,接口笑道:“赛玉环,我来告诉你吧,你今天败得一点也不冤枉,刚才一掌把你震散全身功力之人,是当世武林中威震八荒的“风流三剑”之一,“沧海巫山”云梦襄!”

    赛玉环听得“沧海巫山”云梦襄之名,原本己吃一惊,继而觉得万事空语音甚熟,遂越发惊奇地,要想起身察看。

    但云梦襄一来因知道这“天香娘娘”花样太多,十分恶毒,二来又经万事空嘱咐,遂在适才那一掌一脚之上,除了震散她一身功力外,并加点了软穴麻穴,使赛玉环虽能言,身不能动。

    故而赛玉环要想起身察看,竟未能起来,只有躺在她那张十分华丽,舒适无比的大床之上,废然一叹,说道:“败在“风流三剑”之一的“沧海巫山”云梦襄的手下,我自然心服口服,但适才发话之人是谁?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像是我那昔日冤家,“潇湘俊客”万士雄呢?”

    原来她适才被云梦襄制住时,因对方手法,太以高明,一切耳目眼鼻官能,全都丧失作用,遂未曾听见万事空向云梦襄所说之语。

    万事空等她语音一毕,便即冷冷答道:“你居然还听得出我的语音,不过我如今业已改名“万事空”,不叫“万士雄”,更不敢死不要脸地再用甚么“-湘俊客”外号,最多可称“潇湘遁客”,“潇湘蠢才”而已!”

    赛玉环叹道:“好,好,这真叫“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们三载缠绵,情意不薄,我虽然离你而去,但在枕畔空虚,帐中寂寞之际,仍是非常想你!……”

    万事空冷笑一声,截断她的话头说道:“你会想我?我已精尽髓乾,元阳不举,无法再作你的泄欲工具,你还想我则甚?大概是想那本在你弃我而去时,曾遍搜不得的“潇湘三绝”吧?”

    赛玉环苦笑道:“我如今被人制住,还会想甚么秘笈“潇湘三绝”?………”

    语音略略一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既衔恨找我,定是想要报仇,我们毕竟有整整三年的同床共枕交情,我便死在你手也好,但你能不能设法使我死前再好好快乐一次?”

    万事空咀角一披,点头答道:“可以,我不单可以使你快活,并打算使你获得一次前所未尝的特别大快活……”

    赛玉环闻言,喜得叫道:“老交情毕竟不同,你既有让我於死前再尝一次特别大快活,便请快些……”

    万事空冷冷接道:“急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慢条斯理,最讨厌生吞活剥的吗?在你尝试这次前所未经的大快活前,先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赛玉环一时之间,猜不出他将提出甚么问题,遂毫不考虑地,应声答道:“可以,可以,常言道:“在人屋-下,怎敢不低头”?我如今连性命都已受人控制,只求一次死前快乐,又还有甚么秘密必须保留?有甚么问题不肯回答?”

    万事空道:“好,你乖顺一点最好,我来问你,“玉面鬼谷”上官明上官大侠之突然迷失本性,是否中了那“白郎君”所喷的丹元毒气?”

    赛玉环道:“不错,我因一掌互接,便知对方功力,胜过於我,遂施展这招十人中定有九人以上,会上恶当的得意-作!只可惜未能收到成果,令上官明为我舌耕一次,否则我真是死亦瞑目……”

    话方至止,这位“天香娘娘”突然一声惨哼,满咀流血!这是“白骨魔女”阴素华听她还想要丈夫替她舌耕,委实气愤不过,遂飞掷出一块小石,打掉了赛玉环的两颗门牙。

    阴玉华忙加制止,低声叫道:“妹妹忍怒,你若打死了这无耻妖妇,却还怎样讯问对妹夫施救之策?”

    她的语音虽低,却已被赛玉环听见,狞笑一声说道:“万士雄,倘若你打算与我提出的问题,是探询怎样为上官明解除所中“白郎君”的丹元毒力的话,便请免开尊口!”

    如今因意冷心灰,已无生趣,自行改名万事空的万士雄闻言,诧然说道:“为何免开尊口,难道你不想死前再尝试一次前所未经的特别大快活吗?”

    赛玉环道:“不是我不想快活,而是那已被“白郎君”用丹元毒气喷中的“玉面鬼谷”上官明,根本就没有救了!”

    阴素华一听赛玉环这样说法,不禁脸色大变,急得银牙紧咬,娇躯打颤!万事空忙向赛玉环冷声叱道:“妖妇,你不要危言耸听,我知道凡中“白郎君”丹毒之人,若不与女子交合,便将血管尽爆,若与女子交合,又将竭泽丝渔地脱肠惨死,但只要替他将所中丹毒,先用药物解掉,不就没有事吗?”

    宝玉环“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倒讲得轻松,能解“白郎君”丹毒的罕世之物,却到那里去找?”

    万事空道:“天下凡有一物,必有一制,说不说出在你,找不找得着却在我们。”

    赛玉环被万事空迫问得无可奈何,只好苦笑道:“我只要说出,不管你们是否有法找到,都……”

    万事空懒得听她噜-,遂截断她的话题道:“你快说吧,我保证实践诺言,给你一次快活就是!”

    宝玉环躺在床上,两眼望天,不能转动地道:““白郎君”的丹元毒力,只有“黑郎君”的丹元可解……”

    阴素华因关切上官明的安危太过,才听赛玉环说至此处,便急急问道:““黑郎君”是甚么人?也是一条蛇吗?-怎样才能捉到?这“野人山”中,有是没有?-的丹元,又是如何取法………”

    万事空见她一连串地,提出了这多问题,知晓阴素华的心中着急,遂不待赛玉环答话,便低声说道:“阴二公主不要着急,我们恐怕要另想别的办法,因为“白郎君”与“黑郎君”,是一种罕见奇蛇,只在赛玉环妖妇以前那南荒巢穴“万蛇谷”中才有……”

    阴素华闻得在“野人山”中无法寻蛇,不禁脸色又变!云梦襄似乎触动了甚么灵机,向万事空摇手叫道:“万兄,让我来问这妖妇几句,可能我会在这“野人山”中,找到一条“黑郎君”,也未可知?”

    万事空不知他葫芦之中卖的甚药?只得往后退了一步——